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78章 糯米澡
    第二日,书生张一早就出门,回来的时候推着一个木板车,车上堆满了一堆的麻布袋子。他昨儿个才发现这一袋子糯米解苏浅眠身上的尸毒根本不够,所以今儿一大早他就出门把镇上所有米铺的糯米都给买了回来。

    “书生张,你这又是买的什么?”

    书生张一抬头,看见忘川正从房里出来,此时正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书生张觉得自己这运气当真是极好,一连两日都能撞见大人。平日里若不是他刻意去找大人,一般是很少能碰到大人的。

    “糯,糯米。”书生张脸色有些僵硬,硬着头皮说道。

    苏姑娘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让他告诉,可是这种事他怎么隐瞒?这能隐瞒得了?

    “你昨日不是才扛回来一袋子么?”忘川记得昨日下午书生张才扛了一大麻布袋子的糯米回来的,今日这么早怎么又买糯米?而且还是这么一大板车,能吃完?

    “呃……那个这是买回来苏姑娘泡澡用的。”

    “泡澡?用糯米?”忘川迷糊,这什么时候糯米可以用来泡澡了?她怎么不知道?糯米难道不是用来吃的么?

    书生张僵硬的抽了抽嘴角,他不想骗大人,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正纠结着要不要告诉大人,这种事他其实觉得真的没必要瞒着大人,就是大人知道又不会怎么样,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苏姑娘会不想让大人知道。

    “苏姑娘她……”书生张正打算索性说出来罢,刚准备说,苏浅眠的屋子里又传出来一声惨叫,书生张一个激灵,“大,大人,小的先去瞧瞧苏姑娘。”

    这苏浅眠动不动的就惨叫一声,着实听着有些瘆人,“苏浅眠她没事吧?”

    书生张摇摇头,“苏姑娘没事,大人,小的先过去了。”

    “嗯,你去吧,好好照看她,若是有什么事告诉我。”忘川想了想补充道。苏浅眠性子拧,既然不让她进,那势必是会一直躲着她的。但是不管苏浅眠如何躲着她,总归是不能出什么事的。

    书生张马不停蹄的飘进了苏浅眠的屋子,一进屋就急道:“苏姑娘,您这是怎么了?”

    苏浅眠脚正踩在糯米上,大部分的糯米已经像染了一层墨汁一般,再也看不出糯米原本的颜色,“我是不是不叫两声,你就打算告诉忘川了?”苏浅眠语气不善,似乎有些恼意。

    书生张脚步一顿,身体一颤,心里不知道是惊还是怕,敢情这苏姑娘这两声惨叫是为了警告他才叫的,原来这惨叫声还有如此作用,难怪苏姑娘这么喜欢发出惨叫声,也亏得了苏姑娘这一身皮囊的嗓子好,经常惨叫也没见受损。

    “苏姑娘,小的只是碰到了大人,大人问起糯米的事而已。”书生张并不会承认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他的确想过直接告诉大人,既然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不能承认,嗯,打死也不会承认他有这种心思。

    “是吗?”苏浅眠看着书生张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

    “是。”书生张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不过依旧紧咬牙关打算不承认,他又不笨,要是承认了,就算现在苏浅眠不会把他如何,难保哪天不会突然想起来小小的惩罚他一下。

    苏浅眠看出来今日书生张是不会承认的,也懒得再纠结,这脚下的糯米已经悉数发黑,自然踩着也没有那么疼了。此刻苏浅眠的脸色却是依旧不见好,而露在外面的两颗獠牙让她看起来当真越发的有些像僵尸。

    “糯米搬进来吧。”苏浅眠浑身都疼,也没多余的力气在这里跟书生张争辩。

    书生张应了一声,然后从木板车上扛了糯米进屋,将那些发黑的糯米全部清理掉再换上新的。

    这一次足足倒满了半个浴桶。做完这一系列事,书生张才开口道:“苏姑娘,要不你泡个澡?这身上的尸毒也去得快一些。”

    苏浅眠看着眼前白花花的糯米,头一遭觉得糯米这东西比那僵尸,毒蛇猛兽还要厉害。苦大仇深的盯着那糯米良久,苏浅眠才似任命般闭上了眼睛。

    “你先出去吧。”

