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58章 离远点太臭了
    腐烂的恶臭充斥着整个屋子,苏浅眠贴着地面斜眼朝那被骨头腐肉盖住的木头看去,看到地上黄水流过的地方有白色胖乎乎的蛆虫在蠕动,顿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

    这东西比她先前扒坟坟墓里的尸体还恶心,苏浅眠闻着那臭气熏天的味道,在心里不停的咒骂干巴老头。

    而被那些腐肉骨头盖住的木头费力的将头从那堆腐肉中间露出来,很显然他比苏浅眠的模样更糟糕,趴在地上干呕了一阵,将自己的身体从那一堆腐肉中间拖了出来。

    木头刚爬出来那堆腐肉骨头就开始颤动,骨头棒子磕打着地面的声音,木头吓得连滚带爬的朝着苏浅眠趴的地方爬过来,身上还残留着白色的蛆虫。苏浅眠很想大叫,让木头不要靠近她,可是她又怕自己一叫喊,引起那个干巴老头的注意,惹怒了干巴老头毁了她这一身皮。

    苏浅眠这一犹豫之间,木头已经爬到了她的身边,木头脸上还流着那发臭的黄水,面前的一绺头发丝上还吊着一条蛆虫,木头两眼全是恐惧,嘴唇颤抖得厉害,看到苏浅眠一个劲儿的哑着嗓子小声道:“救,救命,救救我。”

    苏浅眠趴在地上直翻白眼,没看见她都怂到地上找个角落趴着吗?找她救命?她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救他?

    “你看哪里,那个人才能救你,我不行,我都自身难保了,你离远点,太臭了。”苏浅眠小声道。

    木头哪里还听得进去,他此刻已经被干巴老头给吓到了,看见苏浅眠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根本顾不得其他,一个劲儿的往苏浅眠身边靠,似乎只有在苏浅眠身边,他就能有活下去的希望一般。

    这头苏浅眠正忍受着木头身上的蛆虫和腐臭,而干巴老头看着无忧突然露出一阵邪恶的笑容。

    像鹰爪一样的手指弯曲着指尖流出一条条黑线,那些黑线往那口缸里流出来的腐肉骨头射去。那些散发着腐臭的腐肉骨头开始剧烈的抖动,苏浅眠趴在地上看得分明,看到那些骨头在黑线的牵引下竟然一个个的重新站了起来。是的是站了起来,一具具骨头组成的骷髅,上面还挂着腐烂的肉和白色的蛆虫。

    “宝贝儿们,把他们给我吃了。”干巴老头恶毒的发着口令。

    那些骨头架子似乎得到了命令,机械的朝着无忧忘川还有趴在地上的苏浅眠和木头而来。忘川和无忧自然没把这些骨头架子放在眼里,但是趴在地上的苏浅眠和木头却是被这些骨头架子吓得不轻。

    木头看到朝着他们走来的骨头架子,干脆直接伸出枯瘦的小胳膊死死的拉住苏浅眠,颤抖着唇道:“救我,救我。”

    苏浅眠心里那叫一个气,要知道木头现在浑身都被那恶臭的黄水泡过,现在还拉着她,她的皮都沾染上了那恶心的黄水。

    那骨头架子朝着苏浅眠他们越走越近,苏浅眠看着那骨头架子头皮发麻,再加上木头拉着她一个劲儿的求救,想来这苏浅眠的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做神仙做到她这般憋屈,怕是这上天下地就只有她一人了吧。苏浅眠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看到那骨头架子靠近,从地上趴了起来,满脸的怒意,提起一脚飞快的朝那骨头架子踹了上去,那骨头架子被踹飞了出去摔在地上,骨头一节一节的散落在地。

    苏浅眠松了一口气,这短短的一小会儿时间,一个两个的都欺负她这个神仙,就连这个骨头架子也想欺负她,她就那么好欺负?对付不了干巴老头,难不成这么一个骨头架子她也对付不了?

