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42章 戴绿帽子
    男子咽了咽口水,手上开始一件一件的脱忘川的衣服,手指不小心碰到忘川如玉的肌肤,男子轻轻颤抖了一下。

    原本男子准备了药,毕竟做小倌要让客人满意,有时候那些开的妇人已经是半老徐娘,而且面容不忍直视的,为了让客人脑子,他们会准备好药服用。可今日看到忘川,男子根本不用吃药就已经觉得心里有一股火在燃烧。

    “姑娘?姑娘?”男子凑到忘川面前轻声的唤道。

    忘川不悦的皱了皱眉,红唇轻启,轻声呵斥道:“不要吵!”

    男子顿了一下,乖乖的闭上嘴,不过手却颤抖的往忘川如玉的脖子上摸。眼见马上就要触摸到那一片雪白,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男子痛呼一声直接将桌子砸翻了。

    无忧冷漠的站在屋内,看着躺在地上被砸晕过去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不过无忧最终盯着男子也没有动手,而是转身朝躺在床上的忘川走去。

    忘川此刻在床上正睡得香甜,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

    无忧看到忘川的衣服凌乱,显然是脱了一半,眼中的杀意更盛。若不是躺在地上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此刻那人早就被他杀了。

    无忧看到忘川衣衫半退的模样,无疑是恼怒的。该死的,她竟然背着他来这种地方,而且还喝得酩酊大醉,差点被一个凡人给……

    无忧抿着唇将忘川抱了起来,将她身上凌乱的衣服拉好,抱着忘川出了房门,正好看到苏浅眠半趴在桌子上一杯一杯的喝酒。

    “嘿嘿,是你呀,来一起喝,这美人醉不错,尝尝。”苏浅眠一脸醉意的看着无忧,笑呵呵的喊道。

    其实苏浅眠此刻是真醉了,不然也不会敢如此跟无忧说话,在她心里对无忧还是有些畏惧的。她可以跟花倾落吵架,可以跟忘川撒娇,可是她却很少跟无忧说上一句话。此刻敢如此肆无忌惮,当真是酒壮怂人胆。

    无忧冷冷的看了苏浅眠一眼,没有说话,但是从他冰冷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他对苏浅眠带忘川来这种地方很不满。

    自从无忧进来以后,原本都快贴在苏浅眠身上的男子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直到无忧进了里屋,屋子里传出桌椅翻倒的声音,男子是更加的害怕。

    这,这是来捉奸的啊,不过平日里也只见那些妇人前来闹事捉到自己相公跟姑娘在床会对着姑娘一阵疯打。倒是从来没有哪个相公跑来青楼楚馆捉自家娘子的奸的。因为能来这种地方找小倌的妇人都是被自家相公嫌弃或者说是长期守寡,心里孤单寂寞的中年妇女,根本没人会在乎。

    如今这情形,还是头一遭,自然是把在苏浅眠身旁的男子吓了个半死。

    无忧看了苏浅眠一眼后抱着忘川出了房门。

    书生张缩在角落里等到无忧离开后才进屋,看到苏浅眠还在喝,磨磨唧唧的挪到苏浅眠面前,“苏,苏姑娘回去吧。”

    书生张想到无忧离开时那张像淬了冰渣子的脸,打了一个寒颤。

    其实他也是无意知道的,无忧公子的茶喝完了,他想着去街上买些茶。正好远远的看见苏浅眠拉着忘川往红绡阁里走。

    红绡阁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地方,以前他还跟着忘川去绿倚楼卖过笑。虽说那个时候他还不太明白这其中的事,不过这段时间经常在镇里走动,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他早就已经一清二楚。

    他远远的听见苏浅眠说什么想要进去喝美人醉,在这种地方喝醉了可如何了得?虽然他清楚的知道忘川是不吃东西,但是难保忘川会被苏浅眠怂恿得喝了。

    所以书生张赶紧回去将这件事告诉了无忧,原本一直淡然自若的无忧听到书生张的话直接将手中的书一扔,立刻就犹如一阵旋风般飞了出去。

    无忧公子走前脸色很不好,书生张心有余悸,也不知道无忧公子会对大人怎么样。

    “唉,书生张?你怎么来了?”苏浅眠笑着冲书生张招手,“来,小鬼,你也喝一口,保管你喝了还想喝。”

    “苏姑娘,你喝多了,跟小的回去吧。”书生张劝说道。这都醉成这样了,还喝,他可从没见过如此爱喝酒的神仙,这哪里还有神仙的模样。

    “不回去,来我们喝酒。”苏浅眠摇摇头,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可是醉得太厉害根本站不起来,噗咚一声摔倒在地。

    书生张一惊,连忙走过去将苏浅眠扶起来,“苏姑娘,你没事吧?”

