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4章 无忧不回来了
    “你胡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三生怒视着黄衣女子。

    黄衣女子也不生气,走到三生跟前伸手想要去摸三生的头发,三生一挥手躲了过去,黄衣女子放下手,也不再强求,“三生,我抱你的时候,你才不过一百岁,你自然是不记得的,那个时候你总是喜欢窝在我怀里不管是谁来,你也不下来,就算是无忧来,你也要赖在我怀里。”

    黄衣女子一边说一边回忆,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那样子根本不像是在说假话。

    三生盯着黄衣女子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也不知道是被女子话惊到还是气到。

    “三生,你可知自从你和无忧失踪之后,我走遍了六界也寻不到你们,如今算是终于找到你们了。”黄衣女子说着双眼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三生心里一团乱麻,脑海中不知怎的突然闪过一个画面,画面是他窝在一个女子怀里笑得很是开心,女子陪着他一起玩耍。

    “娘亲。”三生喃喃开口,那画面中的女子很是亲切,三生断定那个女子就是娘亲,所以才会不自觉的出声。

    然而,三生这一声娘亲落进忘川耳朵里就像是证实忘川的猜想一样,忘川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忘川。”花倾落一把将忘川扶住,语气隐隐有些不安。

    忘川强撑着,朝着花倾落扯了扯嘴角,摇头,“我,没事。”

    “无忧呢,她不是来找无忧的吗?书生张,你去叫无忧出来。”忘川隐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着。

    书生张小声的回道:“大人,无忧公子他,他不在屋里。”

    这女子一来,他最先找的便是无忧公子,却发现无忧公子并没有在房里,所以他才急急忙忙的去找小大人。原本他是想若是能不让大人知道是最好不过的,但是却没想到还是让大人知道了。

    不在房里?忘川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对啊,若是无忧在怎么可能如此之久也不出来?来的可是他心心念念了一晚上的人啊,怎么会不出来呢。

    忘川心里的那道口子越来越大,有两股力量在她体内冲撞,撞得她五脏六腑生疼,浑身都疼。忘川想要发泄,可她却努力的压制自己,让自己镇定下来。越是压抑,体内就越发的翻滚,忘川终是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忘川!”花倾落扶着忘川,眉头紧锁。

    忘川这一口血,三生和苏浅眠也回过神来都齐齐的走到忘川身边。

    “娘亲,你怎么?”三生一脸担忧的望着忘川。

    “忘川。”苏浅眠看着忘川的模样也是满脸的复杂。

    苏浅眠心里气不过,朝着那黄衣女子怒道:“喂,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怎么认识我和我娘的,既然你是来找无忧,你也看见了,姓无的并不在这里,麻烦你离开这里,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黄衣女子微微一笑,“我要在这里等无忧回来,他会回来的。”

    苏浅眠气竭,这个女子都把忘川气成这样了,还笑得出来?刚才苏浅眠想着既然这女子是来找无忧的,想着忘川见了或许就再也不会在意无忧了,哪里知道这个女子会把忘川气吐血。苏浅眠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子就是成心的,成心如此,不然为何看到忘川吐血,还能笑得如此的心安理得?

    苏浅眠虽然想让忘川对无忧死心,可是并不想看到忘川如此伤心,故而对黄衣女子从最初的旁观到如今的满眼怒意。

    “都是你,你个坏女人,都是你把娘亲气成这样的。”三生冲到黄衣女子面前作势要打黄衣女子。

    “三生。”忘川缓了缓叫道。

    三生扬起的手没有落下,气恼的瞪了黄衣女子一眼,然后飘到忘川跟前,“娘亲,你别生气,等爹爹回来这个坏女人的谎言就会被拆穿。”

    三生此刻指望着无忧快点回来,把这个气得娘亲吐血的坏女人给打出去。

    无忧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所有人都在院子里坐着,忘川背对着他。无忧一回来三生就立马飘了过去,“爹爹你可算回来了。”三生兴奋的说道。

