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91章 蹦出来的色鬼
    忘川一行人翻山越林,因为东海瀛洲的入口神出鬼没,所以他们一路前行想着能在路途之中探听到一些消息。

    毕竟东海瀛洲对于凡间的修仙者来说乃是福地仙岛,东海瀛洲越是神秘,传闻也就越多。除了忘川他们想去东海瀛洲,那些妄想成仙的修仙者也想去,所以必定一路上能探听出一些消息来。

    忘川他们打听到再过一个月东海瀛洲的大门将会在一个滨海的小村子里打开,这消息也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但是如今这消息已经传遍了,各路修仙着想要进东海瀛洲都齐齐的向那个小村子聚集。

    忘川他们毕竟不是凡人,何况他们一行人齐聚了魔、鬼、仙,偏偏就是没有一个正常人。那些想要进入东海瀛洲的修仙者虽然还是凡人身躯,但是想要进入东海瀛洲的必定都有几分本事。要是遇到个厉害的看出他们不是凡人,面对一群修仙者的围攻其实也是很麻烦的。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忘川他们并没有提前到那个小村子,反而是在离那个小村子不远的一个镇上落脚。几人打算等到那东海瀛洲的大门打开时再过去也不迟。

    书生张找了镇上的一间客栈,包了个单独的小院子,院子里有单独的几间客房,他们一行人住在这个小院子里也不会担心被客栈里人来人往的瞧出异常来。

    入夜,忘川在床上睡得不安稳,脑子里总是浮现出一些很零碎的画面,可是却又模糊不清。每每当她想要将那些画面拼凑起来时,头就会疼痛难忍。

    忘川心里烦躁,起身出了房门,夜里黑漆漆的一片,就连月光也隐了,忘川走到院子,夜风吹过,冷飕飕的,让忘川感觉头疼缓了一些。

    虽然她离开快活林,但是景苼告诉她,她情绪波动不宜过大,而且若是遇到想不通的事最好就别想了,以免引起头疾发作。景苼悄悄告诉过她,她的头疾怕是与她的记忆有关,若是能恢复记忆或许就能好。当然,这些话景苼是跟她一个人说的。

    忘川知道自己的确是忘记了很多东西,但是她记不起来,这次她去东海瀛洲其实最主要的是想让她自己恢复记忆。

    突然一声细小的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来,忘川不是普通人自然能听到。

    这个时候夜深人静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来到镇子的时候,客栈老板与他们说过这镇子晚上有些不安宁,不过只要夜里不出门便没什么事。

    客栈老板说得很是感慨,这种事原本是不该说的,说出来只会将人给吓跑,但是客栈老板说反正不管到哪儿都不太平,这世道乱了,那些害人的玩意儿都爬出来害人了。怕归怕但是也都已经知道了,提醒一下反倒是好的。

    忘川本就是客栈老板口中所说的那一类从地府爬出来的玩意儿,虽然她并没有害人,但是她也是属于异类。

    这深夜出个门,忘川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但是此刻听到声音,忘川心想莫不是这么快就让她遇到了客栈老板口中的害人玩意儿?

    厉鬼什么的她见得多了,当然在这凡间虽然也见到了,但是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或许能碰到地府的“老熟鬼”也说不定。

    忘川朝着那声音走过去,一直走到茅房,忘川站在茅房门口停住,她确定那声音就是从茅房里传出来的。

    里面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里面?忘川犹豫了片刻推开茅房门,嘎吱一声,门开了,一个黑影利索的从茅房里蹿了出来,忘川往旁边一躲,那黑影瞬间落到一棵树后面躲了起来。

    忘川能感觉到这个黑影不简单,身上沾染了鬼气,忘川几乎立刻就肯定现在躲在树后面的那个黑影应当是只鬼。

    “出来。”忘川看向树后,因为黑灯瞎火的看不清,忘川即便能夜里视物,可看见的也只是一个黑色的影子,根本看不清那影子的样子。

    忘川虽然这一声声音并不大,可是院子里住的也都不是普通人,听到动静儿自然是醒了的。

    “忘川,出什么事了?”最先火急火燎冲出来的是苏浅眠,苏浅眠一身的亵衣,披头散发的跑到忘川跟前急吼吼的问道。

    接着三生也从屋子里飘了出来,“娘亲!”

