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93章 第一丑神仙
    “你走开,放开!”

    忘川一醒来就听到外面吵闹不休的声音,忘川开门出来一看,一人一石在院子里追逐。

    这一人自然是昨夜那个闯进院子里叫她娘亲的糙汉,而这一石则是三生石。

    忘川愣愣的看着这一人一石不明所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娘亲,救我!”三生看到忘川停顿了一下,接着整块三生石就被糙汉给抱在了怀里。

    糙汉抱着三生石一副很开心的模样,“别跑,我的!”

    三生石在糙汉怀里抖动得厉害,想要挣脱糙汉的束缚,却无济于事。

    “娘亲,娘亲!”三生在三生石里叫喊着。

    听到三生那略带哭腔的声音,忘川听了很是心疼,可是又不明白为什么一大早的三生就跟这糙汉拧在一起了。

    昨日,她本是想把这糙汉送走,可这糙汉一直跟着她,最后她只得跟那糙汉说了好几遍,然后悄悄让书生张找个地方给安顿下来。好在她说了好几遍之后,这糙汉似乎明白了,也没有再跟着她回到院子。

    不曾想,今日这一大早的就看到三生与糙汉一人一石在这院子里闹腾。

    “你抱着三生做什么?快放开。”忘川走到糙汉跟前说着就要从糙汉怀中将三生石给拿出来。

    糙汉往后退了几步宝贝似的抱着三生石,“娘亲,我的,不给。”

    昨日这糙汉还只能叫一句娘亲,今日这都能说出其他的话了,这不过一夜的时间,变化倒是很大。

    虽然这话是简短的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外蹦,但是意思却是能听明白的。

    “你是说三生是你的还是三生石是你的?”忘川也没有急着上去将三生石抢回来,因为看起来这糙汉不像是会伤害三生的样子。

    看这糙汉如此宝贝的将三生石抱在怀里,忘川就更加确定这糙汉应当是认识她和三生的,应该说还认识三生石。

    要知道三生石虽然与一般的石头不一样,能镇住鬼混,且坚硬无比,但是就外观而言与一般的黑色石头没有太大的区别。若是一般人看到这三生石也就会把这块石头当作是普通的石头。现在这糙汉的举动无一不是表明他认识这块三生石,而且在这糙汉看来三生石是属于他的。

    三生听到忘川这样说话急了,“娘亲,三生是娘亲的才不是他的,三生石是三生的,不是他的,你放开我,放开我!”

    三生基本与三生石心意相通,一般情况下只要三生进入了三生石,再想要欺负三生不论是谁都很难。而且三生石本就有灵性,像这样能紧紧的抓着三生石让其动弹不得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就算是当初花倾落也是开口借用的三生石,要是三生不乐意,想要控制三生石很难。但是现在这个糙汉不费力就将三生石给控制了,还让三生动弹不得。

    “娘亲,我的。”糙汉捏着三生石根本不撒手,任凭三生如何挣扎就是不松手。

    糙汉跟三生一大早的在院子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早就将所有人都给惊动了。

    苏浅眠打着哈欠打开门倚在门框上,“三生你这一大早的叫唤什么呢?”

    “咦?他怎么还在这儿?”苏浅眠看到糙汉惊讶道。

    “娘亲,我的。”糙汉按着挣扎的三生石又再一次重申道。

    苏浅眠眨了眨眼睛,木然的转过头,“忘川,这,他不会真是你儿子吧?这都为了你跟三生打起来了呢。”

    “……”忘川看了苏浅眠一眼,又看了糙汉一眼,摇摇头,“不是。”

    苏浅眠得了忘川的准信儿庆幸道:“还好不是,要是这个丑得辣眼的是你儿子,我都要怀疑他爹是有多不堪入目才会有这么一个儿子。”

    “你,丑!”苏浅眠话刚落,糙汉突然指着苏浅眠用粗犷的声音吐出两个字。

    “哈哈哈,凶婆娘,听见没?他说你丑。”花倾落一出门就听到糙汉说苏浅眠丑的话,顿时嘲笑道:“你这副尊荣连他都看不下去了,啧啧啧,凶婆娘这九重天你怕是天下第一丑了,哈哈哈……”

    糙汉似乎听懂了花倾落的话,极其认真的再次强调,“你,第一,丑。”

