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2章 娘亲是个香饽饽
    忘川见他们剑拔弩张,突然想起之前看大戏时演的戏,里面那些个皇帝每夜睡前睡在什么地方都是由太监端着盘子翻牌子,翻到是谁就是谁,这种法子似乎挺公平的。

    忘川看了看无忧,又看了看花倾落,弱弱的开口,“要不翻牌子?翻到谁就是谁?”

    “不行。”

    “不行。”

    花倾落和无忧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看着忘川,那模样似乎忘川再说一句翻牌子就要把忘川给吞了一般。

    “……”

    忘川默了默,其实她觉得这个法子挺好的,公平!可是似乎她提出的意见不管是无忧还是花倾落都不满意,这就没办法了。

    两人互不相让,虽然没有打起来,可那眼神比打起来还要恐怖,忘川实在是没办法,得让他们自己想吧,她不管了,“那你们两一起睡吧,我自己睡。”

    “……”

    “……”

    被花倾落这么一闹,果真忘川回了自己屋子,不再与无忧睡同一间屋子。

    无忧虽然有把握打赢花倾落,可如今他身上的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每当无忧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到忘川屋子里,必定会被花倾落发现。与其说是被花倾落发现,倒不如说花倾落一直注意着忘川屋子的动静,一有任何风吹草动他必定会第一时间出现。所以,无忧想要悄悄进忘川的房间根本不可能,花倾落早就严防死守,让他没办法悄悄进去。

    花倾落想法很简单,他可以不跟忘川睡,但是无忧也别想。

    至于苏浅眠自然是乐见其成的,有花倾落在,对于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若是她一人,跟无忧的差距太大了,根本拿无忧没有任何办法。但是花倾落不一样,花倾落虽然也不是无忧的对手,毕竟比她要厉害一些。

    书生张可以说是最会察言观色的鬼了,自然是看出了这几日忘川,花倾落和无忧之间微妙的气氛。反倒是苏浅眠,书生张觉得这位苏姑娘似乎是准备着一副看戏的心态,对那几位之间微妙的氛围根本不在意。

    书生张知道他自己不过是一只小鬼,这种吃醋拈酸的事根本不是他一只小鬼可以去掺合的。所以很是自觉,基本上是有多远躲多远,生怕会让自己沾上,不管是谁,他都得罪不起,还是老老实实的躲远点比较好。

    三生自然也发现了,想去找忘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觉得爹爹和那朵黑心花怪怪的。三生刚走到忘川门前,花倾落就突然出现,吓了三生一跳。倒不是三生害怕,只是花倾落这出现得很是迅速,让他没有反应过来。花倾落一看是三生顿时瘪了瘪嘴,准备回自己屋子。

    三生看到花倾落施施然的回了自己的屋子,完全是摸不着头脑,黑心花这是做什么?突然出现,又一句话不说就这么走了,这算怎么回事?

    三生又狐疑的盯着花倾落的房门看了一眼,嘀咕道:“莫名其妙。”

    三生说完飘进了忘川的屋子,“娘亲?”

    忘川正坐在窗前拿着一本书看,这习惯她是见三生常常抱着林依依给他的那一摞书,又见无忧有时在院子里也是抱着本书看,所以她无聊想着看看这书有什么好看的,竟让三生和无忧如此的爱不释手。

    “三生?”忘川放下手里的书,三生飘了过去扑到忘川怀里。

    “娘亲,你在看什么?”三生不曾见到过忘川如此认真的拿着一本书看,一时好奇,忘川竟然会看书。

    忘川翻过书,看了一眼书名,说道:“宫廷秘史一二,看不大明白,不知道讲的是什么,似乎是讲一个妃子怀胎七月生下了一只猫。”

    “这个妃子定然是一只猫妖,不然怎么会生下一只猫?”三生立刻说道。

    忘川想了想觉得三生说的也有道理,点点头道:“约莫是吧。”

    “三生,你今日怎么突然来了?”忘川看向三生,要知道三生平日里这个时候很少会来她的屋子找她,大多时候,三生这个时候都是窝在自己屋子里看话本,谁也不见。

    三生一向对忘川知无不言,也不会藏着掖着,“娘亲,你有没有觉得爹爹和那朵黑心花怪怪的?嗯,还有那个不爱洗澡的神仙也怪怪的。”

