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55章 阴木棺材
    忘川接过梦狸,小东西在她手里瑟瑟发抖,一双幽蓝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忘川拿着小梦狸放也不是,杀也不是。放了又怕这小东西再去害人,毕竟苏浅眠说这小东西是吃人脑髓的,可不能放了去害人。但是杀了吧,这小东西又可怜巴巴的望着她,让她有些不忍心。

    无忧看出忘川的顾虑,开口道:“忘川,要不,你把这东西扔进铃铛里吧。”

    “可以?”忘川问道。那个锈迹斑斑的铃铛忘川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那铃铛能收鬼,所以忘川就一直以为那铃铛只能装鬼。

    “嗯。”无忧轻声道。

    忘川拿出铃铛,小东西在忘川手中挣扎了一番被吸进了铃铛之中。

    忘川看了看漆黑的林子,对着无忧和苏浅眠道:“走吧。”

    三人一直往前走,虽然林子里依旧鬼气浓郁,倒是一路再也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既没遇到妖也没遇到鬼。

    三人一直穿过树林,到了林子边缘便没有了鬼气,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村庄,村子看起来平淡无奇就跟普通的村子没有太多的区别。

    村口有一棵老树,老槐树,看那模样有些年头了。按理说槐树聚阴易招鬼,可忘川一踏进来根本感觉不到一只鬼的村在,而林子里鬼气弥漫,偏生这村子连一丝鬼气都没有。那些鬼气只在树林边缘徘徊,似乎不敢进这村子一般。

    苏浅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空气好清新呢,那人说的村子就是这里?可是这里不像是有鬼啊。”

    不止苏浅眠这么觉得,连忘川也这么认为。确确实实这里没有一只鬼,可是先前他们看见的那个人又的确是枯瘦如柴,很是不正常,满身死气,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害成那样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无忧扫了村口的老槐树一眼,淡淡地开口:“进去就知道了。”

    是啊,进去就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就算这村子没有鬼,这村子也很奇怪,周围被这么多的鬼气包裹着,根本不是正常的表现,这村子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忘川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的走了进去,村子里没有人,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每家每户都是大门紧闭,安静得出奇。

    “怎么一个人没有?”苏浅眠原本见村子干净也没有鬼,胆子好不容易大了一些,现在一个人都没看见,顿时又开始害怕起来,总觉得这村子诡异得让她后脖子发凉。

    忘川打量着整个死寂的村子,这里没有人气也没有鬼气,更没有妖气。他们在林子还能感觉到鬼气,如今这村子里什么气息都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反常即妖,忘川可不会认为这村子平安无事,如此死寂,只能说明那东西远比他们想的还要难缠一些。

    忘川等人走在路上,周围的房屋都是完好无损的,没有一座有破坏的痕迹。

    “你们看那边,那是什么?”苏浅眠指着远处的一块空地说道。

    忘川顺着苏浅眠指的方向看起,那里是村子后面的一处空地,不过那处空地似乎放着一排排黑色的东西,隔得有些远,看得不是很清楚。

    “走,过去看看。”忘川说道。

    三人朝着那空地上走去,那些刚才忘川看到的黑色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具具阴木棺材。是的,全都是阴木棺材,整整齐齐的摆放着,看着很是诡异。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苏浅眠怪异道,“难道村子里的人都死了,全被摆放在棺材里?”

    苏浅眠一说完话立刻躲到忘川的身后,“忘川,这里好诡异,我们走吧。”

    忘川上前想要将棺材打开,被无忧阻止。

    “无忧?”忘川看着无忧,懂他为什么阻止自己。

    无忧望了望快要落山的太阳,“等天黑。”

    “姓无的,等天黑做什么?要是再遇到什么鬼怪怎么办?”苏浅眠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地方很危险,她觉得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比较好。

    “苏浅眠,难道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了?”无忧淡漠的看着苏浅眠。花神之女何时变得如此胆小了?

