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43章 吃死人肉
    无忧慢慢俯下身在忘川的脸颊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轻柔又带着无尽的眷恋。

    忘川突然转过脸,柔弱无骨的双手攀上无忧的脖子,将无忧带得离她更近些。

    无忧眼中波涛汹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偏头衔住忘川的唇。

    唇齿相间酒香四溢,迷醉了忘川,也让无忧失了理智。

    忘川无意识的伸出丁香小舌勾了勾无忧的唇,像只贪婪的小猫一般。

    无忧失控疯狂的攻略城池,忘川身上的衣服件件剥落,露出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无忧看到那娇嫩的肌肤,双眼暗沉,俯下身一寸寸的在忘川的肌肤上游走。

    忘川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可这扭动只会更加刺激无忧。

    就在无忧准备进一步时,忘川突然无意识的喃呢了一声,“俊哥哥……”

    无忧浑身一震,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凉水,神台变得清明。眼神中有着无法言喻的伤痛与挣扎。

    无忧起身将忘川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好,给她盖好被子,站在床边静静的看了忘川许久。

    那些事,她始终有一天会想起来,无忧一想到忘川想起所有事的那一天,身体就抑制不住的颤抖。

    若说一开始因为忘川忘记了所有事,他还有一丝希望忘川能想起来,如今过了这些日子,他觉得与忘川就这般无忧无虑的过日子很好,是他一直所希望的。无忧就开始害怕,害怕忘川会恢复记忆,害怕他们会再次分离,他怕忘川会一如当初那般恨他入骨。

    无忧看着在床上睡得安静的忘川,突然抬起手,手中一道白光朝着忘川的头射了进去。

    无忧闭上眼睛,一些模糊的碎片在他脑海之中浮现,那是忘川脑中的记忆,虽然很模糊,可是无忧还是能辨别出那碎片中嬉戏的女子是从前的忘川,女子笑得灿烂,笑着叫喊着“俊哥哥……”

    无忧心头微苦,忘川那般无忧无虑的笑容是被他毁了的,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再见忘川,忘川的眼中就只剩下恨意和怨念。

    突然白光一闪,忘川脑海中的碎片消失殆尽,再也不见,无忧睁开眼,收回了手。

    “忘川,对不起!”无忧看着忘川低声说了一句。

    忘川睡得安静,根本没有听到无忧的话,无忧说完转身出了房门。

    忘川这一觉睡了三天三夜,等到她睡醒了就听到屋外传来苏浅眠的声音。

    忘川揉了揉脑袋,喝醉了酒如今醒来,忘川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到底少了什么她记不得了。

    “你怎么了?”忘川一出来就看见苏浅眠一脸的菜色站在院子里掐着自己的脖子那模样像是要把自己给掐死一般。

    “忘川,你醒了?”苏浅眠哭丧着脸朝着忘川奔了过去,在距离忘川还有一步之遥时,无论如何也再跨进不了一步。

    “姓无的,放开我。”苏浅眠回头怒道。

    无忧淡淡的看了苏浅眠一眼,无动于衷。苏浅眠挣扎了一会儿,知道无忧不会放她到忘川身边,狠狠的瞪了无忧一眼,最终还是放弃了。

    “你这是?”忘川见院子里不仅苏浅眠在,无忧,三生和书生张都在。

    “呜呜……忘川,我对不起你!”苏浅眠哭诉道。

    对不起她?忘川不解,怎么她睡了一觉苏浅眠就对不起她了?什么事对不起她?

    三生笑嘻嘻的飘到忘川身边,“娘亲,你不知道,她吃了死人肉,哈哈哈……”

    死人肉?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忘川更是一头雾水。

    “三生!”苏浅眠见三生肆无忌惮的嘲笑她,更加郁闷了。

    三生根本不怕苏浅眠瞪他,依旧嘲笑道:“吃死人肉而已嘛,又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死人肉?到底发生了什么?”忘川在众人之间来回圏巡。

    苏浅眠扁嘴道:“姓无的说我们,我们喝的美人醉是用死人肉酿制的。”

    苏浅眠说完,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难受,她好歹是个神仙,竟然吃死人肉,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还不取笑她一辈子?

