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60章 结满脑袋的槐树
    苏浅眠看着那些头颅吊在老槐树上,像是结的一个个果实,也吓了一跳。这也太诡异了些,木头一个凡人竟然没吓晕过去,胆子也算大。

    “忘川,这是怎么一回事?”苏浅眠走到忘川身边心有余悸的问道。

    忘川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那棵树禁锢了很多的魂魄。”

    苏浅眠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惊悚的场面,那棵树挂着的脑袋似乎是有意识的,每个脑袋的的表情都很是生动,有的狰狞,有的疯笑,有的惊恐,有的痛哭。

    “那那个老头呢?”苏浅眠问道。

    忘川指了指那棵老槐树,“他逃了进去。”

    “树里?”苏浅眠诧异,那是不是说那棵树就是那个干巴老头的老窝?

    忘川皱了皱眉点点头。她和无忧赶到时亲眼看到那个干巴老头躲进了那棵老槐树里,当即她就要跟过去,却发现当她靠近那棵老槐树时,老槐树突然闪现出一阵幽蓝的光,接着就“长”出了这些脑袋。

    而当忘川想要靠近那老槐树一步,树上结出的脑袋就是一阵的鬼哭狼嚎,震耳欲聋。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忘川逼退。

    无忧也试过,只是无忧想要强行进去,结果那树上的一个脑袋在无忧的强压下炸裂开,那脑袋的魂魄直接灰飞烟灭。

    苏浅眠立刻道:“那我们赶紧去把那老头从树里揪出来。”如今可没有村民在,看那干巴老头还能蛊惑谁?

    忘川摇摇头,“不行。”

    “为什么不行?”苏浅眠不明白,现在那干巴老头不就在书里吗?他们完全可以瓮中捉鳖不是吗?

    “要是强行进去,那些魂魄都会灰飞烟灭。”刚才无忧的举动无疑是证实了这一点。如此多的魂魄灰飞烟灭实在是太过于残忍。

    木头一听脸色变得很是难看,立刻出声道:“不,不要,那些都是我们村的村民啊。”

    木头的话让忘川和苏浅眠一惊,苏浅眠面色扭曲道:“木头,你可看清楚了,那树上挂的当真是村里的村民?”

    木头点点头,“是,你们看,那个,就是披头散发在笑的那个,那是张婶,她旁边那个是李二狗,那个是前不久才死的王大爷,那边那个是林婶家的翠儿……”木头将挂在树上的脑袋依次说了个遍。

    越说忘川和苏浅眠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如此说来这棵老槐树上挂的脑袋全是村里死去的人的。那也就是说那些人死了魂魄全都被囚禁在了这棵槐树里。

    都说槐树乃是属阴,而老槐树最是易招鬼,先前忘川他们进村却是发现村里根本没有一只鬼,更是干净得厉害,原来这村子里的鬼都在这老槐树上挂着呢。

    “无忧?”忘川看到无忧一直盯着那棵老槐树,表情有些凝重,心想或许这棵老槐树比较棘手。

    无忧似乎没有听见忘川的话,一直盯着老槐树,似乎在想什么。

    忘川走到无忧身边,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无忧摇摇头,“没事,这些魂魄被禁锢在树里,给这棵槐树提供养分,如今已是很难把树和这些魂魄分离开。”

    如此说来这些魂魄岂不是都要留在这树里滋养这棵槐树?忘川看着那些表情各异的脑袋,皱起了眉头。

    无忧的话苏浅眠和木头自然也是听到了,木头跪倒在地,“求求你们,救救他们吧。”

    那老槐树上挂着的脑袋都是他曾经最熟悉的人,如今却挂在这树上,木头根本没办法看着他们死了还要在这树上面受苦。

    “喂,姓无的,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就救一下这些人呗。”苏浅眠看到木头跪在地上,对着无忧说道。

    无忧看了苏浅眠一眼,“救人难道不是神仙的职责?”

    苏浅眠抽了抽嘴角,她要是自己能救,会让他救?且不说她现在不能用仙法,就算能用,她那点仙法哪里能将这满树的“脑袋”给救下来?

