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49章 脸掉地上了
    “他是我夫君,我自然向着他。”忘川理所当然的回道。

    无忧在屋里虽然没有出来,但是却能听见忘川说的话,顿时觉得心里一暖。他如今已经是忘川的夫君,他何苦还要纠结于过去,只要如今他们在一起快乐便好。至于若是有一天忘川真的记起了所有事,或许忘川不会像以前那般恨也不一定,不是吗?

    苏浅眠不乐意了,“什么夫君,忘川你难道忘了你也答应过跟我拜天地的。”

    “……”忘川没有说话,因为好像真的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她那时候不过是被苏浅眠缠得头都晕了,随口答应的而已。

    苏浅眠红着眼委屈的看着忘川,“忘川,你是不是像赖账?”

    忘川心有不忍,刚想说不是,无忧开门而出,轻声喊道:“忘川。”

    “你怎么出来了?”忘川回头看到无忧站在门前,双眼满是温柔,像春日的阳光暖融融的,一直暖到忘川的心房。

    “头有点晕,出来透透气。”无忧轻声道。

    其实他哪里是头晕,只不过知道苏浅眠在门外对忘川一阵胡搅蛮缠,出来替忘川挡挡罢了。

    不过对于无忧这头晕一说,忘川是丝毫没有怀疑,因为她上次喝了美人醉醒来后头也是晕了好久,昨夜无忧喝了那么多的酒,头疼也是正常的。

    “头晕,那你先进去休息,我已经让书生张去准备热水了,等会儿你洗洗就好了。”

    “嗯,好。”无忧温柔的笑道。

    “姓无的,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苏浅眠见忘川与无忧之间有一股不可分离的亲近,特别是忘川在无忧面前表现出来的温柔让苏浅眠很是嫉妒。

    苏浅眠觉得若不是无忧对忘川做了什么禽兽之事,忘川怎么会对无忧如此之好?

    “苏浅眠,你觉得你是在跟谁说话?”无忧淡漠的扫了苏浅眠一眼,若不是看在苏浅眠是花神之女的份儿上,他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她。虽然他不会把苏浅眠如何,不过想要让她回九重天办法还是有的。

    苏浅眠面对无忧有一种本能的害怕,不过她还是梗直了脖子瞪着无忧。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昨夜把忘川怎么了?你说你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是什么?”苏浅眠红着眼,她打不过无忧,不过她确实很喜欢忘川,她想带忘川回九重天。

    无忧根本没打算跟苏浅眠解释,且别说昨夜他什么事也没做,就算他真的做了什么也不用跟苏浅眠交代。

    “苏浅眠,我昨夜与忘川做了什么与你何干?我与忘川本就是夫妻,做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你若再大呼小叫的,我不介意送你回九重天。”无忧冷冷的说道。

    无忧的确有这个打算,他觉得苏浅眠跟着他们,天天胡闹的,总有一天会闹出事端来。而他只想与忘川在这处地方享受一段时间的安宁。

    苏浅眠听到无忧这么说,顿时闭了嘴,双眼红了一圈,“你们都欺负我,呜呜……”说完苏浅眠就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

    苏浅眠向来是说哭就哭,那眼泪是说流立马就能流出来。

    忘川见过三生哭过几次,三生每次流眼泪,忘川都是相当的心疼,同时都会有些手足无措。如今苏浅眠在她面前吧哒吧哒的掉眼泪,虽然她没有心疼的感觉,可是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却是有的。

    “苏浅眠,你别哭了。”忘川急道。

    “忘川,你不要人家了,你明明说过的,你现在眼里心里都只有这个姓无的,呜呜呜……”苏浅眠哭得伤心,边哭边说。

    一个神仙哭成个泪人,这也是难得一见的。

    忘川听完苏浅眠的话,并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在思索苏浅眠的话。苏浅眠说她眼里心里都只有无忧,是这样吗?忘川想似乎自从她带无忧回来之后,她的确经常会把目光放在无忧身上。

    那是因为她觉得无忧一向很少说话,不像不辞而别的花倾落和这个苏浅眠像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吵得她脑仁儿疼。

