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05章 跳崖
    无忧站在悬崖边上看到悬崖边上那棵只剩下树干的慕雪有些出神。

    没想到再次见到竟然会是这番景象,看来慕雪的执念经过几十万年终于还是放下了。

    “喂,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盯着这棵枯树看?”花倾落看着无忧一直盯着悬崖边上那棵枯树看个没完没了。他也看了几眼,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一棵普通的枯树,有什么特别的吗?

    花倾落打量着无忧,虽然无忧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花倾落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或许这棵看似普通的枯树有什么秘密也说不定。毕竟这里是东海瀛洲,虽然一路走来,他也没觉得这地方有什么好的,唯一的好处就是躲到这里没有气息,找人很麻烦,因为无从找起。

    “走吧。”无忧最后看了一眼慕雪,然后走向悬崖。

    “你要做什么?”眼见无忧走到悬崖边上,在往前走一步就迈入悬崖,花倾落忍不住出声道。

    无忧转身眼神清淡的看着花倾落。花倾落突然就明白了无忧的意思,“你不会想让我跳下去吧?”

    “嗯。”无忧轻声从喉咙里发出声音,语气淡淡,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花倾落见无忧如此神色,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表现得有些不淡定落了下乘,负手踱步走了过去,与无忧并排着站在悬崖边上。花倾落用余光扫了一眼悬崖,下面什么也看不见,除了白皑皑的雾气,这处悬崖当真算得上深不见底。

    跳悬崖什么,他倒没有太大的心里阴影,毕竟他又不是凡人,他一个魔尊若是传出去说怕跳悬崖那岂不是贻笑大方,成为六界的笑柄?不过,这悬崖下面是什么却是不清楚,他虽然不怕,但是如此听无忧的太过于被动。

    “喂,想不开准备跳崖,也别拉上我啊。”花倾落挑了挑眉轻笑的开口,当然这话是他故意胡诌的,不过是为了试探一下无忧。

    无忧看了花倾落一眼,眼中毫不掩饰的有一丝鄙夷,显然,他是看清了花倾落说这话的用意,所以故意露出这样的眼神,虽然很短,但是不影响被花倾落瞧见个仔细。

    “忘川就在下面,我不适合出现。”无忧又看了一眼慕雪,似乎在回忆什么。

    “你确定?”花倾落顿时顾不上无忧刚才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鄙夷,直直的看向无忧。

    他到了这里什么气息都感觉不到,自然是不知道忘川在哪里。可是这个无忧是怎么知道的?他怎么知道忘川在下面?

    花倾落好奇归好奇,但是也知道这种事还是不要问,因为问了就显得他太傻了。毕竟无忧是忘川放在心底的人,虽然蹦出来个自称是无忧妻子的女子,但是,现在无忧不也出现在这里了吗?不管如何,花倾落依旧把无忧视为最大的情敌,既是情敌他若问了,那就显得他比无忧矮一截,这种事他怎么能容许发生?

    受到质疑,无忧再次看了花倾落一眼,那一眼里的轻视太明显了。

    花倾落心中恼怒,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宜与无忧冲突,找到忘川才是最要紧的。

    “我既已遵守约定带你进来,你是不是也该拿出诚意来?”花倾落看着无忧开口道。

    这悬崖下到底是什么还未可知,为了忘川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但是,他和无忧之间的约定还是要清楚的。

    无忧朝着花倾落丢出去一件东西,丝毫没有任何的不舍,就仿佛丢的是一根草一样。

    花倾落接过一看,嘴角微微勾起,果然是金乌箭。这一点他倒是觉得无忧不会拿假的忽悠他。

    花倾落收起了金乌箭,难得的心情很好。自从上次被震天弓弹飞了好几次之后,他就回去好好的查了查,如何才能不被这上古神器给觉察出来,虽然方法是有,可却并不容易。

    如今金乌箭到了他手里却没有像震天弓一般那么大的反应,要说这还多亏了景苼那个成天扎在女人堆里的家伙,上次去快活林给了他一瓶药,说是最新发明,神神秘秘的,说等拿到上古神器的时候用。没想到果然还是有用的。

