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96章 亲尸体的癖好
    “你们两个眼拙的报上师门来,姑奶奶到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收了你们这么两个弟子。”苏浅眠将城门拍得响亮,显然是被那两个青衣修仙者气得不轻。

    “师兄,她又再敲门,这,好歹她也是个凡人,那些被魔气迷了心智的还好说,要是等会儿师傅来了看见我们把她关在外面会不会怪罪?”

    “师弟,现在外面情况不明,就算师傅来了也会说我们做得对,绝不能为了她一人置全镇人的性命不顾。”

    “疯婆子,今日你若不幸惨死那也是你的命,你若当真放不下,我等必会秉持道义为你超度。”

    超度?超度你娘的超度,真当是打算让她死了不成?苏浅眠恨不能一脚将城门给踹翻。当然,踹翻城门这种小事她还是能做到,但是她却不能如此蛮干。这群修仙者维持这么一个薄如蛋壳的结界已经是勉强了,她若蛮干,很容易把这结界给破了,结界破了这镇上的人就危险了。

    “小兔崽子,你神仙姑奶奶都不认识,还超度?你们两个,给姑奶奶等着。”苏浅眠骂了一通,骂完之后又开始纠结,这两个没眼神的小兔崽子不开门,她该怎么办呢?去找忘川?不,不行,她若去找忘川,以后她还能在花孔雀面前抬起头来么?

    苏浅眠还没纠结出个名堂,又有几个被魔气迷失了心智的人朝着城门方向走了过来,看到苏浅眠一个个的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朝着苏浅眠扑了过去。

    苏浅眠往后退,“喂喂喂,你们别乱来啊,我知道你们现在是身不由己,但是真的别乱来,要是我不小心伤到你们可就不好了,你们说是吧?”

    那些个村民既是被魔气迷失了心智又如何能听见苏浅眠的话?在他们眼中,现在的苏浅眠就是一块香喷喷的大肥肉,恨不能赶紧扑上去咬两口。

    村民离苏浅眠越来越近,苏浅眠背顶到了城门已经退无可退了。

    苏浅眠看着来势汹汹的村民心里那叫一个纠结,她现在该怎么办?像花倾落一样丧心病狂的杀了他们?不行,不行,她是神仙不能乱杀无辜的,这些都是凡人,只不过一时受了魔气的影响而已,不能杀,不能杀。

    可是不能杀,那她怎么办?总不能让这些村民把她这躯体给抓成肉泥吧?

    “那个,我们商量商量吧,你们别再靠近了,我答应你们等解决了这些魔人,我一定治好你们,你们要相信我,我是神仙,我能救你们的。”苏浅眠急的开始胡言乱语,这些村民又怎么可能听得懂苏浅眠的话,要是能听懂就不会被魔气控制而神智不清了。

    那些村民朝着苏浅眠扑了过去,苏浅眠本想用仙法,可是又怕自己一时没有控制好力道伤了人性命,只能用拳脚。但是又怕自己拳脚太用力把人给打死了,动起手来束手束脚的。

    “喂,啊…。”苏浅眠一时不查被一个村民在脸上挠出了一道血痕,疼得她整张脸都扭曲了。

    虽然苏浅眠的本事对付这些被魔化的村民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偏偏苏浅眠这个时候还在顾及着神仙的职责,反而因为顾及使得她被村民打了好几下。

    别瞧着这些村民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实际上魔化之后力气大了许多,打在苏浅眠身上也是很疼的。

    苏浅眠在城门外被那群魔化了的村民打得浑身是伤,偏偏这城门内的两个修仙者还在说话。

    “师兄,你听外面,那个女人是不是在惨叫?她肯定是被外面魔化的村民给袭击了,师兄,你说我们要不要开门让她进来?”

