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59章 妖怪别过来
    忘川等人跟着出了房屋,待到他们一出来,身后的房屋瞬间倒塌。

    “救命,救命。”干巴老头捂着胸口从地上爬了起来,虚弱的喊道。

    苏浅眠一听到干巴老头呼救命甚是觉得好笑,这老头还喊救命?刚才在屋里也不知道是谁要杀了他们。

    “你还有脸叫救命?”苏浅眠一出来就凶巴巴的朝干巴老头吼道。

    干巴老头似乎很害怕,在地上爬了一段,嘴里一直嚷嚷着救命。苏浅眠以为这干巴老头已经怕了,自然胆子也就大了上前准备好好修理一顿干巴老头,毕竟这老头在屋子把她害苦了,神仙的颜面是一点不剩。

    然而还没等苏浅眠对干巴老头做什么,一群枯瘦如柴死气沉沉的村民手拿着锄头木棒虎视眈眈的看着苏浅眠。

    “你们要做什么?”村民看苏浅眠他们眼中满是防备恐惧,就像苏浅眠他们是来害村子的妖魔一般。

    苏浅眠一愣,看着那些村民眼中的防备开口解释道:“你们不用怕,等我们除了这妖怪,你们就得救了。”苏浅眠指的妖怪自然是现在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干巴老头。

    “大家不要相信她,这几个妖怪突然闯进村子,想要抢夺那本书,没了那本书,咱村子就全完了。”干巴老头突然爬起来,惊慌的开口。

    村民听到干巴老头的话立刻拿着锄头,木棍将苏浅眠忘川他们团团围住。

    苏浅眠似乎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她一个神仙竟然被这个妖怪叫做妖怪?这干巴老头竟然倒打一耙。

    “喂,老头你说我们是妖怪?你才是吧?刚才你在屋子里可不像这样,怎么?你那些骨头架子被毁了就缩成这样了?”苏浅眠一向嘴上不饶人。

    忘川和无忧向来不会多话,也不会特意解释,但是苏浅眠不一样,她向来不会就这么吃亏,吃什么亏也不会嘴上吃亏。

    “她要杀我,要不是我跑得快,我就被他们压死在那下面了。”干巴老头一脸后怕的表情指着那倒塌的房屋道。

    苏浅眠听到干巴老头的话简直是想笑,这干巴老头现在是做什么?打算糊弄这些村民救他自己?

    干巴老头被那群村民护在身后,一群村民都警惕的看着苏浅眠,“你,你别过来。”其中一个稍微看起来身体还算好的村民结巴的说道。

    “你们还护着他?你们村子这样可都是那老头害的,我们可是来救你们的。”苏浅眠没好气的说道。

    心里却是觉得这干巴老头也太过于阴险,竟然穿着这么一身皮跑去那些愚昧无知的村民那么博同情。

    “大家别听她的,他们是跟妖怪一伙儿的,来抢书,要是没有了书,我们大家伙儿都会死。”干巴老头朝着村民们说道。

    先前木头就说过那本书的事,可是自他们发现那干巴老头有问题之后,就断定那本书也不过是干巴老头杜撰出来的,根本就是骗村民按照他的法子去做,好让这全村的人都替他做祭。

    干巴老头一提到书,顿时全村的村民都盯着苏浅眠他们,要知道他们能活到现在都是靠那本书才活下来的。虽然他们依旧没办法出村子,但是至少这几日他们按照村长说的白日里躺在棺材中,晚上出来活动,村子里就没死过人。

    “妖,妖怪,你别过来。”其中一个村民壮着胆子喊道。顿时其他村民纷纷出声附和,一个个都拿着锄头木棒,要是苏浅眠冲过去就准备跟苏浅眠拼命。

    苏浅眠看到村民们都帮着干巴老头,反而把他们当作妖怪,跺了跺脚,她堂堂一个神仙被这些无知的村民当作妖怪,苏浅眠心里想想就知道有多气。

    要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想着神仙的职责,冒着危险来救人,结果反而被人当作妖怪。苏浅眠觉得这些愚昧的凡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就在苏浅眠想要骂人的档口,在她身后的木头上前道:“大家别相信村长的话,村长是妖怪,我亲眼看见的,他们不是妖怪,他们是来救我们的。”