    “走吧,我要跳崖了,你还站着做什么?难不成还真想跟我一起跳?”花倾落瞥了无忧一眼,轻佻的说道。

    无忧并没有搭理花倾落这般故意的说话,化作一道白光变成了一颗红豆。花倾落拿着那颗红豆往袖子里一扔,然后抬脚就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等到花倾落脚踏到地上睁眼一看,勾了勾嘴角,“你不会早就知道这悬崖下面是个山谷吧?”

    花倾落说完,并没有得到回应,知道无忧那个人向来话少,老是摆着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也就不在意了。

    不过这个无忧看他对这东海瀛洲如此熟悉,难不成是来过这里?又或者说是他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如果无忧来自东海瀛洲那也能说得清为什么他查了那么久就没有查到关于无忧的丝毫信息,毕竟东海瀛洲向来隐秘,这关于东海瀛洲的事虽有不少传言,但是毕竟没有多少人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花倾落刚准备抬脚往那山谷里走,一道声音响起,“什么人?”

    花倾落挑眉,眼中划过一道暗光,敛了敛眸光,心道,这谷中果然是有人的,也就是说这东海瀛洲住着一些与六界隔绝的人。既然是这样,花倾落觉得无忧是出自这个地方的可能性又大了几分。

    “我是来找人的,冒昧打扰。”花倾落客气的说道,同时也说明了来意。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赶紧走。”

    里面传来一道女声,却不见人影,花倾落闻言也不着急,毕竟现在他是在人家的地盘,自然该收敛还是要收敛的。

    而且景苼说过,能治好忘川身体的东西还得在这东海瀛洲,他自然是不能一开始就得罪了人。

    “不知姑娘可认识一个叫墨儿的小,咳咳,小孩,我的朋友被他带走了,我是来找她的。”花倾落客客气气的说道。

    “墨儿?是墨儿带你进来的?”声音再次响起。

    花倾落挑了挑眉,果然墨儿那小鬼不是普通的妖。他不过是刚才灵机一动才出声试探,没想到这小鬼还真是这东海瀛洲出去的,难怪在外面的时候会说没有他进不来这东海瀛洲。

    “嗯,要不是墨儿,我们也没这么容易进来,只是进来之后与墨儿他们走失了,也没来得及跟墨儿道谢。”花倾落略微无奈的开口。

    “呵呵,既然走失,你又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我不管你是如何知道墨儿的,但是你这点小计两还骗不了我。”声音再次响起。

    花倾落一听心里暗道,没想到这个女人还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不过他说的并没有错,只是省略了墨儿故意把他丢下的事实。

    花倾落看着面前薄薄的一层薄壳,这地方有结界,硬闯并不是好办法。最好是能说服里面的人让他进去,此刻他更加肯定忘川被墨儿给带进了里面。无忧说忘川在悬崖下面,这悬崖下面又有这么一个山谷,还有人,再加上这里面的人认识墨儿,那忘川定然也在里面,错不了。

    “姑娘,我并没有骗你,你想想若不是墨儿,我又怎么能过得了心镜?我真的只是跟我朋友和墨儿他们走散了而已,我朋友叫忘川,墨儿是不是带了我朋友来这里?”花倾落耐着性子说道。

    “赶紧走,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花倾落抽了抽嘴角,这到底是个什么人?怎么油盐不进呢?他都在这里说了大半天了,就是不肯松口,难不成真的打进去不成?