    无忧是因为感受到忘川的情绪波动太过于大,担心忘川出事,所以顾不得其它的事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爹爹,你去哪儿了?有个坏女人跑来把娘亲给气到了,爹爹,你快把那个坏女人给打出去。”三生扁扁嘴委屈的说道。

    “无忧,我终于找到你了。”黄衣女子转身看向无忧,语气中有着深深的欢喜。

    无忧脚步一顿,看到黄衣女子,脸色僵了僵。

    “爹爹,就是她,就是这个坏女人,她说是你的娘子,明明娘亲才是,爹爹你快把这个坏女人赶走。”三生指着黄衣女子连忙告状。

    黄衣女子走到无忧面前,“无忧,你可知我找你找得好苦。”

    无忧没有说话,黄衣女子拉起无忧的手,无忧手指微微瑟缩了一下,却没有甩开,任由黄衣女子拉着。

    “娘亲,娘亲,你醒了?”三生担忧的看着忘川,见到忘川醒了过来立刻喊道。

    忘川睁开眼,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心口微微发疼。

    “无忧呢?”忘川开口问道。

    苏浅眠和花倾落都没有说话,忘川看向书生张,书生张缩了缩脖子张了张嘴,“无忧公子他……”

    “娘亲,爹爹不回来了。”三生垂下头低低的开口。

    不回来了?忘川怔怔的望着三生,脑海中浮现出画面,对啊,无忧的娘子来了,那个叫羲儿的女子来了,无忧没有说一句话就跟那个女子走了,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果然是认错人了么?是因为她这张脸才认错的吗?所以当那个女子一出现,无忧就立刻发现自己认错了是吗?所以才会一句话都不曾说就随那个女子离开。

    忘川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晕倒的,或许是无忧头也不回的离开院子不留下只言片语,或许是黄衣女子与无忧紧扣的双手刺激了她,不管是什么,忘川的确是晕倒了,过了几个时辰才醒了过来。

    “不回来了?”忘川轻声的呢喃了一句,表情有些落寞,心口疼得厉害,似乎连呼吸都是疼的,就好似被人生生的剜掉一块肉一般。

    三生扑到忘川怀里,“娘亲,你还有三生,三生一定会像爹爹一样好好照顾娘亲的。”

    照顾?那是不是说无忧他不会再回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忘川捏紧了手,手指都掐出了痕迹,可她却感觉不到,“三生,那个羲儿你认识对吗?你认识的人其实是她对不对?”

    三生沉默了片刻,爹爹交代过让他好好照顾娘亲,不要跟娘亲提起那个坏女人的事。可现在娘亲问他了,他该怎么回答?

    “三生,你走吧。”忘川突然幽幽的开口,三生从跟着她就一直把她当做娘亲,可如今那个羲儿真的找上门来了,她该让三生离开的。事实上,她觉得三生像无忧一样不说一句话就离开才是合理的,如今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三生急了,“不,娘亲,三生不要离开娘亲,三生要永远跟娘亲在一起。”

    “我不是你娘亲。”忘川将三生从自己身上拉开。

    三生不管不顾的想要再次爬到忘川身上,忘川一挥手将三生隔绝在外。三生急得哭了起来,“娘亲,娘亲,你不要赶三生走,娘亲。”

    三生哭得伤心,可是忘川同样也不好过,听到三生的哭声,忘川的头像是要炸裂一样,脑袋里全是哭叫惨叫声交织在一起。

    脑海中全是一片火,很大很大的火,那些惨叫哭喊声就是从那片火海之中发出来的,忘川抱着头,感觉整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了起来,死劲儿的往外拉扯。

    忘川忍受不住,抱着头在直接从床上翻滚了下来,三生停止了哭泣,瞪大了眼睛看着忘川痛苦不堪的模样。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三生想要靠前,却无法打破忘川设下的结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忘川痛苦的翻滚。

