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77章 嗓子真好
    “苏姑娘?”书生张飘进了屋左顾右盼的没有瞧见苏浅眠,看到床上那裹成一团的被子在蠕动,走了过去唤了一声。

    “苏姑娘,可是出什么事了?”书生张见苏浅眠不答,想要去掀开苏浅眠裹着的被子。

    “你别动。”苏浅眠翁声翁气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苏姑娘,大人不在,您出来吧。”书生张看着那团裹得严实的被子说道。

    “忘川不在?”

    书生张点点头,“嗯,大人没有进来,只有小的一个人。”

    听到忘川没有进来苏浅眠才掀了被子,头发乱糟糟的成了一个鸡窝,长发覆面,看不清楚模样。

    书生张看见苏浅眠这副邋遢的模样,动了动嘴,却是没有说话。

    他就没有见到过像苏浅眠这般邋遢的神仙,虽说书生张自己也没有见到过除了苏浅眠以外的神仙,并不知晓其他神仙是那般模样。不过没吃过猪肉难不成还没见过猪跑?书生张虽没见过其他神仙,但是听到过许多关于神仙的话,在他看来那些形容完全跟面前这个花神之女沾不了一点边儿。

    “苏姑娘,您这又是为何?”书生张站在一旁没有再看苏浅眠那副不堪入目的邋遢模样,觉得看多了会让他对神仙有偏颇的想法,会误以为神仙都如苏浅眠这般。

    苏浅眠没有说话,反而是低低的抽泣了一会儿。

    书生张听见抽泣声,有些不知所措,这,这是在哭么?这可不得了,在书生张看来,苏浅眠哭不稀奇,因为苏浅经常在忘川面前装哭,但是现在苏浅眠在他面前哭可就稀奇了。如今大人又不在跟前,却哭了,这还是头一遭。

    “苏姑娘,您这是怎么了,您说话啊,小的能帮您的一定会尽力的,您就跟小的说说吧。”书生张连忙劝慰道。

    苏浅眠又低低的抽泣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幽幽的问道:“你真多会帮我?”

    “苏姑娘,您说吧,小的一定会帮您想办法的。”书生张肯定的回答道。

    “真的?”不确定的声音响起。

    “真的,小的一定会帮您想办法的。”书生张点头。

    苏浅眠伸手将面前乱糟糟的头发撩起,露出那张有些青紫的脸,然后抬起头看向书生张,一脸的可怜模样,“能帮么?”

    书生张看到苏浅眠的模样吓脸一跳,往后退脸好几步,伸手指着苏浅眠说话都有些结巴,“怎,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我昨夜回来睡了一觉起来就发现是这样了。”苏浅眠颓然的开口。

    她睡了一觉醒来,然后感觉嘴边有东西伸手一摸就摸到了露在外面的獠牙,是的,是獠牙,昨夜她才让书生张给她磨掉的獠牙,又长出来了。

    “苏,苏姑娘,您不会变成僵尸吧?”书生张担忧道,这獠牙一夜之间就长出来了也太快了。

    苏浅眠有些青紫的脸一僵,僵尸?她的这皮囊要是真的变成了僵尸那她岂不是得重新再找一个皮囊?总不能天天穿着这么一个僵尸见人吧?

    “书生张,你说会给我想办法的,你赶紧给我想办法。”苏浅眠不想这身皮囊变成僵尸,不想再去找其他的皮囊,何况其他的找来也用不久,太麻烦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身皮囊给想办法治好。

    “小的……”书生张一张惨白的脸白了几分,直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他这张嘴哟,胡说什么呢。

    “你不想帮我想办法?”苏浅眠突然加大了声音,表情严肃的看着书生张。

    书生张连忙摇头,直觉得苏浅眠看着他的眼神要是他敢说一声不想,只怕他连这屋子都走不出去,“不,不,不,怎么会呢?小的这就去想办法,这就去。”

    “那你赶紧去。”

