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57章 我的皮
    屋子里突然阴风阵阵,鬼气浓郁,阴风猎猎,木头早就晕死过去,而苏浅眠也被那如刀割的阴风吹得哇哇大叫,连眼都睁不开。

    苏浅眠这身皮囊是凡胎肉体,可不比她自己的仙体可经不起这折腾。

    “啊啊啊,我的皮啊,忘川,忘川,快,快帮我护一下,不然我的皮可就被这该死的老头给毁了。”苏浅眠抱着手臂叫喊道。

    她这副皮囊可是她冒险跟姓无的去了焦陵才好不容易得来的,要是这副皮囊坏了,她就得再去刨坟堆子。

    忘川将苏浅眠护住,拿出那个铃铛,对着空中摇了摇,清脆的铃声在屋子里回响,很是悦耳动听。

    “小鬼,以为拿个破铃铛就能得救?”干巴老头阴森森说着。

    忘川摇了许久只听见铃铛声,却不似平日那般将干巴老头给吸进铃铛中。

    “咦?无忧,铃铛坏了么?”忘川问道。

    无忧冷然的看着那干巴老头,“它穿了一身皮。”

    “皮?”忘川恍然,这干巴老头约莫就是只鬼怪之类的,不过这干巴老头跟苏浅眠一样穿了一个凡人的皮囊,所以这铃铛收不了他。

    忘川收起了铃铛有些遗憾,原本她想用铃铛收了这干巴老头。如今铃铛是用不了了,那就只能动手把这干巴老头身上这一身皮给扒了再收到铃铛里。

    “苏浅眠,你躲无忧身后去,我去把这老头的皮扒了。”忘川扭头对着躲在身后的苏浅眠说道。

    “啊?别,我……”苏浅眠想说让她躲到姓无的身后?这不是说笑吗?她和姓无的可是有过节的,还不止一个过节,最重要的是她如今跟姓无的可算得上是情敌,让她躲在情敌身后,苏浅眠觉得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还没等苏浅眠有个心理准备,忘川已经飘了出去朝着干巴老头打了上去。

    苏浅眠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忘川跟干巴老头打了起来,顿时一阵心慌。忘川跑去打架,她可怎么办?虽然干巴老头跟忘川打了起来,可是这屋子里泠冽的阴风还是一如既往如刀割一般,根本没有丝毫减弱的架势。她这副脆弱不堪的皮囊哪里经得住这阴风吹?还不得给她吹坏了?

    这忘川刚飘出去,苏浅眠的衣服上就被阴风割了好几道口子,当然她的手也瞬间被刮过来的阴风给割出了口子。苏浅眠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那叫一个心疼,可不能给她把这身皮给割坏了。

    不过要让她去姓无的那里寻求庇护,苏浅眠又觉得自己是面子里子都没有了。一时间,苏浅眠心里那叫一个纠结,这可如何是好?

    苏浅眠想到自己身上这身皮若是坏了,说不定就会被发现,到时候被捉回九重天,可就见不到忘川了。苏浅眠权衡了一下,跟情敌求庇护相比,她更不想离开忘川。面子什么的都是浮云,苏浅眠在心里安慰自己。

    于是,苏浅眠一咬牙顶着阴风走到无忧面前,忘川正跟那干巴老头动手,无忧虽然没有出手,但是目光却一直注视着忘川和干巴老头。

    苏浅眠一咬牙,一闭眼,大声道:“姓无的,忘川让你护着我,是护着我的皮。”

    苏浅眠想,就算靠无忧,无忧护的是这身皮,不是她,她自己可不算受无忧的庇护。嗯,就是这样,苏浅眠越想越觉得是这个理儿。

    无忧听到苏浅眠的话,没有任何反应,目光一直看着忘川。而忘川冲上去就跟干巴老头打得不可开交,忘川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把干巴老头这副皮囊打坏,打到干巴老头不得不从这皮囊里出来不可。只要干巴老头从皮囊里出来,那她就可以用铃铛收了它。