    苏浅眠身体一僵,脸色微红,她知道无忧的意思,她既是神仙,不应如此。可是她没这本事对付,她有什么办法?大不了回九重天搬救兵,把这人间的事报上去好了。

    苏浅眠从来没有真正跟鬼怪妖魔打过,而且她还不曾历劫,这做神仙的觉悟并没有多高。以前在九重天小时候调皮捣蛋向来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所以今日才会再三的退缩想要回去。

    这一次苏浅眠没有再与无忧辩解,事实上,苏浅眠心里也是很不好受的,可谁叫她没本事,仙法学了个半吊子?苏浅眠想着,等回九重天,她一定要好好修习仙法,再也不丢神仙的脸了。

    忘川他们一直等到天黑,那些棺材整齐的摆放着,没有任何动静。

    “无忧,我们等什么?”忘川不明白无忧为什么要等天黑,现在天黑了,可是村子跟白天一样,没有任何动静,那些棺材也摆放着没有动静。

    “再等一会儿。”无忧没有解释,只是眼睛一直看着那排棺材。

    那些棺材有问题,白日里阳光盛,看不出来,无忧想着等到夜晚就知道那些棺材到底有什么问题了。

    又过了一会儿,等到天已经全黑,一丝光亮都没有,那些摆放整齐的棺材突然发出声音,似乎里面有东西要出来。

    苏浅眠瞪大了眼睛,想要惊呼,被无忧看了一眼,生生捂住了嘴。

    那些摆放整齐的棺材开始晃动,晃动得很是厉害,接着一个个棺材盖被打开,从棺材里爬出一个个人,姑且算是个人,实际上那些人都如同他们之前见到的一半枯瘦如柴,跟骨头架子一般。

    那些人手脚僵硬的从棺材里爬出来,然后又僵硬的拖着身子木然的往村子走,每个人都轻车熟路的开了门进了屋子。

    忘川他们一路跟着其中一个人去了一间屋子,无忧结了结界,所以那人看不到他们。那个人回到屋子先是生活熬了一锅粥,然后一个人坐在桌子上僵硬的喝了一碗,接着便扛着一把锄头往外走。

    “他这是要做什么?”苏浅眠在一旁看得迷糊,这骨头架子到底在做什么?是人还是鬼?

    几人一路尾随,发现那人扛着锄头跑到村子不远处的田里耕地。

    苏浅眠看着那人机械僵硬的举着锄头一下一下的耕地更是惊讶,“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都没死!”无忧看着那人举着锄头僵硬的挖着地的人道。

    “没死?”苏浅眠惊讶道,“可是他们不都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而且根本没有人气。”

    活人是有人气的,可这些人根本没有一丝人气,怎么可能没死?

    “因为那些棺材!”无忧回道。

    “棺材?”苏浅眠不解。

    无忧淡淡的扫了苏浅眠一眼,吐出两个字,“阴木!”

    阴木?苏浅眠恍然,那这些人身上没有人气也说得过去,阴木乃是聚阴之物,这些人看那枯瘦如柴的模样,显然原本就人气微弱。再加上这些人白天都躺在阴木做的棺材里,没有接触阳光,吸收了阴木聚集的阴气,阴气早就掩盖了身上的人气,所以这些人才如死人一般无疑。

    无忧朝着那僵硬着四肢挖地的人走过去。

    “你做什么?”忘川一把将无忧拉住。

    “放心,没事的。”无忧轻声说道。

    无忧走到那人面前,那人拿着锄头停顿了一下接着像是没有看见无忧一般,继续挖地。

    “你不必隐藏,告诉我这个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忧淡淡的说道。

    那人依旧没有停,也没有要回答无忧的意思。

    “你若不说,那我走了,你们全村人就只能等死了。”无忧又继续说道。

    无忧说完,见那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无忧的话。无忧转身朝忘川走来,走到忘川身边说道:“忘川,我们走吧。”

