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94章 不像女人的凡人
    “东西拿到了吗?”女子背对着声音微凉。

    “没,没有。”苏浅眠低着头不安的站着。

    女子转过身,一身清华潋滟,仙姿飘然,即便不露仙气,却也难掩身上那股超凡脱俗的气质。可是女子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一双漂亮的眼眸之中只有淡淡的疏离淡漠。

    “眠儿,你忘了先前你是怎么保证的?”女子看向苏浅眠,语气清淡,却难以掩饰那股威严。

    苏浅眠摇头,“娘亲,我一刻都没有忘,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女子问道。

    “金乌箭在无忧那里,无忧跟着一个叫羲儿的女子离开了,我,我给娘亲发了信的,娘亲可是没有收到?”苏浅眠鼓起勇气说道。

    女子默了默开口道:“那个从地府逃出来的魔尊也在吧,你先拿到震天弓,万不能让魔界的人拿到,你若是办不好,那就立刻回九重天,我自己会想办法。”

    听到女子说让她回九重天,苏浅眠大惊,立刻道:“娘亲,我有办法的,我一定会拿到震天弓,你在给我一点时间,我不会让震天弓落如魔界的手里。”

    “好,我再信你一次,你若再办不好,我就亲自去取。”女子说完化作一道白光消失。

    苏浅眠望着天边,心情无比的沉重,震天弓在忘川那里,她不想欺骗忘川,可是若是拿不到震天弓她娘真的出手,到时候她又该怎么办呢?娘亲的性子她是知道的,既然她这样说了,那就代表若是她不能如愿拿到震天弓,娘亲定然会亲自对忘川动手。她不能让娘亲动手,绝对不能。

    苏浅眠满腹心事的回到院子,在门口碰到花倾落,花倾落别有深意的看了苏浅眠一眼,“哟,这大半夜的去哪儿了?”

    “花孔雀,你别烦我,我没空跟你吵架。”苏浅眠正为震天弓的事心烦,说话自然不会顾及到语气。

    “苏浅眠,我警告你,不管你在打什么主意,要是敢伤忘川,我一定让你回不去九重天。”花倾落警告道。

    警告?若是她想伤害忘川,就不会这么烦了。苏浅眠心中怒火中烧,“花倾落,我劝你趁早死心,你和忘川是不可能的,你留在忘川身边只会给她带来灾难。”

    “可不可能,你管不着。苏浅眠,别忘了我的话,你若伤了忘川,不止是你,连你那个阴险冰冷无情的娘同样别想好过。”花倾落撂下话然后转身回了屋。

    苏浅眠恼怒的伸手将身旁新放的花给折断,原本红艳艳开得正艳的花被苏浅眠握在手中揉碎。

    这夜注定是不眠之夜,除了忘川一个人睡得香以外,院子里没有一个人睡着了。

    苏浅眠自然不用再说,脑子里一直想着花神的话,又想着花倾落的话,翻来覆去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苏浅眠此刻终于有些明白忘川为什么会有想要做一个平凡人的想法了。若她真的是平凡人,一直像之前在小镇一样简单的过该多好。以前她觉得自己天身仙骨乃事一件骄傲的事,可如今却觉得还不如做一个凡人来得逍遥快乐。她知道自己在花倾落面前根本什么也瞒不住,所以她也没有想过要骗花倾落,她知道花倾落的目的,同样花倾落也知道她的目的,不过都是为了那上古神器罢了。

    花倾落也没有睡,他脑子里一直重复着苏浅眠那句“你和忘川是不可能的”。不知是为什么这次去东海瀛洲他总觉得不安,似乎有不好的事要发生。除了东海瀛洲让他不安以外,他同样为魔界的那群老东西不安,那群老东西一向不安分,若他不能拿到震天弓和金乌箭就算真的制住了那群老东西,也无法震慑九重天上那群随时随地想要除了他的神仙。

