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03章 慕雪渡相思
    “哼,定然是你心太黑了,所以才黑漆漆的。”墨儿想着先前花倾落凶巴巴对他的样子,胡诌了一句,但是心里却很惊讶。

    要知道一般进入心镜的人,心里有多少想法,都会一一呈现出来,想法越多,那么看见的路就越多,而想法越单一,看见的路就越少。这看着黑漆漆一片的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看来这条小黑龙是个异类呢。

    “……”

    花倾落听到墨儿的话抽了抽嘴角,这只小妖,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赶紧带我们去东海瀛洲。”花倾落懒得跟墨儿计较,他可没忘记墨儿先前说的话,现在他们虽然进了这扇门,但是现在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东海瀛洲,若是他们没有赶快找到东海瀛洲,很快照样会前功尽弃。

    “想要进东海瀛洲得先选对路。”墨儿无奈的开口,“这个,你们一定要遵从内心的想法,我来给你们引路。”

    花倾落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握紧了忘川的手。

    “小姐姐,你说你看到三条路,你心里最想去哪一条呢?”墨儿的声音在忘川耳边响起。

    忘川看着面前的三条路,哪一条?她觉得地府挺好的,虽然暗无天日,恶鬼闹腾,但是却是她呆了很久的地方,人间呢?自从离开地府之后,她一直想要做人,做一个寻常人,可是无忧走了,她还想继续呆在那个院子里吗?

    她记得无忧的真身乃是一朵曼珠沙华,地府和人间都有无忧的影子,既然无忧离开再也不会回来了,与其想念神伤,她为何不选择一条全新的路,从新开始?

    “小姐姐,按照你心里想的走,不要犹豫,一直走就能走到东海瀛洲了。”墨儿的声音再次想起。

    忘川看了看前方的三条路,闭上眼睛迈出了脚。

    等到忘川再次睁开眼,映入眼前的是一片草地,紫色的草软软的铺满整个地面,偶尔夹杂着粉红的花,就连空气都带着一股香甜的味道,宛如一片仙境。

    “小姐姐,这就是东海瀛洲。”墨儿在一旁高兴的说道。

    “这里就是东海瀛洲?”忘川看着这美不胜收,风景如画的地方,轻声开口。

    “嗯,小姐姐,你想去哪儿?墨儿可以带你去。”墨儿拉着忘川的衣角仰着脑袋,淡蓝色的眼眸似乎颜色深了一些,像一块蓝色的宝石。

    去哪儿?她也不知道去哪儿,景苼只是告诉她,她的身体或许在这东海瀛洲能找到办法。现在她到了东海瀛洲,却不知道要去哪儿,去找什么东西来治好她。

    花倾落应该知道,忘川回头却没有发现花倾落到影子,“墨儿,花倾落呢?”难道花倾落没有跟着进来?她记得在那个什么心镜里花倾落明明就站在她旁边拉着她的,怎么现在就不见人影了?

    “小姐姐是说那条小黑龙么?不知道哎,应该是不知道落到了哪里,又或者没有进来吧。”墨儿语气平静的说道,似乎对于花倾落不在这里根本不在意。

    事实上,刚才在心镜那里他稍微动了一下手脚,谁叫那条小黑龙凶巴巴的,还威胁他要把他炖成萝卜汤。

    而此刻花倾落正在一个泥潭之中挣扎,刚才四周还黑漆漆的一片,等他看见光亮了,就发现自己半截身子在这么一个泥潭之中陷着。当即他就想要从泥潭之中出来,却不知道这泥是什么泥,感觉下面有东西一直拽着他似的,怎么拔也拔不出来,反而经过他一番挣扎是越陷越深。

    花倾落看着淹没到胸口的黑泥,心里甭提有多膈应。问题是忘川和那个小鬼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该死,等我抓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花倾落黑着脸咒骂了一声,定然是那个小鬼动了手脚,也不知道忘川现在在哪里。

