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0章 羲儿是谁?
    突然,无忧吐出一口血,接着身子一倒,不省人事。

    忘川大惊,立刻到无忧身边,紧张的叫道:“无忧,无忧……”

    一连唤了好几声无忧都没有反应,忘川心里有些急燥,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竟不知道他伤得如此之重,回来这些许天也不曾过问,只当无忧需要疗伤不便打扰,却不曾想过这几日他都是备受煎熬。

    若是三生出了事,她还能输送些鬼气给三生养养,可是她知道无忧与她不是同类,他是一朵曼珠沙华,她不敢随便输送鬼气,怕会害了他。

    怎么办?怎么办?忘川心里发慌,有些六神无主。无忧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色,眉头一直紧锁,似乎在极力的忍受着煎熬。

    “羲儿,羲儿……”无忧此刻受到体内两股力量的冲击,致使神智有些模糊不清,好似回到了过去,回到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在花丛中朝着他跑来。

    “俊哥哥,这花真漂亮,像火焰一样。”

    “俊哥哥,你说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以后羲儿嫁给你好不好?”

    “俊哥哥,快来啊。”

    忘川守在无忧身边,虽然无忧梦呓的声音很小,可是忘川还是能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羲儿?羲儿是谁?是不是那个羲儿能就他?”

    “无忧,羲儿在哪儿?我带你去。”忘川此刻满心思的想着怎么才能救无忧,所以也没有特别在意无忧口中的羲儿。

    忘川伸手刚触碰到无忧的脸,发现他的脸一会儿滚烫如火,一会儿寒冷如冰,不行,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好办法。

    忘川突然想到自己身上那把不起眼的弓,对,那把弓带在身边可以让伤好得快一些,忘川拿出那把弓然后放到无忧身旁。

    “无忧?有没有好点?”忘川一脸的忧虑,也不知道这弓对无忧有没有作用。

    无忧一把将忘川的手握住,握得很紧,生怕忘川会跑了似的,嘴里依旧念着,“羲儿,羲儿……”

    忘川看到无忧那般模样,除了担忧以外,听到无忧口中的羲儿,心里徒然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羲儿?羲儿是谁?

    忘川在无忧床前足足守了一夜,等到天明忘川从睡梦中醒来看到无忧眼神灼灼的看着她,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忘川原本想说无忧怎么会在这儿,但是又突然想到好似是她昨夜自己跑到无忧房中的,所以话就变成,“你好些了吗?”

    “你守了我一夜?”无忧并没有回答,反而看着忘川眼神柔得快溢出水来。

    忘川被无忧如此热切的眼神望着,有些不自在,移开了目光,点点头,“你伤得很严重,为什么不告诉我?”上次她来无忧房中那股浓重的檀香味想必就是为了掩盖屋中的血腥味怕她闻出来吧。

    “忘川,我很开心。”无忧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很开心?忘川狐疑的看了无忧一眼,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开心?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对了羲儿是谁?你的伤是不是他才能治好?”忘川想到无忧这一整晚嘴里都嚷嚷着羲儿,想必这个羲儿定然很重要。

    无忧听到忘川提到羲儿两个字,身体不自觉的有一瞬间僵硬,藏在袖子里的手下意识到握紧。无忧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得垂下眼睑掩盖住自己的异样。

    “忘川,我已无大碍,昨日不过是有些相冲而已。”无忧沉默了一会儿,再次抬头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情绪,只有他一贯的温柔。

    “哦,没事就好。”忘川低头,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难受,堵得慌,无忧没有说那个羲儿到底是谁?能让无忧在念了一晚上的人,想必很重要吧。想到这里,忘川就觉得难受,可是无忧显然是不愿意提的,她也不能强迫不是吗?