    苏浅眠喝的酒比忘川多,虽然苏浅眠酒量好,忘川醉了三天三夜,苏浅眠也睡了三天三夜,只是苏浅眠比忘川早醒一会儿。

    苏浅眠醒了就想到喝的美人醉,那美人醉当真好喝,想着得好好研究一下这美人醉的酿造配方,等回到九重天就让酒仙娘子再改良一下,酿些出来喝。

    先前书生张从红绡阁里拿出来的酒就放在苏浅眠屋子里的桌子上,苏浅眠拿着那坛子美人醉走到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慢慢的品。

    无忧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苏浅眠坐在那里品酒,淡淡的看了桌上的酒坛子,随即道:“不过是死人酿制的,竟也喝得这么香。”

    “你说什么?”苏浅眠诧异的问道。

    无忧看了苏浅眠一眼,朝着忘川屋子走去,根本没打算再开口。

    苏浅眠既然听见了又哪里会那么容易让无忧走?风风火火的跑到无忧面前将无忧拦住。

    “你说什么死人酿制的?”苏浅眠问道。虽然她怀疑无忧说的是美人醉,可是没确定前苏浅眠不敢相信。

    以无忧的本事若是不想理会苏浅眠那简直太容易,不过无忧看着苏浅眠略微不安的神色,突然起了心思。

    若不是苏浅眠拉着忘川去红绡阁那种地方,忘川是绝不会去的。这个惹祸的神女竟然背着他带忘川去红绡阁还喝得烂醉如泥,此外还叫了两个小倌,若不是他去得及时,他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无忧想到他去红绡阁时,看到忘川时的那一幕,心里的怒意再次升起。

    思及此,他不介意让这个惹祸闲不住的神女恶心一下。

    “自然是你桌上的那坛酒。”无忧指着桌上的酒坛子道。

    “你是说美人醉是死人酿制的?”苏浅眠脸色不好,连声音都有一丝变味。

    “美人醉?倒是个很贴切的名字。”无忧评价道。

    苏浅眠听到无忧的话心里更是落到低谷了,急道:“你倒是说清楚,你到底知道什么?”

    无忧也不急,淡淡的说道:“你尝过了,觉得如何?”

    “你到底知道什么,快说。”苏浅眠现在满脑子都在琢磨无忧的那句用死人酿制的,哪里还有闲心谈论那美人醉的味道如何。

    “你是不是觉得这酒香气四溢,经久不散?”无忧继续说道:“那是因为这酒里泡过人,而且是未出阁的女子,只有未出阁的女子泡制出来的酒才会有如此的香气,你难道没有闻出这股香气里有人的味道?”

    苏浅眠听到无忧的话脸色顿时一片酱紫,用女子来泡酒?这是她从未闻过的事。不过一想到她喝的酒是用死人泡过酿制的苏浅眠心里就一阵犯恶心。

    看到苏浅眠变了脸色,无忧很满意,若是不让他们这位神女吃些憋屈,不会长记性。

    “这酿酒的人也是个有趣的,用美人酿酒,名曰美人醉,好名字。”无忧继续说道。

    苏浅眠再也坚持不住,掐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把喝下去的美人醉给吐出来,死人肉泡的酒她竟然还说好喝,简直太恶心了。

    就在苏浅眠恶心的吐时,忘川醒了从房里出来才有了这一幕。

    “那酒是死人肉酿制的?”忘川倒是没有像苏浅眠这般大吐特吐,倒不是因为她不相信,而是她根本不觉得有什么。

    无忧没有说话,看到忘川的眼神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

    倒是苏浅眠一副哭丧模样,“忘川,怎么办?吐不出来。”其实苏浅眠是想说,她堂堂一个神仙吃凡人的肉身,与妖魔有何区别?这都是其次,主要是她觉得太恶心了,实在是反胃。

    想她苏浅眠在九重天也是个有名气的神仙,如今在凡间还被那些凡人欺骗,喝这种用死人酿制的酒,苏浅眠觉得自己作为神仙的面子全没了。

    忘川倒是没什么反应,听到苏浅眠说吐不出来,认真的说道:“当然吐不出来,都过了这么久了。”

    苏浅眠很是沮丧,吐不出来怎么办?