    忘川想了想,怪怪的么?除了她自己一个人睡觉以外,她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啊。

    “哪里怪怪的?”忘川疑惑的看着三生。

    “娘亲,我发现每次爹爹经过娘亲的屋子,那朵黑心花就会出现,今日我来找娘亲,那朵黑心花也出现了,不过看到是我就又回去了。”三生把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在他看来这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

    忘川听完三生的话之后,默了默,这事她是知道的,而这一切都是由于先前睡觉引起的。不过忘川却并没有太在意,她之前也是一个人睡,习惯了,或者说她更喜欢一个人睡,自在而且没有人打扰她。

    “这很奇怪么?”忘川呢喃道。花倾落和无忧一直关系都不太和谐,不对,应该说花倾落,无忧和苏浅眠他们三个一直都是这样。只是无忧之前不似苏浅眠和花倾落一般吵吵闹闹而已。

    三生听到忘川如此淡定的话,顿时声音加大道:“娘亲,他们可是因为你才这样的,你这也太……”三生本想说忘川太淡定了,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他想了想觉得这个事也怪不得娘亲。

    三生叹了一口气,露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似乎很是烦恼。

    “三生,你怎么了?”三生这转变太快了,突然就露出一副“小老头”的样子,忘川很是不解。

    三生看来忘川了一眼,小嘴动了动,却是欲言又止的没有开口。

    忘川也不急,看着三生坐在她面前,挺着小身板很是愁闷的望着她。

    隔了一小会儿,三生才撅着小嘴撇撇的看着忘川,叹了一口气,“都怪娘亲长得太漂亮,这叫,这叫,对,招蜂引蝶。”忘川微微蹙了一下眉,反驳道:“儿子,我又不是花,哪里能招蜂引蝶?”忘川说完这话想到无忧的真身乃是一朵曼珠沙华,遂小声嘀咕道:“你爹爹才能招蜂引蝶。”

    忘川虽然说得小声,可是三生也能听见,顿时说道:“娘亲,爹爹怎么能招蜂引蝶?爹爹可没有人围着他转,倒是娘亲你,看看那朵黑心花,哦,还有那个不爱洗澡的神仙可都喜欢娘亲呢。”

    “喜欢?”忘川喃喃的重复。

    三生看忘川一脸的迷茫,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娘亲,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忘川摇摇头,又点点头,“我知道。”

    三生听到忘川的话才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娘亲根本不知道呢,要是娘亲不知道,那也太说不通了,毕竟连他都看出来了。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并不太喜欢黑心花和苏浅眠,哼,谁叫他们两个想要打他娘亲的主意呢。

    不过在忘川看来,她也挺喜欢花倾落和苏浅眠,花倾落虽然嘴毒了些,性子燥了些,可是他却是三生的救命恩人,而且之前在村子也是义无反顾的帮无忧。至于苏浅眠,虽然闹腾了些,爱尖叫了些,可是在忘川看来因为苏浅眠的原因,多了很多的生气和乐趣。

    “娘亲,你这样爹爹应该很伤心的。”三生撅着嘴道。

    “伤心?他为什么伤心?”忘川觉得三生这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娘亲,爹爹是男人,你太不了解男人了。”三生皱着眉头一派老成的模样。

    忘川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摸了摸三生的脑袋,“难不成你是男人?”

    三生一个小孩作出这副模样跟她说什么不了解男人,实在是很好笑。

    听到忘川的话说,三生不乐意了,“娘亲,我怎么就不是男人了?我比这些凡人大多了,这些凡人最老的男人也没我大,哼,我自然是男人,也自然了解男人。”

    忘川听了三生这番言论之后,更是笑得停不下来,三生恼怒的瞪着忘川,“娘亲!”