    花倾落伸手在怀里掏了掏,掏出一颗类似红豆一样的东西,往岸边一扔,那红豆掉在地上白光一闪幻化成人形。

    男子一袭白衣,仙姿卓卓,容颜清绝,眸光清浅,赫然就是先前不留一言离开的无忧。

    “姓无的,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拉我一把?”花倾落对着站在岸边的无忧喊道。

    无忧手一扬,一节树枝朝着花倾落飞了过去,花倾落拽着树枝慢慢的移动到岸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那泥潭之中爬到了岸上。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拽都拽不动。”花倾落看着自己身上还沾着黑色的泥,一身狼狈不堪的模样,相反,站在他身边的无忧却是不染纤尘,心里就一阵气闷。

    “五色泥,你自然是拽不动的。”无忧看了一眼漆黑的泥潭,眼神有些飘渺,似乎在想什么。

    花倾落说那句话的时候可没有指望无忧会回答,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无忧就是一座行走的冰山,沉默寡言,面无表情,也就面对忘川时才像个正常人。如今,破天荒的听到无忧解释,却是很新鲜。

    “五色泥?就这黑不溜秋的东西叫五色泥?”花倾落并没有往深处想,只是觉得这么一种黑乎乎的泥叫五色泥也太不贴切了,也不知道是谁取的名字。

    无忧淡淡的看了花倾落一眼,抬脚就往前走。

    “喂,你去哪儿?”花倾落在无忧身后喊道。

    无忧没有回答,花倾落看着无忧的背影磨了磨牙,在心里腹语,“装什么清冷,真不知道忘川喜欢这个冰块哪儿?除了一张脸看得过去以外,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

    花倾落虽然在心里嘟囔了几句,可是还是跟着无忧走了,他倒是想一个人去找忘川,可这鬼地方连点气息都没有,不管怎么样多一个人总比他一个人强。何况,无忧本就是他带进来的,他们既然是交易,自然还是在一处比较好,震天弓和金乌箭他还没有拿到呢。

    “喂,那小鬼什么来历?你让我跟着他,现在进倒是进来了,可他把忘川不知道带哪里去了,你和我都不在忘川身边,忘川一个人可怎么办?”花倾落走到无忧身边,一个清洁术将自己身上的泥给清理干净了。

    先前在外面,他之所以会同意那个叫墨儿的小鬼留在他们身边,是因为无忧说了一句让那个小鬼留下。事实上,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是万不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听信一个小鬼的话的,现在倒好,这个小鬼也不知道使了什么绊子,把他们弄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跟忘川也走散了。

    “忘川不会有事的。”无忧神色淡然,与花倾落的着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花倾落听到无忧的话顿时有种火冒三丈的感觉,不会有事?他倒是淡定。也不知道这个无忧到底在搞什么鬼,又或者说这家伙心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似乎什么都知道,但是又神神秘秘的不说。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不好,花倾落既觉得气恼,又觉得很是挫败。因为如今他越发的看不懂无忧,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这边花倾落一路跟着无忧九曲十八拐的绕来绕去,而那头,墨儿带着忘川离开了那片长满紫色草的草地。

    “小姐姐,你是想治好你的身体么?”墨儿问道。

    忘川点点头,“嗯。”

    墨儿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小姐姐,墨儿带你去找奶奶,奶奶会有办法的。”

    “奶奶?”忘川看着墨儿一怔,难道这东海瀛洲还有人居住不成?

    “嗯,这东海瀛洲上的东西,奶奶都清楚,小姐姐,你放心,奶奶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墨儿笑着说道。

    “墨儿,你到底是什么人?”忘川突然问道。这个墨儿对这东海瀛洲的事似乎很是熟悉,而且还说带她去找奶奶,难道他一直住在这东海瀛洲上?

    墨儿闻言,露出两颗小虎牙,“墨儿就是墨儿啊,小姐姐,墨儿告诉过你的呀。”

    忘川看着一派天真无邪的墨儿,沉默了片刻,转而问道:“墨儿先前来过东海瀛洲?”

