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79章 娘亲我错了
    苏浅眠这泡糯米澡一关上门就泡了两天,期间嗓子喊哑了倒后面也叫不出那般凄厉的声音,虽然偶尔还是能听见她在屋子里嘶哑的痛呼声,却不像最初那般听起来吓人。

    不过这糯米澡确实如书生张所说的那般有些用处,她泡了两天,中途又换了新的糯米,那些糯米虽然吸收了尸毒变成了黑色,可是她身上那些被僵尸抓咬的伤口却不似最初那般黑了,流出来的血已经不再黑得跟墨汁似的,只是隐隐有些黑色。

    而且泡了两日,苏浅眠觉得自己露在外面的獠牙感觉有些松动,书生张说等到她身上的尸毒除尽了,这两颗獠牙会自动脱落。

    而那些发黑的糯米书生张依旧在后院子里刨了个大坑给掩埋了,也不知道三生是知晓还是偶然,每次书生张从苏浅眠房里搬出黑糯米总要在书生张面前抱怨两句,无非是嫌弃苏浅眠一个神仙怕是从来没有洗过澡云云的。书生张也没有解释,三生对于苏浅眠越发的嫌弃,以至于后来每每提到苏浅眠在三生口中都成了千年不洗澡的神仙。

    入夜,苏浅眠正在浴桶里泡着糯米,拿着铜镜对着铜镜掰自己那两颗獠牙,外面突然滑过一道光,那道光并不太亮,就像一颗流星划过一般。

    可就这么一道不起眼的光,苏浅眠却吓得将手里的铜镜给扔了,铜镜掉在浴桶里,横插进糯米之中,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苏浅眠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连裸露在外面的手都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

    她就知道迟早会被发现,可是她没想到这才过了短短几日就被发现了。她先前还存着侥幸心理,想着或许那村子离这小镇比较远,不一定能发现她,就算到了这镇子,她只要不漏出仙气也是不容易找到她的,却不曾想,这么快就找到了。

    苏浅眠站在黑夜之中踌躇不前,离她不远处站着一个白衣女子,背对着她,看不清容貌,可光那背影可以看出女子隐隐透出一股清冷之气,将周遭的一切都隔绝,不怒而威,女子的背影看起来有一股让人不自觉害怕的感觉。

    苏浅眠犹豫了许久,双手不住的轻微颤抖,这是她在害怕。苏浅眠没有说话,女子亦没有开口,两人就这样一个背对着,一个低着头的站着,僵持着。

    “来到凡间玩久了连开口都不会了吗?”终究那个背对着苏浅眠的白衣女子开了口,语气很是清冷,像一个冰坨子冻得苏浅眠忍不住又颤抖了一下。

    苏浅眠哭丧着脸,头皮发麻,浑身僵硬,扯了扯嘴角低低的唤了一声,“娘亲。”

    女子转过身,面容一如她周遭的气息冷艳冰凉,一双眼睛看不出喜怒,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那般平淡的看着苏浅眠。

    苏浅眠这声娘亲叫了之后心里却是绷得紧,她这次有些过了,偷偷跑下凡来玩,如今被娘亲亲自下来抓她,可见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苏浅眠在想这一次娘亲会怎么处罚她,是把她关起来还是扔到哪个苦寒之地受苦。每每她闯了祸,娘亲都会教训她,按理说她应该已经是习以为常。可是每次被教训,她还是会害怕。

    “玩够了?”女子冷冰冰的开口,声音中有一股威严清冷。

    苏浅眠瑟缩了一下,垂着脑袋抿着唇不说话,心里却是在打鼓。莫不是现在就要抓她回去?可是现在她不想回去,她想带忘川一起回去,但是她知道如今忘川定然不愿意,而且娘亲也不会同意的。

    “娘亲,我错了。”苏浅眠垂着头乖乖认错再没有平日里那张扬的性子,看起来很是乖顺。

    “错哪儿了?”