    苏浅眠再次感受到自己学艺未精的窘迫,苏浅眠下定决心,等这次回九重天一定要好好修炼。

    “我要是能救,我就自己救了。”苏浅眠瞪了无忧一眼。

    木头也是个聪明人,原本他就知道这几位不是普通人,可以救他们村子,如今听到无忧和苏浅眠的对话顿时明白,原来苏浅眠真的是神仙。

    木头立刻转向苏浅眠,重重的磕了几个头,“求求你,女神仙,求求女神仙救救他们吧。”

    苏浅眠扶额,这木头脑子也太聪明了些,看来这凡人还真是不一样,瞧瞧先前那些村民再看看这个木头,完全根本没法比。

    “木头,你别磕了,你放心姓无的一定会救的,他要是不救,他这辈子忘川都不会喜欢他。”苏浅眠让木头起来,瞥了无忧一眼说道。她就不行,无忧听到她的话能无动于衷。

    苏浅眠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无忧一定不会置之不理,而且她觉得无忧似乎从来不曾杀过人,相反会有意无意的帮那些羸弱的凡人。这种行为倒是很符合做神仙,可是,苏浅眠清楚的知道无忧不是神仙,他身上根本没有仙气,不止没有仙气,也没有任何气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人。

    无忧突然转过头看着苏浅眠,眼神幽深,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不过就是这一眼,看得苏浅眠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苏浅眠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无忧看一眼就害怕了,顿时挺了挺胸,仰头瞪了回去。有忘川在,苏浅眠是一点不会担心无忧会对自己如何。

    突然又是一阵地动山摇,苏浅眠身体一阵晃动,差点摔到在地,好不容易稳住脚步,那棵老槐树上幽蓝的光突然大盛,将整个村子都映照得幽蓝幽蓝的。

    “怎,怎么了?”苏浅眠问道。

    无忧看着那蓝光,顿时眼神幽深,瞬间化作一道光往村子而去。

    “忘川?”苏浅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那老槐树上的脑袋都不停的哭嚎,哭声震天,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忘川看了村子一眼,蹙眉道:“村子出事了。”

    等到忘川他们赶回去,村子已经乱成一团。那些原本被无忧控制住的村民一个个双眼与那干巴老头一般,漆黑一片,不见一丝白色。

    村民们举着手里的工具开始互相厮杀,你打我一棍,我给你一刀,鲜血飞溅,惨叫声四起。

    无忧比忘川他们先到,已经开始施法想要阻止村民互相施杀,可是那些被无忧阻止的村民呲牙咧嘴露出一副狰狞的模样齐齐朝无忧打去。

    原本以无忧的本事想要治住村民乃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若是强行控制只会让这些村民越发的挣扎暴厉。

    “你们别打了,别打了。”木头看到打成一团的村民,冲上去想要阻止,可却是无济于事,反而那些被他制止的村民齐齐朝他打来。

    苏浅眠一脚踹开一个攻击木头的村民,然后反手躲过一个村民的木棍朝着那些村民打了过去。

    木头见好几个村民都被苏浅眠打倒,顿时急了,“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

    那些都是他最熟悉的人,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受罪。

    “木头,他们已经失去理智了,难道你想被他们打死?”苏浅眠回头将木头从地上拉了起来。

    木头没有说话,一双浑浊的眼睛红红的,里面有恐惧,有彷徨,有害怕,各种情绪交织。

    苏浅眠看到木头无助的表情,松了手。木头再聪明也不过是一个凡人,他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难不成还指望一个弱小的凡人像他们一样理智?

    苏浅眠刚想出声安慰木头几句,一个村民举着锄头朝着木头打来,苏浅眠大喊一声:“小心。”身子一转将木头护住,那锄头直接镶嵌进苏浅眠的背里,苏浅眠反手就将那个村民给打来出去。

    鲜血喷溅而出,苏浅眠疼得是呲牙咧嘴,心里一阵哀嚎,她的皮啊,这一锄头可是伤的不轻。苏浅眠的血溅到木头脸上,木头一阵慌张,连说话都开始哆嗦,“你,你没事吧?”