    花倾落同样走到忘川身边蹙眉道:“忘川,可是出了什么事?”

    忘川摇摇头,指着树后面的影子道:“那只鬼躲在茅房里,我走过去,它就从茅房里跑了出来,现在躲在那里。”

    “鬼?”苏浅眠惊呼,“这鬼是没脑子吗?”

    苏浅眠很是奇怪,这只鬼难道感觉不到他们吗?也敢跑到他们的院子作祟,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花倾落看着树后面的那道黑影,冷声道:“有没有脑子捉出来看看就知道了。”花倾落说完朝着那棵树走了过去,躲在树后面的那个黑影许是看见花倾落朝着它走了过去,立刻一溜烟的又窜到了另外一棵树后面。速度极快,就连花倾落也愣了一下,这是鬼吗?花倾落眉心皱起了褶子,鬼他见了不少,有这般速度的除了忘川他还没有见到另外一只鬼有这么快的速度。

    花倾落盯着那躲在另外一棵树后面的黑影,沉了眼,这一次,花倾落没有像刚才那样走过去,而是直接飞身朝那黑影抓去。

    然而,那黑影速度也极快,还没等花倾落碰到他,他就闪身到了另外的一个花丛之中。花倾落手一顿转了方向,可是那黑影也看穿了花倾落的意图,每次花倾落要抓住他时,都被他给逃了。两人就像是在这院子里捉迷藏一样,说来也奇怪,那黑影虽然一味的躲避,但是并没有跟花倾落正面冲突的打算,而且亦没有想逃跑出这个小院子的想法。

    “花孔雀,你也太没用了,这么半天连只鬼都捉不住。”苏浅眠看着两人在这院子里窜来窜去的都不知道转了多少圈了,可是花倾落却是连那黑影的边角都没有碰到。

    “凶婆娘,别站在那里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来。”花倾落虽然对于黑影有这般速度很是费解,但是听到苏浅眠这般讽刺他更是让他恼怒。

    “哎呦,你可是堂堂的魔尊,我不过是一个小仙子罢了,怎么能跟你这个魔界的魔尊相比呢?可是你这魔尊莫不是传言有误?就你这连一只小鬼都捉不到,真是好笑。”苏浅眠不遗余力的抓着机会嘲笑花倾落。

    花倾落在这院子里跟那个黑影像捉迷藏一样转了好久,本就心里一股子火,此刻再听到苏浅眠赤裸裸的嘲笑更是气不打一处。

    其实他也是很郁闷的,怎么随便不知道从那里蹦跶出来一只鬼都这么有本事?他不过是在地府呆了一段时间,出来感觉满地都是有本事的人,要知道他在还没有关进地府前,这六界之中还真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可这次出来在凡间遇到的每一个都是硬茬,无忧,忘川也就罢了,现在这只打算跟他躲猫猫的鬼也是。

    花倾落被这只鬼折磨得已经没有耐心了,也懒的再去抓,反而直接开打,根本就是打算靠武力把这只会躲的鬼给灭了。

    那个黑影似乎除了躲避并不知道还手,刚才花倾落是一心想要抓住他所有并没有用魔气,现在他既想要动武,自然就不会心慈手软。轮番轰炸之后,院子里能躲的树和花丛被花倾落给连根拔起。

    黑影无处可藏,喘着粗气,似乎很是焦急,从他抱着头不停的到处乱窜就能看出来,毫无章法,似乎被花倾落逼急了。

    花倾落将院子里可以躲藏的东西都给除去了,如今看到黑影焦急的模样反倒是不急了,“你躲啊,我看你还能躲哪里去。”

    花倾落说完一步一步的朝着黑影走过去,他就不信现在还不能抓住这只鬼。那黑影瞧见花倾落走了过去,连连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眼看花倾落就要靠近了,那黑影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粗粗的咕噜之声,接着便朝忘川窜了过去。