    “你可以吃吃泻药。”无忧在一旁建议道。

    对了,吐不出来,那就拉出来,对对对,她要把喝的美人醉全拉出来。

    “书生张,你去买泻药,我要拉出来。”苏浅眠朝书生张喊道。

    “可……”书生张原本想开口,可是触及到无忧淡然的眼神顿时闭了嘴,这无忧公子明显是对前几日苏浅眠带大人去红绡阁不满,这是要让她吃吃苦头呢。

    书生张答应了一声立刻马不停蹄的出去卖泻药去了。

    而苏浅眠还在纠结她自己喝了用死人肉酿制的酒,想到刚才自己又喝了一些,现在身上还有美人醉的香气,顿时恶心了,摆摆手一脸菜色道:“不行,我得去漱口。”

    “那美人醉真的是用死人酿制的?”忘川看向无忧问道。虽然她不知道如何酿酒,但是她尝过那酒虽然很香,但是并没有觉察出死人的味道。再说了死人能酿酒?

    “自然不是。”无忧淡定的回道。

    “那你怎么跟她说是死人酿制的?”忘川想起刚才苏浅眠一副恶心的模样跑走了,那她岂不是白白受了一趟恶心。

    “你不觉得看到一个神仙这般模样很难得么?”无忧淡淡地开口。

    忘川瞧着无忧看了许久才点点头,“是很难得。”自少她还未曾看到苏浅眠如此痛恨憋屈的模样。

    “美人醉到底是用什么酿制的?”忘川也很好奇,她虽然喝得不多,可是她也觉得那美人醉当真是极香的,而且很好喝。

    “你想知道?莫不是也像苏浅眠一样想自己酿制?”无忧笑道。

    忘川摇头,她可不想,虽然美人醉好喝,可是喝了头现在都还晕着,而且她总觉得自己似乎这一觉睡得好似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她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这酒会这么香。”

    无忧朝着忘川招了招手,“忘川,过来。”

    忘川乖乖的走过去,无忧拿起石桌上剩下的美人醉递到忘川面前,“你闻闻,这里面有什么味道。”

    忘川果真凑过去认真的闻了两口,然后困惑的问道:“什么味道?”

    无忧笑了笑,说道:“这酒里泡过人不假,不过不是死人而已,这酒之所以如此香是里面多了一股女儿香。酿酒前用的是雪山冰水,然后未出阁的姑娘在冰水中泡了三天三夜,如此身上的女儿香融入冰水之中,再用此水酿酒,自然酒香芬芳醇厚。”

    忘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虽然不明白酿酒,不过听无忧这意思就是用的活人不是用的死人罢了。

    忘川想着她是不是应该跟苏浅眠说一声,毕竟苏浅眠还恶心着呢。

    忘川找到苏浅眠时,苏浅眠正端着一碗汤药喝,书生张动作快,那碗泻药就被苏浅眠一口气给喝了下去。

    苏浅眠喝完泻药看到忘川,抬手一擦嘴道:“忘川,你也喝了不少美人醉,你要不要也喝一碗?”

    忘川摇头,她可不想喝了,再说了那美人醉喝了虽然头晕,但是也没有其他的不适。

    “哦,我问过了无忧,他说不是用死人泡的。”忘川说道。

    “不是用死人泡的?”苏浅眠连声音都变调了。

    忘川点点头,“无忧说是用活人泡的。”

    苏浅眠一听立刻脸都绿了,活人泡酒?那岂不是把一个大活人生生的用来泡死么?这凡间的酒她是知道些的,喜欢用什么蛇虫鼠蚁的泡酒,这也就罢了,没想到这美人醉是用活人来泡,简直是太过分了。

    不过现在不是苏浅眠义愤填膺的时候,现在她只觉得胃里又一阵翻滚恶心,死人就够恶心了,用活人泡泡到死,那就更加的恶心。

    “书生张,快,再给我来一碗泻药。”苏浅眠喊道,不行,她要把喝进去的全部拉得干干净净的,恶心死她了。

    书生张听话的又给苏浅眠端了一碗泻药,两碗泻药下肚,见效极快。接下来苏浅眠几乎就一直呆在茅房,整整跑了一天的茅房,拉得苏浅眠脸色发青双腿打颤,连路都走不了,只能趴在床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