    “好好好,我不笑,哈哈哈……”忘川眼中还藏着笑意,连忙安抚道。

    “三生啊,你这个样子,嗯,算不得男人,充其量只是一个小男孩。”忘川揉了揉三生头顶软软的头发。其实说小男孩,忘川还是怕三生会生气才如此说的,不然她都准备说三生是一个奶娃娃。三生这模样跟凡间的奶娃娃没什么两样,只是三生这个“奶娃娃”比一般的奶娃娃要看起来老成一些,与他的模样不符罢了。

    三生更加不乐意了,“娘亲,三生不是小男孩,三生是个男……”三生原本想说他是一个男人,可是又觉得自己这模样与男人的形象有些差别,所以,三生改了口申明道:“小男人,对,三生现在是小男人,等三生长大了就是大男人了。”

    忘川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笑,可是看到三生那“你要是再敢笑,我就发脾气”的眼神,忘川生生的给忍住了。

    “嗯,等三生长大了就是大男人了。”忘川附和道。

    忘川如此配合,三生才满意的点点头,“所以,娘亲,三生了解男人,知道爹爹一定既伤心又苦恼。”

    “三生,如此你是在为你爹爹报不平了?”忘川心里有些吃味,好歹她从地府出来三生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如今倒是因为无忧跑来跟她说什么无忧会因为她伤心。

    忘川想说,她看到自己的儿子这般,心里才该伤心的。

    三生点点头,“自然是,娘亲,爹爹受了伤。”三生将无忧伤还未好的事特意提了出来。

    忘川默了默,看向这个来替无忧打抱不平的儿子,忘川那眼神有些幽怨,直直的看着三生,看得三生有些心虚的别开眼。

    “儿子,你说你是跟你爹爹亲还是跟娘亲亲?”忘川突然问道。

    三生听完后,沉默了,似乎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忘川看到三生犹豫,顿时学着苏浅眠那般露出一副很是伤情的模样,语气幽幽,“看来三生是比较喜欢爹爹了,哎,我这个娘亲原来根本不重要啊。”

    三生看到忘川这副模样,顿时急了,“谁说的,三生跟娘亲亲,跟娘亲最亲。”

    三生在心里头想,不能让娘亲伤心,那爹爹就排第二好了,爹爹应该不会伤心的,毕竟爹爹那么喜欢娘亲,嗯,爹爹一定不会介意的。

    “真的?”忘川问道。

    三生点点头,“自然是真的,三生跟娘亲最亲。”

    “儿子,你既然说跟我亲,那你为什么今日会替你爹爹来与我说这些?”忘川捏了捏三生的小脸蛋儿,肉嘟嘟的手感很好。

    三生惊讶道:“娘亲,你,你怎么知道?”

    他今日会来的确是爹爹让他来的,爹爹说黑心花不让他见娘亲,所以让他来看看娘亲。当然他说的那番话完全是他自己说的,爹爹只是想让她来看看娘亲而已。怎么娘亲一下子就知道是爹爹让他来的?

    忘川不说话,要知道三生这个时候来本身就已经很奇怪了,而且一来就跟她说什么爹爹很伤心云云的,要是三生有这般想法,也不会等到今日才说,早就说了。这段时间无忧和花倾落两人不对盘,她已经好多天没有与无忧一同睡了,三生这个时候来还说了这些话,就算忘川再不喜欢动脑子也看得出来。

    三生小心翼翼的看着忘川,呐呐的开口,“娘亲,你别生三生的气,爹爹只是不放心娘亲,让三生来看看娘亲。”

    忘川自然是没有生气的,何况这种事,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法生气的。不过忘川并没有多说什么。

    三生扁扁嘴,小声嘀咕道:“谁叫娘亲是个香饽饽,难怪爹爹会这么不放心。”

    三生这小声点嘀咕把忘川给逗笑了,忘川忍不住再次揉了揉三生柔顺的头发,“哪有儿子说娘亲是个香饽饽的?三生,你在哪里学的这些东西。”

    忘川可不信无忧会跟三生说这样的话,若说苏浅眠,忘川觉得还有这个可能。但是若是苏浅眠,三生可不会如此听话的说。

    三生本想说是他自己从林依依给他的话本子上看到的,可是又怕忘川问他要话本子,遂立刻道:“是书生张告诉我的。”

    而不知情的书生张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背了这么一个黑锅还不自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