    忘川每一掌都带着极寒的鬼气,鬼气越浓浓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堪比利刃,苏浅眠之所以叫唤得厉害,那是因为这屋子里的阴气足以割破她身上的这身皮囊。忘川此刻的做法倒是有些相似,不过忘川只是单纯的想要毁了干巴老头穿的这身皮囊,或者说是逼干巴老头从肉身里出来。

    干巴老头这身子垂垂老矣,枯瘦如柴的身板只剩下皮包骨头,可在忘川快速的攻击下却能灵活的躲过去,干巴老头既然能跟忘川纠缠这么就还没有受伤,足以见得干巴老头有些本事。

    不过干巴老头似乎并没有对忘川动手的心思,与忘川纠缠那么久,只是快速的躲避忘川的攻击,却并没有反击。

    忘川倒也不急,许久未曾活动手脚,如今能打一架,自然是慢慢的跟干巴老头纠缠。

    不过苏浅眠却一直不曾安静,苏浅眠本想着自己都说话了,这无忧也该看在忘川的面子上护她一下,可是她说了话,无忧根本就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而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手上脸上连着被屋子里的阴气划了好几道口子。

    “姓无的,要是我这身皮毁了,我就拉着忘川一起去刨坟。”苏浅眠跳脚的大声喊道。

    苏浅眠本以为她话都说这份儿上了,无忧总该帮她一把,护住她的这身皮囊。哪里知道无忧听到苏浅眠的话可是却依旧无动于衷。

    又一道阴风刮到苏浅眠身上,这一次手臂被割了一道巨大的口子,鲜血从她手臂上流了下来滴到地上。这忘川和干巴老头打架呢都没受伤,偏生就她一个人站在这里都能受伤。

    苏浅眠见无忧对于她目前的囧况根本无动于衷,心知无忧是不打算帮她护住这身皮的。而忘川此刻又与干巴老头打得正热闹,苏浅眠咬牙朝着忘川喊道:“忘川,你再打下去,就再也见不到人家了,忘川,救我!”

    忘川分神正想看苏浅眠,差点被干巴老头打中,无忧身子微微一动却是没有立刻上前。

    “苏浅眠,你若不想现在就回九重天就闭嘴。”无忧终于开口对苏浅眠说话。

    “那你护着我这身皮!”苏浅眠此刻为了身上这身皮也是一点不惧无忧的威胁,反正若是这身皮毁了,她迟早也得回九重天。

    “你若不想这身皮毁了,你可以像他一样。”无忧扫了一眼“晕倒”的木头。

    苏浅眠一愣,这才发现之前晕倒的木头还贴着地面,若不是他那瑟瑟发抖的身体,她都不曾注意到这木头竟然是装晕。

    苏浅眠抽了抽嘴角,这叫木头的凡人竟然能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命装晕,倒也是个聪明人。不过毕竟心里害怕,这晕得有点不到位。

    姓的让她跟木头一样?是什么意思?等等,那木头虽然枯瘦如柴,可也是个凡胎肉体,她都被这干巴老头弄的阴风到处都是口子,没道理一个木头没事啊?

    姓无的说像他一样,是让她也学着木头的样子装晕?她是个神仙,怎么能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那岂不是一点脸面都没有了?

    “姓无,怎么说我也是个神……”苏浅眠顿住,又道:“你让我学那个凡人,被人知道还不笑话?”

    “那就回九重天好了。”无忧淡淡的说道。

    苏浅眠气极,明明只要这个姓无的随手给她结个结界她就不用遭罪了,不过这么一件小事,这个姓无的竟然让她跟一个凡人一样趴在地上装晕,简直是太过分了。

    苏浅眠暗暗咬了咬牙,这个姓无的今日是不会帮她了。又一道阴风刮过,这一次直接在苏浅眠脸上刮了一道血痕,苏浅眠痛呼一声,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直接一倒躺在了地上。

    虽然屋内阴风肆虐,可这贴着地面却似乎是个死角,无论这阴风如何刮,贴着地面却不曾被风刮到。

    苏浅眠趴在地上咬牙咒骂着无忧,总有一天她要带忘川回九重天,让这个姓无的来求她。苏浅眠没想到她这想法竟然有一天真的成真了,无忧真的来求她了。当然这是后话,此时的苏浅眠是一身狼狈,满肚子的火气。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声响,原本跟忘川纠缠的干巴老头咧嘴一笑,屋内的鬼气也瞬间散了,不再阴风阵阵。