    无忧自然能看出忘川的低落,可是他不能说,忘川忘记了,他不能提起,若是忘川想起来一定会恨他的。

    “这个给你,你放在身边好得快一些。”忘川将震天弓递到无忧跟前。

    无忧看着忘川情绪低落到模样,一把将忘川抱入怀中,“忘川,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好吗?”

    忘川没有说话,她知道无忧身上有很多秘密,她也从来没有试图让无忧把他的秘密说出来,可是这一次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羲儿,那个被无忧叫了一晚上的女子,她竟很是介怀。忘川不懂,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心里一想到那个羲儿,就莫名的烦躁。

    忘川想,或许她是病了,真的是病了,不然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然后,忘川果真是病了,忘川回到自己的房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对,她失眠了,因为那个羲儿。

    忘川觉得这件事她得找个人说说,不然她怕自己会一直睡不着觉,然后大半夜的忘川起身去了苏浅眠的房间。

    至于为什么选苏浅眠,因为忘川觉得三生是她儿子,还太小,至于书生张,虽然平日里主意想法多,可是这事牵扯到无忧,以书生张胆小的性子定然是不敢说的。而唯一合适的就是苏浅眠和花倾落,花倾落在屋子里疗伤,她不好去打扰,所以选择了去找苏浅眠。

    忘川敲了门,许久屋子里才传出苏浅眠的声音,“谁啊?”

    “是我。”忘川默了默轻声回道。

    接着屋内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门就开了,苏浅眠看到忘川顿时喜出望外,“忘川,你怎么来了?快,快进来。”

    苏浅眠看到忘川那心里叫一个激动,这三更半夜的忘川竟然会来找她,这是绝无仅有的事,要知道之前都是无忧一个人霸占着忘川,也就这次受伤,忘川才会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但是即便这样,苏浅眠也万万没有想到忘川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早知道她就好好打扮打扮一番。

    忘川在苏浅眠热情之下进了屋,苏浅眠拎起桌上的茶壶给忘川倒了一杯茶,乐呵呵的看着忘川直笑,“忘川,你喝茶。”苏浅眠此刻的模样看起来跟一个傻子没什么区别,这显然是被美傻的。

    忘川刚坐下就看到桌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石头,“这些石头是做什么的?”

    “补牙,忘川你帮我瞧瞧看哪颗好看。”苏浅眠将那一堆石头推到忘川面前。

    “你牙怎么了?”她看苏浅眠的牙好好的并没有什么不妥。

    “我不小心磕掉了两颗,所以想找个好看点的石头安上。”苏浅眠并不打算把自己中了尸毒长了獠牙的事给忘川说,毕竟那样子极丑,她可不想以后忘川看到她就想到那群僵尸的模样。

    忘川此刻因为羲儿的事心里正烦躁不安,听到苏浅眠要他选牙齿随便从桌上的石头拿了两颗递给苏浅眠,“这两颗就挺好。”

    苏浅眠拿起那两颗土黄色的石头,狐疑的问道:“真的好吗?”她怎么觉得这个颜色太黄了呢。“嗯,好看。”忘川心不在焉的回道。

    虽然苏浅眠觉得这两颗石头颜色太黄了些,可是忘川选的,忘川觉得好看,那她就选这两颗好了。

    “忘川,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苏浅眠收好石头乐呵呵的说道。

    “我睡不着,想跟你说说话。”忘川望着苏浅眠眉眼之间有着深深的折痕。

    苏浅眠立刻道:“好好好,忘川,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忘川找她说话来,那是不是说明忘川已经把她当自家人看待了?苏浅眠心里乐开了花,她觉得这是件好事,意味着以后想要把忘川拐回九重天的机会又大了一些。

    忘川把她因为听见无忧念了一夜的羲儿而心里总是烦躁的事跟苏浅眠说了一遍,说完,忘川犹豫了一下,“苏浅眠,你说我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

    苏浅眠听完刚才还沾沾自喜如今却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淋了个透心凉。她自然知道忘川这是怎么了,因为她每次看到忘川跟无忧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是这种情况。吃醋,忘川是在吃那个叫羲儿的醋。忘川会吃醋意味着她在意无忧,不,不只是在意,确切的说她对无忧动了心,所以才会吃醋。

    要是她告诉忘川,那忘川定然是不会再跟她回九重天的,不行,不能告诉忘川。苏浅眠在心里纠结,可是不告诉忘川这是什么原因,那她该怎么跟忘川说,要是万一哪天忘川懂了那岂不是对她会有隔阂?

