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3章 无忧的娘子
    “小大人,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小大人赶紧起来,出大事了。”书生张急急忙忙的冲进三生的房间。

    三生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嘟着小嘴道:“书生张出什么事了?你一大早的就一惊一乍的。”

    “哎呦,我的小大人,别再睡了,快出去看看吧,真的出了大事了。”书生张急得跳脚,偏生三生坐在床上并没有动作。

    “你只说出事了,是什么事?”三生不急不慢的问道。

    “无忧公子他,他……”书生张不知道该怎么说。

    三生望着书生张,“爹爹怎么了?是又跟那朵黑心花打起来了?那也不算什么大事,黑心花打不过爹爹的。”

    “小大人,不是,不是的,无忧公子他……”书生张越急就越不知道该如何说。

    “不是?那是爹爹跟娘亲闹起来了?不对啊,爹爹不会跟娘亲闹的,难道是娘亲不让爹爹进屋?”三生想不出无忧能出什么大事。

    书生张抽了自己一耳刮子,才冷静了一些,这才把话说了出来,“无忧公子他的娘子找上门来了。”

    直到把话说完,书生张才松了一口气。实在是不能怪他,这个事让他都觉得惊讶,所以才会不知道该如何说。

    爹爹的娘子?爹爹的娘子不就是娘亲么?三生看着书生张笑道:“书生张,你傻了,娘亲找爹爹能出什么大事。”

    书生张一冷,看到三生如此淡定还笑咪咪的跟他说话,知道三生定然是没明白他说的话,立刻纠正道:“小大人,小的说的不是大人,小的是说一个自称是无忧公子娘子的女子找来了。”

    “你说什么?书生张,你再说一遍?”三生一脸的惊讶。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爹爹的娘子就是娘亲啊,怎么会又出来一个娘子?

    “无忧公子的娘子找上门来了,此刻在院子里呢,小大人,你要是再不出去,等会儿大人醒了知道可就……”书生张话说了一半,三生立刻飘了出去。

    三生一飘到院子就看到一个黄衣女子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院子里那棵树,也不知道那树有什么好看的。

    三生不管三七二十一,飘到黄衣女子身边,满眼警惕的喝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黄衣女子回过头,三生惊得退后了好几步,似乎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女子看到三生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三生,你不记得我了吗?”

    三生瞠目结舌看着女子,结巴的开口,“你,你,你是谁?”

    女子那张脸三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因为女子的那张脸赫然就是他娘亲的,女子的容貌与娘亲的模样竟几乎一模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生,你小的时候最喜欢赖在我怀里玩耍,如今却是忘得一干二净了么?”女子说起这话时语气有些幽幽,似乎看到三生不认识自己很是伤心。

    三生虽然被女子的容貌惊到,可是很快三生就发现女子与娘亲还是不一样的,就算是容貌也不过是有九分相像,算不得一模一样。可是这个女子为什么会与娘亲如此相像?

    “三生,你爹爹呢?”女子问道。

    三生原本还在想这女子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认识他,可是现在女子突然问他爹爹,三生立刻警惕的看着女子,这个女子就是书生张所说的自称是爹爹娘子的人?三生感觉到了一股危机,而这危机来源于这个女子。他必须得在娘亲醒来之前把这个女子打发走,若是娘亲知道了,定然会伤心的。

    “你找我爹爹?我爹爹早离开了,不在这里,你赶紧走吧。”三生开始赶人。

    女子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无忧房间的方向,显然女子知道无忧在,但是并没有拆穿三生的话。

    “三生,你以前很喜欢我的,如今许久不见竟都对我生疏了么?”女子也不离开,反而看着三生,眼眸之中有些受伤。

    三生潜意识里觉得很讨厌这个与他娘亲有九分像的女子,所以,很是怀疑女子所说的话,他虽然不记得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他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这个女子的。

