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75章 抹脖子
    忘川从无忧的房里出来,看到院子里站着两个面黄肌瘦,不知所措的凡人,走了过去。

    这两个凡人忘川是知道的,一个叫木头,另外一个她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是他们在路上救回来的。这两个凡人是那个村子里逃出来的唯一的两个人,如今人是救了,那个村子多半是毁了回不去了,得想个法子安排这两个人。

    “书生张,你看看给些银子将这两人好好安顿一下。”忘川对着书生张说道。

    虽然这两人经历了寻常人不会碰到的事,也清楚他们不是普通人,但是留在院子里始终不太好。

    “好的,大人,小的这就去安排。”书生张如今已经越发的熟稔,虽说是只鬼,却是比一般的凡人还要能干许多,处理这种事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那两人经历了此番劫难,如今大难不死已是万分的感激,忘川说要好好安顿他们自然是感恩戴德的谢了一番。

    忘川吩咐完也准备回屋休息一下,如今经过昨夜,她也困乏得厉害。

    忘川刚转身,身后响起一声小心翼翼的声音,“我想问一下,那位,那位女神仙怎么样了?”

    忘川脚步一顿,回头看到木头抬头似乎鼓足勇气的模样望着她。

    女神仙?是说的苏浅眠吧,没想到这个凡人竟会如此关心苏浅眠。这倒是让忘川惊讶了一回,毕竟忘川在凡间这么久,遇到的凡人也不少,可是那些个凡人一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她……应当没什么大碍。”忘川犹豫了一下说道。她一醒来就去瞧无忧,还没有看到苏浅眠,自然不太清楚苏浅眠如何了,不过应当是没什么大碍,毕竟苏浅眠好歹是个神仙,再不济也不会有事。

    听到忘川的回答,木头似乎松了一口气,一直绷的脸也放松了许多,朝着忘川跪下磕了几个响头,“谢谢仙人的救命之恩,木头没齿难忘。”

    忘川还第一次被人这样磕头感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妙。她以往虽然想做一个平凡人,但是未曾想过去救人,降妖除魔什么的,这次本也是怀着想要捉鬼赚银子的想法去的,却没想到这救的一个凡人会跪地地上感谢她,一点都不害怕她。

    等到木头和那个凡人被书生张送走,忘川站在院子里感叹了一句,“要是这些凡人都如那个木头一般就好了。”

    第二日。

    忘川睡得正香,院子里传出苏浅眠的惨叫之声,忘川一下子被惊醒。

    “苏浅眠,你怎么了?”忘川出了门看到苏浅眠背对着她站在院子里,这一大早的这是发生什么事?

    苏浅眠拿着一张帕子捂着脸,一只脚还绑着木板,苏浅眠这身皮在村里子被破坏得千疮百孔,如今全身上了药,一只脚还堪堪断了,上着板子。如今单脚立着还捂着脸,那模样看着有些滑稽。

    “忘,忘川,你,你怎么出来了。”苏浅眠捂着脸闷声闷气的说道,语气有些慌张。

    忘川看到苏浅眠的模样,开口道:“你在院子里一早就叫的那么凄惨,我自然得出来瞧瞧。”

    苏浅眠也不知是慌了还是怎的,急忙否认道:“我,我没有惨叫,你,你听错了。”

    忘川深深的瞧了苏浅眠一眼,她听错了?怎么可能?要不是听到苏浅眠的惨叫,她也不会被吵醒,总不能那声惨叫是无忧或者花倾落发出的吧?虽然她在睡觉,可是苏浅眠的声音还是能听出来的。

    忘川也不打算追问,这声惨叫到底是不是苏浅眠发出的,不过这一大早的苏浅眠浑身裹成个粽子一样在这里做什么?

    “苏浅眠,你受了伤不在屋里躺着,在院子里做什么?”忘川又问道。

    苏浅眠慌张的回道:“我,我晒晒太阳,嗯,出来晒晒太阳。”

    晒太阳?忘川抬头看了看才刚刚瞢亮的天,此刻天色尚早,哪里来的太阳?

