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50章 白日梦
    自从知道无忧的真身是一朵曼珠沙华后,忘川一连好几日满脑子都是那天看到屋子里硕大的曼珠沙华。

    无忧是一朵曼珠沙华,难怪那日他可以随意的在那荒坡上弄来那么大一片的曼珠沙华。

    而且一连好几日,苏浅眠每次见到她都不发一言,满脸委屈幽怨的看着她然后就离开。

    忘川想着要不要去安慰安慰苏浅眠,不管怎么说苏浅眠一个神仙如今像一个怨妇,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怜。

    忘川挑了一个春和日丽的日子,一大早就跑到苏浅眠的屋子去敲门,“苏浅眠,苏浅眠。”

    忘川一连叫了好几声,屋子里都没有人应答。

    “苏浅眠,你不开门我就进来了?”忘川问道。

    这个苏浅眠到底在屋子里做什么?

    屋子里依旧没有声音,忘川直接穿门而入,屋子一片狼藉,东西摔得到处都是,还有满地的花瓣。怪不得她觉得这几日院子里的花少了许多,原来都被苏浅眠给拔来铺地了。

    “苏浅眠?”忘川又叫了一声,屋子里依旧没有人回答。

    难道出去了?可是这么早她能去哪儿?

    就在忘川准备离开时,床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忘川回头看到床上一团拱起的被子在蠕动,似乎里面有东西。

    忘川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苏浅眠正披头散发的缩在被子里,满床全是花瓣。

    “苏浅眠,你在做什么?”忘川看着那一床的花瓣,苏浅眠手上还拿着一把花。

    “忘川?”苏浅眠抬头,迷茫的望着忘川。

    “苏浅眠,你是打算把院子里的花都拔了么?”

    “我一定是做梦。嗯,一定是做梦,忘川怎么可能来找我呢,忘川正跟姓无的你侬我侬呢。”苏浅眠自言自语道说着,然后伸手把被子一拉,重新将自己包裹在被窝里。

    “喜欢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不喜欢我……”

    忘川听到被窝里传出苏浅眠细细碎碎的声音。

    “苏浅眠,你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在说什么?”忘川再次将苏浅眠的被子掀开。

    苏浅眠猛的一抬头,将手里的花丢在床上,伸手揉了揉眼睛,盯着忘川良久才缓缓开口,“我不是在做梦?”

    “自然不是,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梦?白日梦吗?”忘川说道。

    这苏浅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般模样?忘川很是无奈。

    苏浅眠顿时喜笑颜开,从床上蹦了起来,“忘川,真的是你?你来看我了?”

    忘川没有把她给忘了,忘川来看她了。苏浅眠原本低落的心情瞬间快飞上天了。

    “苏浅眠,你这些日子就糟蹋院子里的花了?”忘川可没忘记这满屋子的花瓣。

    苏浅眠见到忘川正高兴,至于这花瓣,自然不会在意,“人家这些日子见不到你,满心思都在想你,忘川你有没有想我?”

    “……”

    见不到?也不知道昨日是谁在院子里看见她连话都不说一句,然后黯然的回自己屋子了。明明天天都见到,哪里没见到了?

    不过忘川可知道苏浅眠的秉性,要是她说没有想,估计接下来苏浅眠又会用一副幽怨的眼神看着她。

    “自然有,不然我今日也不会来找你。”忘川第一次很是违心的说话。

    “真的吗?忘川你真的有想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忘川你不会忘了我的,我在你心中一定有位置的。”苏浅眠激动的说道。

    只要忘川有想她,那她就可以等,慢慢等,等她在忘川心中的位置更多一点,最后比那个姓无的还多。

    “听说今日镇上有唱大戏的,还是最出名的戏班子,你要不要一起去?”忘川实在是不想再在这里跟苏浅眠讨论有没有想她的问题。

    忘川邀请她一起去听戏?苏浅眠刚才还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此刻就觉得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简直是兴奋得要上天。

