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70章 花孔雀是我
    “还是个从九重天下来的?”花倾落语气冷了几分,显然对于九重天下来的神仙没什么好感。不过也是,花倾落乃是魔尊,当初可是带着魔界大军打上了九重天的,仙魔两界积怨已久本就是死敌。

    苏浅眠自然听出了花倾落语气中的杀气,立刻忙不迭一的开口大声喊道:“花孔雀,是我,是我。”

    苏浅眠虽然没有道出自己的姓名,可是花孔雀这样的称呼,这天底下也就苏浅眠这个胆大包天的花神之女才会敢这么叫他。

    花倾落一顿接着就是连着打了好几道魔气朝着苏浅眠而来,“原来是你?凶婆娘。”这话花倾落说得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苏浅眠感觉到那几道气势汹汹的魔气朝着她过来,额头上一阵冷汗,连忙一巴掌将身边的木头拍到地上,自己上窜下跳的躲避。这个花孔雀即然知道是她还打?苏浅眠原本以为花倾落即然听出是她的声音自然就不会再打了,哪里知道花倾落知道是她反而打得更厉害了。

    “花孔雀,你做什么?”苏浅眠一边狼狈的逃窜,一边大声质问。这花倾落疯了不成?

    “做什么?自然是好好收拾你。”花倾落的声音从林子里传来。竟然会让他在这里碰到这个凶婆娘,先前因为忘川,他一直对这个凶婆娘忍让再三,如今他自然要好好修理这个凶婆娘一番。

    “你……花孔雀,你住手,这里还有人。”苏浅眠生怕这个村子里唯一活下来的人没有被那群僵尸给杀了反而逃出来被花孔雀给弄死了。

    花倾落这才发现地上还趴着一个人瑟瑟发抖,显然是吓到了。

    “哟,凶婆娘,原来你是在这小树林跟小情人幽会呢?呀,还是个凡人呢,啧啧啧……”花倾落毫不客气的嘲笑道。

    他看得仔细,那地上趴着的人分明是个凡人,还是个男人,这大晚上,月黑风高的,苏浅眠一个神女跟这么一个凡人男子在这小树林里黑灯瞎火的,怎么能不让人想入非非?

    苏浅眠一听花倾落胡扯,气得脸都青了,“花孔雀,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成天花枝招展的招蜂引蝶?”

    这话苏浅眠也是一时生气胡诌的,花枝招展花倾落的确有,谁叫他一个大魔头长了那么一张魅惑众生的脸,不过至于招蜂引蝶什么的,就属于纯粹气不过。

    花倾落听到苏浅眠如此抹黑他,脸都气黑了,这个凶婆娘许久不见,这嘴还是这么毒舌让人讨厌。不,应该说他们那群道貌岸然,虚伪的神仙都是那么讨厌。

    “今天我就好好收拾你,让你知道胡说八道的后果。”花倾落说完从林子里出来正准备撸袖子跟苏浅眠打一架,结果一出来看到苏浅眠那模样顿时愣住了。

    “凶婆娘,你这是…。”花倾落看了一眼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木头,才大笑道:“你不会是想对这个凡人用强,被他揍了吧?哈哈哈,你好歹是个神仙,怎么连个凡人都制服不了。”

    倒不是花倾落想多了,而是现在这个小树林里就他们三个,他自然清楚刚才那几下是没有打中苏浅眠的,现在苏浅眠搞得从头到脚全是血,而地上那个凡人却是一点事没有,这一个神女一个凡人的在这小树林,他也就只能想着苏浅眠这满身的伤是被人所伤。

    花倾落一提到苏浅眠现在的模样,苏浅眠才想起忘川和无忧还在村子里,花倾落在这里岂不是正好?如此就可以去帮忘川了。

    “花孔雀,快,快,跟我走。”苏浅眠也顾不上花倾落此刻在嘲笑她,上前急急的说道。

    花倾落一个侧身躲过苏浅眠伸过来的手,很是嫌弃的道:“凶婆娘,你这满身血淋淋的,离我远点。”