    “你脸掉地上了。”忘川看着苏浅眠哭的稀里哗啦本想安慰两句,可是看到苏浅眠那模样,忘川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先提醒苏浅眠一下。

    苏浅眠脸上本就是贴了一层薄薄的面皮,如今她哭的稀里哗啦的,眼泪在那面皮上滑落,将面皮给浸泡湿了,然后苏浅眠又用手横擦了两下眼泪,这脸上贴的一层皮就被苏浅眠自己给蹭掉了。

    忘川这话一出,苏浅眠立刻停了哭泣,下意识的伸手朝脸上抹去,这一抹直接将脸上被泡湿了的脸皮给直接扒了下来。

    苏浅眠看着手上的面皮,面皮掉下来了,那她岂不是又顶着那副黑得发亮的脸?苏浅眠浑身一僵,顾不得再在忘川面前哭,直接捂着脸往自己屋里跑。

    “看来下次要让她安静,就扒了她脸上的那层皮就可以了。”无忧笑道,没有苏浅眠在耳边哭闹,无忧瞬间觉得安静多了。

    “你还头疼么?”忘川扭头问道。

    无忧本想摇头,他哪里是头疼,那不过是故意说给苏浅眠听的。不过无忧看到忘川关心的眼神,瞬间改变了主意。

    无忧揉了揉太阳穴,语气略微疲惫的说道:“嗯,还是有些头疼,忘川,要不你扶我回屋吧。”忘川自然不会多疑,只当无忧是真的头疼,看到无忧身子轻微的晃动了一下,连忙上前将无忧扶住。

    “你没事吧?怎么会这么严重?”忘川蹙眉,她上次喝了酒也不过是起床是头有些眩晕感,如今这都过了这么久了,无忧还头疼,忘川想这无忧喝的酒得多烈才会如此厉害。

    “嗯,我许久不曾喝酒,昨夜喝多了些。”无忧说道。

    忘川也不疑有它,扶着无忧回房休息。

    “你再睡会儿吧,睡一觉会好一些。”忘川说道。

    无忧依言躺在床上,忘川见无忧躺好,打了个哈欠,“那我也回去睡会儿。”昨夜她守了无忧一夜,如今已有困意。

    “忘川。”无忧突然叫道。

    “嗯?”忘川回头看向无忧。

    无忧脸上有一瞬间的犹豫,不过很快他便下了决定,“既然你困了要不你就在这里睡吧。”

    忘川看了看四周,这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她在这里睡,睡哪儿?

    “就只有一张床,我还是回去睡吧。”忘川摇摇头道。

    “忘川,过来。”无忧看着忘川说道。

    忘川听话的走过去,无忧侧了侧身子,给忘川留了大半个床位。

    “什么?”忘川站在床边问道。

    “这里!”无忧拍了拍床面道。

    忘川看着那空出来的半个床位,表情有些凝重,“你是让我睡这里?”

    “怎么?不行吗?”无忧反问道。

    忘川很是纠结的看着那空出来的半个床位,她不是不能睡,只是她睡觉不喜欢被打扰,不然她会发脾气的。

    “我不喜欢被打扰。”忘川支支吾吾不好意思的说道。

    无忧沉默了一会儿,“我不会打扰你。”

    忘川看着无忧殷切的眼神,实在不忍心拒绝,只得同意,“那好吧。”

    无忧莞尔一笑又往里侧了侧,忘川走到床边,盯着那半边床铺半响,然后躺了下去。

    忘川躺在床上,总觉得怪怪的,有些不自在。

    “忘川,你在紧张?”无忧开口道。

    “没有。”忘川回道。

    无忧能感觉到身旁人的紧张和不自在,可是忘川却否认了。无忧叹了一口气道:“忘川,你不放心我么?”

    不放心?她有什么不放心的?何况躺在她身边的是无忧,是她的夫君,是除了三生以外她最在乎的人,怎么会不放心呢?等等,为什么她会认为无忧是除了三生以外她最在乎的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无忧这么重要了?

