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5章 老花过来
    “花倾落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忘川看着花倾落直直的开口。

    忘川根本没有任何印象,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此处,但是花倾落在这里,那么花倾落肯定知道。

    “你把药喝了我就告诉你。”花倾落没有回答,坚持忘川把白瓷碗里的药给喝了。

    忘川本不想喝的,可是她看出来若是她不喝了面前的这碗药,花倾落是不会告诉她的。

    忘川端起白瓷碗将里面黑乎乎的药一饮而下,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口中,忘川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花倾落起身从桌上倒了一杯水递给忘川,忘川喝了一杯水,嘴里的苦味儿才淡了一些。

    “我喝完了,现在可以说了么?”忘川看向花倾落。

    “这里,算是魔界。”花倾落顿了一下开口道。

    魔界?她怎么会来魔界?花倾落带她来的吗?

    “喂喂喂,老花,你可别乱说,我这里可不是你的地盘,这是我的地盘,你别想占为己有。”那个长的一双好看桃花眼的景苼不乐意了,立刻出声反驳。

    “美人儿,你别听老花胡说,我这儿可不是魔界,我这儿啊是快活林,可不是那乌烟瘴气的魔界。”景苼凑到忘川跟前抛了一个媚眼,嘴角弯弯勾起。

    忘川揉了揉鼻子,男子身上浓重的脂粉味儿让她很不喜欢,“你离我远一些。”

    景苼愣了一下,让他离远一些,这是什么话?可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要知道从来都是那些女子缠着他,面前这个美人儿可是第一个他主动凑过去让他离远一些的女子。

    看到景苼呆愣的模样,花倾落原本沉重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景苼,忘川让你远一些,你还愣着做什么?”

    景苼瞪了花倾落一眼,转而一脸委屈的望着忘川,“美人儿,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你救回来,你就算不以身相许报答我,也不该让我离远一些啊,我好伤心,心都碎了。”景苼说完还特意用手捂住胸口,作出一副西子捧心状。

    忘川没有想到一个男子会动不动的作出这副姿态,在她看来,也就苏浅眠才会老是露出这种可怜的表情,但是现在这种事由一个男人做出来,忘川有些不适应。

    “你说是你救了我?”忘川虽然不适应男子的行事作风,可是却听得明白,这个叫景苼的男子说救了她。她是出什么事了么?

    忘川只记得她想让三生走,然后就觉得头疼,接着发生了什么事她一概记不起来了。

    景苼点点头,很是委屈的看着忘川,似乎忘川让他离远一点是多么不可饶恕的事一般。

    忘川向来是有恩必记,且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所以看到景苼那满脸的委屈心里稍稍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按照这景苼的说法,他算是救了她呢。即便忘川不记得,但是也是改不了抹不掉的。

    “你身上脂粉味儿太重了,我闻着有些难受。”忘川开口解释。

    景苼一愣,脂粉味儿?说她身上有脂粉味儿?那是女人用的玩意儿他怎么会用?等等,景苼抬起袖子闻了闻,随即抽了抽嘴角。

    他身上的确有股味儿,不过并不是忘川口中所说的脂粉味儿,而是熏香,这可是他特意调制的熏香,味道浓淡适宜,具有凝神静气的功效。难不成这美人儿把他身上的熏香味儿当作脂粉味儿了?这两者味道大有不同,这也能弄混了?

    而且美人儿说什么?说闻着他身上的味道难受?景苼脸色变了又变,他身上这香任谁闻着都会觉得身心舒畅,美人儿竟然说闻着难受,这也太打击他了。

    “美人儿,我这身上的熏香真的很难闻?”景苼哭丧着脸看着忘川,似乎忘川只有说一个难闻,他就立刻会哭一般。

    忘川看到景苼那模样,顿了顿,“我不太喜欢浓烈的味道。”

    景苼简直要哭了,他身上这淡淡的熏香叫味道浓烈?这叫么?他自己都只能闻到淡淡清香,这也叫浓烈,那什么才叫清淡?