    苏浅眠、花倾落和书生张一直在门外,自从忘川晕倒之后,三生就死命的不让几人进屋,要自己一个人照看忘川。如今这屋子里传出如此大的动静,几人立刻推门而进。

    三生此刻已经是慌了神,无忧不在,他能求助的也就只有花倾落和苏浅眠。苏浅眠虽然是个神仙,可是在三生看来,苏浅眠这个神仙不过是个半吊子。所以三生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朝花倾落扑了过去,“黑心花,你救救娘亲,救救娘亲。”

    花倾落看到在地上抱着头惨叫翻滚的忘川,顿时大惊,直接破了忘川的结界冲过去将忘川抱了起来。

    此时忘川周身开始包裹着浓厚的鬼气,而那些鬼气乱窜,根本不受控制。花倾落伸手准备朝忘川输送真气,苏浅眠大惊,立刻出声道:“花孔雀,不行,你疯了,你是魔,忘川她是鬼。”

    六界生灵,各有各的气息,除非气息相同,轻易不可随意乱输送,否则气息不同,两股气息相冲,极有可能会让承受者爆体而亡。

    “凶婆娘,你闭嘴。”花倾落神情凝重,想到先前忘川入魔失去神智的事,不敢轻易将魔气输送给忘川,他怕若是输送了魔气会让忘川体内的封印松动,到时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平日里花倾落很是看不惯无忧,但是如今他却第一次希望无忧能在,毕竟无忧的力量很是特别,还有那恐怖的治愈之术,如果有无忧在,忘川此刻也不会受这般苦楚。但是若不是因为无忧,忘川也不会变成这样。

    花倾落看到忘川双眼隐隐有着血色,再也顾不得抱起忘川化作一道光消失不见。

    忘川是闻到一股浓重的脂粉味才醒的,那股脂粉味极重,让忘川很是不喜欢,所以睡得不安稳。

    忘川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其艳丽的脸,好看的桃花眼,眼波盈盈,吹弹可破的肌肤,殷红的嘴唇,无一不彰显着这张脸的精致与俊俏。

    “哟,美人儿,你醒了?”那张殷红的嘴微微张开,吐出来的声音很好听,但是说出来的话忘川却是不大喜欢。

    忘川怔怔的望着那张脸,没有开口,反倒是那脸的主人似乎有些羞涩不好意思,“美人儿,我知道我生得好看,可是你这样看着人家,人家好难为情的。”

    忘川皱着眉,半响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你离我远一些。”

    那人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忘川所说的话,一双桃花眼扑扇扑扇的眨了两下,“美人儿,你说什么?”

    “我说,麻烦你离我远点,你身上太臭了。”忘川一向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如今醒来看到这么一个陌生的面孔,再加上心情不太好,所以就直接说了出来。

    那人听了脸上原本扬起的笑意瞬间凝固了,不可思议的睁大了桃花眼看向忘川,连说话都有些结巴,“美,美人儿,你,你说什么?”

    忘川看着那张惊讶的脸,心想,难道这人空有一张好看的皮囊,难不成听觉有问题吗?忘川也难得再重复,翻身想要下床。

    “美人儿,你这是做什么,可别下床,你现在身体虚着呢。”眼看忘川要下床,那人急了连忙凑得更近了,手拉着忘川的胳膊想要让忘川躺下。

    忘川一闻到那人身上的脂粉味,心情更是糟透了,浓重的脂粉味儿让忘川很是不舒服。

    “景苼,你在做什么?”门口突然传来一声高喝。

    桃花眼的男子回头,花倾落正黑着一张脸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白瓷碗。

    花倾落放下手中的碗快步走到忘川身边,将景苼生生的推开了一些,“忘川,怎么样?还头疼吗?”

    忘川摇摇头,打量着四周,这间屋子挂着轻曼的纱,满屋子都是一股脂粉味,那味道闻得忘川很是难受。

    “花倾落,这里是哪里?”忘川开口问道。

    花倾落不语,反而端起白瓷碗,“忘川,你生病了,来把药喝了。”

    忘川看着碗里那漆黑的药汁,她又不是凡人,不需要喝药的,何况她怎么会生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