    书生张扛着那袋发黑的糯米出了门,刚走到院子就听到苏浅眠在屋子里叫的那叫一个凄惨,惨绝人寰。书生张打了一个寒颤,想着自己还好是一只鬼,不会遭这份儿罪。

    书生张原本想把这发黑的糯米扔出院子,可转念想了想,这糯米发黑吸收了尸毒,要是扔出去被那些不明就理的凡人给捡了去,误实了可就麻烦了,到时候若是中了这尸毒,怕是要出乱子的。

    书生张觉得自己委实是一只善良的鬼,像他这样的孤魂野鬼不害人就不错了,竟会替那些活着的凡人考虑,实在是难得。跟着大人这些许日子越发的像一个人了,而不像一只鬼,书生张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所以书生张把一大麻袋发黑的糯米抗到院子里有些发愁,这些有尸毒的糯米该如何处理?这让书生张有些头疼。

    “书生张,你在这里做什么?”三生不知何时飘到院子,看到书生张正一脸纠结的盯着面前的麻布袋子,一副很是苦恼的模样。

    “哦,小大人,您怎么出来了?”书生张回头看到三生飘了过来。

    三生一听,立刻满脸的不高兴,嘴巴翘得老高,哼了一声,“苏浅眠在屋子里鬼哭狼嚎的,我想出去清静清静。”

    书生张听着苏浅眠屋子里持续传出来凄厉的嚎叫声,抖了抖身体,这声音听起来是有些让人受不了,也难怪小大人想出门。

    书生张看了看苏浅眠的屋子,想了想,“小大人,要不小的陪您一起吧,您一个人出去大人会不放心的。”

    三生盯着书生张看,似乎想在书生张脸上看出朵花来。

    书生张被三生看得有些不自在,“小大人,小的脸上是有东西么?”

    三生摇摇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促狭,凑到书生张面前笑道:“你也烦她一直嚎个不停吧,想出去躲个清静?”

    “小的……”书生张被三生看穿一时语塞。他的确是觉得苏浅眠这叫声太过凄厉,而且这叫声只怕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了。

    三生将两只小手背在身后,仰起头,一副我早已看穿你的模样,“你不用解释,我懂,行吧,你就跟我出去转转好了。”

    书生张也不解释,立刻露出谄媚的笑容,“好,多谢小大人。”

    “小大人能不能等等小的,小的得先把这袋子糯米给处理了。”书生张想起这地上的糯米还没处理,就算要出去,也得先把这糯米给处理了才行。

    “糯米?你要搬哪里去?”三生看着那麻布袋子问道。

    书生张叹了一口气,“小的也正发愁呢,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这糯米不要了?”

    书生张点点头,“苏姑娘泡过澡,这糯米不能用了。”

    “泡澡?”三生打开麻布袋子看到里面装的糯米全都变成了黑的,顿时瞪大了眼睛惊呼道:“她泡澡也能把糯米给泡黑了?”这得有多脏啊。

    三生看到黑色的糯米,白嫩的小脸上立马露出了嫌弃的神情,往后退了好几步,还做势用手捂着鼻子,“她也太不爱干净了,这得多久没有洗澡才能把白色的糯米给泡黑了。”

    “不……”书生张本想替苏浅眠解释,但是苏浅眠又不让他说,他根本没办法解释,只能保持沉默。

    看到书生张这默认的神情,三生觉得自己是说对了,很是同情的看着书生张,“没想到竟然有这么脏的神仙,难怪你昨日说买糯米是为了做饭的,啧啧啧,她定然是威胁你了,哼,自己不爱干净,还欺负鬼,当真以为你没主儿么?”

    “……”

    “书生张,你别怕,以后她再欺负你让你帮她倒这种黑漆漆的糯米,你就找娘亲,告诉娘亲去。”三生看了苏浅眠的房间一眼。

    书生张默了默,说半天,这事就是不能告诉大人,他才如此偷偷摸摸的,现在小大人竟说让他去告诉大人,这怎么可能?

