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48章 醉酒
    “不要,不要,不要……”忘川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眉头紧蹙,似做了噩梦,却困在梦中醒不来。

    “忘川,忘川你开开门。”苏浅眠拍着忘川的门大叫道。

    忘川一下子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眼角还挂着泪珠。忘川突然觉得心里很悲伤,可是她自己为什么悲伤她也不清楚。

    忘川来不及思索就听到苏浅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连忙擦了擦脸,去开门。

    “忘川,忘川你看我的脸怎么样?”苏浅眠一脸兴奋的将自己的脸往忘川身边凑。

    忘川退后一步才看清苏浅眠,苏浅眠一张脸恢复了原样,不再漆黑如墨。

    “你的脸?”忘川讶异,苏浅眠是如何把脸上的黑印去掉的?

    苏浅眠笑嘻嘻道:“怎么样,不黑了吧。”

    忘川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弄好的?”

    “嘿嘿,这还多亏了书生张,没想到他胆子小,办法倒是有挺多的。”苏浅眠心情好的夸赞书生张。

    苏浅眠风风火火的跑来拍忘川的门,自然惊动了所有人。

    三生从屋里飘出来,苏浅眠一见三生立马喊道:“怎么样?三生,这回不像鬼了吧?”

    三生看了苏浅眠一眼,扭头道:“还是那么丑!”

    苏浅眠不乐意了,“三生,你是没瞧见本姑娘的花容月貌,等以后本姑娘脱了这层皮,你就知道什么是天仙下凡。”

    三生哼了一声,不说话。

    无忧出了房门,淡淡的看了苏浅眠一眼,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忘川身边,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无忧在房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他安置在忘川体内的力量有异动,自然知道忘川情绪有变所以才出来。

    忘川摇摇头,低声道:“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她根本想不起那个噩梦到底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很难过,有些心绪不宁。

    无忧一怔,眼中有些莫名的情绪一闪而逝,藏在袖子里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

    “忘川,你做噩梦了?梦见什么了?”苏浅眠问道。

    忘川是只女鬼,在地府什么恐怖的事没有看过,会做噩梦?苏浅眠很想知道,忘川见过最残忍的刑法,看到过极其恐怖的恶鬼,还有什么样的事对于她才能称之为噩梦。

    忘川摇摇头,“不记得了。”

    苏浅眠眼珠子一转,往忘川身边挪了挪,“忘川,要不人家陪你睡吧,人家陪你,你就不会做噩梦了。”

    “看来你连这张好不容易得来的假脸也不想要了。”无忧看着苏浅眠出声道。

    苏浅眠身子抖了抖,这个姓无的讨厌鬼,就知道威胁人!

    “什么假脸?”忘川偏头看向无忧。

    无忧轻哼了一声,“她不过是在脸上敷上了一层皮而已。”

    苏浅眠抽了抽嘴角,这个姓无的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怪物,怎么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她的脸上的确是戴了一张皮,书生张说这凡间叫那张皮叫什么易容术。

    普通的凡人不会变化之术,可是却发明了这么一张皮,就那么薄薄的一张皮贴在脸上就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她已经试过许多法子,这脸上的黑印是去不掉了,索性就再贴一张,反正这整个身体也不过是一具躯壳而已,能用不难看就行。

    “嘿嘿,忘川,这些小细节就不必在意,等以后我带你回九重天了,你就能看到我的真面貌了。”苏浅眠咧嘴笑道。

    等到忘川接受了她,她就带着忘川回九重天,然后去找月老给她和忘川绑根红线,这样以后她在九重天就不会一个人无聊了。

    苏浅眠想法很好,可是却忽略了忘川是一只一直想做凡人的鬼。何况还有三生和无忧,她想带忘川回九重天切不说花神不会同意,就算花神同意,三生和无忧就是最大的难题。

    “谁想看你的真面貌,娘亲才不会跟你去九重天。”三生立马反驳道。娘亲是他的,他要跟娘亲一直在这里,这样依依回来才能找到他们。

    “三生,九重天可漂亮了,比这凡间漂亮上千倍,而且有很多好吃的仙果,还有琼浆玉液哦,保管你吃上一口就再也不想吃这凡间的食物了。”苏浅眠诱惑道。

    三生扁扁嘴,“要是九重天上的东西那么好吃,那你为什么还天天跟我去吃什么烤鸭,那你还偷偷溜下凡来做什么?定然是九重天无聊至极,你才会下凡来的。”

