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9章 榆木疙瘩
    在快活林住了些时日,花倾落把要去东海瀛洲的事告诉了忘川,原本他是打算自己去的,可是景苼说最好忘川跟他一起去去,毕竟东海瀛洲里面到底什么东西对忘川才有用,他也不太清楚,所以忘川自己能进去是最好的。

    景苼这话说得没头没脑,花倾落自然是瞒不过的,不过却是能糊弄忘川。忘川听了景苼的话觉得她的确得去趟东海瀛洲,且不说那里可以将她头疼的毛病治好,主要是她自己也不太想呆在原来的院子,那个院子到处都是无忧的影子,她怕自己一回去就会再次想到无忧,与其如此还不如离开。

    忘川喝了景苼的药,倒是再也没有再头疼过,景苼也告诉了忘川她如今的身体不适合再动用法术,毕竟体内三股力量互相制衡,若是一不小心打破了如今的平衡,只怕会一发不可收拾。

    临走前景苼特意拉着花倾落到一旁,花倾落虽然不想理会景苼,可是景苼当着忘川的面说,“美人儿,老花是个腼腆人儿,我这许久不见老花,想跟他说说悄悄话。”

    忘川自然很是自觉的准备离远一些给两人说“悄悄话”的空间。忘川还没有走花倾落看了景苼一眼主动跟着景苼走到旁边。

    “说吧,有什么事?”花倾落有些不耐烦,其实也可想而知,虽然景苼的确帮他拉进了他和忘川的距离,可是景苼那张嘴着实很是讨厌,也难怪花倾落并不太想跟景苼说话。

    景苼语重心长的说道:“老花啊,我这该做的可都做了,剩下的事就靠你自己的,其实我还是挺不放心你的,你说你以前让你学点经验你不学,现在不知道怎么做了吧……”

    景苼话还没说完,花倾落已经忍不住抬脚准备走人,再听景苼说下去,他真的怕自己忍不住会直接揍景苼一顿。

    “别别别,老花,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我想说你别忘了正事,外面那群老家伙还虎视眈眈的盯着你呢,虽然你这娶媳妇是大事,可是你要是不先把那群人摆平了,很难。”景苼哪怕是担心也说得让人很是无语。

    花倾落黑着脸,抿着唇没有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景苼瞧,看得景苼心里怪怪的,“那个,老花你盯着我做什么?”

    花倾落忽而一笑,凑到景苼跟前道:“你若关心我就直说便是,一个大男人……矫情。”

    这次轮到景苼惊讶了,要知道在他的认知里花倾落是绝不会说这种话的,可现在花倾落不仅说了,而且还一点没觉得别扭。

    花倾落看到景苼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多日来心中的郁气瞬间消失了不少。花倾落发现有时候自己发怒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噎别人来得爽快。或许他该多跟景苼学学,怎么用话气死人不偿命。

    不过景苼的确没说错,那群老东西他的确该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才好,不过这一切还是等去了东海瀛洲之后再说吧。

    花倾落带着忘川离开了快活林,进快活林的时候忘川基本已经疼得没有神智了,所以根本不知道魔界是什么模样。虽然景苼跟忘川说过,也带她去快活林边界上看了一眼,可是那一眼除了漆黑一片的瘴气以外根本看不出个什么来。

    如今花倾落带着忘川出来才发现景苼果然没有说错,这魔界的天是灰蒙蒙的,地上可以说是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全是黑土焦石,空中有一团一团的黑色魔气在四处飞舞。这魔界看起来比地府还要难看一些,毕竟地府还有一抹红色,唯一的红色曼珠沙华。想到曼珠沙华,忘川下意识的握了握手,指甲在手心上掐出了痕迹。这魔界却是一点颜色都没有,全是灰蒙蒙的一片。

    “快活林不属于魔界吗?”