    苏浅眠也不恼,只是有些急道:“忘川,忘川出事了,快,快去救她。”

    花倾落一听苏浅眠说忘川出事了立刻变了脸色,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苏浅眠会把自己搞得满身是血的这么狼狈。平日里苏浅眠一直黏着忘川,如今怎么可能会单独出现在这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清楚。”花倾落此刻也不嫌苏浅眠满身的血污,抓住苏浅眠的胳膊问道。

    苏浅眠也顾不得那么多,直直的指着村子的方向道:“忘川在村子里,有危险,快,去救她。”

    于是苏浅眠和木头又带着花倾落折返回村子,刚到村口就看见忘川坐在一边,那一群跳尸和那个胖女人齐齐的将无忧团团围住。无忧本就受了伤,再加上刚才救忘川,可以说是伤上加上,此刻虽然在僵尸和胖女人的围攻下能得以保全,却是没办法脱身。

    花倾落本来很急的赶来救忘川,可是一到村口看到忘川无事也就松了一口气。

    在花倾落看来,只要忘川没事就好,至于无忧,那他可就管不着。当初无忧同样可是让他气得牙痒痒,偏偏忘川还帮着他。如今看到无忧一个人在一群僵尸中间困住,他还是很幸灾乐祸的。

    忘川看到苏浅眠和花倾落一处,许久不见,自从上次花倾落不告而别,如今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再次看到花倾落,忘川还是很惊讶的。不得不说花倾落很适合这一身的艳红,花倾落本就长了一张雌雄莫辩的脸,此刻配上这一身红衣,当真是举世无双,绝色妖艳。

    忘川站了起来,虽然花倾落来了,可她看得出来花倾落并没有打算出手帮无忧。当然她也没有开口,她必须得去帮无忧,这么多的僵尸,而且还有那个胖女人,无忧撑不了多久的。

    看到忘川起身朝着那堆僵尸过去,苏浅眠立刻奔了过来,拉住忘川,“忘川,别过去,危险。”

    苏浅眠从某些方面想法与花倾落差不多,无忧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只是情敌,他们两个心系的只有忘川一人,只要忘川没有危险就行,至于无忧如何,他们并不关心。

    “苏浅眠,你放开,无忧撑不了多久,我必须过去帮他。”忘川此时因为刚才头痛了一回,这会儿身体有些乏力。

    苏浅眠到忘川身边自然能感觉出忘川身上的鬼气淡了不少,显然她离开这段时间,忘川应当是受了伤。

    “忘川,你受了伤,不能过去,太危险了。”苏浅眠拉着忘川道。

    忘川摇摇头,“我没事,你放开。”

    忘川固执的想要过去,苏浅眠知道自己根本拦不住,指着花倾落道:“你看,花孔雀来了,他不是什么魔尊么,对付这些东西应该很在行。”

    花倾落凉凉的看了苏浅眠一眼,然后走到忘川面前嘴角微微上扬,“忘川,你有没有想我?”

    忘川没有答话,只是一味的想要过去。

    花倾落嘴角的笑意顿时凝固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眼里全是那个无忧,这么久没见他都没有想他么?亏他一听凶婆娘说她有危险就马不停蹄的跑了过来,没良心。

    花倾落本想像之前一样,刚准备说话,突然想起那人说的,想要哄得女子欢心,必须要温柔以待,不能发脾气,不能暴躁,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情绪。

    花倾落暗自磨了磨牙,他就索性相信那人一回。毕竟那人身边的莺莺燕燕如此之多,想必是深有心得才是。要是还是没有效,他再回去收拾那人也不迟。

    “忘川,你若想救无忧,跟我说一声便是,我去就行。”花倾落忍住心中的恼意,只要能让忘川看到他的用心,他不介意去帮无忧一把。

    忘川没有想到花倾落会这么说,一时有些看不懂,在她看来花倾落跟无忧关系算不得好,以花倾落的性子应当是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多,又怎么会主动说要去帮无忧。不过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现在是要将这些僵尸还有那个胖女人解决了才是。