    苏浅眠觉得早知道忘川这半夜睡不着觉来找她说话说的是这个,她还不如装做睡着了呢。

    看到苏浅眠一副懊恼纠结的模样,而且久久不开口,忘川喊了一声,“苏浅眠?”

    苏浅眠回过神来,“哦,这个,呃,这个,忘川,这个是正常的,你想啊,那个姓无的既然能念了一整夜的羲儿,那说明这个羲儿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人,而且在他心中分量极重。”

    忘川一愣,随即情绪有些低落,“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对嘛,忘川,其实姓无的也不是什么好人,你看他一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成天摆着一张冰块脸,有什么好的,而且他心中最在意的是那个什么羲儿,他连睡着了都惦记着,也没见惦记你,忘川,我觉得你要不考虑考虑我吧。”苏浅眠趁着无忧不在,在忘川面前一个劲儿的抹黑无忧,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苏浅眠自觉的认为自己这一番话一定会让忘川心里留下对姓无的坏印象,虽然忘川可能已经开始喜欢上那个姓无的,不过她自己没发现,所以苏浅眠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告诉忘川比较稳妥,因为一旦告诉忘川了,那她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的确如苏浅眠所期望的那样,这番话忘川是听进去了,不仅听进去了,而且还觉得伤心。若说先前她只觉得心口闷闷的睡不着觉,但是现在她却觉得心口隐隐有些发疼。

    那个羲儿当真是无忧最在意的人吗?那个羲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又是无忧的什么人?为什么无忧会跟那个羲儿分开?既然在意又为什么要分开?如果是她,她就不会跟三生分开。

    这些问题困扰着忘川,让忘川觉得很是头疼。忘川捂着头难受得厉害。

    苏浅眠看到忘川的神情不对,立刻起身到忘川身边,“忘川,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哪里不舒服?”

    忘川捂着头,艰难的开口,“我,我头疼。”

    怎么突然就头疼呢?苏浅眠正打算看看忘川是怎么了,一道白光闪现,接着忘川就消失了。

    苏浅眠咬牙切齿的盯着房门,“姓,无,的!”

    刚才那道白光就是无忧,无忧进来快速的将忘川带走了,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苏浅眠很是郁闷,好不容易忘川能来她的房中,她还盘算着留忘川在屋里呆上一晚,结果就这么被无忧给带走了,生气是自然的。其实,苏浅眠更气的是,明明不是说无忧受了严重的伤吗?为什么这人还能如此之快?苏浅眠怀疑这重伤要么是假的,要么那个姓无的压根就是个怪胎,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怪胎。

    无忧在房里疗伤的时候感觉到忘川体内的封印有异动,所以他根本顾不得疗伤,立刻找到了忘川。

    无忧将忘川小心的放在床上,忘川双手还抱着头,很是难受。

    无忧想也没想准备帮忘川缓解疼痛,刚抬起手,忘川忍着头疼抓住无忧的手,“不,不行,你受了伤。”

    无忧受的伤还未好,忘川不想无忧为了她再耗费力气。“忘川!”无忧唤了一声。

    “不,不行,我只是头疼,一会儿就好了,歇一会儿就好了。”忘川打定主意不想让无忧耗费法力。

    无忧不想强迫忘川,看着忘川躺在床上眼神有些深邃,如今他受了伤,忘川体内的封印也会相应的减弱,若非如此忘川不会有如此大了反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