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88章 我真是太冤了
    “你亲自煎的药?”忘川惊讶的望着花倾落。

    花倾落被忘川这般看着,竟然莫名的觉得有些难为情,这种情绪从哪里来的花倾落自己也觉得奇怪,呵,忘川不过是看着他,他竟会有这种情绪。

    花倾落把自己的这种情绪归罪于景苼的错,所以恨恨的看了景苼一眼,那眼神就像是责怪景苼多管闲事一般。

    景苼无辜的冲花倾落眨了眨眼,老花,我这可是在帮你呢,还不领情?

    两人当着忘川的面“眉来眼去”,忘川端着手里的白瓷碗心情有些复杂并没有注意到花倾落和景苼的小动作。

    在忘川看来,她对花倾落一直以来的态度就只是花倾落是三生的救命恩人,她也一直觉得等到这救命之恩报了,她和花倾落便没有什么交集了。毕竟从一开始,忘川就知道花倾落留在他们身边定然是有原因的,不会那么单纯,但是她不愿意去想太多。所以当初花倾落不告而别的那段时间,忘川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不对的,反而觉得是正常的。

    忘川虽然不喜欢打听追查别人的事,可是花倾落的身份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花倾落是魔界的人,是魔尊,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她能感觉到花倾落到野心,而她从最初就一直想做一个平凡人而已。如今为了她的头疾,花倾落亲自带她来到这快活林,如今还亲自给她煎药,忘川心里很是复杂。

    忘川想,是不是她想错了?或许花倾落从一开始有其他打算,但是如今对她应当是真的把她当作“自己人”。那是不是她也应该把他当成是自己人?

    忘川盯着那碗药汁久久没有喝,花倾落跟景苼两人“眉来眼去”完了之后看到忘川还端着药碗,蹙了蹙眉,提醒道:“忘川,再不喝,药就凉了。”

    忘川回过神来,端起碗一口将药喝了下去,药汁的苦味在她嘴里蔓延开,忘川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花倾落立刻拿出两块蜜饯,“药有些苦,吃两颗。”

    忘川本想说没事,可是看花倾落都已经递到她面前了,也不好说不吃,拿起蜜饯放进嘴里,甜丝丝的蜜饯掩盖了嘴里的苦味。这是忘川第一次吃蜜饯,以前陪着三生去集市,也看到过三生吃这种东西,但是她从来没有尝过,原来蜜饯是这个味道。

    “谢谢。”忘川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自无忧离开后,她的心一直很难受,难受得厉害,如此吃了这颗蜜饯竟然会觉得好了许多,她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蜜饯是甜的,能让她暂时忽略掉心里的难受。

    忘川不知道自己这一句谢谢让花倾落有多激动,直到忘川说要回去休息了花倾落都没有缓过神来,等到忘川离开,景苼才拍了拍花倾落的肩,“老花,醒醒,美人儿已经走了,醒醒。”

    花倾落身体依旧还处于僵硬的状态,木然的回头看着景苼,双眼泛光,“你听见了吗?忘川对我说谢谢,她对我说谢谢对不对?”

    景苼朝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面前这个像傻子一样的人还是他认识的老花吗?确定不是一个披着老花的皮的其他东西?他认识的老花可是魔界最为张狂狂傲的魔尊,是那个可以恣意攻打九重天,可以毫不留情的将送上门的美人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出去的魔尊,怎么去地府呆了些年头出来就换了一副样子?模样还是原来的模样,可这行为也太不正常了些,比如现在像一只呆鸡的模样算什么?

    “景苼,是不是?你告诉我,我没听错对不对?”花倾落此刻像个毛头傻小子一样急切的拽着景苼问道。

    景苼抽了抽嘴角,这老花还真是来劲儿了?不过是说了一句谢谢值得这么激动么?要知道美人儿醒来就已经跟他说过谢谢了呢,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啊。

    “是啊,老花,美人儿跟你说谢谢了呢。”景苼无语的回道。

    花倾落笑得很傻,那模样甚至让景苼有些不忍直视,要是魔界的那些人看到花倾落此刻的模样会不会一个个的觉得很惊悚?