    无忧继续说道:“忘川,我们是夫妻,拜过天地的。你知道凡人夫妻是怎么过的吗?”

    忘川也不再去细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无忧在她心中份量如此之重了,听到无忧的话,忘川一愣,“怎么过的?”

    “凡人的夫妻都是像我们现在这样睡在一张床上,所以,忘川,你不必紧张。”无忧轻声的说道。

    “忘川,你要习惯。”无忧补充的又说了一句。

    “真的?”忘川自然是不清楚凡人夫妻是如何睡觉的,毕竟她不曾在意过这件事。

    “自然是。”无忧本还打算告诉忘川凡人夫妻除了单纯的睡觉以外还会做其他的事,不过他今日是无法开口说了,毕竟有些事得循序渐进,免得吓到忘川。

    “哦,那我们之前岂不是……”忘川本想说,他们拜天地已经好久了,可是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各睡各的,那岂不是不对?

    无忧伸手握住忘川的手道:“我怕你一时不适应,不过忘川,你现在该学会习惯了。”

    忘川自然明白无忧的意思,要让她习惯和他一起睡觉嘛,虽然忘川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但是这件事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

    “嗯,我会努力习惯的。”忘川点头道。

    无忧失笑,或许先前是他太不主动了,以为一直等就够了。如今无忧才算想明白,既然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他无法阻止,不过他可以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前,先让忘川重新接纳他。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是吗?

    “好,忘川,我们一起努力。”无忧认真的说道。

    “嗯。”忘川点点头。

    被无忧这一通说话,原本忘川心里的那一丝不自在也烟消云散了。这一放松,忘川很快就困了,就在她朦胧之际,鼻尖又闻到无忧身上那股似有似无的曼珠沙华的香味,忘川睁开眼偏头去看无忧。

    “怎么了?”无忧没有睡,而是一直看着忘川,等到忘川扭头看他时,出声问道。

    “彼岸花的味道,我闻到了。”忘川说道。

    无忧身子一僵,眼中有着异样的神色,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刮了忘川的鼻尖一下,“忘川,你怎么嗅觉如此灵敏?”

    “为什么有时候我闻不到彼岸花的香味,有时候又能闻到?”忘川很是好奇,她肯定这彼岸花的味道是从无忧身上飘出来的,可是有时候她在无忧身上根本闻不到,有时候又似有似无的能闻到,有时候又特别浓,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无忧不知道该如何跟忘川解释,平日里他能压制住他身上的味道,可是一旦他情绪波动,身上的味道就难以压制。何况在他面前的是忘川,是他的妻,是他放在心间比自己还重要的人。他又如何能冷静?

    “忘川,这个,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无忧无奈的开口。

    无忧越不说,忘川就越好奇,她自己在地府呆了那么久,久到她自己都数不清到底呆了多久。彼岸花就在她身边,或者说她天天都看着彼岸花,可是那么久她身上都没有彼岸花的味道,无忧身上怎么会有?

    “我知道你也是从地府逃出来的,不过你是为什么会呆在地府?”忘川问道,或许等她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就能知道为什么无忧身上会有彼岸花的味道。

    无忧沉默没有说话,他为什么会呆在地府?那是因为忘川啊。可是他不能让忘川知道。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身上会有曼珠沙华的味道吗?”无忧突然岔开话题。

    忘川点点头,她的确很想知道为什么?

    无忧起身,朝着屋子结了个结界,下床走到屋子中央,看着忘川,“忘川,现在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无忧站在地上,闭上眼睛,周身开始出现一层白色的光晕,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随着那白色的光晕扩散开,浓郁的曼珠沙华的花香开始从他身体里溢出。

    那白光越来越刺眼,将无忧整个人包裹其中,等到白光散去,一朵硕大的曼珠沙华立在屋子中间,没有叶,花瓣妖娆绽放,红如火焰,占据了小半个屋子。

    忘川诧异的看着屋子中间那朵硕大的曼珠沙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无忧?”忘川试探的开口。

    那朵曼珠沙华的花瓣朝着忘川伸了过来,花瓣红艳如血,比忘川曾今在地府看到的彼岸花都要鲜艳。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