    苏浅眠心里那叫一个痛,不止心痛而且背也痛,不过看到木头慌张的模样,强忍着痛咧嘴一笑,“我是神仙嘛,当然没事。”这话苏浅眠说得潇洒,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现在恨不得仰天痛叫。

    木头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苏浅眠的后背还插着一把锄头,那锄头嵌入苏浅眠的骨头之中。后背插着一把锄头苏浅眠脸上还带着笑,木头看得眼都直了。若不是苏浅眠刚才护着他,他现在已经被这把锄头给挖死了。

    “女,女神仙,要不要我帮你把锄头取下来?”木头看着长支着的那柄锄头,咽了咽口水胆战心惊的问道。

    苏浅眠瞥到自己身后的锄头棒子,抽了抽嘴角,“那你帮我取下来吧,呃,轻点。”

    虽然这普通的锄头不会要她命,可是还是会感觉到疼的,所以苏浅眠才特意说了一声轻点。

    木头绕到苏浅眠背后,看着苏浅眠背上的锄头,脸色及其难看,双手颤抖的握住锄头棒子,一咬牙直接用力将锄头拔了出来。

    苏浅眠原本强忍着,可是当木头将锄头拔出来时,她还是忍不住痛呼了一声。木头连忙将锄头扔了担心的问道:“女,女神仙,你,你没事吧?”

    苏浅眠疼得嘴唇发白,冷汗直冒,冲着木头摆了摆手,“没事。”

    苏浅眠虽然受了这一锄头,可是这些村民依旧乱作一团,无忧和忘川已经制服了一部分,可是还有一些发疯似的乱打。

    突然大地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一股鬼气夹杂着妖气直冲云霄,尖锐的笑声响彻整个村子。

    苏浅眠身体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好在木头眼明手快的将她扶住,才没有摔到地上。

    “这,这是什么东西?”苏浅眠看着那冲天的鬼气和妖气眼睛都直了。

    这祸害村子的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威力?苏浅眠站着能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威压,这股威压不比当初在焦陵那个焦石怪物的少。原本苏浅眠以为这村子不过是一些小鬼小妖给闹腾的,却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先前那个干巴老头弄的骨头架子她还可以不放在眼里,拼着上去打一架,现在这个她根本不是对手。

    苏浅眠第一时间拉着木头往无忧和忘川身边挤,这架势,她要是不跟在无忧和忘川身边,只怕一个意外,她就得被打成渣渣,到时候别说她身上这一身已经被戳出好几个洞的皮得变成一堆碎肉,就连她的仙体怕也是打不过这东西的。

    随着那股冲天的鬼气越来越浓,村子里的茅草屋被这阵阵阴风吹得倒的倒塌的塌,村子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

    而那些原本失去理智打成一团的村民突然停了手,齐齐望向天空,漆黑一片的瞳孔隐约的闪烁着幽蓝的光。缓缓的有白色的魂魄从村民的头顶缓缓升出来,每一个魂魄似乎都在痛苦的挣扎,可是那些魂魄上都连着一根黑线扯动着魂魄脱离肉身。

    而原本站在苏浅眠一旁的木头突然捂着脑袋痛苦的叫唤,苏浅眠一惊回头便瞧见木头头顶也有一根黑线,而他的头顶冒着白光,显然是要把魂魄生生拉扯出来的模样,与那些村民无异。

    忘川曾经对山寨里那个胖女人做过这种事,活生生的将魂魄给抽出来,不过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魂魄被生生剥离肉体,这场面还是很壮观很血腥的。

    “忘川,救命啊。”苏浅眠压着痛苦不堪的木头朝着忘川大声喊道。

    忘川立刻过来看到木头的模样,想要出手却不知该如何下手,她只知道怎么把活人的魂魄取出来,却不曾知晓如何把这拉扯出来的魂魄再塞回去。

    “无忧。”忘川无措的喊了一声。

    无忧原本正在压制其中一个人的魂魄,等到把那人的魂魄重新压回体内后,瞬间移了过来,抬手就朝木头头顶拍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