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92章 仙魔势不两立
    忘川盯着面前这个满脸横肉,长相粗狂,明明一双眼睛大若牛铃却有着无辜的眼神的糙汉,面色凝重而纠结。

    “忘川,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呃……这么大个儿子?”苏浅眠一脸的惊悚,看到那糙汉,一双粗砾的大手拉着忘川裙子上的带子在那里自娱自乐的搅啊搅的,苏浅眠就有种辣眼睛不忍直视的感觉。

    “我没有儿子。”忘川甚是艰难的开口,这么一个糙汉叫她娘亲,忘川无论如何这心里也觉得怪异。

    “娘亲,三生是娘亲的儿子。”三生不乐意了。

    听到三生叫娘亲,那糙汉也立刻抬起头张嘴发出粗狂的声音,“娘亲!”

    “……”忘川第一次觉得娘亲这个词儿听起来约莫有些刺耳,不那么好听。

    “你不许叫娘亲,娘亲是我的!”三生气恼的扑到忘川怀里。

    那糙汉同样叫道:“娘亲是我的。”说完竟学着三生的样子朝着忘川扑了过去。花倾落眼明手快的一把顶住糙汉的大脑袋,糙汉被顶住脑袋不能上前,满脸的横肉扭曲成一堆了。

    “放开,娘亲是我的!”糙汉怒吼道。

    花倾落脸都黑了,这糙汉力气真大,“忘川,快走!”

    忘川抱着三生起身离那糙汉远了一些,忘川离远了,那糙汉似乎开始急躁不安。

    那糙汉靠着一股子蛮力硬生生的将花倾落给推开,接着速度极快的朝着忘川扑了过去。

    眼见那糙汉马上就要扑到忘川身上,忘川还抱着三生,生怕那糙汉扑过来会伤到三生,立马将三生往苏浅眠一抛,苏浅眠自然明白三生在忘川心中的分量,将三生给接了过来。

    “娘亲,娘亲。”三生在苏浅眠怀里挣扎。

    原本那糙汉扑过去速度就很快,忘川想要躲已经不可能,就算是挡显然也挡不住,忘川已经做好准备被糙汉给撞飞出去。然而,那糙汉在忘川跟前生生的停了下来。

    转而挠了挠后脑勺,有些茫然的转头去看三生。

    糙汉似乎想要去三生那里,可是又想留在忘川身边,现在三生被苏浅眠抱着,他似乎不太喜欢苏浅眠,不想过去,一时间,糙汉陷入了两难的地步。所以,现在糙汉站在忘川身边有些烦躁不安。

    “忘川,没事吧?”花倾落黑着脸走到忘川身边,刚才糙汉推开他的刹那,他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眼看着那糙汉冲向忘川,花倾落只觉得心跳得很是厉害。

    忘川摇摇头,“没事。”

    花倾落松了一口气,怒火中烧,想要上前将这个不知道从那里蹦跶不出来的糙汉给扔出去,这大晚上的溜进来,还差点伤了忘川,花倾落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忘川伸手拦住花倾落,“等等。”忘川总觉得这糙汉身上有股熟悉的感觉,可是就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叫什么名字?”忘川看着糙汉问道。

    糙汉茫然的看着忘川,然后又挠了挠头看了看那边的三生,急躁得跺脚。

    “苏浅眠,你放开我。”三生被苏浅眠抱着不停的挣扎,没有看到那个满脸横肉的糙汉离他娘亲那么近吗?

    忘川没发话,苏浅眠可不会松手,苏浅眠拍了拍三生的小脑袋,“三生,危险,你还是跟我呆一起比较安全。”

    三生挣脱不开,怒道:“就是跟你在一起才危险,你没看见那个糙汉离娘亲那么近吗?苏浅眠你放开我,快放开我。”

    苏浅眠拍了三生一下,“三生,我可是为你好,什么叫跟我在一起才危险?我好歹是个神仙,你个小鬼跟着我伤不了你。”

    “你好意思说自己是神仙,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弱的神仙,苏浅眠你放开我。”三生一双小腿不停的在空中踢,苏浅眠虽然本事不行,但是想要控制三生这么一只弱小的鬼,她还是能行的。

