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90章 痴心妄想
    忘川本是打算自己一人去东海瀛洲,但是当她说出要去东海瀛洲的打算时,三生和书生张自然不必说是要跟着去的。而花倾落说答应了景苼要去东海瀛洲找什么东西,自然也是要去的。至于苏浅眠,理由是什么地方都去过了,都说东海瀛洲最是神秘要去见识见识。

    于是几人便一同出发,一路上花倾落和苏浅眠依旧是互相看不上,时不时的吵上一次。

    书生张想得很周到,买了很多的食材和用品,虽然忘川几人不用吃东西,可是三生馋,时常要吃,所以书生张此刻背了一个大包袱,那包袱被他背着完全看不见他人。彼时一行人正在一个人迹罕至的林子里坐着休息,书生张正收拾着生活做吃的。

    “花孔雀,你还没说这几日你把忘川拐到哪里去了?”苏浅眠盯着花倾落质问道。

    忘川上次头疼得厉害,花倾落抱着忘川消失得彻底,她不过晚了一会儿,等反应过来早就没了花倾落的踪迹。这一等就是好几日没有一点音信的,苏浅眠就算担心也没有办法。

    如今她自然是要问清楚这几日花倾落把忘川给带到哪里去了。

    花倾落看了苏浅眠一眼,不客气的回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苏浅眠一顿,转头可怜巴巴的望着忘川,“忘川,你这几日都去哪儿了?人家好担心你,天天茶饭不思,你瞧,人家都瘦了。”

    “去了快活林。”忘川根本没有隐瞒的打算开口回道。

    可是这个答案听得苏浅眠一头的雾水,快活林?快活林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她根本没有听过呢?

    “快活林在哪儿?”苏浅眠又问。

    忘川想了想,这快活林具体在哪儿,她根本就不清楚,不过她记得花倾落说过,快活林属于魔界。

    “应该属于魔界。”忘川回道。

    当听到忘川吐出魔界两个字的时候苏浅眠就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怒气冲冲的走到花倾落面前,“花孔雀,你太过分了,竟然悄悄拐带忘川回魔界,说你在魔界有没有对忘川做什么?”

    面对苏浅眠这不由分说扑面而来的质问,还有苏浅眠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大色鬼一样的神情,花倾落心里气就不打一处,“凶婆娘,你够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成天脑子不知道装些什么东西。”

    “我是带忘川回魔界了,那又如何?我不带忘川回魔界,难不成你还带忘川回九重天不成?”花倾落毫不客气的说道。

    花倾落的话正说中苏浅眠内心的想法,她从一开始就想带忘川回九重天,只是现在还不行,她是想着等以后慢慢的让忘川同意。

    然而花倾落这话一出,苏浅眠立刻噤了声,有种自己的想法被人看穿的尴尬。

    见到苏浅眠没有反驳,花倾落轻笑,眯了眯眼,“凶婆娘,你不说话不会是当真想让忘川跟你上九重天吧?”

    “我……”苏浅眠想反驳,但是却是无话可否认,因为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凶婆娘,你别做梦了,忘川是绝不会跟你回九重天的,你就是痴心妄想,你们那个冷冰冰的九重天忘川根本不会去。”花倾落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听到花倾落的话,苏浅眠顿时觉得火冒三丈,怒道:“花孔雀,你别以为拐了忘川去了一趟魔界就以为以后能让忘川跟你去魔界?就你们魔界那个穷山恶水的破地方,忘川才不会去,哼。”

    “你说谁穷山恶水了?九重天才是冰冷无情的地方。”花倾落瞪着苏浅眠。

    “说的就是你,手下败将,一个破地方也就适合你这种茹毛饮血的魔居住。”苏浅眠仰着头根本没有一点害怕。

    “凶婆娘你再说一遍?到底谁手下败将?要不是你那个阴险的娘,你以为现在的九重天还能高高在上?你们神仙都是道貌岸然,虚伪的伪君子,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娘。”花倾落被苏浅眠一个手下败将给气晕了头,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苏浅眠提以前的事也就算了,偏偏还在忘川面前提及,花倾落自然是气不过的。