    “哦,好,小的这就去。”书生张转身急忙的往外跑,生怕苏浅眠会把他如何了一般。

    书生张火急火燎的从苏浅眠的房间出来,然后就出了门去想办法去了。

    等到日暮西山,书生张扛着一个麻布袋子回来,忘川与三生正在院子里坐着晒夕阳。无忧花倾落都在屋子里疗伤不出门,苏浅眠虽然老是奇怪的惨叫,但是也把自个儿关在屋子里,所以忘川就只能跟三生无聊的坐在院子里晒夕阳。

    夕阳红如火,将周边的云彩映照得通红一片,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儿子,多晒晒太阳能长高。”忘川眯着眼睛说道。

    “真的么?娘亲,三生要是每日晒太阳是不是很快就能长大了?”三生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亮晶晶大看着忘川。

    忘川想了想,点点头,“约莫是吧。”其实,她不过是在集市上偶尔看到一个妇人扶着一个身体羸弱的孩子出来说了这样的话,应该是吧。

    三生一向听忘川的话,既然忘川说多晒太阳能长高,那他以后每日都出来晒太阳,这样是不是能快些长大了?

    依依都走了数月了,他想快点长大好去找依依。

    两母子正说着话,便瞧见书生张瘦弱的身板扛着一个麻布袋子回来。

    “书生张,你买了什么好东西?可是好吃的?”三生出声问道。

    书生张艰难的把脑袋从麻布袋子下面露了出来,看到三生和忘川,吃力的说道:“哦,买,买了袋大米,不是什么好吃的,家里没米了。”

    “小大人,这米重,小的,小的先扛回厨房。”书生张咬牙说道。

    三生也没多想,看着书生张那小身板的确很费力,便说道:“那你去吧。”

    书生张扛着麻布袋子走了,忘川看着书生张大背影,神情有些疑惑,他们鲜少在家里做饭,何况这一院子的人也就三生和苏浅眠比较喜欢吃凡间的食物,需要扛这么大一袋子米回来么?

    等到夜深人静,书生张扛着那一麻布袋子进了苏浅眠的屋子。

    “苏姑娘,快,我想到法子了。”书生张一进屋子放下麻布袋子就开始喊道。

    苏浅眠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拿着把菜刀磨着自己那两颗獠牙,听到书生张道话立刻将手中的菜刀放下起身跑到书生张跟前,“真的想到法子了?什么法子?”

    书生张指着那麻布袋子道:“法子在这儿,看看够不够,要是不够,明儿个小的再去买一袋子。”

    “什么东西?”苏浅眠看着那一大袋麻布袋子问道。

    书生张咧嘴一笑,“糯米。”

    “糯米?这就是你想的法子?糯米能有什么用?难不成你拿来做糯米团子?”苏浅眠看着地上的那一袋子糯米完全不明白,她这两颗獠牙这么硬,用菜刀都很难给磨没了,难不成要她靠把这一袋子米给吃了来磨平獠牙么?

    书生张摇摇头,这才解释道:“小的今日出去打听到这凡人治獠牙的偏方,据说以前有凡人被僵尸给咬了,都是靠糯米来治的,苏姑娘您被僵尸咬了应当是中了尸毒,这尸毒也就只能用糯米来治,据说治好了这獠牙就没了,不会再长了。”

    苏浅眠听着书生张的话半信半疑,糯米团子她倒是吃过,挺好吃的,不过这糯米能治獠牙她倒是头一遭听说。哎,不管有没有用,这副皮囊是凡人的,用凡人的法子试一试就知道有没有用了。

    “那就试一试吧,怎么治?”苏浅眠已经是无计可施了,如今书生张能给她想到办法,那便试一试好了。

    “说是用这糯米泡澡,苏姑娘,小的这就准备好,你泡泡试试?”

    苏浅眠点点头。

    书生张搬了一个浴桶进来,将那一大麻袋的糯米倒了进去,虽然书生张扛回来的是一大麻布袋子的糯米,可这往浴桶里一倒,就显得少了。

    书生张看着那只够浴桶底下一层的糯米,默了默,转头对着苏浅眠说道:“苏姑娘,糯米少了一些,要不你先泡个脚试试?”

    苏浅眠果真把包扎的缠绕的布给解了,那先前被僵尸给抓伤咬了的脚踝整个都是一片紫黑。苏浅眠皱了皱眉,看来这伤还真的是有毒,不然怎么会变成这种颜色?