    不,不行,不到万不得万不能跟这里的人动手,他们只有三个人,又不熟悉这里的情况,不宜交恶,何况忘川的身体还需要治疗。

    花倾落忍着脾气又道:“姑娘,我叫花倾落,若是姑娘不信可去问一问我那朋友,她叫忘川,我是陪她来东海瀛洲求药的,姑娘,你相信我,我并没有恶意,请姑娘能让我见见忘川。”

    花倾落这话已经说得很是真诚了,至少花倾落觉得是,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如此客气过。

    女子正是先前墨儿唤七姐的人,此刻女子听完花倾落的话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想必这外面的人的确与忘川姑娘相识,若是她猜得不错,只怕当真是墨儿故意将此人给丢到了其他地方,然后带着忘川姑娘独自来了。

    女子正犹豫要不要放花倾落进来,墨儿跑了过来。

    “七姐,你在这里做什么?二姐让我来叫你回去吃饭了。”墨儿说道。

    墨儿的声音透过结界传到花倾落的耳朵里,虽然他与墨儿算不上多熟稔,但是墨儿的声音还是记得的。

    “小,墨儿,你把忘川带哪里去了?”花倾落努力压着心中的怒气,开口问道。只是虽然忍着怒气,但是语气还是有几分生气的意味。

    “是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墨儿听到花倾落的声音惊讶道。

    他明明记得他把这个没礼貌的小黑龙给扔得远远的,怎么会这么快就找来了?何况他们这山谷唯一的出入口就是那个悬崖,按理这小黑龙不可能知道的。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去跳崖的,所以他们山谷很是隐秘。

    先前有缘人进到东海瀛洲也不过是在东海瀛洲的外围,取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会被奶奶送出去。没有他带路这条小黑龙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墨儿百思不得其解。

    “你别管我是怎么到这儿的,你把忘川带哪里去了?”花倾落现在也懒得找这个墨儿算账。

    他一睁眼就在那个泥潭里,定然是这个墨儿搞的鬼,如此戏耍他,这笔账先记着,找到忘川要紧。

    “墨儿,你当真认识他?是你带他进来的?你不知道东海瀛洲的规矩吗?你怎么能带两个人进来?”女子质问的声音响起,说完女子伸手做势要去敲墨儿的脑袋。

    墨儿往旁边躲了躲,一脸的委屈,“七姐,我也不想带他进来的,他威胁我,还逼迫我,我,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受他威胁带了他进来。”

    “可是,七姐,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找到这里来,我已经把他扔到了五色泥潭里,谁知道他命那么硬,竟然能从里面出来。”墨儿嘀咕着,说到后面声音越发的小了。

    “你说什么?你竟然把人给扔进五色泥潭里?墨儿,你当真是胆大妄为,你忘了奶奶说过任何人不需靠近那里吗?”女子气得睁大了双眼瞪着墨儿。

    墨儿连忙解释道:“七姐,七姐,我没有靠近,我就是远远的扔过去的,真的,七姐,你相信我,我没有靠近那里。七姐,你别告诉奶奶,奶奶会罚我的。”

    女子当真是气也不是恼也不是,“墨儿,看来当真是把你宠坏了,胆子如此之大了,你当真是要气死我。”

    “七姐,墨儿知错了,七姐,你别生墨儿的气好不好?”墨儿可怜巴巴的望着女子。

    要是七姐告诉了奶奶,奶奶一定会罚他的,弄不好会罚他跪在小屋子里不能出来,他不要去罚跪,好无聊的。

    花倾落听着两人的对话整张脸已经维持不住笑意,脸上装出来温和的笑意已经一点一点的变得扭曲。果然这个小鬼是故意的,虽然他猜到多半是这个小鬼在搞鬼,但是猜到和亲耳听到是不一样的。

    敢算计他花倾落的人,按照他先前的脾性定然会一巴掌打得魂飞魄散。如今他的确有冲过去一巴掌拍死这个小鬼,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花倾落握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让自己冷静下来,这笔账先记着,等忘川的身体治好了,他再慢慢找这个小鬼算账。敢把他扔泥潭里,这小鬼是第一个,他要是不把这小鬼扔泥潭里试试,他这魔尊就白当了。

    “姑娘,你也听墨儿说了,可否让我见一见我的朋友忘川?”花倾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