    “美人儿,我太伤心了。”景苼露出一副伤心的神情。

    “……”忘川默了默没有开口。

    倒是花倾落在一旁实在是受不了景苼这性子,“忘川受不了你这脂粉味儿,你还不赶紧走。”

    景苼听到花倾落也如此说更是伤心得无以复加,一双桃花眼很是受伤的看着花倾落,“老花,连你也也这么说我?我,我,我……”

    “还不走?”花倾落看到景苼那故作姿态的模样,磨了磨牙,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欺人太甚,黑心黑肠,冷漠无情,美人儿,你可得看清老花的真面目啊,他的心比那忘川河里的河水还黑,他的肝比那三生石还硬,你可别被他骗了。”景苼朝着忘川大喊道。喊完也不去看花倾落那黑得不能再黑的脸,转身就溜出了门外。

    花倾落的脸比那锅底还黑,这个景苼竟然在忘川面前如此说他,简直是欠收拾。花倾落心里那叫一个窝火,可是这话说都说了,而且这说话的人也溜之大吉了,他找谁收拾去?

    忘川听到景苼那一连串语速快得跟倒豆子似的,而且最后他说什么来着?心比忘川河里的河水还黑?肝比三生石还硬?说比三生石还硬也就罢了,毕竟三生乃是镇魂石,这上天入地也就这么一块,自然是最硬的。但是这心怎么就比忘川河里的水还黑了?她在忘川河里呆了那么长的岁月,忘川河河水本是不黑的,呈现黑色那是因为河里困了太多的恶鬼,黑的是那些恶鬼可不是河水。

    “他叫景苼?”忘川突然扭头看向花倾落。

    花倾落脸色还有些难看,点点头,“嗯。”

    忘川突然笑了笑,“他倒是和苏浅眠很像,要是苏浅眠在或许就更有趣了。”

    花倾落看到忘川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愣,忘川笑了?花倾落想到忘川之前痛苦难当的样子,再看到忘川此刻脸上那浅浅的笑意,原本对景苼的怒火也消了不少。

    忘川虽然不头疼了,可是经过先前的那一番折腾,身体有些虚弱,喝了花倾落熬制的药很快便觉得困顿。等到忘川熟睡之后,花倾落才轻轻的关了门走了出去。

    花倾落一出来就看到景苼换了一身红衣躺在院子里摆放的一张美人榻上,身侧有两个娇俏水灵的小丫头在旁伺候,一个小丫头将一颗剥好了皮的葡萄喂给他。

    “哟,美人儿这是睡着了?”景苼见到花倾落,靠在美人榻上吆喝道。

    花倾落一见景苼那副风流模样,顿时缓和了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你就不能收敛一点?”

    景苼看着花倾落,桃花眼中夹杂着笑意,“收敛?老花,你不会忘了这是谁的地方吧?我在自己家里还需要收敛,啧啧啧,老花,你当年那张狂劲儿可没见你收敛。”

    花倾落抿着唇走到景苼跟前,看了服侍在景苼身侧的两个小丫头一眼,“忘川果真没说错,你就是一身的脂粉味儿。”

    景苼面色一僵,嘴角抽了抽,“老花你果真是翻脸无情,刚才也不知道是谁闯到我这快活林来慌慌张张的让我救你那美人儿,怎么?这么快就准备恩将仇报了么?哎,老花,你也太没良心了,也不想想当初是谁给你出的主意,现在美人儿对你另眼相看了就翻脸不认了?”

    花倾落听到景苼的话,怒喝道:“景苼,你够了。别用你对付那些女人的招数来对付忘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啧啧啧,老花,你这是怒了啊,这么在乎美人儿啊?”