    “这里不欢迎你,你赶紧走,你要是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三生虎着脸,越发急切的想要让面前的女子离开。且不说这个女子与娘亲长得有九分像,只书生张说她是来找爹爹的,就这一点就足以让三生不喜欢。

    女子虽然面露伤心之色,但是却并没有离开的打算。这院子里住的都不是普通人,何况女子进来已经有一会儿了,三生与女子在院子说话声音虽不大,却也不小,自然很快将所有人都吵醒了。

    最先出来的是苏浅眠,苏浅眠一脸的困顿,打开房门,晃了一眼,只看到三生似乎在与一个女子说话,顿时开口道:“三生,你这一大早的做什么呢?不怕吵醒你娘亲么?”

    忘川最是讨厌睡觉的时候被吵醒,这一点院子里的人都知道,虽然很多时候忘川会被他们吵醒,但是大多数时候院子里的人都习惯早上晚起,以此避免吵到忘川。

    苏浅眠慢吞吞的走过去,正想说这突然冒出来的女子是做什么的,可当苏浅眠一抬头,看到女子,愣了一下,脱口而出,“忘川?你……”

    “她不是娘亲,苏浅眠,你别乱叫。”三生听到苏浅眠将面前的女子错认成了忘川,不高兴的纠正道。

    苏浅眠这才认真的打量女子,发现女子的确与忘川长得很像,可那周身的气质却是不一样。忘川是只鬼,周身总会有一股鬼气,此外,忘川的双眼永远都是纯净无瑕的,干净清澈。然而,面前的女子虽然与忘川容貌相似,但是那双眼睛却不似忘川,里面隐藏了太多的东西。而且女子身上没有一丝其他的气息,看不出到底是什么,这一点竟与无忧如出一辙。

    女子盈盈一笑,“苏浅眠?千梦可还好?”

    苏浅眠大惊,退后几步,看着女子艰难的开口,“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娘?”

    女子口中的千梦,乃是苏浅眠的娘亲,花神水千梦。

    “哟,凶婆娘,你这是见鬼了吗?竟然吓成这样。”花倾落幸灾乐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浅眠第一次没有立刻反驳回去,也没有与花倾落拌嘴。直直的看着女子,依旧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这是吓傻了吗?”没有听到苏浅眠说话,花倾落杏步走到苏浅眠身边,发现苏浅眠根本没有看他,顺着苏浅眠的目光看过去,当他看到黄衣女子时不悦道皱了皱眉,随即鄙视道:“你谁啊,以为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就能跟忘川比么?无聊。”

    花倾落这话说得很不客气,这话若是对苏浅眠说,苏浅眠早就跳脚了,可那黄衣女子听了这话却并没有生气,应该说连一丝一毫尴尬恼怒都没有。

    “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魔尊。”黄衣女子淡笑。

    花倾落扬眉,“你认识我?”

    “魔尊当年的名声很是响亮呢,自然认识。”

    花倾落耸了耸肩,摇摇头,“可惜我不认识你,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我可不会喜欢你的,虽然你把自己弄成忘川的模样,可我只喜欢忘川,所以,你最好还是断了念头比较好。”

    苏浅眠听到花倾落如此自恋的话实在是不忍再听下去,“花孔雀,你自恋什么,人家说了是来找你的吗?”

    “难不成还是来找你的?”花倾落白了苏浅眠一眼。

    黄衣女子眼见苏浅眠和花倾落似乎要吵起来,出声道:“我是来找无忧的。”

    花倾落和苏浅眠同时一愣,苏浅眠嘲笑道:“花孔雀,听到没?自恋。”

    花倾落没有反驳苏浅眠,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黄衣女子,双眼划过一道暗光,“姑娘,你是无忧什么人?来找无忧做什么?”