    苏浅眠自己法术不精,这次来凡间吃了不少的亏,自觉已经是把神仙的面子里子都给丢光了,反正在忘川他们面前也没有什么面子了,索性苏浅眠就破罐子破摔也不介意了。

    “三生,我再弱,至少对付你还是搓搓有余的,哼,你别想我放开你,给我乖乖的在这里呆着,安全。”苏浅眠抱着三生笑咪咪的说道。

    三生看着苏浅眠心安理得的承认自己弱心里那叫一个气,他本想着激怒了苏浅眠能逃脱苏浅眠的钳制,哪里知道如今苏浅眠脸皮已经如此之厚了。

    “你是不记得自己名字了吧?”忘川看着糙汉突然有些同情,因为她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忘川这个名字还是当初三生问随口说的。

    糙汉听到三生在那边跟苏浅眠吵,又听到忘川跟他说话,急躁的看了看三生那边,又看了看忘川,似乎犹豫不决,不知道是该留在忘川身边还是去三生那里。

    “娘亲,苏浅眠欺负我。”三生实在挣脱不开,扯着嗓子朝忘川叫喊道。

    听到三生叫娘亲,糙汉也回头眼巴巴的望着忘川,粗旷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急切,“娘亲。”

    “娘亲是我的,不许你叫,不许。”三生一听见糙汉叫忘川娘亲又开始不淡定了。可三生的话糙汉根本没有听进耳朵里,反而随着三生又叫了一声,“娘亲。”

    这一次,糙汉眼中的急切更是满满都表露无遗。忘川看到糙汉的模样有些明白过来,指着三生道:“你想让我去救他?”

    虽然忘川觉得这种想法有些奇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个糙汉如今急得直挠头是因为三生被苏浅眠抱着,看到三生挣扎不断才会如此急躁。

    “娘亲!”糙汉又叫了一声,那声音比刚才又急切了一些。

    忘川回头对着站得远远的苏浅眠说道:“苏浅眠,你把三生放了吧,让他过来。”

    “忘川!”花倾落有些担心的喊了一声,要知道,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糙汉蛮力又大,万一又像刚才那样,就太危险了。

    “没事的。”忘川回道。

    苏浅眠依言将三生给放了,三生挣脱苏浅眠的束缚立刻就朝着忘川飘了过去。眼看三生又要冲到忘川怀里,忘川侧身躲过三生熊抱。

    “娘亲,你不疼三生了。”三生没有如愿的扑进忘川怀里,撅着嘴很是委屈的望着忘川。

    “三生乖。”忘川伸手摸了摸三生的头。

    一旁的糙汉看到忘川的动作,睁着如牛铃般大小的眼睛愣愣的看着,然后又朝着忘川挪了挪步子,“娘亲。”

    忘川看着糙汉挡在她和三生之间,这次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个糙汉除了一直跟着三生叫她娘亲以外,并没有说其他的话,就像刚才,若不是她看出来他的想法,只怕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忘川觉得这个糙汉许是感觉到她和三生是从地府出来的,所以才会跑到院子来,而这个糙汉一直跟着三生叫她娘亲,只怕是因为三生如此叫,他才有一样学一样的。

    “你要做什么?”忘川看着糙汉问道。

    糙汉那双牛铃一样的眼睛望着忘川,指了指三生,又指了指自己,很是着急的样子。

    “你说话啊,你不说我不明白你想要做什么。”忘川实在是看不懂糙汉的意图。这个糙汉又不是哑巴,说不是哑巴那是因为他开口叫娘亲叫得很是顺溜,可是偏偏又是除了娘亲两个字就再也没有说过其他的了。

    糙汉又一次指了指三生,接着凑到忘川跟前,这糙汉长得人高马大的,比忘川整整高出了一个头,他这凑得近,忘川想要看他就得仰头。许是糙汉自己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顿时蹲在地上眼巴巴的望着忘川。

    “……”

    苏浅眠看到糙汉如此“乖巧”的蹲在忘川面前,觉得没什么危险了跟着走了过去,“忘川,这东西怎么突然这么乖了?”