    听到糙汉如此认真的说苏浅眠丑,就连忘川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好在忘川并没有笑出声,然而就算忘川没有笑出声,苏浅眠听到糙汉的话已经是气得七窍生烟。

    这个突然蹦出来的糙汉自己长得那么磕碜人,竟然还敢说她丑?她哪里就丑了?就算这身皮囊不是她自己的,但是也轮不到一个丑八怪来说她丑吧?还当着花孔雀和忘川的面儿说简直是气死她了。

    “你说谁丑?”苏浅眠盯着糙汉咬牙切齿道,似乎要是这糙汉再敢说她丑她就会上去跟这糙汉拼命一样。

    “你,丑,第一,丑。”糙汉重复着再次认真的说道。

    “你……”苏浅眠被糙汉气得抓狂,若是糙汉像花倾落一样故意的也就罢了,偏偏这糙汉说得极其认真,那认真的眼神根本不会让人觉得他是故意,只会觉得这糙汉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按照苏浅眠的脾气自然是要冲上去打一架的,按照她的性子敢说她丑定然是要揍一顿,定要把那人揍成猪头才能平息她心中的怒气。

    苏浅眠的确是怒气冲冲的冲了上去,刚举起拳头在那糙汉的注视下又放了下来,然后拉长着脸又转身走了回来,回到忘川身边,憋红了脸问道:“忘川,我丑吗?”

    花倾落看到苏浅眠冲了上去然后不发一言又回来,挑了挑眉,眼神之中闪过一道暗光,很快便消失不见。

    “嗯?不丑,不丑。”忘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回道。

    忘川心里也有些奇怪,这不像苏浅眠的性格啊。

    “你刚才冲上去是想干什么?”忘川扭头问道。

    苏浅眠情绪低落的回道:“我想揍他,狠狠的揍他,可是我,我打不过。”说到后面苏浅眠的声音已经小得跟蚊子一样了,一脸的郁闷窝在忘川身边。

    “……”

    “娘亲。”三生在三生石里可怜巴巴的唤道。

    刚才被苏浅眠这一参合差点忘了三生石还在那糙汉手中。

    忘川走到糙汉跟前开口道:“你把石头给我好不好?”

    糙汉看了看忘川,似乎有些犹豫,“娘亲,我的。”

    “我不要你的,就只是看看好不好?”忘川继续说道。这个糙汉能听懂话,这一点可以肯定。

    糙汉牛铃一般的眼睛都快挤到一起了,纠结了许久才将怀里捂得死死的三生石递到忘川面前,“娘亲,看。”

    忘川想要伸手去接过三生石,还没等她碰到三生石糙汉一缩手就将三生石重新给抱在了怀里。

    “我不要,就只是看看,你不是要给我看吗?”

    “我拿,娘亲看,他凶,伤。”糙汉听到忘川的话又再次将三生石从怀里掏了出来。

    这是不打算让她拿三生石了,忘川看着被糙汉压制着的三生石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对着三生石说道:“三生,要不你先从三生石里出来吧。”

    三生很是不乐意的从三生石里飘出来,虽然他想把三生石拿回来,可是显然他就算呆在三生石里也无济于事。

    这个糙汉明明昨日娘亲已经把他给赶走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又跑回来了。他一早醒来就看到这个糙汉睁大了一双牛铃的眼睛,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的三生石,他立刻就带着三生石跑了,然后这个糙汉就一直在后面追他。

    三生飘到忘川跟前,嘟着嘴委屈道:“娘亲,我的三生石怎么办?”

    他可离不开三生石的,要是这个糙汉偷偷的把三生石给带走了,他怎么办?虽然他可以感应到然后回到三生石里,可是他不要离开娘亲。

    忘川也很为难,看糙汉那么宝贝的将三生石给抱着,是不打算把三生石给拿出来的。难不成用武力?这糙汉可不弱,就算用武力也不一定能抢回来,最主要的是要是他把三生石拿着跑了,到时候就真的麻烦了。她不能让三生出事,三生离不开三生石的。

    “儿子,要不让他留下来,我们再想办法拿回三生石怎么样?”忘川想了想说道。

    三生小脸都皱到一起了,很是不乐意,可是他也没有办法,他打不过这个糙汉,虽然不乐意可是还是勉强同意了忘川的建议。

    “可是娘亲,三生不喜欢他叫娘亲。”三生对于糙汉叫忘川娘亲的事还是耿耿于怀,他不喜欢有人跟他一样叫娘亲。

    三生话刚落,糙汉看着忘川叫了一声,“娘亲!”然后又对着三生叫了一声,“儿子。”

    三生气红了脸,鼓着脸气道:“你胡乱叫什么?谁是你儿子?”