    苏浅眠摔到地上,痛呼一声,痛得脸都纠成一团了,“好痛,疼死我了。”

    书生张一听苏浅眠呼疼,立刻道:“苏姑娘可是摔到了?快些起来,小的扶你回去。”

    “不,不回去,喝,喝酒,要酒。”苏浅眠挣扎着想要去够桌上的酒坛子。

    书生张看着苏浅眠那模样很是头疼,神仙若是都如这般模样,那他还是做一只小鬼好了。

    “苏姑娘,你别闹了,回去吧,这里可闹不得。”书生张劝说道。这里可是青楼,要是这位闹起来,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风波,可不能让人把他们当作鬼怪妖精,虽然他的确是只鬼,但是他是一只好鬼。

    “不,你放开,不,不回去。”苏浅眠闹着要去够桌上的酒就是不肯走。

    书生张劝说了半天也不见成效,想着要不直接打晕了带回去?不行,不行,好歹她是花神之女,是个货真价实的神仙,要是等她酒醒了,想起他打她的事那还了得?

    苏浅眠和花倾落吵架打架的仗势书生张是见过的,他不敢把苏浅眠打晕,可是也不能任由苏浅眠在这里呆下去啊。他得想个好法子,书生张看着桌上的酒坛子,三小坛子酒被喝光了一小坛子,还有一坛没开封,有一坛喝了一半。

    书生张拿起那一小半坛酒对着苏浅眠说道:“苏姑娘,酒在这里,小的给你带回去,你慢慢喝好不好?”

    “酒,给我酒。”苏浅眠伸手想要从书生张手中将酒拿过来,书生张拿得离苏浅眠远了一些。

    “来,苏姑娘,你跟着小的走,小的就给你酒。”书生张扶着苏浅眠往外走。

    苏浅眠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书生张手中的酒坛子,脚步虚浮,亦步亦趋的被书生张扶着往外走。

    “你,你们还没给银子呢。”就在书生张和苏浅眠要出门口前,被吓到的男子结巴的开口。

    书生张一顿,转身在怀里摸了摸,脸色有些紧绷。

    “你,你要做什么?”男子看到书生张脸色不好有些害怕。

    虽然书生张看起来与他差不多,也都属于比较柔弱的那种,而且书生张看起来是一副清秀文雅的书生模样,属于无害的那种。可是刚才走的那位公子也是风度翩翩,可是他那位同伴在屋里现在都还没出来,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所以男子有些害怕。毕竟,人不可貌相。

    书生张在怀里摸了许久,只摸出来几两碎银子,书生张扔到桌上,“只有这些了,没有了。”

    男子看着桌上的散碎银子,就这么一点银子哪里够?

    “不,不够。”男子鼓起勇气说道,他们好歹平日里服侍一位客人也有百八十两,如今这不到十两的散碎银子哪里够?何况这两位姑娘还要了三坛子美人醉,那美人醉可是五十两银子一小坛。而且在屋内的同伴也不知道伤得如何,若是伤得严重,这汤药费什么的根本不够。

    “没有了,过几日给你送过来。”书生张开口道。

    “可……”男子还想说,书生张直接开口道:“你看她如今醉成什么样儿了,要是出了什么事,看我们家公子不掀了你们这红绡阁。”书生张虽然平日里在忘川他们面前恭敬,表现得唯唯诺诺胆小的模样,可他再胆小也不至于会害怕这些凡人。当然,他见多了也学到了不少如何拿捏人的话。

    果真听到书生张的话,那男子立刻闭了嘴,没有再开口说话。

    书生张扶着满身酒气,醉得迷糊的苏浅眠一路磨磨蹭蹭的回到大宅子,送苏浅眠回她自己的屋子,安顿好苏浅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位姑奶奶可算是安全送回来了,以后他决计不会再管这位花神之女了,这神仙喝醉了酒也是相当的麻烦的。