    墨儿倒也不隐藏,反而大大方方的点点头,“嗯,墨儿来过,先前墨儿就住在东海瀛洲,小姐姐,东海瀛洲很漂亮的,要不等奶奶治好了小姐姐的病,小姐姐就住在东海瀛洲好不好?”

    忘川沉默,没有回话,住在这里吗?她从未想过。

    “小姐姐,你就留下来陪墨儿吧,这样墨儿就不会无聊了,就再也不跑出去玩儿了。”墨儿拉着忘川的衣角,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希翼的望着忘川。

    “墨儿,你先前是住在这东海瀛洲?”忘川看着墨儿问道。

    “嗯,墨儿一直住在这里,虽然东海瀛洲很美,可是没有姐姐,墨儿想念姐姐,所以想出去找姐姐,小姐姐,你就留下来陪墨儿好不好?”

    忘川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为什么,她虽然很想答应墨儿,可是偏偏却说不出口。这个地方很美不是吗?她为什么还要犹豫呢?

    墨儿见忘川久久不曾回答,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很快他就扬起头笑着道:“小姐姐,等墨儿带你见奶奶把小姐姐的身体治好了,然后带小姐姐好好看看东海瀛洲,到时候小姐姐就会喜欢这里的。”

    “好!”忘川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温和的笑。

    墨儿带着忘川一路往前走,走到一个悬崖上,悬崖上光秃秃的只有一棵开满白色花朵的树。远远的看着那棵树,树上的花朵像是雪花一样白。然而,当忘川走近才发现那些花朵并不是白色,而是因为那花朵每一片花瓣都散发着柔和的白光,所以远远看时才会有一种像雪花一样白的错觉。

    忘川看着那棵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些碎片,一闪而逝,快得她根本抓不住其他的只抓住两个字,而就这么两个字忘川脱口而出,“慕雪。”

    “小姐姐,你认识慕雪?”墨儿惊讶的看着忘川。

    忘川回过神来,脑子有一瞬间的迷糊,“什么?”

    “慕雪啊?小姐姐认识慕雪?”墨儿再次开口问道。

    “慕雪?是谁?”忘川摇摇头,她不记得自己认识慕雪这么一个人。

    墨儿听到忘川的回答,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认识么?可是……

    “那刚才小姐姐为什么会说出慕雪两个字?”墨儿似乎不死心,希翼的望着忘川,希望忘川能想起什么来。

    “我说了吗?”忘川眼神之中有一丝迷茫,她似乎好像说过,又好像没有说过,很模糊,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有没有说过。

    墨儿看到忘川神情,有一丝失落,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会那么像?

    “小姐姐,她就是慕雪。”墨儿收起自己低落的情绪指着悬崖边上那棵开满花的树道。

    忘川顺着墨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差异道:“你是说那棵树叫慕雪?”

    墨儿点点头,“慕雪的名字还是姐姐亲自起的,说既然如此这般放不下就叫慕雪罢了。”

    忘川听着墨儿的话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这句话她在哪里听过一般。

    “这个树?”忘川眉头拧作一堆,定定的看着那棵树。

    “小姐姐,你想知道慕雪的故事吗?”墨儿幽幽的开口。

    未等到忘川开口,墨儿便望着那棵开花的树语气忧伤的说道:“慕雪本不是这样的,姐姐说慕雪是一个神女,但是她犯了错,她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最后心中的执念便化作了这棵树,是姐姐把这她带到这里来的,说既然如此执着就守在这里也好。”

    墨儿说的故事很简短,甚至于忘川听了并不太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只是,忘川看着“慕雪”莫名的觉得心底有一丝伤感,悲切。

    “犹似天边倾慕雪,开尽繁花渡相思。”忘川淡淡的开口,声音有一丝的道不出的凄凉。

    墨儿身体一怔,惊讶出声:“小姐姐,你怎么知道这句话的?你怎么会知道?”

    忘川回过神来,看着墨儿满脸的惊讶之色,竟不知该如何开口,“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