    “师弟,师傅这次会带我们下山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给咱们历练的机会,师弟,此时乃是最为危急的时刻,我们不能因小失大,更不能为了一个人而不顾全镇人的安危,要懂得取舍,懂得大义,我们的职责是拯救苍生,而不是她一个人。”

    苏浅眠又被一个村民挠了一下,又听到城门内的对话,顿时怒由心生,有人拽住她的脚,苏浅眠抬脚就踹了出去,直接将一个村民给踹飞了,倒在地上。

    苏浅眠大惊,给了拽着她手臂的两个人一人一巴掌,然后飞奔了出去。不会是因为她力气太大把那个人给踹死了吧?要是真死了那她算不算是造下了杀孽?按照天规,若是神仙无故杀害凡人,会受到处罚,轻者下凡历劫轮回偿还,重者遭受雷刑,那一道雷刑劈下来是打在元神之上,据说那种痛简直是痛不欲生,痛彻心扉。

    苏浅眠赶到那个躺在地上的人面前,那人闭着眼睛,身上还有一层黑色的魔气包裹着,这是被魔气入体的表现。可是现在这人闭着眼晴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喂,你醒醒啊,你别死啊,我不想被雷劈啊。”苏浅眠推了推地上的人,地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已经躺在地上。

    苏浅眠这下子心里急了,“你真的死了啊?别啊,你醒醒,我保证不那么用力了,你醒醒,你醒了我让你挠我两下好不好?你赶紧醒过来吧。”

    地上的人依旧一动不动的躺着,似乎真的被苏浅眠给一脚踹得一命呜呼了。

    苏浅眠急得在原地转了两圈,不行,不行,不能让他死了,要是真的死了就算是她娘也帮不了她。

    苏浅眠此刻哪里还顾及自己现在浑身都伤,她不会治疗,更不会像无忧那样有那么恐怖的治愈力量。苏浅眠想了想,要不就吹一口仙气给他?

    她听说那些八卦的老神仙说过,若是这凡人真的要死了给一口仙气,能吊吊命,不会立刻就死。她要不也给吹一开口仙气吊吊命?只要这人不是被她给打死了就行。

    苏浅眠此刻也没有人帮她想想办法,看着地上躺着不省人事的人,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吧,万一活了呢?

    打定主意,苏浅眠看了看四周,反正除了这些迷失心智的村民以外也没有其它人在场,她悄悄的给这人吹一口气应当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不会有人知道的。

    “喂,我可不是故意要害你的,喂现在就给你一口仙气,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是,我先说清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本来就魔气入体,很有可能难逃一死的,以后你死了到地府可不许跟阎王告状说是我害了你,听见了吗?我这仙气普通人也是不会给的,你能得这么一口仙气就,就当我刚才那一脚抵消了,不要怪我,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苏浅眠对着地上躺着的人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说了一通,也不管这地上的人似否听见,就替那人给做了决定。

    苏浅眠咽了咽口水,接着慢慢蹲下,伸出手刚想给地上的人输送仙气,不行,这样太多了,一定会被发现的。只一口,对,只能给一口的仙气,不能给多了。

    苏浅眠生怕自己给多了,到时候这凡人平白多得了仙气闹出其他的事来可就更麻烦了。苏浅眠想了想还是吐一口仙气比较准确,可是吐一口,吐哪儿这凡人才能吸收呢?容她好好想想。凡人都是靠嘴吃东西的,或许对着他的嘴吐一口仙气就成了,不管了,先试试。

    苏浅眠俯下身子,朝着那凡人的嘴吐了一口仙气,这动作一气呵成,速度极快,苏浅眠自觉这事做得隐秘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知道。却没曾想她刚一抬头就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

    “哟,凶婆娘,啧啧啧,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种嗜好,倒是我眼拙了。”这声极其讽刺又欠扁的声音自然是苏浅眠的对头,花倾落发出的。

    苏浅顿时心一沉,身体一僵,她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花倾落会折返回来,花倾落回来了,根本不用想忘川一定是跟着回来的,那,那她刚才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动作岂不是全被忘川和花倾落给看见了?