    “她叫忘川。”花倾落特意说道。

    美人儿?这个景苼叫女子都是如此的轻浮,可是他不喜欢听到景苼这样叫忘川。

    “小气。”景苼扁扁嘴小声唠叨了一句。

    花倾落脸色不好的盯着景苼,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冲上去将景苼揍一顿的冲动。

    躺在美人榻上的景苼自然也知道自己这是把花倾落这暴脾气给惹毛了,只怕再惹下去,这暴脾气就要爆了。

    景苼挥了挥手,“卿卿,爱爱,你们先下去,免得被这头暴狮子的怒火给伤到了,我会心疼的。”

    侍候在景苼身旁的两个小丫头闻言纷纷告退,只剩下一脸青黑的花倾落和躺在美人榻上的景苼。

    “老花,来,过来。”景苼朝着花倾落招了招手,那动作随意,就感觉像是在唤一只小狗一样。

    “景……苼……”花倾落脸更黑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蹦出两个字。

    景苼挑了挑桃花眼,从美人榻起身,似乎根本没有把花倾落如今的满身怒火当一回事,叹了一口气,“老花,你这脾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若是被美人儿瞧见,可会吓到美人儿的。就你这暴脾气,难怪这么久了还拿不下美人儿。”

    景苼朝着花倾落走过去,边走边鄙视,而且还有一丝抱怨,“老花,你说我都教你那么多了,若是换个人,这么长的时间早就抱得美人归了,瞧瞧你这干的是什么事,我瞧着那美人儿可没有一丁点儿的喜欢你呢,啧啧啧,老花你也太浪费你这张脸了。”

    花倾落听着景苼的话,再也控制不住,直接朝着景苼打去,景苼也是早有防备,立马跳开,躲过花倾落打过来的那道魔气,那魔气打在景苼身后刚才他躺的美人榻上,那张精致的美人榻瞬间四分五裂。

    景苼看到自己心爱的美人榻就这样被花倾落给毁了个彻底,心里那叫一个心疼,立刻叫道:“老花,你,你,我的美人榻哟。”

    “你再胡说八道,下一次我就把你这快活林给拆了。”花倾落不客气的说道。

    景苼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老花,你,你,我刚救了你的美人儿,你就这么对我?还要拆了我的快活林?我现在就去跟美人儿说,拆穿你这暴脾气。”

    “景苼!”花倾落加大了音量。

    景苼翻了一个白眼,“好了,好了,来谈谈你家那美人儿好了。”

    景苼看了一眼自己那四分五裂的美人榻,白了花倾落一眼,“走吧,去那边坐下说,不过先说好,你要是再敢动我这快活林的一草一木,我跟你没完。”

    “你不胡说八道,我自然对你这快活林没兴趣。”花倾落闻言随着景苼走到白玉桌前坐下。

    “老花,你这美人儿……”景苼刚开口,看到花倾落不悦的眼神遂改口道:“嗯,忘川,忘川。”

    他可不是怕了花倾落,只是他心疼他这快活林的一花一木,要知道这快活林的一花一木都是他自己亲手种的,可是他这些年来的心血,可不想就这么被毁了。

    “老花,她不简单。”景苼咳嗽了一声,正色道。

    花倾落抱着忘川来到他这快活林时那模样,景苼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要是花倾落再晚一点,只怕这后果,他就根本没办法控制了。

    忘川体内的魔气可以说是极其恐怖的,比花倾落的魔气还要强悍,他从未见过魔气如此强盛的人,而且这个强悍的魔气还被困在身体里,最主要的是这个人身体里除了那强悍的魔气以外还有深厚的鬼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魔气与鬼气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而这个人还好好的活着,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废话,我自然知道。”花倾落语气淡淡的说道。

    “老花,美,忘川体内还有一股力量将她体内的魔气封印起来了,那股力量很奇怪。”景苼神色变得凝重,忘川本身体内霸道的鬼气和魔气已经很奇怪了,但是那股封印魔气的力量更是奇怪,那根本不是六界之中的力量,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见过那种力量。

    “是无忧。”花倾落提到无忧有一股烦躁,实际上提起自己的情敌不管是谁都会不舒服,何况是花倾落。

    “无忧?”景苼摸了摸下巴,桃花眼泛起一道精光,“不会就是美,呃,忘川心里喜欢的那个人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