    书生张见苏浅眠躺在床上开始呼呼大睡,显然已经是睡着了,不过这么一会儿,这屋子里已经全是美人醉的酒香。书生张一路回来吸了不少的酒气,也有些头晕。

    这凡间的酒何时这么烈了?他不过是闻了一路就有些头晕。书生张摇摇头,出了房门。

    书生张走到院子看向忘川的屋子,盯了一会儿,听到忘川屋子里偶尔传出忘川的声音。书生张低下头,想着无忧公子应该在屋里吧?

    他本想去看看大人怎么样了。书生张琢磨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有无忧公子在,大人不会有事的。

    无忧抱着忘川回来,进了屋将忘川放在床上,忘川一到床上轻声的喃呢了一声。

    无忧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心里不知该怒还是该笑。怒是想到忘川才与他拜过天地,如今才过几日就公然跑到青楼去逍遥快活,还找小倌,这是要给他戴“绿帽子”么?笑是他想起忘川一向不善酒力,以前却又偏偏爱贪喝,有一次更是为了喝酒池里新酿的酒摔了进去,喝了个醉生梦死,足足睡了月余才清醒过来。

    无忧闻着这满室的酒香,皱了皱眉,竟然是此酒!无忧坐在床边,眼神深沉,不知在想什么。

    忘川在躺在床上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挣扎着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无忧,随即咧嘴一笑,“无忧,你来了?”

    无忧一怔,回头看向忘川,“你醒了?”

    忘川咧嘴直笑,想爬起来,却是一阵头晕。忘川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满眼委屈的看着无忧,“无忧,我头晕。”

    无忧面有愠色,“谁让你喝那么多酒?现在知道头晕了?”

    被无忧训斥,忘川更是满心的委屈,双眼水汪汪可怜的望着无忧,控诉道:“你凶我!”

    无忧看着忘川委屈的模样,原本想要好好说忘川一番,让她受个教训,如今心却柔得一塌糊涂。无忧叹了一口气,“你醉了,好好睡一觉就不晕了。”“我不睡,头晕,睡不着。”忘川扁扁嘴,委屈得不得了。

    无忧轻声道:“乖,躺下睡一觉就好了。”

    忘川抓着无忧的衣襟不松手,“无忧,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忘川实在是醉得厉害,她虽然知道面前的人是无忧,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做什么。

    无忧一怔,看到忘川的模样,想起以前忘川喝醉了也喜欢缠着他,让他陪着睡觉,过了这么久,这习惯竟还是没有变过。

    “忘川,你知道我是谁吗?”无忧突然问道。

    忘川看了无忧好一会儿,笑嘻嘻的回答,“知道,你是无忧,是我拜过天地的夫君。”

    听到忘川的话,无忧的心柔了一片,是啊,面前的这个女子已经是他的娘子了,他一生的珍宝。

    忘川突然拉着无忧的衣服往后仰了下去,无忧一时不察,一同摔倒在床。

    “唔,无忧,你好重!”忘川蹙着眉委屈的控诉道。

    无忧停了下来,胸前贴着的柔软让他双眼沉了沉,眼中多了一丝悸动。

    忘川因着喝了酒的缘故,面若桃花,娇媚动人,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媚眼如丝的望着无忧。

    无忧突然呼吸一滞,轻声唤道:“忘川……”

    “嗯?”忘川轻喃,伸手抚上无忧的面庞,一寸寸的沿着脸部线条滑动。

    无忧喉结滑动,双眼染上欲望,目光灼灼的看着忘川。

    “忘川,你别动。”无忧哑着嗓子道。

    “嗯?”忘川迷蒙的看着无忧,手却没有停下来。

    无忧伸手一把将忘川的手捉住,忘川眼神之中有一丝疑惑,怔怔的望着无忧。

    无忧身子轻颤,眼中的欲望之色更浓,手指轻轻的抚上忘川的面庞。

    无忧的手指微凉,忘川因为醉酒的缘故,浑身有些燥热,贴着无忧的手觉得凉凉的很是舒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