    “忘川,小心。”花倾落大惊,伸手想要去拦,可是那黑影的速度太快,花倾落抓了个空。

    花倾落的话刚落,那黑影已经窜到忘川跟前。

    “娘亲。”三生立刻紧张的喊道。

    忘川还没出手,那黑影已经拉起忘川的裙角钻了进去,一大坨裹在忘川裙子里面抖啊抖。

    忘川一愣,苏浅眠同是一愣,就连正准备朝着忘川冲过来的花倾落见此也是一愣。

    三生飘到忘川身边气呼呼的去掀忘川的裙子,可是躲在忘川裙子下面的那团黑影死死的拽着裙子,三生那点力气根本就是掀不开。

    “喂,你是哪儿蹦出来的小鬼,还不出来,躲在我娘亲裙子里做什么?”三生怒道。

    那东西并没有回答,反而是又拉了拉忘川的裙子,想要把自个儿整个身体都遮住,可是忘川的裙子本就不大,反而是那团黑影个儿比较大,不论他如何遮挡,总会露出半边身子,索性就直接将脑袋给裹了个严实。

    忘川原本想要动手的心思看到这种情况也是愣住了,看着自己裙子底下那露出半个身子的东西很是复杂。

    苏浅眠看着那东西立刻伸手去拽,边拽还边嚷嚷,“原来是只色鬼,忘川的裙底是你想钻就钻的?还不出来?”

    那东西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力气又大,不论苏浅眠和三生如何拽,硬是没有动得了那东西分毫。再加上苏浅眠和三生又怕把那东西给惹急了伤到忘川,所以更是不敢动粗。

    这种时候花倾落即便想上前帮忙,但是又碍于那东西钻的地方是忘川的裙底,他总不能也去吧,若是把忘川的裙子撕破了那岂不是……

    花倾落顾及忘川,只能在一旁干盯着,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只是心里对钻忘川裙底底东西更加恼恨了。这东西当真他的面儿占忘川便宜,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当然,其实那东西本就没把花倾落给放在眼里。

    “呃……要不我试试吧。”忘川看着那死活赖在她裙底的东西犹豫的开口道。

    苏浅眠和三生住了手,一脸的郁色,一双眼睛盯着那露在外面的半边身子,恨不能盯出个洞来。

    “咳咳,那个,你出来吧,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忘川试图安抚道,她能感觉到躲在她裙底里的东西有些瑟瑟发抖,似乎在害怕。

    可是忘川这话说了半天,也不见那东西从她裙摆里出来,显然她这话那东西根本没有听进去。

    忘川伸手轻轻的去触碰裙底的东西,手刚一碰到,那东西立刻瑟缩了一下,忘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和一些。

    “你出来吧,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真的,我也是从地府出来的,你应该也是吧。”

    忘川已经很温和的说话了,可是那东西还是没有反应,而且大有不打算出来的架势。

    “娘亲!”三生气恼的叫了一声,恨不能将钻进忘川裙底的那东西给大卸八块。

    “三生,我没事,他只是有些害怕,我再试试,或许过一会儿他就出来了。”忘川对这个躲进自己裙底的家伙似乎很有耐心。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唔,他们也不会伤害你,你出来吧好吗?”忘川耐心的摸了摸那东西的背,轻声说道。

    那东西喉咙里咕噜一声,然后粗旷的声音从裙底传了出来,“娘亲!”

    忘川听到娘亲两个字是一头雾水,后知后觉的问道:“他叫娘亲,是叫的我吗?”

    苏浅眠面色有些扭曲,不过还是点点头,“应该是。”虽然苏浅眠口上是这么说心里却是怒气冲冲,这个色鬼钻进忘川的裙摆里也就算了,现在竟然一开口就叫忘川娘亲,简直是摆明了占便宜。

    三生听到那东西叫忘川娘亲,这脾气就压制不住了,一脚踹上了那东西露在外面的半边身子,“娘亲是我的,你不许叫娘亲。”

    三生气哄哄的话似乎并没有对那东西有丝毫的震慑作用,反而裙底下又传出来一声,“娘亲!”这次声音更大了,院子里每个人都能听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