    “喂,木头是吧,你赶紧松手。”苏浅眠将骨头架子踹飞了出去,顿时底气足了些,扭头对着木头语气不好的吼道。

    她的这身皮沾了那么恶心的黄水,回去还不知道需要洗多久才能洗掉,这个木头真真是气死她了。若木头不是一个凡人,而是一架骨头架子,估计苏浅眠也像刚才那样将他踹了出去。

    木头根本就没有松手的打算,似乎是赖上苏浅眠了。睁着浑浊的眼睛,恐惧的看着前方,“它,它,它……”说了半天也没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它什么它,那骨头架子已经被我打散架了。”苏浅眠刚说完一回头就看见那原本被她一脚踹散架的骨头又抖动着重新变成了一具骨头架子。正僵硬着朝着她走来。

    苏浅眠看着那骨头架子,抬起就又是一脚,想像刚才那样把那骨头架子给踹出去,哪知道这一次骨头架子似乎察觉到苏浅眠的意图,僵硬着身子硬是偏了偏躲开了。

    苏浅眠也没有在意,躲开了,那就直接上去给了那骨头架子一拳,苏浅眠虽然不能用仙法,可这打架的本事还是有的,不然当初她也不可能跟花倾落打那么多次架。苏浅眠这一拳是用了力气多,所以那骨头架子又被她一拳给打散架了。

    这骨头架子真不耐打,也不知道那干巴老头把这种骨头架子组装起来做什么?也就只能吓吓像木头这个样的凡人。

    那骨头架子被苏浅眠打散了十几次,每被打散一次又重新拼凑起来,苏浅眠没有注意到那骨头架子每散架一次再重新拼凑她上一次把骨头架子打散的方法就对那骨头架子没有任何作用。骨头架子变得越来越厉害,而到后面苏浅眠想要将其打散就越来越费劲。

    但是一直抓着苏浅眠的木头却是发现了,当骨头架子再次僵硬的朝苏浅眠走来的时候,苏浅眠正预备再次动手,却被木头拉住。

    “不,不能打。”木头颤抖着说道。

    苏浅眠此刻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木头的话,在她看来,木头不过是害怕而已,根本没把木头的话当一回事。

    “不打,你想被那骨头架子弄死么?”苏浅眠随口回了一句就又朝骨头架子冲了上去。

    苏浅眠这次冲上去打了许久都没有把骨头架子打散,反而被骨头架子给抓住了手臂,骨头架子一用力,指骨刺穿了苏浅眠的皮肤,抠进了肉里,痛得苏浅眠一阵惨叫。相比痛,苏浅眠更是心疼自己的皮囊,生怕骨头架子一用力将她的胳膊给拽下来,她可不想要一具断手的皮囊。

    “忘川,救我,救命。”苏浅眠一疼就朝着忘川大声呼救。

    可是这一次忘川自己都自顾不暇,又哪里能来救苏浅眠?苏浅眠只是跟一具骨头架子打而已,而忘川却是跟十几个骨头架子打,忘川与苏浅眠一样,并不知道这骨头架子越打越厉害,忘川又不似苏浅眠这般不敢用法术只用拳脚。

    当时骨头架子朝忘川走来时,忘川就直接一道鬼气打出去将骨头架子全打翻在地。可是当那些骨头架子再次拼凑起来时,却都身染鬼气,朝着忘川打过来的也都是一道道凌厉的鬼气,忘川与这些骨头架子纠缠了这么久,那些骨头架子比抓住苏浅眠的厉害多了,何况忘川要同时面对着这么多多骨头架子根本就抽不出身来救苏浅眠。

    苏浅眠这一呼救才发现忘川那边已经是应接不暇,自己被这骨头架子给缠住,若是再这么下去,她的这只手可就真的废了。

    虽然无忧那边并没有那么糟糕,显然无忧是早就发现了这些骨头架子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所以并没有其它的动作,反而是避让着那些骨头架子在想法子。

    再说了,苏浅眠也不会开口让无忧来救她,刚才她可没忘记让无忧帮她的时候,无忧可是让她自己趴在地上。

    苏浅眠咬牙,手臂上钻心的疼,疼得她直冒冷汗。这穿上了这具皮囊,这皮囊受伤疼痛却是感同身受。她该怎么办?这手臂不要了?

