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10章 我恨你
    “不行,必须带忘川回谷,花倾落你去取五彩泥,要快。”无忧神色凝重,忘川并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痛苦的叫喊着,他已经压不住忘川体内翻滚的魔气,再这样下去,忘川定然会被魔气控制,失去理智。

    花倾落看着忘川痛苦的模样,一咬牙,转身就往外跑,五彩泥他知道,就是那个他掉下来困住的泥潭,虽然他不知道那黑漆漆的泥有什么作用,但是现在也只能听无忧的。

    等到花倾落一走,无忧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翻涌的气息,喉头一阵腥甜,接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那血泛着点点金光。

    “忘川,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不会。”无忧白着脸抱起忘川直接跳入悬崖,然后飞身进入了山谷之中。

    无忧抱着忘川来到山谷之中的那处荷塘,塘中荷叶莲莲,只有几只未开的花包立在荷塘中央。

    “你,你是什么人?”墨儿急急的出来,看到无忧抱着忘川往荷塘里走。

    无忧脚步未停,根本没有空搭理墨儿,走到荷塘边上直接抱着忘川走了进去。

    墨儿看到无忧的动作,顿时急了,“你,不能进去。”

    无忧扫了墨儿一眼,墨儿顿时睁大了眼睛,是,是……

    忘川在进入荷塘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墨儿回过神来,急急的伸长了脖子往里瞧,“小姐姐怎么了?”

    “去,找茶婆婆。”无忧朝着墨儿喊了一句,手下却没有停下来,摘了荷塘里的花苞揉碎了喂给忘川。

    墨儿听到无忧的话来不及去想无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抬脚就去找无忧口中的茶婆婆也就是他的奶奶。

    吃了花苞,忘川似乎比刚才好了许多,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整个人感觉像是溺水一般。

    “俊哥哥,慕雪走了,她走了。”

    “俊哥哥,我们会不会像慕雪一样?”

    “娘亲,娘亲,好疼,好疼啊,娘亲救我,救我。”

    “我要杀了你。”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是你杀了我们儿子,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永远。”

    “……。”

    忘川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声音,忘川张口想要喊,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无忧还在持续的往忘川身体里输送他的力量,看着忘川眼角流出晶莹剔透的眼泪,胸口猛的一窒,体内的气息越发的翻涌。

    忘川,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绝不!

    无忧闭上眼浑身上下被一层白光包裹,那白光从他身体溢出然后缓缓的流进忘川体内。

    忘川有一瞬间的清醒,睁开眼似乎看到了无忧,张口无声的唤了一声,“无忧。”接着体内突如其来的疼痛席卷而来,让她再次发出痛苦的喊叫。

    “啊……”忘川抱着头的双手青筋凸起。身体开始溢出黑色的魔气,那魔气一点一点的吞噬掉无忧输送的力量,原本那白色的光渐渐被漆黑的魔气替代。

    随即,无忧闷哼一声,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血喷溅在忘川的胸前,红得刺目。

    “忘川,忘川。”无忧抱着忘川,一声一声的唤着,哪怕忘川因为疼痛难忍手指抓着他的手臂指甲已经深深的嵌入他的肉里,无忧也没有放手。

    忘川体内的魔气这次似乎是越来越强,无忧设在忘川体内压制魔气的力量已经摇摇欲坠,显然很快就要压制不住了。

    就算无忧给忘川吃了这荷塘里的一朵花苞也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压制忘川体内的魔气。

    原本无忧先前就在忘川体内封印魔气用了他一半的力量,如今不过才几月,根本就没那么快恢复,现在忘川体内魔气暴涨,他已经是勉力了,可还是无法压制住魔气。

    忘川只觉得身体快要被体内乱窜的气流给撑破了,仰天大叫一声,“啊……”

    忘川睁开了双眼,原本漆黑的双眼被赤红所取代,身体也被魔气覆盖,那气势如虹的魔气直接将无忧给震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忘川此刻已经根本不受控制,周身魔气四溢,原本荷叶莲莲,满塘翠绿的荷塘瞬间变成了焦黑一片。而山谷里的花草受忘川身上的魔气影响,像蜘蛛网一般扩散出去,全都枯萎发黑。就连山谷原本设立的结界也在忘川散发出的魔气冲击下摇摇欲破。

    忘川赤红着双眼从荷塘里一步一步走了出来,朝着躺在地上的无忧走了过去。

    “忘川。”无忧开口,看着忘川的模样,眼中满是伤痛。如今的忘川一如那一日一般,双眼赤红着说永生永世都不会原谅他,哪怕是坠入魔道也要报仇。

    “忘川,不…。”无忧痛苦的想要从地上挣扎起身,可是忘川身体内的魔气太过于强大,他被那魔气重伤如今根本没办法在压制住忘川身体内的魔气。

    忘川走到无忧面前,冷漠的看着无忧,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就连声音都变得阴森满是邪气,“你想封印我?我说过要么你就杀了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无忧伸手想要去拉忘川,被忘川躲过,忘川缓缓蹲下身,赤红的双眼看着无忧,一字一句慢慢的开口,“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你封印了我那么久,你说我该怎么算呢?”