    “花孔雀,不许说我娘!”苏浅眠是真的恼了,平时她和花倾落再如何吵她也没有真的恼,可是他不该如此说她娘的,那是她的娘,是仙界至高无上的上仙,是花神,是九重天尊崇的女上仙。

    眼看两人说红了眼,若是不阻止估计两人接下来就会打起来,书生张高声道:“小大人,烤鸡做好了。”

    忘川原本正想着阻止两人再继续说下去,如今书生张说烤鸡做好了正好给了她一个理由,“苏浅眠,你不是挺喜欢吃烤鸡吗?去吃烤鸡吧。”

    苏浅眠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忘川亲自拉着她去吃烤鸡,她也不好再发作,只是恨恨的瞪了花倾落一眼,跟着忘川走了。

    书生张将烤鸡分好,苏浅眠抓起一块鸡死劲儿的扯,浑身怒气的嚼着鸡肉,那样子哪里像是在吃鸡肉,分明感觉像是跟那块鸡肉有仇一样。

    书生张默默的低下头,这种事他不适合插话,再说了这个时候不管是谁上去说话都是自讨苦吃。书生张想着他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

    “书生张,我的呢?”苏浅眠自顾自的生气,同样花倾落脸色也不好看。

    书生张听到花倾落叫他,立刻抬头连忙去拿剩下的那块鸡肉,然而苏浅眠比他的动作要快一些,直接将那鸡肉拿起来捏在手里。

    “……”

    书生张为难的看着苏浅眠,这,这该怎么办?

    “苏,苏姑娘,这一块是是……”书生张本想说这快肉是给花倾落的,可是看着苏浅眠怒气冲冲的眼神硬是说不出来。

    “是什么?我饿了。”苏浅眠嘴里还塞满了鸡肉,气鼓鼓的说道。

    花倾落看到苏浅眠拿走了鸡肉立刻大声道:“凶婆娘,那块是我的。”

    苏浅眠瞪着花倾落,“这上面写了你的名字了?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还说是我的呢。”

    “神仙都像你这么无赖?真是见识了。”花倾落讽刺道。

    “你说谁无赖?”苏浅眠就着手里的那快鸡肉朝着花倾落脑门砸去。

    花倾落伸手接过鸡肉,勾了勾嘴角,闻了闻,扭头对书生张说道:“书生张,没想到你这烤鸡的技术越来越好了,还挺香。”

    说完花倾落拿着那块鸡肉坐到忘川旁边,慢斯调理的撕了一块鸡肉放嘴里。

    “噗……哈哈哈……”看到花倾落吃了鸡肉,苏浅眠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是欢乐。

    花倾落皱了皱眉,心里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哈哈哈,花孔雀,那块肉我吐了口水,味道怎么样?”苏浅眠笑得人仰马翻。

    然而花倾落却黑了脸,一想到吃进嘴里的那块肉沾了苏浅眠的口水,面色极其扭曲,转身就将嘴里还没有咽下去的肉给吐了出来。可即便这样,花倾落的脸色依旧没有一丝好转。

    “凶婆娘,你,你,你恶心。”花倾落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那种感觉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该死的,这个凶婆娘简直是恶心透了。

    “我恶心?我不过是吐了口水而已,吃进去的可是你,哈哈哈哈……花孔雀,要恶心也是你恶心。”苏浅眠指着花倾落笑道。

    花倾落现在有种想要拍死苏浅眠的冲动,僵着脸愤恨的看了苏浅眠一眼,然后直接离开,那样子估计是去找水漱口去了。

    等到花倾落走了,苏浅眠才歇了笑,哼道:“跟我斗,还嫩了点。”

    忘川看着苏浅眠那得意的小模样,问道:“苏浅眠,你真的吐口水了?”

    她好像根本没有看见苏浅眠吐口水吧?

    苏浅眠双眼还带着笑意,凑到忘川跟前,“当然没有,谁叫他骂我娘呢,我就要恶心他,哼!”

