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1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忘川在床上躺了许久等到她心绪稳定,不再想那个羲儿和无忧的事慢慢的头疼才缓和了。

    “我,我要回去了。”头疼虽然缓解了,可是忘川心里对羲儿的那个疙瘩还在,何况又听了苏浅眠的一席话,觉得有几分道理,如今面对无忧却是有些不自在,说赌气有一些,吃醋也有一些,总之忘川难得的露出了小女子才有的娇气一面。

    忘川刚起身便被无忧拉住一把抱到怀里,“忘川,你在与我赌气么?因为我没有告诉你吗?”

    无忧虽然没有提羲儿两个字,但是忘川知道无忧说的就是羲儿,她想说对,就是因为他不曾告诉她所以如今她心里不痛快。

    可是忘川话到嘴边却噤了声,半响才开口,声音中带着低落,“无忧,我们拜过天地的。”这话说得很是委屈,使得无忧心里既欢喜又无奈。

    他既欢喜忘川如今心里算是有他了,可是他却很无奈,他不能告诉忘川,哪怕一丝一毫都不能说。因为还不够,忘川虽然心中有他,可是还不够,这些还不足以让忘川知晓后不恨他,不离开他。

    “嗯,我们拜过天地的。”无忧重复忘川的话,然后接着问道:“忘川,你相信我吗?”

    “嗯。”忘川轻声答道,她自然是相信的,无忧是她的夫君,她亲自挑选的,他们拜过天地,她自然相信他。

    “忘川,以后我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现在你只要相信我好不好?”无忧轻声细雨的说着。

    忘川本心里还有些芥蒂,可无忧的话就像一阵轻柔的风将她心里那一点点的芥蒂给抚平了。忘川窝在无忧的肩膀上,闻着那股淡淡的曼珠沙华的香味乖巧的点头。

    无忧吻了吻忘川柔顺的发,垂下眼眸,掩盖住眸子中复杂的情绪。

    这一夜,无忧有些失控,抱着忘川将她轻吻了个遍,许是忘川的反应让他不安,让他觉得害怕。所以对忘川不似平日里的温和细雨,倒是有些急切。好在无忧虽然折腾了忘川一番却还是没有做最后一步,他心里害怕,害怕当忘川知道一切之后会恨他,恨他的欺瞒,恨他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她做这种事。

    第二日,忘川醒来看到身旁的无忧,心里一暖,她想到自己昨夜竟然会为了一个名字失眠,心里徒自觉得有些好笑。无忧一直在她身边,是她的夫君,她有什么烦恼的?

    “醒了?”无忧睁开眼看着忘川。

    忘川点点头,想到昨夜无忧对她做的事,虽然先前无忧也曾亲过她,可是却不似昨夜那般浓烈。忘川突然看着无忧有些不好意思,面颊微微有些发红。

    无忧心中微动,侧身在忘川的面颊下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两人在床上躺了许久,直到外面传来花倾落与苏浅眠争吵的声音,两人才起身。

    “哟,花孔雀,你这是好了?”

    花倾落淡淡的看了苏浅眠一眼,看到苏浅眠那一副找茬的模样,准备抬脚走人,而他走的方向自然就是忘川的房间。

    苏浅眠也不生气,反而凉凉的说道:“你找忘川?忘川不在房中,她在姓无的那里。”

    自从先前花倾落莫名其妙的离开之后,她一个人也不敢对无忧怎么样,所以看到无忧和忘川同吃同睡,她也没有一点办法。

    “你说什么?”花倾落听到苏浅眠的话顿时脸黑了,忘川怎么会在无忧房里?

    “听不懂?那我就再说一遍,忘川早就跟姓无的住一起了,不过忘川也在我房里来过。”苏浅眠这话说得很有艺术,忘川昨夜的确去过她的房间,可是她却不说是做什么自然会让花倾落误会。

    花倾落听到苏浅眠的话顿时怒从心生,不可能的,忘川怎么可能会跟无忧和苏浅眠睡一起,要说无忧,他觉得还有可能,毕竟无忧那人心黑,骗忘川也是可能的,但是苏浅眠呢?怎么会?