    但是要他从忘川手里骗到震天弓,他又担心忘川知道真相之后不会原谅他。他没有把握,他更不敢去赌,因为这么久以来,眼看忘川对他总算另眼相看了,他实在不敢轻易去赌。

    三生也睡不着,因为他得时刻防备着糙汉把他的三生石给带走了,糙汉不肯交还三生石,所以三生不得已被迫跟糙汉处在同一个房间,而此刻两人互相睁着眼看着对方。实际上是三生一个人不放心,但是又见不得糙汉闭眼睡觉,所以每当糙汉打算闭眼睡觉时,三生都会想各种法子把糙汉弄醒。

    至于书生张此刻正坐在床上,犹如老僧入定一样,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像是在神游一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然后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然后才躺在床上,却是睁大了眼睛盯着青色的床幔一直到天亮。

    这一晚几乎是各怀心事,唯一睡着的忘川此时却是睡得不安稳,脑子中总是浮现出很多碎片,然后她梦到了曾见见过的那个白衣女子,那个女子的话油然在耳,刺得她心里一阵心疼。然后又梦到无忧抱着一个黄衣女子叫羲儿,那温柔宠溺的眼神深深的刺到她心里。

    第二日,镇上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一群魔。是的,是一群魔。一个个的周身被魔气包裹,漆黑的魔气几乎覆盖了将整个小镇团团包围住。

    而这浓烈的魔气惊动了镇中少数的修仙者,魔气虽然还没有渗进小镇,可是不知道不慎走出了小镇的人吸入了魔气闯进了镇中开始疯了一般的杀人。街上闹哄哄的,整个镇子的人都人心惶惶。

    苏浅眠出门打听了消息甚是气急败坏的跑了回来找花倾落算帐。

    “花孔雀,你给我出来,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你拿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出什么气?”苏浅眠气得不行,虽然她的确很心烦,但是她毕竟还是神仙,如今看到魔界的魔人如此滥杀残害无辜的凡人,她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的。

    “凶婆娘,你又发什么神经?”花倾落一夜没睡,本就心情不好,如今苏浅眠大呼小叫的更是没有丝毫的耐心。

    苏浅眠冷笑的看着花倾落,“我发神经?你们魔界的人又跑到凡间来滥杀无辜,你看看外面那些无辜的百姓,全都人心惶惶的,你有本事再打上九重天去啊,跑到凡间来欺负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做什么?”

    “凶婆娘,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打到九重天去么?笑话!我打到九重天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个泥土堆里见不得光呢。”花倾落讥讽道。

    “怎么了?”忘川见两人这次似乎吵架不似平日一般,平日里苏浅眠和花倾落没有少吵架,可是都是拌拌嘴耍耍嘴皮子,今日却有些动真格儿的。

    “忘川,外面出事了。”苏浅眠也懒的跟花倾落争执,反正她跟花倾落互相看不上,仙魔势不两立,立场不同。

    看到苏浅眠难得的露出这种严肃的神情,忘川一愣,“出了什么事?”

    “小镇被魔界的人包围了。”苏浅眠看了花倾落一眼扭头对忘川说道。

    “魔界的人?”忘川皱着眉头同样去看花倾落。

    花倾落沉了沉眼,吐出几个字,“我不清楚。”

    “哼,你不清楚?花孔雀你骗谁呢?当我们都是傻瓜么?你是魔尊,魔界的人没有你的命令敢随便来凡间捣乱?”苏浅眠质问道。

    花倾落脸色变了变,如今魔界是什么样只有他自己清楚,但是他绝对不可能把魔界的现状告诉苏浅眠这个神仙,事关魔界,他自然不能随便说。若是苏浅眠送信回九重天,到时候那群阴险的神仙趁着如今魔界动荡不安举兵攻打,到时候魔界就危险了。

    可是现在苏浅眠说魔界的人来这里了,花倾落自然脸色难看,不仅难看,是相当的难看。魔界的人敢出现在这里,只能说魔界又有人趁他不在兴风作浪了。

    “出去看看。”忘川看到花倾落变了脸色知道他必定也不知此事。

    忘川一走到街上,大街上空全是灰蒙蒙的,偶尔能看到有黑色的光线想要冲进来却被挡住,但是那些黑若发丝的东西在小镇上空徘徊,并没有散去。

    小镇有人设了结节暂时挡住了那些魔气,忘川等人一路走到小镇的入口,如今小镇的城门已经关了,十几个修仙者青衣飘飘站在城门前的四个方位,半空中祭起一柄柄闪着各色光芒的剑,那些剑乃是修仙者的法器。想来小镇上空那微薄的结界就是这群修仙者结出来的。