    木头毕竟是村子里的人,木头一说,顿时村民都露出疑惑的神色。

    “木头,你胡说什么?村长怎么可能是妖怪,要不是村长,我们现在可都死了啊。”其中一个人喊道。

    木头听到那人的话,顿时大声道:“张大叔,我没骗你,就刚才在村长家里,我亲眼看见的,村长要杀了我们,他不是我们村长,他是妖怪,村长早就被这妖怪害了。”

    木头这一席话在村民间引起了骚动,一时间那些村民都拿不准到底谁说的话是对的。

    苏浅眠伸手准备拍拍木头的肩膀,可是看到木头肩膀上还在蠕动的一条白胖大蛆虫顿时缩回了手,“木头,没想到还是你说的话管用,好在你亲眼看到了,快跟你们村子里的人说说,让他们离那老头远一些,免得送命。”

    干巴老头见村民们动摇,脸上老树皮一样的皮抖动了几下,表情有些愤恨,大声道:“大家别被骗了,那几人已经把木头娃子给迷惑住了,想要让木头娃子来抢书,木头娃子,你醒醒吧,可别被那几个人给骗了。”

    干巴老头这几句话也是挺管用的,毕竟现在村子属于非常时期,那害村子的妖怪不曾有谁亲眼见过。而且大家觉得干巴老头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既然是妖怪,迷惑木头是轻而易举的事,木头或许就是被那几个妖怪给迷惑了所以才说这样的话的。

    “木头,你先过来,那几个人来路不明,是怎么进村子?他们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村子,就是有问题。木头,你过来。”先前那个张大叔又高声喊道。

    这下子连木头都有些急了,村长刚才的样子他是全看在眼里,他害怕再这么拖下去,村长会对村民动手。

    “张大叔,错不了,刚才村长在屋子里的时候要杀了我,对了,你看这,这是不是张婶的镯子?村长把人给腌在一口大缸里,我在一节骨头上找到的。村长不是以前的村长,他是妖怪,他把村子里的人给杀了腌在缸里……。”木头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绞丝铜镯子。

    苏浅眠回头果然看见木头手上拿着一个绞丝铜镯子,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铜镯子。这木头说是在一节骨头上找到的,苏浅眠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这人什么时候去扒拉那一堆腐肉和骨头了?还从骨头上把这镯子给取了下来,这样太……

    那个张大叔看到木头手上的绞丝铜镯子顿时双眼瞪得老大,他认得木头手上的铜镯子,那的确是他家那口子的,还是他们成亲的时候他送的,一直到他家那口子被妖怪给害了,那镯子都戴在她手上。现在出现在木头手上,可想而知张大叔有多激动。

    张大叔颤抖着还没有开口说话,干巴老头就跳起来说话了,那叫一个半哭半痛惜,“木头娃子,你咋就把你张婶的坟给刨了?你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啊,你现在被妖怪迷惑,我不怪你,可是我也得顾及全村人的命啊,木头娃子,你小时候被你老子揍的时候可是我把你藏在灶台里的,你都忘了?木头娃子你醒醒啊,可别再被这几个妖怪给迷惑了。”

    干巴老头说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那叫一个声泪俱下。若说刚才那些村民在看到木头手上的绞丝铜镯子时心里更加疑惑了,现在干巴老头这一席话是完全让村民信服。毕竟若是干巴老头真是妖怪,他又怎么会对木头小时候的事那么清楚?