    “凶婆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忘川怎么可能去你房间,别以为我会上当。”花倾落忍住心中的怒火,他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要是忘川真的跟那个无忧住一起,这个凶婆娘不可能这么淡定的。

    “花孔雀,我可没有骗你,不信你去敲敲门,看忘川是不是在姓无的房间里。”苏浅眠笑着说道,露出那两颗刚安上的牙齿,那牙齿比其他的牙齿要黄一些,看起来很是怪异,就像牙齿上糊了一层东西一样。

    “凶婆娘,你也不拿镜子照照,早上起来没漱口吧,牙齿上还沾着呢,想骗我还是先去漱口吧。”花倾落毫不留情的说道。

    苏浅眠一愣,才明白过来花倾落说的是她新安的牙齿,“花孔雀你懂什么?这是我新安的牙齿,忘川亲自给我挑的,你就羡慕吧。”

    花倾落刚想反击,忘川在屋里实在是不忍再听两人吵吵闹闹,再吵下去,只怕又会打起来。所以忘川开门而出,花倾落看到忘川从无忧的房里出来,准备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忘川怎么会从无忧的房间出来,为什么?花倾落原本以为苏浅眠是骗他的,但是此刻忘川当真从无忧的房里出来,花倾落只觉得心里那股怒火快要压不住了。

    花倾落想要冲上去问忘川,可是他不敢,他怕忘川的回答会让他更难堪,他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忘川只是受了无忧的蛊惑,终究忘川会是他的,一定是他的,对,不能生气,不过就是住一间屋子而已,谁说住一间屋子就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呢。对,就是这样的。花倾落不停的安慰自己,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苏浅眠原本以为以花倾落的脾气就算不相信她说的话,但是真的看见忘川从无忧房里出来也一定会生气得冲上去,哪知等了许久也不见花倾落有所动作,更是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虽然脸色黑得快滴出墨汁来了,可却是硬是忍着。

    看来这花倾落消失了一段时间性子倒是越发的能忍了,不过苏浅眠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花倾落总有忍不住露出真面目的时候。

    “你们大早上的在吵什么?”忘川走到两人面前问道。

    “忘川,你睡醒了?”苏浅眠走到忘川面前故意露出她新安的两颗牙齿。

    “你们一早这么吵,自然醒了。”这两人一大早的就在院子里吵闹,睡得再沉都会被吵醒。

    苏浅眠见自己特意露出的新牙忘川连看都不曾看一眼,以为忘川没有瞧见,又特意指着自己的牙道:“忘川,你看,我的牙,怎么样?”

    苏浅眠特意指出来,忘川自然注意到了,“咦,你早上起来没有漱口吗?牙上沾了东西。”

    苏浅眠听到忘川的话顿时脸色一僵,接着一副要哭不哭的神情望着忘川,“忘川,我这不是沾到东西,这两颗牙是昨日你给我选的,难道你忘了吗?你说好看的啊。”

    忘川想了想,似乎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昨日她根本就心不在焉,不过是觉得桌上的一堆小石头,也就有两颗比较特别,至少在一堆白色的石头中间很显眼,所以她才将那两颗石头给挑了出来。但是她没有想到苏浅眠是用那两颗石头来做牙齿。

    “呃……其实也不难看,黄灿灿的很显眼。”忘川想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好的词。

    然而苏浅眠听到忘川如此勉强的回答却是很低落,亏她昨夜还为此兴奋了好久,结果忘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若是平日,花倾落定然会将苏浅眠的自作多情好好的嘲笑一番,可是今日不同,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已经很难了,根本没有心情去嘲笑苏浅眠。

    花倾落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不能对忘川发脾气,一定不能再像之前那般,若是像之前那样,只会离忘川越来越远。花倾落想着若是那人遇到这种情况又会如何做?