    “现在?这个时辰没有太阳。”忘川疑惑的看着苏浅眠,只觉得这苏浅眠的举动有些奇怪,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理由?而且还是这种一看就能拆穿的理由?

    “哦,那,那我就是来吹风,嗯,吹风,忘川,我,我不舒服,我先回房了。”苏浅眠结结巴巴的开口,然后捂着脸一只脚的往回跳,似乎很害怕忘川再继续追问下去。到了门口的台阶还摔了一跤,忘川本想上前扶她起来,可还没走道,苏浅眠就逃也似得快速爬进了屋子,嘭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

    忘川看着苏浅眠紧闭的房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苏浅眠是怎么了?怎么看到她就跟见鬼似的?不对,不对,是就跟见到僵尸一样。

    忘川站在院子里琢磨了许久也没想明白,倒是书生张听见动静来到院子,看到忘川一个人在院子里发愣才走了过去,“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书生张,你刚才有没有听见苏浅眠惨叫?”忘川问道。

    书生张点点头,“回大人,小的听见苏姑娘的叫声,所以出来瞧瞧。”

    书生张既然也听见了,那就说明苏浅眠的确是叫了,但是为什么苏浅眠看到她会那么慌张?

    忘川转头看向书生张,“书生张,昨日你抓药给苏浅眠包扎的?她可有什么,嗯,不正常的?”

    忘川不知道怎么形容,只是苏浅眠今日见到她的确很是反常。

    不正常?书生张想了想,似乎唯一的不正常就是苏浅眠杀猪般的嚎叫,差点没把他耳朵给震聋了。还有就是从开始包扎到包扎好嘴里就一直骂个不停,什么难听的话都给骂了个遍。

    书生张摇摇头,这种事他还是不跟忘川说比较好,毕竟那些难听的话,他都记不住到底是怎么骂的了。

    看到书生张摇头,忘川看了苏浅眠紧闭的房门,或许苏浅眠是浑身受了伤,觉得不好看不想让她看见吧。上次苏浅眠那张脸变黑了,不也躲了她许久?忘川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屋继续睡觉。

    苏浅眠回到屋子,拿下脸上的帕子,拿着铜镜瞧了瞧。嘴里面像包了东西一样,她皱着眉头裂开嘴看到嘴里那两颗贼长的獠牙,心里一阵的哀嚎。

    她昨日包扎完,只觉得这皮囊浑身都是洞,浑身都疼,这好不容易睡着了今日一早起来,她就发现自己嘴里像塞了跟木棍一样感觉怪怪的,她伸手一摸,摸到两根尖尖的长长的东西露在外面,苏浅眠心里只觉得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生起。

    等到她看到自己一夜之间长出了两颗獠牙,就跟昨日她在村子里遇到的那些僵尸一样,她一下子就慌了想要出门去找忘川,可是一出门碰到忘川她反而怯弱了,她现在青面獠牙的样子怎么能让忘川看见呢?所以心里一慌张又急急忙忙的回了屋。

    苏浅眠拿着铜镜坐在屋子里心里是苦不堪言,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具皮囊,如今是千疮百孔,现在竟然还生生的长出了獠牙,这是要变成僵尸啊。

    苏浅眠看着那两颗獠牙很是颓废,她是个神仙啊,虽然借用了一下这皮囊,可是也不能变成一个僵尸吧?一想到昨日那群差点害死她的僵尸,苏浅眠心里对僵尸那是相当的反感。

    要不趁这皮囊没有完全变成僵尸前,把这皮囊给烧了?可是烧了她怎么办?她就没有皮囊了啊,她去哪儿再找一副皮囊?何况那些坟堆里扒出来的尸体根本管不了多久。

    但是要是不烧了,她难不成以后就穿着这么一副僵尸模样的皮囊?可是这个样子她怎么见忘川?

    苏浅眠觉得很是绝望,苏浅眠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正正一日,就算书生张想来给她换药,都不让进,只说放在门口她自己换。

    书生张这才想起早上忘川说苏浅眠有些奇怪的事,如此看来苏浅眠的确有些奇怪。书生张灵机一动,或许他有办法知道苏浅眠到底为什么这么奇怪。

    入夜,夜深人静,苏浅眠悄悄的开门,看了看黑漆漆的院子,发现没有人,跳着一只脚,拿着张帕子将嘴给捂严实了,一跳一跳的往厨房里去。

    书生张悄悄从角落里飘了出来,疑惑的看着苏浅眠进了厨房,这苏姑娘大半夜的去厨房做什么?难道是饿了不成?