    “我也不知道。”忘川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糙汉会突然蹲着还眼巴巴的看着她,似乎在期待什么,这么大个男人长相还粗犷,就这么蹲在她面前,忘川也觉得有些怪异。

    “喂,你干嘛挡在我和娘亲中间。”三生因为糙汉一开口就叫忘川娘亲心里一直憋着气,如今糙汉又挡在他和忘川之间更是生气。

    “娘亲,让他走好不好?三生不喜欢他。”三生本想要飘到忘川跟前,可是当三生要动作时,那糙汉就会挡住三生,三生只能眼巴巴的隔着这么一个糙汉望着忘川。

    “三生,他应该也是从地府出来的,不管怎么说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现在又不记得名字,我先问问好吗?”忘川看着这个糙汉有种熟悉的感觉,所以她很想知道这个糙汉是不是认识她,若是真的认识,或许等这个糙汉想起来还能从他嘴里知道自己的事。

    “娘亲,你不疼三生了,呜呜……”三生说着一扁嘴就要哭。

    “三生乖,别哭。”忘川看到三生那作势要哭的表情,心里一阵抽疼,想要去安慰三生奈何她一动蹲在地上的糙汉也跟着动,就是不让她过去。

    忘川一急伸手拍了拍糙汉的头顶,蹙着眉头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糙汉突然站了起来很是开心的样子,然后走到三生边上指了指三生又指了指忘川。

    忘川被这糙汉整得一愣一愣的,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既然他主动让开了,忘川也懒的去琢磨。

    “三生乖,别哭了。”忘川走到三生跟前安慰道。

    “娘亲,三生不喜欢他,娘亲。”三生缠着忘川想要把这个跟他抢娘亲的糙汉赶走。

    忘川终究是不忍心看到三生伤心的样子,“好,娘亲这就把他赶走。”

    忘川转过身看着糙汉,此刻糙汉一双牛铃一样的眼睛满是开心,也不知道开心个什么劲儿。

    “我儿子不喜欢你,你走吧。”忘川轻声说道。

    糙汉似乎不明白忘川在说什么,依旧满眼开心的看着忘川。

    忘川一向心软,何况现在面前这个糙汉虽然样貌难看了一些,但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害,而且她总觉得很熟悉,如今这糙汉眼巴巴的看着她,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

    “三生,你就没觉得他很熟悉?”忘川想了想,既然她想不出这个人到底是谁,要不就问问三生好了。

    三生此刻对于这个要跟他抢娘亲的人恨得牙痒痒,恨不能立刻让这个人消失,哪里会去想忘川所说的什么熟悉不熟悉。

    “娘亲,你是不是不想赶他走?”三生本就聪明,如今这个节骨眼忘川突然这么问他,他就觉得忘川是在找借口,忘川根本就是想留下这个糙汉。

    眼看三生那双清澈的小眼睛已经又开始蓄满了泪水,那模样随时都要掉眼泪下来,忘川心里一紧,矢口否认道:“没有,我这就赶他走。”

    “三生不喜欢你,你不能留在这里,你跟我出去吧。”忘川认真的对糙汉说道。

    接着抬脚就朝外面走去,糙汉不明所以,高兴的跟着忘川往外走。

    走到门口,忘川想了想,也不管糙汉能不能听懂,说道:“这里危险,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那糙汉似乎打算一直跟着忘川,忘川刚把他送到门外转身回来,那糙汉也跟着回来,如此往返好几次,忘川发现这样子不行,可是若是用武力,忘川又觉得似乎有点过了。

    最后忘川费了好一番唇舌才让那糙汉没有再跟着她进院子,忘川一回到院子,三生就红着眼睛飘到忘川身边,“娘亲,他走了吗?”

    “嗯,已经赶走了。”忘川一副肯定的模样回道。

    三生似乎有些不相信,“真的走了?”

    忘川点点头,“嗯,走了。”

    三生围着忘川绕了一圈没有看到那个糙汉才放心下来。

    “好了,没事了,回去睡吧。”忘川打了个哈欠回屋去了。

    这大半夜的闹了这么一出,如今忘川都回屋了,大家也都各自回屋了。

    苏浅眠走到花倾落跟前,“花孔雀,你跟那人交手打了这么久,可看出那人到底是什么人了吗?”

    花倾落白了苏浅眠一眼,“凶婆娘,我跟你很熟?如果我没记错你是仙我是魔,仙魔势不两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花倾落说完抬脚就回自己屋子。

    苏浅眠看到花倾落毫不留情的关了门,磨了磨牙,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完苏浅眠也自顾的回了房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