    以那人的厚颜无耻定然会……

    花倾落深呼吸一口气,扯了扯面皮,重新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走到忘川身边,“忘川,你昨夜与无忧在一起?”

    花倾落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平日的一般无二,努力不发怒。

    听到花倾落的话,忘川愣了愣,想到昨夜无忧对她做的事,竟觉得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嗯。”忘川点点头。

    花倾落顿时深吸一口气,脸上的笑意都快绷不住了。双手在袖子里握得死死的,手背上青筋暴露,显然此刻心中怒极,偏生花倾落却还生生的忍着。

    “忘川,你可还记得那个绣球?”花倾落强忍着怒意问道。

    忘川不解为何花倾落突然问起绣球的事,不过她的确是抛过绣球,要不是去抛绣球,她也不会拉着无忧回来做她的夫君。

    “嗯,记得。”

    “那你可还记得抛绣球的规矩?”花倾落继续问道。

    “规矩?”忘川疑惑的看着花倾落。

    花倾落也不急,再次说道:“谁捡到你抛到绣球,谁就是你的夫君不是吗?”

    “……”

    忘川想了想,好像以前书生张的确跟她说过,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最后她也不知道绣球去哪儿了,因为她看中了无忧直接就选中了无忧然后带无忧回来了,自然那个绣球的事也就忘记了。

    花倾落将绣球拿出来,“忘川,你看,不止无忧一个人是你的夫君,我捡到了你的绣球。”

    忘川看到花倾落手里的绣球傻眼了,一时间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花倾落见忘川露出惊讶的神情,走到忘川身边,看着忘川一字一句的说道:“按理说我也算你的夫君不是吗?”

    “……”

    忘川纠结的皱着眉头,她本想说不是,可是那绣球在花倾落手中,思来想去才开口道:“按道理是,不……”

    忘川本还想说却被花倾落打断,花倾落语气有些低落,“忘川,我不奢求你像对无忧一般对我,但是,至少你能不能稍微对我偶尔也公平一些?”

    忘川看到花倾落的神情,微微一怔,不知道该如何说。花倾落在村子里帮了他们,还受了伤,而且先前他也救过三生,救命之恩都还未曾报答,忘川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忘川,昨日你与无忧同睡,今日也该轮到我了吧?我也要!”花倾落站在忘川跟前,看着忘川眼神中满是期盼。

    忘川想到刚才花倾落那低落的神情,又想到自己还未报答花倾落的恩情,如今花倾落提出了要求,她自然应该是答应的,何况这要求对于忘川来说很简单,于是忘川点点头,“好!”

    苏浅眠听到忘川说好,很是惊讶,她以为花倾落会暴跳如雷,可是没想到花倾落不仅没有发怒,反而让忘川同意与他一起睡,而且忘川居然会同意?苏浅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严重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花倾落听到忘川答应,心里一喜,果然,他就知道以他对忘川的了解,忘川定然不会觉得一起睡有什么问题,看来无忧之所以能让忘川跟他一起睡,是因为忘川根本对这种事没有一个认知。这不,他一试探,忘川就同意了。

    还好,还好刚才他忍住了,没有发脾气,要是发脾气了,就得不偿失了,花倾落很是庆幸自己忍住了。

    无忧原本在屋里,他本来想听听看忘川会对花倾落和苏浅眠如何说,却没想到会听到忘川同意跟花倾落睡。顿时,无忧从屋内走了出来,黑着脸将忘川一把抱在怀里,“好什么?昨日还没受够?”

    忘川想到昨夜无忧几乎是折腾了她一宿没有睡好觉,后怕的摇摇头,“不好,不好!”

    忘川的反应让花倾落心里一紧,实在是无忧的话太容易让人误会了,虽然花倾落已经不停的告诉自己无忧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还是忍不住,语气冷了几分,“无忧,你什么意思?”

    无忧冷冷的看了花倾落一眼,“字面上的意思。”

    两人看着,眼神中杀气腾腾,互不相让。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