    忘川跟着花倾落正在爬一座山峰,花倾落说到了山顶就能离开魔界回到凡间了,这座山比想象中的更高耸,更陡峭,山上寸草不生,全是乱石,山路陡峭崎岖。其实对于花倾落和忘川来说只要用法术飞上去很容易,可是花倾落说必须走上去。虽然忘川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里毕竟是魔界,她并不熟悉,不过她想花倾落既然如此说定然有他的用意。

    “属于,怎么了?”花倾落偏过头问道。

    “我只是觉得魔界与快活林差别很大。”忘川说道。现在这满目苍夷寸草不生的魔界和快活林里桃花十里小桥流水相比的确很难让人觉得这两个地方都属于魔界。

    花倾落点点头道:“景苼以前喜欢到处走,所以把他喜欢的都搬到了魔界,建了这快活林。”

    “忘川,你不喜欢魔界对吗?”花倾落犹豫了片刻问道。

    喜欢?谈不上,只是她以前看得最多的都是这灰蒙的颜色,相较于这灰蒙蒙的颜色,她更喜欢凡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凡间很美。

    凡间有千娇百媚,有各种色彩斑斓,所以她才会想要成为一个凡人,想要在凡间一直生活下去。

    “快活林就很好。”忘川并没有说喜欢不喜欢,而是换了一种方式,她说的是心里话,她真的觉得快活林很好,虽然快活林不似人间那般热闹,但是很美,而且也不会担心会被人识破,更不用担心会把人吓到。

    花倾落暗自咬了咬牙,这个景苼还骗他没有对忘川说什么,对忘川没有想法,这叫没有想法吗?忘川不过在快活林呆了几日而已,就开始对快活林念念不忘了。

    花倾落在心里将景苼骂了一遍,而正坐在树下半躺着美人在怀的景苼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喷嚏,自言自语道:“唔,定然是有人惦记我了,难道是美人儿在想我?”

    “我就知道本公子的魅力是无人可挡的,哎,美人儿,你可别对我动心啊,不然老花定然会拆了我这快活林的。”景苼感叹了一句。

    “公子,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敢来拆公子的快活林?”景苼身旁的美人拿了一瓣橘子送到景苼嘴边。

    景苼长口就将橘子卷入口中,同时舌尖勾了勾美人如葱的指尖,惹着那美人眼波盈盈,俏丽的脸上染上烟霞。

    女子嗔怪了一声,“公子讨厌。”

    “公子我可不讨厌,讨厌的是老花,要是老花把我这快活林给拆了,小美人,你们跟我走么?”景苼笑着勾起女子的下巴,桃花眼微微流转,柔情似水。

    女子双颊红透,痴迷的看着景苼,“公子去哪儿,妾身就跟公子去哪儿。”

    景苼很满意在女子红润的小嘴上轻轻啄了一口,“真乖。”

    景苼窝在快活林里逍遥快活,而花倾落和忘川此刻却不好受。

    原本花倾落和忘川眼看就要到峰顶了,突然蹦出来几个黑影拦着了花倾落和忘川的去路。之所以说是黑影,那是因为那几个人全身都被如墨一般的魔气包裹着,根本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那几个人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全部朝着忘川攻击,显然那几人是冲着忘川而来的。

    忘川正打算出手却被花倾落拦住,“忘川,你不能动手。”

    忘川蹙眉,适才想起景苼的话,景苼说她现在最好不要动手,避免体内力量失衡。

    “可是……”忘川本还想说什么花倾落已经与那几个影子打了起来。

    花倾落沉着眼,虽然面前的几个影子都是魔界中人,可是花倾落却并没有手下留情,只一招就将那一个影子打散。

    看到那几个影子瞬间消散,花倾落蹙眉,他本以为那几个影子是那群老家伙派来的,可是若真是那群老家伙派来的,不可能这么弱。而且刚才他并没有用多少力,不可能直接将几人给打散。

    等等,若不是那群老家伙派来的人,那这几个人是?花倾落突然想起临走前景苼说什么他只能帮他到这里了,剩下的就靠他自己了。他本以为景苼说的是在快活林的那几日,看来似乎是他想错了。要知道他带忘川离开魔界选择走这条路就是不想惊动任何人,按道理那群老东西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何况这几个人实在是太弱了。