    “不该偷偷下凡来。”

    “你既清楚就该知道偷下凡间有何后果。”女子淡淡的开口,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像一尊玉雕的塑像一样。

    “娘亲,我错了,真的错了,您就原谅我这一回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偷跑下凡,就算当真要来凡间玩也会先跟娘亲说一声,娘亲,我错了。”苏浅眠说得委屈。

    “当真是出息了,穿着这么一身皮囊。”

    苏浅眠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有些难看,这具身体尸毒未清,这獠牙还露在外面,看起来的确是有些怪异。她也不想这样的,这不自从她来到凡间就接二连三的倒霉,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皮囊一来二去就变成这样了。

    “不就是为了不被发现才穿的,结果还是被发现了,早知道还是会被发现就不用受这几日的苦头了。”苏浅眠低声嘀咕道。

    她就不该抱着侥幸,以为找不到她。若是这样,清理尸毒的时候她就应该果断从那皮囊里出来,也不用忍受那般疼痛,现在尸毒快清完了却被发现了,苏浅眠觉得自己痛得死去活来的两天简直是白疼了。

    “你说什么?”女子声音突然大了几分。

    苏浅眠缩了缩脖子,立刻回道:“没,没什么。”

    “你倒是会藏,若不是司云听到有人提起你,怕还需要费些时日。”女子语气中有些不悦。

    苏浅眠耷拉着脑袋,一个劲儿的认错,“娘亲,我错了。”

    女子似乎并没有打算怪苏浅眠,许是已经对苏浅眠喜欢玩闹的事免疫了,反而突然问道:“前几日,上古神器出世,你可在?”

    这话虽然是在问苏浅眠,但是却是肯定,苏浅眠扁扁嘴有些懊恼,她就知道定然是在村子里泄漏了仙气,自己才会被发现的。她就应该忍忍,不该冲动的,哎,冲动是魔鬼。

    苏浅眠一个激灵,这才想起那日她离开是看到的金光,如此说来那道金光就是上古神器出世发出的光芒。

    苏浅眠连连点头,可是心里却是很震惊。乖乖,那可是上古神器啊,连她娘都这么说定然是错不了的。

    “你可知那上古神器现在在何处?”女子问道。

    苏浅眠内心虽然激动,可是女子的话也是一字不漏的听到耳朵里的。她虽然看到了神光,可是当时她已经不在村子里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清楚,至于那世的上古神器,她连面都没看到。

    苏浅眠一时没有回答,此刻她脑袋里开始打小九九,那神光直冲云霄想必早就惊动了六界。

    “娘亲,你这次来凡间是为了那件上古神器?”苏浅眠本还想问是不是顺带的才想到她,可是面对女子那一张万年不变的年,觉得她作为女儿如此问实在是有些不好。

    “自然也是为了抓你回去。”女子看出苏浅眠的小心思,毫不留情的说道。

    苏浅眠扁扁嘴,在心里叹气,哎,她果真是不能在娘亲面前动心思的,只要她一一翘尾巴,她那冷冰冰的娘亲就会毫不留情的拆穿她。

    反正既然也看出来,苏浅眠也不藏着掖着了,索性说了出来,“娘亲,咳咳…我现在还不想回去。”

    女子看着苏浅眠,许久才缓缓的开口,“理由!”

    “……”

    理由?难不成她真的要跟娘亲说她之所以留在凡间是为了忘川?想把忘川拐到九重天去吗?这确实是理由,可是却不能直接说出来。

    苏浅眠想了想开口道:“我虽然不知道那上古神器在在哪儿,但是我想若是天宫偷偷排人下来,定然是要将神器收回去的,只要娘亲同意,我就去找那神器。”

    “神器自然有人找,你私下凡间回去领罚。”女子根本没有丝毫受到苏浅眠的影响,在女子看来苏浅眠玩闹可以,但是如今这凡间越发的不太平,还是苏浅眠回去比较好。

    “娘亲,我还没玩够,您就让我再在凡间呆一段时间好么?”苏浅眠说完悄悄看了女子一眼,女子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苏浅眠。

    苏浅眠看到女子冷漠的眼神,瞬间就想打退堂鼓,看来娘亲这次是铁了心的想要将她给抓回去。

    不行,她不要回九重天,不想回去,就算回去也要把忘川一起带回去才行。

    “只要你让我留在凡间,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好不好?”苏浅眠咬牙梗着脖子硬着头皮执拗的看着女子。