    “我是无忧的娘子。”黄衣女子缓缓开口。

    忘川正好从屋内出来,刚走到院子就听到这句话,顿时僵硬在原地。

    “大,大人。”书生张一直注意着忘川的房间,所以最先发现忘川出来了。

    书生张这一叫喊自然所有人都听见了,顿时大家齐齐回头看向忘川。花倾落原本听到那女子说是无忧的娘子正心中暗喜,可此刻看到忘川不知所措的站在院子里,眼中满是彷徨,无措,又觉得心蓦的一疼。他不喜欢忘川露出此刻的神情,会让他觉得心疼。

    “娘亲。”三生飘到忘川身边担忧的唤了一声。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突然就找上门来抢他的爹爹,爹爹是娘亲的。三生本想在忘川发现之前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子赶走,却还没赶走就被忘川发现了,所以此刻三生心里很是忐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忘川看着黄衣女子,女子脸上挂着柔柔的浅笑看着她。忘川突然觉得眼睛刺痛,那张脸她再熟悉不过,因为每天早上醒来坐在铜镜面前,她都能看见。忘川藏在袖子里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心里莫名的一慌,为什么会这样?

    忘川僵硬的迈着脚步走到黄衣女子面前,直直的望着黄衣女子,涩涩的张口,“你,你是谁?”

    “我是无忧的娘子,你可以叫我羲儿,无忧也喜欢这样唤我。”黄衣女子脸上一直挂着浅浅的笑,笑得很美。

    然而,忘川却犹如被雷击中一般,面色一白,身体摇摇欲坠,似乎站不住一般。

    羲儿?羲儿?这个名字忘川是怎么也不会忘的,因为前不久无忧重伤才在迷迷糊糊之中叫了这个名字整整一晚上。她曾为了这个名字彻夜难眠,无忧告诉她不重要,她信以为真。但是如今这个叫羲儿的女子就出现在她面前,活生生的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如何再相信无忧所谓的不重要?

    这个羲儿自称是无忧的娘子,那她呢?她算什么?忘川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彷徨心伤,胸口像是被人刺了一道,血淋淋的疼得她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黄衣女子看着忘川,似乎很是开心,“我们长得好像呢。”

    像?这个像字让忘川的心豁开的口子又大了一些,就算忘川不想去想,可是却根本忍不住。她和这个羲儿如此相似,那无忧是不是因为把她当做了羲儿才会如此对她?忘川想起无忧对她的种种,虽然每次无忧望着她的眼神都盛满了温柔,可她记得无忧曾经露出的忧心,无忧心中有秘密她一直都知道,那是不愿意告诉她的秘密。而现在忘川不得不想,是不是无忧一直都把她认错了,以为她是羲儿所以才会对她如此之好?

    忘川不敢去想,不敢想无忧对着她说,忘川对不起,因为你太像羲儿了,所以我认错了。忘川害怕,她根本不知道若是无忧对她说这样的话,她该怎么办。

    苏浅眠原本也因为听到女子说是无忧的娘子心里有些高兴,可如今看到忘川的模样,觉得这女子定然是故意如此说的。但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忘川,何况她如今心里很困惑,这个叫羲儿的女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认识她娘亲?

    “你胡说什么呢?你和娘亲哪里像了?你赶快走,这里不欢迎你。”三生看到忘川如此伤心,顿时恼怒的对着女子吼道。

    黄衣女子见三生如此凶的吼她,脸上的笑意隐了,转而露出些许委屈,“三生,我抱着你长大,你就是如此对我的吗?”

    这话听在忘川耳中却是另外一番意思,这个羲儿认识三生,三生是她离开地府就一直跟着她说她是他的娘亲,而忘川从最初的生疏到如今她已经把三生当做了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可是这个羲儿的话,无疑是告诉她,不止是无忧将她错认了,就连三生也是因为她有一张与羲儿相似的脸才会叫她娘亲。

    那是不是说明,三生将她错认作娘亲,而实际上这个羲儿才是三生的娘亲,羲儿是无忧的娘子,那三生不就是这个羲儿和无忧的儿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