    书生张一路跟着苏浅眠悄悄的到了厨房,看着苏浅眠单脚跳了进去,然后关了厨房门,在厨房内找了一圈,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最终拿起了砧板上的一把菜刀。

    因着苏浅眠是背对着书生张的,所以书生张看不见苏浅眠的模样,只看见苏浅眠拿起了菜刀。书生张更是疑惑,这大半夜的苏姑娘跑到厨房里找菜刀做什么?那样子也不像是做菜啊。

    书生张刚一琢磨就看到苏浅眠举着菜刀就朝自己脖子割去,书生张一惊,也顾不得再躲起来直接朝着苏浅眠扑了上去,“苏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想不开的?”

    苏浅眠不防书生张会突然冲出来,本就靠着单脚站着,书生张这一扑,直接将苏浅眠给扑倒在地。

    苏浅眠本就全身是伤,被书生张这一扑全身猛的抽疼,苏浅眠倒吸一口凉气,差点给疼晕过去。

    “苏姑娘,万事好商量,你可别做傻事,这脖子可轻易抹不得,抹了可就安不上了,你不是最在意这副皮囊吗?”书生张张口就道。

    苏浅眠本就疼得厉害,还听到书生张的话顿时心里那叫一个气,她什么时候要抹脖子了?这只胆小鬼哪只眼睛看到她要抹脖子了?而且这只胆小鬼是在跟踪她吗?不然怎么会知道她来厨房了?

    “书生张,你给我起来。”苏浅眠被书生张压着,身上的伤口再次裂开疼得不行。

    书生张没有起身,反倒再次说道:“苏姑娘,你要是不抹脖子,小的这就起来。”

    苏浅眠听到书生张的话脸都黑了,这只胆小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大了?还跟她讲条件,虽然她并不是要抹脖子,但是这只胆小鬼也是勇气可嘉。

    “赶紧起来,你要是把我这身皮给压坏了,我把你丢阎王那里去,油炸了你。”苏浅眠咬牙切齿的说道。

    书生张一听立马从苏浅眠身上下来,“苏,苏姑娘,您,您这身皮没事吧?”书生张听到苏浅眠要把他炸了他才清醒过来,刚才他怎么就那么冲动呢?还压在苏姑娘身上,天啊,他一只小鬼竟然把一个神仙给压了,这不是嫌命太长吗?

    苏浅眠趴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这身皮上的伤口怕是又裂开了,奶奶的,疼死她了。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我起来。”苏浅眠起不来,没好气的朝着书生张喊道。

    书生张连忙将苏浅眠扶了起来,“苏,苏姑娘,小的,小的不是故意的,小的是看您要抹脖子,急,急了。”书生张有些紧张,这一紧张连话都说得结结巴巴的。

    苏浅眠翻了个白眼,“抹脖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抹脖子了?我一个神仙没事抹脖子做什么?”

    书生张缩了缩脖子,他想说他两只眼睛都看见了,而且他觉得苏姑娘是有抹脖子的动机的,因为现在大人和无忧公子感情好,苏姑娘这身皮又成了这般模样,或许会想不开抹脖子也是正常的。但是这话书生张不敢跟苏浅眠说,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

    “苏姑娘,是小的的错,小的这就扶您回去给您上药。”书生张一直低着头畏畏缩缩的模样,不敢去瞧苏浅眠,这事是他冲动了,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冲了进去。

    不过书生张心中还是有疑问,这半夜三更的,苏姑娘偷偷摸摸的来厨房拿菜刀做什么?难道真的是饿了?只是现在哪怕他心里有疑问,他也不敢再问,这刚才才把人给得罪了,哪里还敢多问?

    苏浅眠伸手摸了摸自己嘴上长出的两颗獠牙,她还没把这两颗獠牙给砍掉呢,怎么能回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