    “好好好,我去,我去。”苏浅眠连连点头。

    “那你好好梳洗一下,我在外面等你。”忘川看着苏浅眠一头乱草一样的头发,还有那双跟兔子一样的眼睛实在是不忍直视。

    “忘川,你等我,我很快就好。”苏浅眠说道。

    忘川出了苏浅眠的房门,看到院子里的无忧。

    “你要和苏浅眠去听戏?”无忧问道。

    “嗯,书生张说今天镇上有戏班子唱大戏。”忘川点点头。

    上次镇上唱大戏她去听过,觉得很是有趣,她知道苏浅眠爱凑热闹,上次听戏与她一般很是着迷。所以看到苏浅眠成天一副幽怨的模样,忘川就想着拉着苏浅眠去听大戏,让这个幽怨的神女开心一点。

    无忧自然明白忘川的用心,无非是看到苏浅眠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心软罢了。当然他虽然不喜欢苏浅眠打扰他和忘川,但是他也不是小气之人。这几日他与忘川又亲近了几分,所以心情很是愉悦。

    “嗯,你去吧。”无忧露出宠溺的笑意,看到无忧的神情,忘川莫名的心跳快了一下,低下头不敢再去看无忧的眼神。

    无忧看到忘川露出这般神情,更是心情愉悦,也不再在院子里,等会儿那个疯疯癫癫的神女出来看见他,指不定又要开始胡搅蛮缠了。

    苏浅眠收拾好,心情飞扬的跟着忘川去镇里,一路上整个人都快飞了起来。足以看出她有多兴奋。

    两人轻车熟路的来到二楼包间,窗户正对着楼下的戏台子,乃是绝好的位置。

    这一次就只有苏浅眠和忘川两人,书生张和三生也没有跟来。所以苏浅眠更是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她竟然跟忘川二人独处了,这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事。

    忘川鲜少吃东西,不过苏浅眠却是点了一桌子的吃食,各种小吃糕点水果,应有尽有。

    “忘川,你尝尝这个,可甜了。”苏浅眠拿起桌上的一串葡萄献宝似的说道。

    忘川要要头,“我不吃。”

    “忘川,看大戏怎么能不吃东西呢,你看下面那些凡人,哪个不是在大吃特吃?这看戏得吃东西才有意思,才叫看戏。”苏浅眠自然知道该如何说服忘川跟她一起吃东西。

    忘川听了苏浅眠的话,果然伸出头往下看。楼下坐满了人,显然这戏班子果然如书生张说的那般很是出名。

    那些看戏的面前也都堆满了各种吃食,一个个的都往嘴里送,边吃边与旁边的人说说笑笑。此时戏还未开场,楼下的坐客们很是热闹。

    忘川从桌上拿了一块糕点,试探性的放到嘴里,甜的?

    “怎么样?好吃吗?”苏浅眠凑到忘川面前,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看着忘川。

    忘川点点头,“嗯,很甜。”

    忘川先前是从未吃过凡间的食物,之前被苏浅眠怂恿着去喝了美人醉,如今又被苏浅眠怂恿着吃了糕点。此时,忘川才算明白为什么三生会那么喜欢吃那些食物,而像苏浅眠是神仙,无忧和花倾落原本不用吃东西的,偶尔也会吃一些。

    “忘川,你得跟这些凡人一样才行,这样这些凡人才不会把我们当作异类。”苏浅眠笑道。

    忘川点点头,觉得苏浅眠说得很有道理,她的确要跟这些凡人一样才行。

    “忘川,你看戏开场了。”楼下戏台上一阵锣鼓喧天,正式开始唱戏了。

    这戏叫什么“选妃记”,讲的大致就是一个养在深闺里的女子名声远播,才情出众,到了出嫁的年龄,本是要选婿出嫁。可这女子非要挑一个出色的公子,且这公子没有妻妾通房才好。这没有妻的公子哥儿倒是很多,可是哪里能挑出一个没有妾,没有通房丫鬟的?挑来挑去也没挑到中意的。

    恰巧皇榜选秀女入宫,女子本就聪颖,多才多艺,觉得既然天下都没有一个她满意的夫婿,那就进宫好了,虽说皇宫有三宫六院但是女子认为凭借自己的才能能说服皇上解散了三宫六院,然后再推行所有的百姓效仿,娶妻不纳妾。