    忘川疑惑,就这样回去了?这里的事不管了么?不过忘川并没有问,既然无忧说走,那她只需要听就行。

    “等等,你们救救我们村子吧。”那人突然扔了锄头跑到忘川和无忧跟前跪了下来。

    忘川没有说话,仰头看向一旁的无忧。

    “你起来说话吧。”无忧开口道。

    那人枯瘦如柴,浑浊的双眼流着泪,脸上蜡黄,满身的死气,若不是他开口说话,决计不会看出这人还活着。

    那人听到无忧的话,才擦了眼泪告诉了无忧缘由。

    这村子的确就是先前无忧他们在外面碰到的那个人说的村子,这村子的诡异事也大致如先前那人说的一般。不过这个人又补充了一些。

    原来这村子相继出事后,前后也想了不少法子让村里人出去找人来帮忙,可是出去的人都杳无音信,想来也都是凶多吉少。

    而就在前几日,一个出去的人爬着回到村口,浑身血淋淋的却还有一口气,手上抓着一本书,那人将书交到村民的手中就断了气。

    原本这村子也如外面的林子一般,村内满是鬼气。可是他们根据那本书上所写的,将村内最老的一棵桃树给砍了,按照书上所说的埋在了村子周围,村内的鬼气奇迹般的消失得一干二净。

    而他们更是依照书上所说的打造了这些阴木棺材,日出而熄,日落而作。这样过了四五日村子里晚上也听不见鬼哭狼嚎的声音,而这四五天也没有再死一个人。

    听了这人的话,无忧没有开口说话。这人看起来倒像是没有说谎,不过,那本书却是来得诡异。按照这人的话说是那本书上所记载的方法救了他们,让他们暂时得到了一时的安全。

    这些法子如此怪异,无忧很是好奇那到底是本什么样的书。

    “那本书在哪儿?”无忧问道。

    “在村长那里保管着,村长说要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法子可以让大家脱离苦海得救。”这人一字一句的说了个清楚明白。

    “带我们去村长家。”无忧说道。

    那人连忙点头,“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们。”

    那人领着忘川他们一路回到村子,此时虽是深夜,可是村子却很热闹,至少比白日里要热闹一些,因为能在路上偶尔看到枯瘦如柴的人僵硬的走过。

    一个歪脖子的老头,一瘸一拐的朝着他们走过来,眼珠子一片死灰,混浊得厉害。

    那人看到歪脖子老头打了一声招呼,“李叔。”

    可是歪脖子老头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径直一瘸一拐的往前走了过去。

    这人也没在意,好像已经习以为常。倒是苏浅眠皱了皱眉嘀咕了一声,“这人真奇怪,叫他也不搭理。”

    “李叔他听力不好。”听到苏浅眠的嘀咕,那人忍不住解释了一句。

    苏浅眠扁扁嘴,她总觉得刚才那个歪脖子老头就跟死人一样,不,应该说是行尸走肉。不过无忧都没说什么,或许她只是错觉。毕竟这些人躺了阴木棺材连人气都没有,像行尸走肉也是可能的。

    “村长家就在这里。”那人指着面前一个茅草屋道。

    “村长,你开开门,村子有救了。”那人拍了拍门喊道。

    隔了很久,木板门才咯吱一声缓缓打开,一个干巴老头从屋子里探出头来。

    “木头,你说什么?”干巴老头也是一副枯瘦如柴的模样,一双混浊的眼睛虚眯着看向外面,似乎是有些不适应。

    “村长,村子有救了,这几位,这几位神仙说会救我们。”站在面前叫木头的人有些激动道。

    干巴老头站在门口打量着忘川和无忧,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进来吧。”

    干巴老头行动迟缓的走到桌旁,倒了水又道:“喝口水吧。”

    无忧倒是从善如流的坐了下来,但是却没有动桌上的水。而苏浅眠见无忧坐了下来,立马坐下来直接端起水杯就喝了下去。

    一股凉意从喉咙凉到心里,冷得苏浅眠咳嗽了好几声,“这,这水怎么是凉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