    “哈哈哈,终于到了,我就要成功了。”干巴老头狂笑一声,满脸兴奋的想要破门而出。就在干巴老头要出门时,一直没有动静的无忧动了。

    无忧闪身拦住干巴老头,干巴老头此刻不似刚才与忘川动手处处避让,他似乎急切的想要出去,所以无忧拦住他,干巴老头立刻就出手狠辣的朝无忧抓去,原本干巴老头这一爪子过去,按理无忧应该避开,可无忧并没有躲避,反而直接迎了上去。两人争锋相对,轰的一声,屋子里的东西被那气流给弹飞了出去,整个茅草屋却是摇摇晃晃的快要塌了。

    两人都不是普通人,干巴老头那一爪子又急又烈,自然动静不小。

    “滚开,不然我杀了你。”干巴老头一双漆黑的瞳孔带着煞气,凶狠的看着无忧,老树皮的面孔显得有些狰狞。

    无忧负手而立站在干巴老头面前,白衣飘飘,青丝飞扬,双眼看着干巴老头丑陋的模样一片冷漠。清冷的容颜没有一丝表情,就像一座玉像,立在干巴老头面前。

    外面又传来轰鸣之声,屋子也开始抖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从地底下出来。随着地下的抖动越发的厉害,干巴老头脸上越是急切,眼中的煞气更是浓烈。

    “不让开,那就去死吧。”干巴老头五指成抓,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缓缓的伸直,手心里燃气一团蓝紫色的火焰。干巴老头裂开嘴露出森森的牙齿,举着手中的火焰朝着无忧射了过去。

    干巴老头手里的火焰带着毁灭的气势扑向无忧,无忧身子飘了起来,一股白光带着温和的力量将那蓝紫色的火焰包裹住。原本那气势汹汹的火焰在白光的包裹下竟渐渐熄灭,什么都不剩下。

    忘川蹙眉,干巴老头的那团火焰若是打向她,她必定会退避躲开,可是无忧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将其熄灭。

    若不是她能感觉到那团火焰的威力,她都以为那火焰只是普通的火焰罢了。

    干巴老头看着自己打出的火焰就这样被无忧轻描淡写的给灭了,而无忧却安然的站在他面前,干巴老头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你是什么人?”干巴老头这一次没有发出阴森的笑声,而是严肃的盯着无忧,那双漆黑的瞳孔似乎要将无忧盯出一个洞来。

    无忧漠然的看着干巴老头,许久才开口道:“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吧。”

    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忘川是不明白的,可是这干巴老头却懂无忧所说的是什么。

    “你阻止不了我,不论你是谁,我都不会让你破坏。”干巴老头咬牙切齿道。满身的煞气,将他凸显得越发的狰狞。

    “是吗?你用一个村子的人做祭就该知道会被人发现。”无忧开口道。

    干巴老头听到无忧的话,似乎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那又如何?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你知道想要阻止我的人现在都到哪里去了吗?都被我撕成了碎片,骨头都在那口缸子里泡着。”苏浅眠本趴在地上,听到干巴老头的话偏头偷偷瞄了一眼,果然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看到了干巴老头口中的大缸。而那个装晕的木头正躺在那口大缸旁,显然那个木头也听见了干巴老头的话,蜷缩着身子想要离那口大缸远一些。

    虽然现在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可是苏浅眠看到木头的动作着实觉得很好笑。

    苏浅眠暗想,这叫木头的凡人也真是够倒霉的,生在这个村子里,被这么一个妖怪祸害不说,现在还要遭这份罪。

    “哼!”无忧轻哼一声,并不在意。

    干巴老头被无忧那悠然无畏的态度气到,直接朝着角落里的大缸打出一道鬼气,那口大缸瞬间破裂,里面的东西稀里哗啦的流了出来。

    木头离着缸近,虽然他一听见干巴老头的话就想把自己一点一点的挪开,可是还不等他挪开自己那口缸就破了,里面散发着恶臭黄色的液体和骨头瞬间将他整个人覆盖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