    花倾落笑了,一个人痴痴的笑了许久,或许这声谢谢对于旁人来说不过就是一声谢谢而已,但是对他不一样。他跟忘川呆在一起那么久,他能感觉得到忘川一直都只是把他当作一个需要报恩的救命恩人,甚至还会刻意的把他们的距离局限在报恩之内。哪怕是苏浅眠,忘川对苏浅眠都比对他要进一些,上次他在村子里出手之后,忘川虽然对他改观了不少,可是并没有太多明显的变化。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能感觉到忘川这一次是真的不再只把他当作是需要报恩的人,或许忘川已经开始信任他,把他当作是朋友了,虽然只是朋友,但是对于花倾落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取代无忧在忘川心目中的位置,他相信总有一天忘川会是他的。所以,这一声谢谢花倾落才会笑得如此傻。

    “老花,你再傻笑我可就走了,你这模样实在是不忍直视,我不想晚上做噩梦。”景苼拍了拍花倾落的肩头,摇摇头道。果然是万年没有开过花的铁树,不过就是这样一句谢谢也能傻成这副德行。

    听到景苼说要走,花倾落才回过神来,看到景苼那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顿时僵了僵,有些不自在。不过花倾落又不是普通人,自然很快便收拾好了自己雀跃的心情。

    “你故意的。”花倾落眯着眼睛看着景苼,眼神之中的威胁意味十足。

    景苼有些头疼,伸出手指揉了揉头,打趣道:“老花,你这变脸也变得太快了,我都快转变不过来了。”

    花倾落可不买帐,直接瞪了景苼一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

    景苼摇摇头,很是无奈,“是是是,你都知道,我就是故意的,满意了吧。”

    “你……”花倾落顿时要发作,景苼直接跳开,立刻打断道:“老花,你可别恩将仇报,刚才谁像傻子一样傻笑的?要不是我故意,你那美人儿能跟你说谢谢,能让你笑得像傻子?”

    花倾落哼了一声,虽然面色不好看,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算是默认。

    先前景苼丢给他一包药让他去煎药,等到他煎好了药,那个叫什么爱爱还是卿卿的女子找到他然后传话说让他赶紧把药煎好了给忘川送去,然后还特意丢给他一个小纸包,里面就放了几颗蜜饯,说是等忘川喝了药把蜜饯给忘川。

    忘川一向鲜少吃东西他是知道的,何况还是这种酸不酸甜不甜的蜜饯,花倾落自然是问了那女子缘由。那女子笑了笑说道:“公子既让你给你给便是,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花倾落虽然觉得那女子笑意之中颇有嘲笑他的意思,若是换个人他定然将那女子给扔出去了,但是这里是快活林,要是他把这女子给扔出去了,估计等景苼知道了又要来跟他拼命,不过是间房子景苼都可以不顾颜面的跟他拉扯,更别说还是个娇滴滴的美人,景苼厚颜无耻的性子他是知道的。所以,花倾落忍着没有对那女子做什么。

    花倾落此刻不得不承认,景苼虽然很欠收拾,可是他对于女子的确比他在行很多,知道如何讨女子欢心。

    “老花,你看我帮你这么大忙,你说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感谢?”景苼凑到花倾落跟前说道。

    花倾落退后一步,离景苼远了一些,他一向恩怨分明,何况这一次景苼的确帮了他,当然他不是指对蜜饯,而是指的忘川头疾的事。

    “说吧,你想要什么?”花倾落爽快的开口。

    景苼高兴的笑了笑,搓了搓手道:“老花,你去东海瀛洲,要是运气好进去了,这个,你也给我带点宝贝回来啊,也不多,随意的在里面拔几株花草就好。”

