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199章 鬼放屁
    “黑大傻,你把书还给我,快还给我。”三生追着一个大块头满院子里飘。

    黑大傻是那个大块头大名字,而那大块头就是前几日闯进他们院子里钻忘川裙底,唤忘川娘亲的糙汉。黑大傻的名字是三生取的,当然糙汉虽然脑子不太好使,约莫是受了伤,连说话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说得不利索,不过却并不傻,相反偶尔还会语出惊人。

    实际上,三生取这么一个名字完全是出于打击报复。谁叫这个黑大傻要跟他争娘亲,只要他唤一声娘亲,这个黑大傻就非要跟着叫一声,一声都不落下。

    而且,抢他娘亲还不够,还要抢他的三生石,天天晚上赖在他的屋子里抱着他的三生石睡觉。睡觉就睡觉,睡着了还打呼噜,流口水,他的三生石就被这黑大傻的口水给淹没了。

    三生不是没有抗议过,但是这黑大傻抱着他的三生就是不撒手,不管是谁都不撒手,三生又害怕黑大傻悄悄的把他的三生石给拿走了,天天忍受着黑大傻的折磨。

    事实上,当三生给黑大傻取名叫黑大傻的时候,黑大傻并不乐意,不仅不乐意,而且还抗议过。然而,三生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让黑大傻接受了自己叫黑大傻的事实。

    刚开始,黑大傻不同意,三生总是在半夜悄悄忍受着黑大傻的口水钻进三生石里控制着三生石挣扎。黑大傻被三生吵醒了许多次之后,发现只要每次三生叫他黑大傻他应了,三生就不会在他跟前捣乱打扰他睡觉。自然而然的,经过了好几日,黑大傻也就慢慢的习惯了,不再抗议这个他认为并不好听的名字。

    “嘿嘿,不给。”黑大傻那一身本事就连花倾落想要抓住他都难,何况是三生?

    三生那点本事根本不够看,不过三生却有一样花倾落没有的本事,那就是三生石。

    三生见自己飘了那么久连黑大傻的一点衣袍边儿都没碰到,顿时飘在半空红着脸,喘着大气道:“黑大傻,你把书还给我,你再不还给我,别怪我不客气。”

    黑大傻停了下来,站在一根柱子后面,手里还死死的揣着东西,那东西只露出一个角,薄薄的一叠纸,能看出应当就是三生口中的书了。

    “不给,客气,不要。”黑大傻揣着手里的东西,是一点没有要还给三生的打算。

    三生听到黑大傻的话简直鼻子都要气歪了,虽然黑大傻说话不利索,但是表达意思却很到位,这意思是黑大傻根本没有打算把书还给他,而且还叫他不要客气。

    果真是自信至极,三生觉得黑大傻不仅是霸占了他的书,而且还贬低了他,看不起他,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算他真的对黑大傻不客气,黑大傻压根儿就没想过他能如何不客气。

    三生怒了,撅着小嘴,睁大了眼睛瞪着黑大傻,“你给还是不给?”

    黑大傻咧嘴一笑,“不给,我的。”

    这下子三生是当真生气了,那些书是林依依留给他的,平日里他宝贝得紧,时不时的会拿出来看上一遍,那些个故事其实他已经全部都很熟了,可是,每次他想林依依的时候,都会再看上一遍。

    今早,他又拿出来看时,很不巧的被黑大傻看见了,黑大傻一看见他手里的书,顿时双眼放光,嗖的一下子把他的书给抢了过去。那是依依留给他的,要是这个黑大傻给他弄坏了那可如何是好?所以三生很是着急想要从黑大傻手里拿回来,偏偏这黑大傻一看他要去夺,转眼就往外跑。