    书生张寻了处花草茂盛的地方,挖来一个坑将那一麻布袋子给埋来起来。做完这一切,这才觉得妥当,这糯米沾染来尸毒,最好还是埋在院子里,这样也避免里外面的凡人误食中了尸毒。

    书生张跟着三生离开了院子在镇子的大街上逛了一圈,逛累了就来到常去的茶馆吃茶休息。

    如今这茶馆好生的热闹,一群人围在一起说着近日周围村庄发生的怪事。近日闹鬼怪的事已经传了很久,这一次之所以这般热闹,是因为有人说看到了神仙。

    “你们知道吗?听说那村子一夜之间全没了,不过那村子却发出了一道金光直冲云霄,你说那定然是有神仙下凡啊,不然那金光从哪里来的?”

    “你说要是真的神仙下凡来了,那是不是以后我们就不用怕了?那些个鬼怪不就都会被收了吗?”

    “是啊,都说神仙法力无边,那些害人的鬼怪定然都会被收的。”

    “我听说有人看见了,是位仙子,仙气袅袅,浑身散发着神光,那容貌乃是天姿卓绝,世间绝无仅有的……”

    三生听了拉着书生张问道:“他们说的神仙是苏浅眠么?”

    在这凡间,三生也就见着了苏浅眠一个神仙,并没有看到过其它的神仙,可是苏浅眠这个神仙在三生看来那就是一个聒噪爱哭的女人,而且今次他还觉得苏浅眠一个常年不洗澡,浑身脏黑的神仙。所以连带的三生觉得神仙或许都如苏浅眠这一般,然而此时听到这些愚昧无知的凡人说神仙如何如何的天人之姿,三生听着很想笑。

    然而,事实上三生的确是笑了,而且还反驳了:“神仙都是不爱洗澡的黑脸丑八怪。”

    三生这话说得脆生生的,再加上有些小奶音,何况还是这样一句话,立刻让那群议论纷纷的人噤了声音,一个个的都回头看着三生。看到这话是从一个白嫩的小孩口中说出来,一群也不在意,反倒是觉得小孩子很可爱,一个个的露出笑意。

    更有人开口道:“小孩,谁告诉你神仙不爱洗澡还是黑脸丑八怪的?”

    “不用人告诉,我看见了,赖在我家不走的那个神仙就是。”三生说的自然是苏浅眠。

    书生张在一旁听了竟有些哭笑不得,小大人这是在抹黑苏姑娘么?也亏得小大人如今是孩童模样,即便说这种话也不会有人当真。

    “小孩,你的意思是神仙住在你家?”

    三生点点头,冷着一张脸,似乎有些不高兴,当然这不高兴是因为苏浅眠不仅不爱洗澡,浑身脏兮兮的,更是因为苏浅眠还在屋子里鬼哭狼嚎,吵得他耳朵疼。

    看到三生点头,围坐的人都哄堂大笑,笑过之后便不再理会三生,只当三生是个孩子胡说罢了。要是真的有神仙又怎么会住在家里,还赖着不走,这话听着也太荒诞了些。

    三生知道这些凡人根本没有当真,顿时心里有些愤然,想要再说点什么被书生张拉着出了茶楼。

    “书生张,你拉我做什么?他们不信,我要带他们去瞧瞧,看看苏浅眠那个神仙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三生被书生张拉着走出了茶楼却依旧不服气的说道。

    书生张见三生那模样似乎是当真想要让那群凡人去家里瞧瞧,那可不成,小大人若是不满可以说说,但是带回去却是不妥,要知道他们这一院子的可都不是凡人,而且苏姑娘那鬼哭狼嚎的声音着实有些难听,若是被人听见,只怕还以为他们院子这是招惹了恶鬼呢。

    “小大人,万万使不得,要是他们发现了我们不是寻常人,这镇子只怕就呆不下去了。”书生张劝说道。

    三生跺了跺脚,撅着嘴满脸的不高兴,却还是任由书生张拉着走了。

    而就在三生和书生张走了之后,半空中突然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看着三生和书生张走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接着化作一道光消失不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