    忘川一愣,随即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她就说嘛,根本没见到苏浅眠吐口水。不过她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苏浅眠和花倾落会如此的看不顺眼。

    “苏浅眠,你为什么老是跟花倾落作对?”忘川问道。

    苏浅眠扁了扁嘴,“忘川,你怎么能说是我跟他作对?明明是他老是针对我好吗?他堂堂一个魔尊,比我大了好几万岁的老头,明明是他为老不尊跟我过不去。”

    忘川听到苏浅眠的话简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花倾落是老头么?估计也就苏浅眠这么认为,忘川私以为她自己虽然不记得自己多少岁了,但是她觉得自己活过的岁月应该比花倾落还要久才是,若说花倾落是老头,那她算什么?老太婆么?

    忘川心里有些纠结,然后郑重的对苏浅眠说道:“那个,我应该比花倾落活得久一些。”

    苏浅眠一听立刻道:“忘川,你跟那个花孔雀怎么能一样,他那样的一看就是活太久的老处男,脾气那么大,你不一样,忘川活再久也是最年轻漂亮的。”

    花倾落刚漱口漱了好几遍,嘴都搓疼了,一回来就听到苏浅眠在忘川面前编排他,原本就面色不好的脸此刻更加铁青。

    花倾落正准备出去跟苏浅眠打一架,让苏浅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然而还没等他出去,就听到忘川好奇的问,“什么是老处男?”

    花倾落生生住了脚,要是现在出去忘川万一问他是不是老处男他该如何回答?花倾落在心里将苏浅眠骂了个遍。他以前怎么没觉得苏浅眠跟景苼一样嘴那么毒,说话那么难听呢?怎么现在他越看越觉得苏浅眠跟景苼简直就是一丘之貉。先前在快活林,景苼说他是万年老处男,现在这个凶婆娘也说他是老处男,花倾落简直是气得要吐血。

    苏浅眠想了想,丝毫不留情面的抹黑花倾落,“老处男嘛,唔,就是那种一把年纪的老头,没有成亲,没有女子喜欢的男子,通常老处男脾气都差,暴脾气,而且还自恋,你瞧那只花孔雀可不就是老处男?”

    “是吗?”忘川想着花倾落似乎脾气的确不太好,时常被苏浅眠气得跳脚,至于自恋嘛,应该有点。

    书生张在一旁听到苏浅眠的话低着头当作什么也没听到,那模样恨不能能离苏浅眠多远就多远,如果可能估计书生张都要把耳朵给堵起来了。

    “当然是,不信你问书生张,我有没有说错。”苏浅眠直接将问题推给书生张。

    书生张简直是欲哭无泪,他就知道,所以才希望自己压根儿没有听见,看吧,现在就落到他头上了。这种事哪里是他能议论的?不管他说什么都是错,这两位他都得罪不起。

    书生张白着脸一脸的为难,“大,大人,小的,小的不知道。”

    “书生张,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苏浅眠转过头去看书生张。

    书生张都快哭了,那张脸扭曲得都皱成一堆了。

    “好了,苏浅眠,你别为难书生张了,看你把他吓成什么样子了。”忘川摇头,很是无奈。

    苏浅眠扁扁嘴,没有再说话。

    花倾落慢慢的走了出来,一双眼睛恨不能将苏浅眠给盯出个洞来。

    “哟,花孔雀,你这是被蜜蜂叮了吧?”苏浅眠一见花倾落就忍不住刺他一下。

    花倾落没有说话,径直走到苏浅眠跟前,一把将苏浅眠给拉了起来。

    苏浅眠虽然嘴皮子上可以跟花倾落一拼,但是论实力,她根本就不是花倾落的对手,虽然她也跟花倾落打过不少架,但是都是用拳脚打而已。

    “花孔雀,你,你要做什么?”苏浅眠看着花倾落那骇人的面色,突然有些紧张。

    “凶婆娘,你不是很厉害吗?怕什么?”花倾落眯了眯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浅眠心一横,就算她打不过花倾落但是士气也不能输,“谁怕了?”

    “不怕你就别躲在忘川身边。”花倾落哼道。

    “我就喜欢呆在忘川身边怎么样?你管的着吗?”苏浅眠典型的就属于死鸭子嘴硬,拿着鸡毛当令箭的那种人。

    眼看这两人又要吵起来了,忘川看了看花倾落,又看了看苏浅眠,捂着头道:“你们两个别吵了,吵得我头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