    三生咬牙,看着黑大傻怀里的三生石,那三生石上黑大傻的口水还没有干,管了不了那么多了,三生咻的一下飘进了三生石。

    三生石在三生的控制下在黑大傻怀里开始抖动,黑大傻一手拿着书,只有一只手拿着三生石。三生石抖动得异常的厉害,似乎随时都要挣脱黑大傻的束缚。

    黑大傻想要将三生石压住,可是又舍不得放弃手里的书,一时间憋得是满脸通红,那只拿着三生石的手随着三生石的抖动晃动得越发的厉害。

    黑大傻能压制住三生石那是因为先前他都是双手压制,如今他一只手拿着书,腾不出空,而且三生又似乎生气了,所以这力气也比先前大了许多。黑大傻,嘴里碎碎念,看着三生石有些急了,“不动,不动。”

    “黑大傻,你把书还给我,快还给我。”三生在三生石里怒声吼道。

    偏偏黑大傻抓着书不放,而抓着三生石大手也不放,嘴里一味焦急的说道:“不给,不动,我的。”

    他的意思很清楚,他是书也不会给三生,而三生石呢也不打算放手。可是不放吧,他一只手想要压制三生又有些勉强,故而急得跳脚,满院子的走来走去,很是着急。

    三生心里那叫一个恨啊,这个黑大傻绝对是故意出现来跟他作对的,抢他的娘亲,抢他的三生石,现在连依依给他的书都不放过,简直是太过分了。

    “还不还?”三生又加大了力气,黑大傻用力压着三生石,脸都憋得扭曲了,可就是很执着的不撒手。

    两人僵持着,黑大傻大喝一声,在院子里一跺脚,将院子里的青石板都给踏断了,然后黑大傻双脚分开,跟蹲马步似的定在了院子中央。

    忘川一开门就看到黑大傻那跟便秘差不多大脸,一张脸憋胀得通红,一手拿着三生石,一手拿着一本书,那模样的确是算不得好看。

    “你这是怎么了?”忘川一愣。

    黑大傻不说话,只是一双牛铃一般的大眼睛甚是着急的望着忘川,忘川别过眼,她有些不习惯,一个糙汉用那种眼神看着她,让她觉得怪怪的。

    “哟,这是怎么了?怎么又打上了?”苏浅眠拆着身上的布条,看到院子里黑大傻的模样开口道。

    黑大傻见自己那包含求救的眼神没有传达给忘川,又转向了苏浅眠。

    苏浅眠立刻往忘川身后躲,“你,喂,你那什么眼神?我告诉你,我可对你这种大块头没兴趣,你别对我动心思。”

    “凶婆娘,你未免也太自恋了吧,你也不瞧瞧自己那副尊容,黑大傻可是给了你一个天下第一丑的称号,他会看上你?你想得太多了。”

    一听这欠揍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谁,“花孔雀,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哟,恼羞成怒了?”花倾落挑眉走了过来。

    “花孔雀,你离我远点,看见你那张脸就倒胃口。”苏浅眠嫌弃的看了花倾落一眼。

    “啧啧啧,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吧,第一丑。”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一见面就吵,看看他这是想要做什么?”忘川打断道。

    实在是这黑大傻那脸已经扭曲变形了,很是痛苦难堪的样子。

    “忘川,这不很显然,这个黑大傻正跟三生打架呢,不过这黑大傻什么来头,一只手都能控制住三生石?”花倾落摇摇头,挑眉的看向三生石,“三生,你这怎么越来越弱了?先前他还要用两只手,现在一只手就能将你拿捏住呢。”

    三生更是怒了,原本他以为过不了多久,这个黑大傻肯定会为了三生石而把手中的书给丢了,那里知道,都僵持了这么久了,这个黑大傻依旧没有放手。现在黑心花还嘲讽他,三生更加气恼。

    “黑心花,谁弱了?”三生不服气的叫嚣着,然后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黑大傻的束缚。

    “不,不给,别,别动。”显然三生一发力,黑大傻已经到了极限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都冒出来了。

    “你还不还?”三生又问道。

    黑大傻憋着劲儿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不给,我的。”

    “什么是你的?明明是我的,你要不要脸?别以为你叫黑大傻,你就可以装傻不要脸。”三生怒。

    “我的。”黑大傻艰难的开口。

    三生显然也是用尽了全力,如今也只是跟黑大傻僵持不下。

    忘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三生和这黑大傻明显都执拗着,谁也不肯退一步,难道就让他们在这院子里僵持着?