    苏浅眠进了浴桶脚刚沾上糯米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啊……”

    这声惨叫尤为凄惨在夜里听起来很是惊悚。忘川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确定这声惨叫是苏浅眠发出的,嘟囔了一声,“又是苏浅眠,嗓子真好。”嘟囔完,忘川又接着睡了过去。

    而此刻苏浅眠的房间,苏浅眠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连忙从浴桶里一瘸一拐的爬了出来。痛死她了,都快把她给痛得背过气去。

    “书生张,你这什么法子,痛死我了。”苏浅眠从浴桶里爬出来就开始朝着书生张怒声道。

    书生张缩了缩脖子,有些委屈,他也是打听得来的法子,痛不痛,他也不知道啊,何况他也没被僵尸咬过,到底有多痛也没办法体会。

    “不泡了不泡了,我这獠牙没弄没,反倒先把我给痛晕了。”苏浅眠想到刚才踩到糯米的时候,那股子从脚心传到整个身体的疼就一阵哆嗦。太疼了,简直比昨儿个拔牙还疼。

    书生张在心里默默的流眼泪,如果鬼有眼泪,估计现在他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这人家不愿意,他也不好强迫不是,书生张想着,自己法子已经想了,这糯米也扛回来了,是人家自己不愿意的,可再怪不到他头上吧。

    书生张准备把浴桶给搬走,刚准备搬发现里面的雪白的糯米有一些呈现了黑色。看来这糯米当真有效,他听过这糯米变黑说明尸毒在往外排,等到糯米不再变黑,尸毒也就除尽了,尸毒除尽了,这嘴上的獠牙也就会自然脱落。

    “苏姑娘,你看,真的有效,糯米变黑了,苏姑娘,要不你再忍忍,只要这尸毒除了,獠牙自然也就落了。而且这尸体不除,时间久了会开始嗜血,苏姑娘,你看,你要不要再试试?”书生张想着还是再劝上一劝的好,毕竟这神仙动不动就喜欢威胁他,今儿个依着她,改明儿又得让他想别的法子了。

    苏浅眠伸长了脖子往浴桶里看,果然看见浴桶底下的那一层糯米上有一个黑色的印子,那黑色是整颗糯米都变成了黑色,像是发霉变坏了一样。

    苏浅眠还有有些犹豫,毕竟刚才她进去踩在糯米上当真是疼,比拿刀在她身上砍两刀,比先前被僵尸在身上抓出一道道血痕还要疼上数倍。

    “就没有温和一点的法子?”苏浅眠犹豫的开口,虽然她一个神仙怕这么点小疼有些丢人,但是这凡人的感官也太强烈了些,若是她本身的仙体,她还能用仙法封闭感识,将疼痛感降低,可是这凡人的身体她若就这样用仙法,定然会仙气泄漏。

    先前在村子里虽然已经仙气泄漏过一回了,她一直提醒吊胆的生怕有人来找她,这过了两人也没见人来,所以苏浅眠想着或许那村子离这镇子有些远,那日又是鬼气又是妖气后来还有那直冲云霄的神光,或许她那点微不足道的仙气没有被发现呢。苏浅眠怀着侥幸的心理想着,所以在这院子里她是不能再用仙气的,太危险了,暴露的机会太大了。

    “苏姑娘,这要拔出尸毒,只怕是没有什么温和的法子,或者苏姑娘不想受苦,可以等无忧公子,无忧公子定然有办法。”书生张建议道。

    无忧?苏浅眠一听到书生张提无忧顿时脸拉得老长,让她去求姓无的?那她宁愿忍受疼痛。姓无的心那么黑,她要是去求她,只怕以后在他面前别想再抬起头来,而且那只花孔雀知道了也不知道会如何笑话她。

    苏浅眠一副苦大仇深的盯着那浴桶里的糯米,似乎想要把那里面的糯米给看出个洞来,良久才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还是用糯米好了,书生张,你给我找个帕子来。”

    书生张立刻找来一张干净的帕子,苏浅眠把那帕子塞进嘴里,不就是疼么?又死不了人怕什么?忍忍就过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