    “几株花草?”花倾落挑眉,他可不觉得就那么随意的几株花草就能将景苼给打发了。

    景苼笑得尴尬,“当然了,要是那花草是紫色的就更好了,嘿嘿。”

    “遇到了就拔,遇不到就算了。”花倾落回道。

    景苼要的东西要是真有那么容易拿到才怪了,不过这家伙怎么知道东海瀛洲里面有什么紫色的花草?花倾落也懒得去理会,毕竟景苼有他自己的法子,想要知道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好好。”景苼也不强求,直接满口答应。

    花倾落看了景苼一眼,也没有追问景苼拿那花草来做什么。

    “你刚才带忘川去哪儿了?”这花草的事算是说完了,不过该问的他还是得问。

    景苼一顿,脸上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硬,摸了摸鼻子道:“我就是看美人儿一个人在屋子里闷得慌,带她出去转转,看看风景,嗯,看风景。”

    看风景?花倾落可不相信景苼会带忘川“单纯的看风景”。

    “是么?那你跟忘川说了什么?”花倾落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景苼。

    景苼有些心虚的移开目光,“我说的可多了,你要知道那一句?”

    “全部。”花倾落可不会给景苼让他糊弄的机会。

    “全部?我想想啊,你也知道我这记性不太好,我跟美人儿说了很多,我跟她说我那亭子是用魔玉石打造的,哦还有后院里的那株芭蕉,你知道的,紫色芭蕉,唔,还有……”景苼一件一件的说。

    “景苼!”花倾落盯着景苼打断道。

    “啊?怎么了?”景苼开始装傻充愣。

    “你若不说,那什么紫色花草的就别想要了。”花倾落威胁道。

    景苼一听立刻拉下了脸,“别啊,老花,你答应了我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你可是魔尊,得一言九鼎,不能言而无信的。”

    “我有答应?”花倾落哼了一声,反问道。

    “你怎么……”景苼原本想说你怎么没答应,可是话到嘴边却想起刚才花倾落到话,他的确是说帮他拔回来,不过话却没有说死,说的模凌两可的。当时以他对花倾落的了解,花倾落说这话就算是答应了。可是现在花倾落要这么说,他还真没话反驳。

    “好好好,我说就是,我不过就是要求美人儿以后常来快活林玩而已。”景苼很是不情愿的开口。

    “只是这样?”花倾落可不相信景苼会只说这个。

    景苼呼吸一窒,气恼道:“是是是,我说让美人儿考虑一下住在快活林,这总行了吧。”

    “景苼,不许打忘川的主意,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花倾落认真的说道。

    景苼听到花倾落的话被气笑了,大呼冤枉,“老花,你不会以为我对你那美人儿有意思吧,老花我是那样的人吗?明知道你喜欢我会跟你抢?”

    花倾落看着景苼,半响才郑重其事的开口,“你是。”

    景苼差点没被花倾落的话给气死,什么叫他是?他怎么就是了?是,他承认自己喜欢美人儿,可是不代表他如此没有节操吧?连自己好兄弟喜欢的女人也抢?

    “老花,你说这话我可就伤心了。”景苼作出一副很是受伤的表情。

    花倾落哼了一声,“这种事你又不是没有做过。”

    景苼被花倾落的话一噎,花倾落说的话他自然懂,不过那件事可不怪他好吧,再说了花倾落又不喜欢那个女子,这样可不算。

    “喂,老花,当年那女可是送上门你不要的,我才勉为其难不想美人垂泪才去安慰的,你可别冤枉我。”景苼大呼冤枉。

    “你别翻旧账,说,你是不是想打忘川的主意?”花倾落对于当年的事根本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忘川。

    景苼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老花,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如此想我,我真是太冤了。”

    花倾落看到景苼的神情不像是说假话,不过也不确定。

    “你真的没有?”花倾落迟疑的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我发誓。”景苼睁大了眼睛郑重的举起手表明心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