    “……”苏浅眠无言以对,她的确是觉得九重天太无聊了才偷跑下来玩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九重天不好啊,九重天比这凡间漂亮一千倍也是事实,那些个凡人哪个不想能早日得道成仙?那些地仙能上九重天一次哪个不是喝了一次琼浆玉液恋恋不忘的?

    得她现在不跟这个小鬼头理论,时间还长,慢慢来,总有一天她能说服忘川,说服三生跟她一同回九重天。

    苏浅眠有了书生张给她的面皮也不纠结原本的脸上漆黑一片了,天天带着面皮出去晃悠。而无忧自从知道忘川做噩梦之后,就一直闭门不出,似乎有什么心事似的,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忘川好几次想让无忧跟她一起出去转转,无忧都笑着摸了摸忘川的头,让忘川自己出门。

    一连过了几日,月隐星稀,无忧从房里出来坐在院子里,一个人喝闷酒。都说酒能浇愁,他实在是心里有许多的恐惧与担忧,如今他也只能喝酒浇愁了。

    忘川因为心里一直惦记着无忧,想知道这些日子无忧到底怎么了,所以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忘川失眠了,这是她到凡间之后第一次失眠,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院子里有人?忘川感觉到院子里有水声,起身出门。走到院子忘川看见男子一身月白长衫,神色有些许忧愁,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

    “无忧?”忘川疑惑的开口,如此晚了怎么无忧独自一个人在这里?还坐在树下喝茶?忘川未曾想过无忧手中的杯子里装的是酒,无忧向来也就喝茶不曾吃过其它食物,所以忘川只当无忧手中的是茶水而已。

    无忧回头看着忘川愣愣的望着,没有像往常一样温柔的唤她。眼中有着淡淡的愁绪与眷恋。

    忘川走过去,闻到一股酒味儿,蹙了蹙眉,“你在喝酒?”

    忘川还记得上次她被苏浅眠拉去喝酒的事,喝了酒,忘川昏昏沉沉的头还疼。忘川觉得这酒虽然好喝,可是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忘川?你回来了?”无忧双眼有些迷离,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你为什么喝酒?”忘川走到无忧身边拿过无忧手中的酒杯,看了看桌上地上的空酒坛,这么多的酒,无忧到底什么买这么多酒回来的?

    无忧从桌上拿过酒坛,“来,忘川陪我喝一杯。”

    忘川摇摇头,“无忧,你别喝了,会头疼。”

    无忧苦笑,他喝了那么多的酒可是却依旧清醒,他知道忘川出来,原本他不应该让忘川看见他这般模样的,可是他就是不想动,也不想掩饰。

    无忧抱着酒坛仰头喝了一口,随后目光灼灼的看着忘川,“忘川,你现在快乐么?”

    忘川不明白为什么无忧会问这样的问题,不过既然无忧问了,她自然是要回答的,“嗯,很快乐。”

    无忧笑着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忘川,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恨我吗?”

    忘川一怔,无忧骗她?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时忘川没有开口。

    见忘川没有回答,无忧苦笑,“会恨我对吧?嗯,你一定会恨我入骨。”

    会吗?忘川扪心自问,应该会伤心但是不会恨吧,无忧是她的夫君,她为什么要恨呢?恨是什么?

    “不会。”忘川摇摇头道。

    无忧根本不相信忘川的话,只是抬头看向天空,“你讨厌月亮吗?你什么都忘了可是你还是讨厌月亮不是吗?”

    忘川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今夜月隐暗沉,“我是不喜欢月亮,就是不喜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记得你,很熟悉,从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很熟悉,你以前认识我对吗?”