    花倾落唯一能想到就是景苼,想到这几个人是景苼安排的,而且,虽然他不善于这种事,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景苼安排这几个人的用意。看来景苼说的帮就是在这里了,花倾落不知道该作何表情,这安排的几个人就这么一下子被他给解决了,实在是……

    花倾落把那几个人都给打散了,躺在快活林里的景苼立刻就察觉了,顿时一张脸拉了下来,很是痛心疾首,这么快那几人就被花倾落解决了,说明他安排的已经被破坏了。何况景苼能想到,他好不容易安排的一切都是被花倾落亲自给破坏了的。

    “哎呦,老花啊,你简直是糟蹋了我的一番好意,蠢,蠢,蠢,如此好的机会都浪费了,哼,榆木疙瘩,简直是个笨蛋,没见过这么蠢的笨蛋。”景苼气哼哼的骂了一通仍然不解气。

    原本伺候景苼的两个美人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景苼突然就这么生气,而且还骂得如此难听,这到底是谁惹得公子不高兴了?

    而忘川和花倾落除了被那几个影子拦路之后,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其他的事,平安的回到凡间。

    忘川虽然觉得那几个突然冒出来袭击她的人很奇怪,但是她本身就不太喜欢刨根问底,所以也没有问,当然花倾落一路上似乎情绪不太高,那模样很纠结,似乎有懊恼,似乎又有点生气,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总之很奇怪就是。

    忘川和花倾落回到凡间的院子,虽然忘川并不想再回到这座院子,但是苏浅眠和书生张还在,还有三生,也不知道三生有没有离开,是不是去找无忧去了。不管如何,她要去东海瀛洲总得跟书生张和苏浅眠说一声。

    忘川刚踏进院子,一道小小的身影就冲进她的怀里,不用想也知道是三生。

    “娘亲,你可算回来了,娘亲,三生好想你。”

    忘川心中微动,终究还是伸手将三生抱了起来,虽然在她看来三生定然是将她和那个羲儿给认错了,可是三生从一开始就跟着她,一直叫她娘亲,说没有感情是假的,她疼三生是真的,三生在她心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这也是不可磨灭的。

    “娘亲,你不要赶三生走,三生不要离开娘亲。”三生在忘川怀里哭了起来,哭得很是伤心。哭得忘川心都碎了。

    “三生,你真的要跟着我吗?”忘川抱着三生再次问道。

    “嗯,三生要跟着娘亲,三生不要离开娘亲。”

    “可是你爹爹他……”忘川想说若是跟着她那三生可能以后都不可能见到无忧了。她知道三生很喜欢无忧,甚至无忧真的可能是三生的爹爹,而她并不是三生的娘亲,那个羲儿才是。

    “娘亲,三生要跟着娘亲,爹爹他只是有事离开了,以后爹爹会回来的,爹爹一定会回来的。”三生信誓旦旦的说道。

    忘川本想说无忧不会回来了,可是看到三生一双眼睛包着泪珠的模样,实在是说不出口。

    “三生乖,别哭。”忘川伸手将三生眼中的泪珠给抹了。

    忘川刚安慰完三生,抬头便看见书生张和苏浅眠两人直直的看着她,眼中流露出担忧的神情。

    “忘川,你没事了吧?”苏浅眠问道。

    忘川摇摇头,“没事了。”

    听到忘川说没事,苏浅眠才送了一口气,转头语气不善的对着花倾落质问道:“花孔雀,你有没有占忘川便宜?你有没有趁人之危?”

    花倾落顿时拉长了脸,怒道:“凶婆娘你胡说什么?”他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小人吗?

    花倾落不是不能忍的人,在快活林他都能忍受景苼,可偏偏看到苏浅眠,听到苏浅眠那不着调儿的话他就忍不了。

    “我胡说?你一句话不说就把忘川给带走了,一走就是这么多天,说你把忘川带哪里去了?别以为姓无的走了,你就可以占忘川便宜,我还在呢。”苏浅眠凶巴巴的朝着花倾落说道。

    花倾落气竭,根本就不想再跟苏浅眠吵,这个凶婆娘简直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