    就在苏浅眠准备放弃着手臂时,一直瑟瑟发抖的木头突然冲上来,冲着骨头架子就是一阵熊抱踢打。木头不过是一个凡人,而且已经是一个被折磨得枯瘦如柴的凡人,这乱打一同按理说对骨头架子没什么伤害,可是却不知他碰到了什么,那骨头架子突然散架,苏浅眠和木头同时跌落在地。

    苏浅眠忍着手臂上钻心的刺痛,将那节抠入她手臂里的指骨给拔了出来,顿时鲜血喷射而出。苏浅眠嘴唇顿时变得毫无血色,她忍着疼痛将手臂上的血窟窿给包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苏浅眠才偏头对着从头到脚还满身黄水的木头说道:“木头,谢谢你啊。”

    其实苏浅眠也很惊讶,这个叫木头的凡人不是害怕得要命么?哪里来的勇气救她?

    木头自己也没有想过他能将那个骨头架子给打散了,一时间呆呆的坐在地上缓不过神来,许久才颤抖的说道:“不,不能打,会很厉害。”

    苏浅眠这个时候哪里能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自然是赶紧起来拉着木头离那堆散架的骨头远一些。按照刚才的情况,这些散落的骨头等一会儿就会再次拼凑起来,而且会变得更加厉害。

    苏浅眠拉着木头躲在角落,一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地上的骨头架子。

    可等了好一会儿,地上的骨头架子也没有像刚才一样再次拼凑起来。苏浅眠咽了咽口水,有些心有余悸道:“怎,怎么不起来了?”

    一旁的木头同样胆战心惊的盯着地上的骨头架子,“不,不知道。”

    两人都盯着地上的骨头架子又过了好一会儿,地上那些骨头依旧没有再拼凑起来,苏浅眠不确定的开口,“应该不会再起来了吧?”

    木头在一旁直摇头,“不知道。”

    苏浅眠看着被一群骨头架子缠住的忘川,咽了咽口水,扭头对旁边的木头说道:“要不,你再去试试?”

    木头一看围绕着忘川周围的骨头架子,顿时缩了缩脖子,“不,不要。”那些骨头架子可不比刚才钳制住苏浅眠的那一个,个个都因为忘川厉害,所以显得更加的厉害。

    刚才木头会有勇气去抱住那骨头架子,那是因为看到苏浅眠被骨头架子钳制住痛苦不堪,而且要是他不去,那骨头架子定然会将苏浅眠的手给掰下来。可现在不一样,且不说那些骨头架子厉害了,忘川虽然应接不暇,可是面对骨头架子也没有吃亏。所有木头怯缩在一旁不敢过去,他怕死。

    无忧一直周旋自然是在想办法破了这些骨头架子,所以刚才木头的那一幕,他自然是看在眼里。

    无忧直接避开一个骨头架子的攻击,朝着骨头架子脊椎骨的第三节骨头一捏,那骨头立刻粉碎,而攻击无忧的骨头架子也瞬间散落在地。

    那被无忧打得散落在地的骨头架子再也没有聚集起来,无忧自然不是寻常人,飞身穿梭在骨头架子中间,不消一会儿所有的骨头架子全都重新变成一根根骨头散落在地。

    干巴老头看到自己精心炮制的骨头人就这样被无忧毁了个干净,心里怒意横生。

    “你毁了我的宝贝儿,你毁了我的宝贝儿。”干巴老头捡起一节散落的骨头手指用力,那节骨头在他手里变成了粉末。

    突然,干巴老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朝着苏浅眠和木头飞射过来,“都是你,都是你,我要杀了你。”

    显然干巴老头把那些骨头架子被毁怪在了木头和苏浅眠身上,又或是觉得这屋子里就苏浅眠和木头好对付,所以先对付苏浅眠和木头。

    苏浅眠见到干巴老头一身黑气的朝着他们冲过来,那干枯的手指骨可是极其尖锐,不似刚才的骨头架子,这一爪子抓到肉里,那还了得?

    苏浅眠拉着木头拔腿就朝忘川跑了过去,屋子本就不大,忘川离着苏浅眠不算远,苏浅眠一边尖叫,一边喊道:“忘川,救我,这老头要杀我。”

    杀猪似的嚎叫在屋子里响起,忘川自然不会任由干巴老头伤害苏浅眠,脚下一动就飘了过来站在苏浅眠面前。忘川一动,无忧自然不会闲着,直接上前给了干巴老头一掌,打得干巴老头倒飞出去,装穿了屋子的墙壁飞了出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