    其实这件事忘川一直想弄明白,她觉得自己少了些什么,可是到底少了什么,她又不知道。

    无忧没有说话,他们又岂止是认识,是他亲手将忘川送入地府封印的啊,忘川在地府受了几十万年的罪那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可是他不敢告诉忘川,不敢对忘川说,他害怕,害怕忘川再次恨他。以前对忘川心里眼里对他全是恨意,甚至想要杀了他都不会手软。是啊,是他害了忘川,可是他不敢告诉忘川真相。

    “忘川,你别恨我好吗?”无忧望着忘川,声音中多了一丝祈求在里面。

    无忧一向清冷淡然,对任何事都不曾如此低声下气卑微过,偏偏在这件事上却如此小心翼翼,显然忘川对于他那是放在心尖上的人。

    忘川看到无忧这般模样,心有不忍,伸出手握住无忧冰冷的手,“无忧,我永远不会恨你的。”

    无忧一把将忘川抱住,将头埋在忘川肩里,忘川一愣,随即反手抱住无忧,轻轻的拍打着无忧的背。

    她不知道无忧心里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以至于他会变成这般不安,不过既然无忧不愿意说,她就等,等到无忧愿意告诉她时再说。

    等到无忧情绪稳定下来,忘川扶着无忧回了屋,将无忧安顿好,盖好被子,才看见无忧的眉心一直拢作一团。想来心里的烦恼还未曾消除,一直萦绕在他心里。

    忘川伸手轻轻的拂上无忧的眉心,轻声道:“无忧,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忘川虽然不知道无忧在害怕什么,不过她有种感觉,无忧担心的与她有关,一定与她有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忘川第一次想要弄清楚,自己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忘川,别走,别走。”无忧闭着眼抓着忘川的手急道,手指紧缩抓得忘川手指生疼。

    “嗯,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你。”忘川坐在床边,看着无忧。

    忘川这一坐就是一晚上,等到第二日无忧醒来看见忘川就在他床边坐着才回过神来。

    “你醒了?”忘川轻声道。

    “你……”无忧刚开口,闻到自己身上的酒味皱了皱眉,思绪回拢,他昨夜竟当着忘川的面喝酒了?

    “我去叫书生张准备热水给你洗洗。”忘川看到无忧很是嫌弃自己的模样,笑道。

    无忧叫住忘川,“忘川,我,昨夜……”无忧不知该如何开口,他虽然自觉清醒,可是最后为什么会睡着他却是忘了。

    “昨夜你喝多了。”忘川道,“以后你还是少喝些酒,喝多了头疼。”

    忘川从无忧房里出来正好碰到苏浅眠,苏浅眠一脸哀怨的模样看着忘川。

    忘川一怔,“怎么了?”

    “你为什么从姓无的房间出来?你们昨夜做了什么?”苏浅眠指着无忧的房门质问道,那样子就像是来捉奸的。

    忘川刚想解释,看到书生张过来立即道:“书生张,你去给无忧备些热水。”

    “是,大人。”书生张一听立马一阵风的飘走了。

    不得了,不得了,昨夜大人竟然去了无忧公子的房间,而且无忧公子现在还未起床,这这这…。书生张心里那叫一个激动,他家大人竟然把无忧公子给……

    “热水?忘川你,你们昨夜……”苏浅眠心里那叫一个气啊,这个姓无的竟然把忘川骗到自己屋里,简直太过分了。

    “昨夜我们,呃……无忧喝了酒。”忘川想了想觉得无忧喝醉后说的那些话,还是不要告诉苏浅眠为好,毕竟无忧也是需要面子的。

    苏浅眠立刻尖声叫道:“还喝了酒?姓无的简直是禽兽,太过分了。”

    “苏浅眠,你不许这么说无忧,他不是。”忘川不满道。

    苏浅眠听到忘川如此护着无忧,心又往下落了落,简直沮丧极了,“忘川,你现在就向着他了么?我呢,我怎么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