    “三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忘川问道。

    “娘亲,这次你别管我,我一定要靠自己。”平日里三生一遇到事都会叫娘亲,偏生这一次忘川都开口问了,他却说不要忘川管,倒是头一遭。

    就连原本有些着急的忘川听到三生的话也是愣了愣,不要她管?

    “忘川,哎,三生长大了呢,你就让他自己试试吧。”花倾落转头对忘川说道。

    忘川本想说点什么,可是既然三生都这么说了,而且三生在三生石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了她还在这里看着呢,总归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这头三生才开口让忘川别管,黑大傻听了,估计是很辛苦,扭曲着脸粗声粗气的对着忘川焦急道:“娘亲,管。”

    黑大傻那急切着急的模样很是好笑,“噗……”花倾落听到黑大傻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活宝,也太逗了些。

    “黑大傻要么你就赶紧给我放开,叫我娘亲做什么?娘亲,你别管,这件事三生要自己解决。”三生没有想到黑大傻竟然能如此厚颜无耻的让娘亲管,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是不是说明这黑大傻坚持不了多久了?所以才想娘亲管的?

    如此一想,三生更是卯足了劲儿,他就不信这个黑大傻能坚持多久。

    不管怎么样,那书是依依留给他的,他一定要靠自己将书给拿回来,要是以后让别人知道他连自己媳妇儿的东西都抢不回来,那简直是太丢人了。

    “娘亲,管,管。”黑大傻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虽然忘川看着黑大傻那很是艰难的模样有些不忍,可是三生都开口了,还是第一次这么说,她也不好再管。

    “忘川,你看他那模样,像不像便秘?”苏浅眠在一旁笑道。

    黑大傻现在的模样的确很像便秘,花倾落看了苏浅眠一眼,“凶婆娘,你说他像便秘,你就不怕他等会儿给你放一箩筐的屁?”

    花倾落的话刚落下,黑大傻果然脆生生的放了一个响屁。

    “……”

    “花孔雀,你这乌鸦嘴。”苏浅眠捂着鼻子蹦得老远。

    花倾落摸了摸鼻子,瞅了黑大傻一眼,“你不是鬼吗?鬼也放屁?”

    这人放屁实属正常,可这鬼也能放屁,他还是头一遭听到。

    “忘川,我们走远点吧,我感觉这黑大傻或许还会放屁,别熏着你了。”花倾落拉着忘川往旁边走了走,远离了黑大傻和三生僵持到范围。

    “黑大傻,你个放屁鬼。”三生在三生石里嚷嚷着,这黑大傻简直是鬼中极品,睡觉打呼噜,呼噜声跟打雷似的,流那口水天天泡着他的三生石,现在还公然打屁,简直了都。

    黑大傻急道:“不是,屁,是气。”

    “噗…。”

    这次不仅花倾落笑了,苏浅眠也笑了,就连忘川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黑大傻果真是个活宝,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不是屁。是气?这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黑大傻,你再不放手,等会儿可就不只是屁了,估计三生能耗到你拉屎,哈哈哈……”苏浅眠笑得人仰马翻。

    她也是第一次听到鬼放屁,故而,从最初躲得远远的,接过发现并没有什么味道,如今也就大笑起来。

    “屁,没屎。”黑大傻憋红着脸怒瞪着苏浅眠,似乎觉得自己这个解释没有什么威慑力,又多补充了几个字,“第一,丑。”

    “凶婆娘,你是仙界第一丑的神仙,他是一只会放屁的鬼,你们两个还真是绝配呢。”花倾落取笑道。

    什么绝配?这只鬼这么丑,还是只说话说不利索的鬼,怎么就绝配了?这个花孔雀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嘲笑她的机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