    “好,花倾落,我欠你一个人情。”忘川立刻回道。

    花倾落几乎暴走,她欠他一个人情?忘川竟然说为了无忧那个家伙欠他人情?这心里的醋坛子打翻,花倾落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可是一想到那人的话,花倾落再次忍了下来,咬牙道:“忘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不需要这么客气。”

    花倾落说完就朝无忧所在的地方飞身而去,等到花倾落走了,苏浅眠才满脸是血的挠了挠头,看着花倾落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她感觉这次花孔雀出现变了许多,跟以前不一样了?

    “忘川,你有没有觉得花孔雀这次回来好像不一样了?”苏浅眠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所以扭头疑惑的问忘川。

    忘川点点头,琢磨了一会儿道:“嗯,他是不一样了。”忘川想了想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索性补充道:“变好了一些。”

    听到忘川评价,苏浅眠面色一僵,她就感觉花倾落似乎哪里不对劲儿,敢情在这里呢。看来这个花孔雀是受了人指点,知道该如何讨忘川欢心了呢。

    苏浅眠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想要讨好忘川,想要忘川接受他?没门!看她怎么让这只花孔雀现原形。

    苏浅眠已经在心里琢磨着以后怎么让花倾落原形毕露,而花倾落刚到僵尸堆跟前,就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后背凉飕飕的。

    头皮发麻是看到这么多僵尸造成的,而后背凉飕飕的则是感觉有人在算计他。花倾落耸耸肩,谁敢算计他啊,活得不耐烦了么?

    僵尸这种生物本就少有,而花倾落以前虽然遇到过,但是也就一两只,如今看到这么多还是有点惊讶的。刚才在村口他只看见无忧被一堆僵尸围攻,只顾着幸灾乐祸了,根本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些僵尸。如今凑近了才发现这些僵尸竟然都是跳尸级别的了。

    “喂,我说,你这是从哪里招来这么多僵尸?”花倾落凑过去,一道魔气过去将一只僵尸掀翻在地。

    无忧看了花倾落一眼,并不回答,反问道:“你回来做什么?”

    实际上无忧并不想花倾落与忘川有过多的交集,毕竟花倾落是魔界中人,而忘川体内的魔气本就不容易控制,再与花倾落接触,他担心对忘川会有影响。所以,上次花倾落不辞而别,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无忧是乐见其成的,如今这花倾落又突然回来,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怀疑花倾落此行回来的目的。

    花倾落一手将一只僵尸打飞,听到无忧的话挑了挑眉,“忘川可是我的,我这次回来自然是要带她一起走。”

    无忧侧身躲过胖女人的一击,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那不屑的轻哼让花倾落很是不爽,“你哼什么?忘川与我早有肌肤之亲,虽然现在她被你骗了看不清你的真面目,我这次回来就是让她看清你,然后带出她回魔界。”

    “真面目,你呢?你回来的目的真的就只是为了忘川?”无忧淡淡的说道。

    花倾落一怔,这个无忧果然不是一般人,他这个时候都自身难保了还能想这么多,果然是个变态一般的存在。

    不过花倾落既然回来也没打算能瞒得住无忧,他知道无忧厉害,可是那又如何?他是别有目的又能怎么样?他就不信这个无忧能单纯到哪里去,总有一天他能把这个无忧的底细给刨出来。

    “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我是从来不会掩藏我的目的,可是你就不一样了,你敢把你心里的秘密放到忘川面前?”花倾落故意把话说得如此含蓄惹人歧义。

    他这次离开回了魔界,的确是让人去查了无忧的底细,可是查了许久根本就没在六界之中查到过丝毫有关无忧这个人的信息,这个无忧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般,还有他那诡异的治愈之术。他是一丝线索也没有查到,所以只得把主意打到无忧身上,想着或许想要探查出无忧的来历或许就只能从他本人下手。

    但是花倾落也知道,无忧这个人藏得很深,深不可测,想要从他本人身上探知也是相当困难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