    “木头,你把我媳妇的镯子还给我。”张大叔看到那铜镯子大受刺激上前来要夺回镯子。木头倒也不是不给,只是拿着镯子还想让张大叔听他说话,所以并没有把镯子给他,可是张大叔一心就是要那镯子,木头不给张大叔就开始抢。苏浅眠见那人直接动手抢,看不过去给了张大叔一拳,张大叔被苏浅眠打得退后了好几步。

    “喂,你这人怎么如此蛮横不讲理?”苏浅眠说道。

    这苏浅眠话刚落,那头干巴老头就立刻嚷嚷道:“乡亲们,我们跟那几个妖怪拼了。”

    这个节骨眼上,干巴老头这一嗓子嚎,周围的村民立刻举着锄头木头就朝苏浅眠他们打了过来。

    “喂,你们都疯了吗?那老头才是妖怪。”苏浅眠见村民们扑上来立刻大声喝道。可是村民们根本不听她的,在村民眼中,他们是亲眼看到苏浅眠打了张大叔,所以基本是认定了苏浅眠他们不是好人,是妖怪。

    村民一窝蜂的朝着苏浅眠他们打了过来,苏浅眠想要反抗,木头突然拉住苏浅眠大声喝止道:“他们经不起打的,求你别打。”

    苏浅眠先前跟那个骨头架子打起来的时候木头是见识过的,若是村民们真的跟苏浅眠打起来,只怕这些村民都会受伤。

    苏浅眠心里那叫一个气,但也知道这些普通的凡人根本经不起她打,何况她是神仙,是不能乱杀无辜的。苏浅眠看着那么多的村民围了上来,拉着木头就朝忘川跑去。

    “忘川,救命啊。”苏浅眠边跑边嚎。

    忘川见那么多的村民围上来,原本以忘川的性子,定然随手就将这些村民给打飞出去。然而无忧拉着忘川的手不让忘川动手,忘川自然相信无忧,所以停了手看着那些村民蜂拥过来。

    而趁着村民将他们团团围住之时,干巴老头嘴角裂开一个诡异的笑,朝着村口跑去。无忧双手合十身子飘到半空,一股柔光从他身体溢出,那白光将村民都包裹在内,顿时原本躁动想要跟他们拼命的村民一个个都静止下来,维持着原本的姿势。

    苏浅眠咽了咽口水,看着离自己脑门只有一寸的锄头缓缓的松了一口气,这一锄头下来,她这脑门还不开花?幸好,幸好。

    无忧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朝着干巴老头逃走的方向追去,忘川紧随其后,她可还得把那个干巴老头捉了换银子,可不能就这么让那个干巴老头跑了。

    木头看着村民们都静止不动,有些着急,“他们没事吧?”

    苏浅眠摇摇头,“你放心吧,姓无的不会杀他们,等我们抓到那个老头自然就没事了。”苏浅眠难得的出口道。

    木头虽然只是一个村民,但是好歹先前木头算是救了她,要不是木头冲过来打那个骨头架子,她这皮囊的胳膊可就没有了。所以,苏浅眠才会对木头不一样。

    “木头,你要不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我们把那老头给收了你再出来?”苏浅眠建议道。

    毕竟木头是个凡人,要是跟着去那老头指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一命呜呼了可就完了。当然,苏浅眠是打算跟着去的,苏浅眠觉得她还是跟在忘川身边比较安全,至少要是有个什么事还能互相照应,她可不想在这里等。

    木头看着那些静止不动的村民,摇摇头,“我要去,那妖怪害了村子这么多人,我一定要亲自去看看。”

    苏浅眠原本还想说点什么,可是看到木头那眼中的恨意,想了想还是同意了,然后苏浅眠再三的叮嘱道:“木头,等会儿要是有危险你一定要跑,什么都别管,也别管我,我不会死的,可你不一样,知道吗?”

    木头点点头,“嗯,知道了。”

    苏浅眠跟着木头往干巴老头离开的方向追去,一路上大地又开始抖动了好几次,每一次苏浅眠都在心里咒骂那干巴老头一番。

    等到两人赶到时,真看到忘川和无忧站在一旁,而村口的那棵老槐树散发着幽蓝的光,远远看上去很是诡异。

    “啊!张婶。”木头突然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

    苏浅眠一惊,张婶?什么张婶?苏浅眠回头看到木头坐在地上,嘴唇一片惨白,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远处村口的那棵老槐树。

    苏浅眠看过去,顿时瞪大了眼睛,那可老槐树散发的蓝光竟然是一个个头颅,是的那一个个头颅吊在老槐树上散发着蓝光,还是魂魄状态的模样,就像老槐树上结的果实一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