    “你,儿子。”糙汉咧嘴一笑,接着煞有其事的指着三生又叫了一声。

    三生彻底恼了,飘到了糙汉跟前举着小拳头对着糙汉的脸招呼过去,许是三生那么弱在糙汉看来根本没有一点杀伤力,所以也没有躲,满脸横肉的脸上还堆着傻笑,也不知道在乐呵啥。

    三生的小拳头招呼到糙汉的脸上,然而糙汉是一点事都没有,反而三生觉得自己的手疼。

    三生收回了手,双眼包着眼泪,眼泪汪汪的看着忘川,“娘亲,疼。”

    “娘亲,不疼,呵呵。”糙汉听到三生的话立刻笑呵呵的接话道。

    “噗,哈哈哈……”苏浅眠原本因为刚才糙汉说她丑而在一旁生气,可是听到糙汉和三生的这种看似牛头不对马嘴却又似乎有些切合的对话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谁管你疼不疼了?我疼,你脸那么厚当然不疼了。”三生气恼的瞪着糙汉,却没有再上去打糙汉出气。

    糙汉想了想认同的点了点头,“脸厚,不疼,你弱,疼。”

    苏浅眠听到糙汉的话笑得是人仰马翻,“天啊,忘川,你说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鬼,这么好笑,哈哈哈,笑死我了。”

    “第一,丑,闭嘴。”糙汉突然指着笑得人仰马翻的苏浅眠说道。

    “活该,哼,第一丑的神仙。”因为苏浅眠刚才在那里毫无顾忌的笑,所以,三生此时同样奚落道。

    苏浅眠咳嗽了两声,辩解道:“这副皮囊又不是我的。”

    “那也改变不了你是第一丑神仙的事实。”三生本就被糙汉整得一肚子的火气,所以说话是一点都不客气。

    “三生啊,抢了你三生石的可不是我,你说你说我做什么?你应该说他不是?”苏浅眠自然是不能跟三生计较的,三生可是忘川的心肝,她不能把三生给得罪了。

    “哼。”被苏浅眠说穿,三生瞥过头不说话。

    一直没有说话的花倾落走到三生跟前低头对三生低声问道:“三生,你是不是不想让他叫忘川娘亲?”

    “嗯。”三生一想到那糙汉叫忘川娘亲心里就一阵的气恼。

    “我倒是觉得他之所以叫忘川娘亲是有原因的。”花倾落低声说道。

    “什么原因?”三生茫然的看着花倾落。

    “其实原因在你身上,因为你叫忘川娘亲,所以他就跟着你学仅此而已。”花倾落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在旁边看了许久,从昨日一直到今日他都看得明白,这糙汉之所以叫忘川娘亲从一开始就是因为三生这么叫,或许是因为忘川和三生身上都有同样气息的缘故,所以这糙汉对三生和忘川有一种亲近之感,这是潜意识里的感觉。当三生叫忘川娘亲时,他也就跟着三生叫忘川娘亲了,就好比刚才忘川叫三生儿子,糙汉也跟着叫了一声一样。

    花倾落觉得这是最好的解释,虽然糙汉看起来似乎有些傻乎乎的,但是并不是很傻,应该是受了伤才会变成这样。

    “真的?”三生怀疑的望着花倾落。

    花倾落耸耸肩,“是不是真的,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要不你叫我一声爹爹,看他跟着你学不。”

    “黑心花,你确定你不是想占我便宜?”三生哼了一声。

    “哎,你既然这么想我,你不叫也没关系,那就让他继续叫忘川娘亲好了,哦,对了,还有叫你儿子。”花倾落一副你随便的模样。

    “那你也别想让我叫你爹爹,哼。”三生直接回道。真当他是三岁小孩么?那么好骗?

    花倾落有些遗憾,其实他还是挺想听三生叫他一声爹爹的呢,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