    看那些修仙者一个个的神情凝重,显然这镇外的形势不容乐观。

    “你们是什么人,来此做什么?赶紧回去,这里危险。”其中一个青衣修仙者看到忘川几人顿时喝道。

    苏浅眠看着那晃荡的结界心里焦急,“忘川,这些人挡不了多久,一旦结界破了镇中的百姓全都会遭到魔气到侵染。”

    “花倾落,外面那些魔界的人会不会听你的?”忘川想了想传音入密道。

    这话实在是不宜被苏浅眠听到,所以忘川才会对花倾落传音入密。

    花倾落心中微动,对于忘川连这种事都能想到心里很是欢喜,是不是说明在忘川心里也是在乎他的,所以才会顾及他的颜面?

    当然,这种心里的小欢喜花倾落并没有表现出来,面上依旧不动神色,“不一定,不过可以出去试一试。”

    得到了花倾落的准话,忘川回头对苏浅眠说道:“苏浅眠我们要出去。”

    “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走?想死不成?”那青衣修仙者见忘川几人还杵在原地,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又高声呵斥道。

    “忘川,我去引开他们。”苏浅眠自告奋勇的去跟那群修仙者打交道。

    苏浅眠觉得他们之中也就她的身份最为合适,虽然那几个人还是凡人,但是修仙者的目的就是修道成仙,她好歹是个货真价实的神仙,想必跟这群想要成仙的凡人说叨说叨就能出去了。而且,说不定这群修仙者一知道她是神仙都会激动得傻掉。

    忘川本想说不用,他们要出去哪里还怕被这么几个小小的凡人拦住,在忘川眼中这群修仙者也不过尔尔,并没有多大的本事。忘川根本不觉得这群修仙者能拦着他们,确切的说是拦得住他们。

    但是忘川还没有说,苏浅眠已经大步流星的往那一群修仙者走了过去。

    “我要出去,你们把结界开个缝隙让我们出去。”苏浅眠一点都不客气的直接对着刚才发话的那个青衣修仙者道。

    那青衣修仙者虽然还能说话,显然支撑着结界耗费了不少的真气,此时脸色有些发白,听到苏浅眠的话立刻回道:“出去?外面魔气纵横,出去只需要吸上一口,你就会丧失神志,赶紧离开这里,再靠近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你看不出来我是什么人?”苏浅眠皱眉盯着青衣修仙者,这个凡人竟然敢如此不客气的跟她说话,难道是她被姓无的和花孔雀天天打击出丑丢面子的,已经没有一点天人之姿来吗?

    “什么人?一个不像女人的凡人,别在这里捣乱,你想死镇中的其他人可不想死,赶紧走。”青衣修仙者体力不济,身体微晃了一下。

    不像女人的凡人?苏浅眠傻眼了,凡人就算了,什么叫不像女人?她哪点不像了?苏浅眠算是确认了,面前这个修仙者简直是有眼无珠,修行尚浅,既看不出她的身份也没眼光。

    “我是神仙,你不想镇中的百姓死,就赶紧开个缺口让我们出去。”苏浅眠本想好好与这个没有眼力见儿本事又不大,还鼻孔朝天的修仙者好好理论理论,让他明白想要得道成仙,凭他这种觉悟和本事是根本不可能的。

    “就你?神仙?哼,赶紧走,别捣乱。”青衣修仙者根本没有看苏浅眠一眼,冷哼了一声,一副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说道。

    这显而易见的不信让苏浅眠差点没有被自己的一口口水给呛死。她捣乱?她明明是来帮忙的好吧。

    苏浅眠正要发飙,想要这个青衣修仙者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神仙。

    还没等她说什么,立刻城门口有个小修仙者看起来十一二岁的模样,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师兄,不好了,不好了,城门外被迷失了心智的凡人全都开始往城门冲了过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