    苏浅眠此刻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明明在做这事之前特意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才敢做的,怎么就,怎么忘川和花孔雀偏偏就这个节骨眼回来了呢。现在怎么办?她该怎么解释?她要怎么解释?

    不能告诉花倾落她不小心失手把这人给打死了,要是花倾落知道了,苏浅眠完全没办法相信会发生什么事。可是她又该怎么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

    难道真的要解释成花孔雀想的那样?不行,不行,忘川一定会把她当成一个变态的神仙,心中定然会对她有看法的,不行。

    苏浅眠还没有想到合理的解释,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做那样的动作。忘川和花倾落已经走到她跟前,忘川看到苏浅眠满身的伤痕,就连脸上都还有几道血淋淋的抓痕,伤口处皮肉翻飞,看起来有些狰狞。

    “苏浅眠,你…。”忘川本想问苏浅眠身上的伤势如何,可她话还没说完,苏浅眠就急急的打断道:“啊,忘川,你别误会,我真的不是变态,我,我只是想救他而已,根本没有对他做什么奇怪的动作,什么变态的想法,不,不是,我是对他有想法,我想救他,没做动作,我什么动作都没做。”

    苏浅眠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的话颠三倒四一团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凶婆娘,你解释做什么,你不过就是有亲尸体的癖好嘛,反正你们九重天上的神仙一天无所事事,哪个没有一点奇怪的癖好,你也不用如此掩饰。”花倾落垂着眼皮,很有深意的瞧了苏浅眠一眼,然后凉凉的说道。

    “花孔雀,你胡说什么,谁有奇怪的癖好?你才有奇怪的癖好。”苏浅眠面红耳赤的争辩,然后又慌张的对着忘川急切的解释,“忘川,你别听花孔雀胡说,我没有,没有亲,亲,呸呸,忘川你相信我,我没有这种奇怪的癖好,花孔雀他纯粹是造谣,他是故意诋毁我的。”

    “噗,哈哈哈……凶婆娘,你当我们眼瞎么?啧啧啧,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你可是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呢。”花倾落本就跟苏浅眠不和,难得有这么个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实际上他刚看到的时候的确是很惊讶的,因为苏浅眠动作太快,在他看来苏浅眠是飞快的亲了地上的人一口,但是走近了花倾落便知道苏浅眠刚才到底是在做什么。

    地上躺着的人浑身的魔气,偏偏灵台之中多了一丝仙气,虽然那仙气极弱,但是花倾落还是能猜出个大致,想必刚才苏浅眠的动作是往地上那人送了一口仙气。

    果然是神仙,这拯救苍生的觉悟如此之高,如果他没记错,他和忘川走之前说过这些人沾染了魔气,就算救回来活着也是受罪,还不如了结了。

    没想到这苏浅眠竟然会想到给这人一口仙气,当然若是寻常要死的人给这么一口仙气的确能救回来,但是这人不一样,这人被魔气侵染过,这股仙气反而会出乱子。

    花倾落看了地上躺着的人一眼,一脚踢了过去,地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似乎花倾落那一脚踢得太轻,甚至连那人的躯体都没有挪动。

    “花孔雀,你做什么?”苏浅眠一惊也顾不得花倾落说她睁眼说瞎话,急急忙忙的去看地上躺着的人到底怎么样了。

    苏浅眠趴在那人旁边一看,发现那人没有丝毫反应,心里一沉,这,这是死了?她,她那口仙气没有任何的作用?苏浅眠几乎绝望,都能想象到自己被扔到地府轮回的场面,又或者是被雷劈的场景,吓得苏浅眠整张脸都白了。

    “你,你把他给踢死了。”苏浅眠突然抬起头,颤抖的指着花倾落道,那样子就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似的。

    花倾落耸了耸肩,“凶婆娘,你可别冤枉我,我踢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死透了不是么?你亲尸体我和忘川可都看见了呢,怎么?现在想赖我头上?”

    “你……”苏浅眠气得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被花倾落的话气的,还是因为担心天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