    女子无动于衷,苏浅眠不想放弃,她不想回九重天,回去了娘亲绝对不会让她轻易再偷溜出来。

    “你留在凡间也可以,不过有件事你必须去做。”女子似乎松动了。

    苏浅眠听到女子的话,瞬间喜出望外,“娘亲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会做好的。”

    “先拿到上古神器,震天弓和金乌箭,不要落到魔界之人手中,还有……”女子的声音犹如清泉流水溢了出来。

    苏浅眠回到屋子已经快要天明了,刚进屋看到浴桶里的糯米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怎么这么笨呢,刚才为什么不让娘亲帮她把这身皮囊给治好?得,她又得煎熬的泡“糯米澡”了。

    苏浅眠从新回到浴桶,把自己埋在糯米之中,好在如今她身体里的尸毒没有先前那般多了,这疼痛减少了不少。

    书生张买回来的一大板车的糯米苏浅眠是全给泡了,第二日苏浅眠一睁开眼立刻发出一声尖叫“啊……”

    这些天,苏浅眠的尖叫已经让所有人都习以为常,所以苏浅眠这一声尖叫和平日里的惨叫没什么区别。

    可是对于苏浅眠本身来说却是有着天壤之别,她今日早上起来大叫,那是因为她发现一直露在外面的两颗獠牙竟然脱落了。苏浅眠心里那叫一个高兴,这獠牙真的自己脱落了,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皮囊会变成僵尸了。

    苏浅眠高兴着开门想要去找忘川,一开门便见书生张又拉着一个板车回来,以为书生张又拉了一板车的糯米,“书生张,不用再搬糯米了,你瞧我的獠牙掉了。”

    书生张抬头看见苏浅眠站在门口,神采飞扬的,当然如果忽视掉口中因为獠牙掉了而空出来的两个缺口,应该会好看一些。

    “苏姑娘,这不是糯米,是柚子叶,听说这拔完尸毒用柚子叶泡泡会好一些。”书生张解释道,将木板上的柚子叶给卸了下来。

    苏浅眠一听,倒是对书生张满意的笑了笑,没想到这只胆小鬼还挺精心尽力的。瞧他这一大早的拉了一板车的柚子叶回来,她也得领情不是?

    “嗯,书生张辛苦你了。”苏浅眠走到书生张面前拍了拍书生张的肩膀,夸奖道。

    书生张乍一听到苏浅眠的夸赞有些错愕,虽然苏浅眠没有说感谢的话,可是这表明他是把这位苏姑娘给伺候满意了吧?

    今夜,忘川也不知怎的总觉得心里头有些发慌,半夜起身走到院子里一个人吹夜风。夜风徐徐,却吹不散忘川心中那股子憋闷,忘川走到无忧的房门,无忧已经好几日不曾出房门了,也不知道疗伤疗得如何了。

    忘川想进去看看,但是又怕会打扰到无忧,站在门口犹豫不决。

    要不还是进去看看吧?可是万一打扰到无忧怎么办?那就不进去了,但是她又觉得有些焦虑。

    忘川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无忧的房间突然传出来一声轻微的声响,难道无忧知道她在外面?

    “无忧?”忘川对着房门轻声唤了一句。

    屋内没有人回答,忘川心里越发的烦闷,索性也不再犹豫飘进了无忧的屋子。

    忘川一进屋便瞧见无忧坐在床上,周身有一层忽明忽暗的白光,无忧双眼紧闭,眉心微蹙,似乎此刻很是难受。

    忘川虽然不知道如何治疗,但是她看得出来无忧的伤很重,都过来这么多天了,他的伤还是如此的重,那当初为什么她看见他时他不告诉她呢?

    忘川看到坐在床上似乎正在忍受着煎熬的无忧,呼吸一窒,觉得心口有些异样的感觉,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那些情绪让她不舒服。

    无忧知道忘川进来了,可是现在他体内气血翻涌,力量在体内猛烈的撞击撕裂,他没办法睁开眼。

    这一次他的确是受了伤,但是最为严重的还是被自己的力量反噬,当时为了压制忘川体内的魔气,他用了自己一半的力量来帮忘川加固她体内的封印,而后又勉力与那即将成为魃的胖女人拼了一场,自然受了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