    女子如愿进宫,但是她所希望的并没有实现,更是闹得鸡犬不留,皇上下令将她极其家人满门抄斩,最后在行刑之际女子仰天长笑,悔恨而死。

    本是一出很狗血无趣的戏,忘川硬是看得很是感动。

    “那个什么皇上为什么要把那个女子杀了?”忘川虽然看得很感动可是却没明白为什么最后女子会被杀了。

    “那是因为……”苏浅眠刚想解释,突然眼珠子转了转,一脸的严肃。

    “忘川,你可知道这凡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有遵循这个规矩,才能成为凡人的一份子。”苏浅眠说道。

    “什么规矩?”忘川好奇,她要是遵循了这个规矩,那她以后是不是就不会被凡人当做是异类了?

    “你不是问那皇上为什么要杀那个女子吗?那女子就是没有遵循这凡间的规矩才会被杀的。”苏浅眠继续说道。

    “你看那女子嫁人,却是要求只有一人,这在凡间是不行的,这凡间特别是大院子里都有好多人,什么夫君妻妾的要多多益善才好。不然这不就像那个女子一样被这众人排挤,最后还连累家人一同赴死。”苏浅眠很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过苏浅眠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在她看来,只要忘川相信就可以了。苏浅眠一想到这几日忘川被那个姓无的骗去“同床共枕”心里就一阵的怒。

    她刚才也不过是灵机一动,若是忘川相信她了,那以后她也就名正言顺的是忘川的人了,那个姓无再也不能一个人霸占忘川了。

    忘川思索着苏浅眠的话,还是觉得有些疑惑,“你没有骗我?”忘川看着苏浅眠问道。

    “忘川,你怎么能这么想人家,人家骗谁都不会骗你的,你要相信人家。”苏浅眠压着嗓子委屈道。

    忘川想了想觉得也是,苏浅眠应该不会骗她的,毕竟刚才唱的那出戏的确是这么演的,那个女子也的确最后众叛亲离死了。

    要多找几个夫君么?那是不是她也得帮无忧再找几个小妾?忘川想着自家院子也挺大的,的确是可以多住一些人,如此这般热闹一些。

    可是她上哪儿去找?再抛几次绣球?忘川觉得抛绣球这种事也过于麻烦了一些,且不说绣球被谁捡到,她现在手里也没有那么多绣球啊。忘川觉得挑夫君这种事还是最好自己亲自选比较好。

    “那你说上哪儿去找人?”忘川琢磨了一番问苏浅眠。

    苏浅眠在心里窃喜,看来忘川是相信她了。苏浅眠忍住心里的喜悦,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有好日子了,离拐带忘川回九重天的日子不远了。

    “这凡间有一句俗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凡间,这银子基本就是万能的,有了银子什么事都能办成。”苏浅眠笑道。

    忘川从兜里掏出几锭白花花的银子往桌上一摆,“银子,我有。”那模样倒是与凡间的富人有得一拼。

    苏浅眠点点头,“忘川你想什么时候找人?”

    忘川想了想,“要不就今日吧。”

    “今日?”苏浅眠扬眉,那岂不是姓无会知道是她的主意?不过很快苏浅眠转念一想,知道就知道,反正就算拖到以后,姓无的照样会知道是她出的主意。与其等到以后,还不如就今日。

    “怎么?不行么?”忘川问道。

    苏浅眠摇摇头,“行,当然行,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吧,不然等会儿晚了可就不容易找到人了。”忘川原本还想把下一出戏给看了,可是苏浅眠都说了去晚了可就挑不到人了。

    忘川和苏浅眠准备出门,而戏台子上已经清理了一番,这下一出戏叫什么“千里寻夫薄幸郎”。苏浅眠看了那戏名一眼,顿时一惊,这戏班子也真是的,前演了一出“选妃记”后又接着排这么一出“千里寻夫薄幸郎”可真是有意思。

    这出戏可不能再让忘川听了,不然她刚才说的可就全白费了。

    “忘川,我们赶紧走吧。”苏浅眠催促道。

    忘川倒是满心思都在等会挑些什么样的夫君和小妾回去,根本没有注意到苏浅眠的异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