    “你想怎么样?”无忧看着忘川,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这一次多了疼惜。

    “你不是想救我吗?若是你自己都成了魔,你会不会连你自己也封印了?”忘川笑着,满身魔气猛涨,周围受魔气影响,全都变成了一片焦黑。

    “我不想你痛苦,为什么不能放下?我们重新开始不好吗?就像之前一样。”无忧看着忘川眼中满满的心疼。

    “哈哈哈,重新开始?我说过永生永世都不会原谅你,永生永世,你忘了?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要为他们报仇,报仇。”忘川突然大笑,黑发赤眸,魔气冲天。

    忘川笑着蹲下身,五指成爪没有一丝犹豫的插入无忧的胸膛,鲜血从无忧的身体喷溅而出,那带着点点金光的鲜血洒在忘川的手上,忘川猛的将手缩了回来。

    “啊……”手上沾染了无忧的血,手指上的魔气开始消融,钻心的疼痛从指尖传来。

    忘川面色扭曲,眼中的赤红忽闪,忽闪的,在黑和红之间转换。

    无忧眸色一沉,朝着忘川扑了过去,伸手将自己胸口的伤口又撕裂了一些,带着金光的鲜血从胸口源源不断的往外流,全都撒在忘川的身上。

    忘川痛苦的挣扎,似乎是被无忧的血灼烧了一般,想要挣脱无忧的束缚,偏生无忧将忘川抱的很紧,任由忘川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开。

    “忘川,忘川,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在。”无忧抱着忘川嘴里不停的说道。

    忘川,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有事。

    “我恨你,啊……”手指狠狠的插入无忧的后背,无忧闷哼一声,身体绷紧。

    忘川身上的魔气在无忧心头血下渐渐消退,忘川身体一软晕倒在无忧怀里。

    “忘川,对不起,对不起。”无忧抱着忘川没有放手,任由心口的血流淌。

    刚才他被忘川身上的魔气打飞出去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压制忘川体内的魔气,靠他的力量已经没有办法克制魔气,但是他的心头血乃是压制魔气的利器。他知道忘川一旦失去理智必定会要杀他,他就是等,等忘川动手,等到忘川松懈的时候用心头血去压制忘川身上的魔气。

    无忧浑身都在颤抖,虽然他早就知道一旦忘川记起定然会恨他,可是当再一次听到忘川说永生永世都不会原谅他时,他的心还是会疼,还是会害怕。

    数万年了,在地府的数万年竟没有消磨掉一丝的恨意,忘川,我该拿你怎么办?怎么办?

    这一刻,无忧是害怕的,他害怕若是忘川体内的魔气无法压制,他该如何选择?眼睁睁的看着忘川堕入魔道?不,他做不到,做不到。

    可是他没有办法化解忘川的恨意,他已经用尽了办法,可是还是变成了这样,难道当真是天意吗?

    若这真的是天意,哪怕再与天斗一次,他也在所不惜。

    山谷尽毁,满目疮痍,到处都是一片焦黑,还有未消散的魔气在半空中飘荡,一对男女在血珀之中相拥。

    花倾落拿着五色泥回到山谷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忘川!”花倾落惊慌的跑了过去,看到忘川和无忧浑身是血,脸色大变。

    他是见到过忘川失去理智的模样,也看到过忘川痛苦难耐的样子,可是他从没想到他取了五色泥回来看到的会是这样的画面。

    忘川和无忧身上都是血,他不知道那血到底是无忧的还是忘川的。

    “花倾落,五色泥拿回来了吗?”无忧听到花倾落的声音,缓缓睁开了眼,声音有一起暗沉,但是看花倾落的眼神却一如既往的淡漠,没有丝毫变化。

    “拿,拿回来了。”花倾落此刻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刚才那一刹那,心情很是复杂,嫉妒有之,感慨有之,害怕有之,震撼有之,各种情绪参杂在一起。

    “好,去看看人回来没,回来了让她立刻过来。”无忧抱着忘川维持着动作并没有起身。

    血色染红的月白的衣袍,在这满眼焦黑的印衬下显得尤为刺目。

    花倾落转身就朝外面走去,若是平日,无忧如此命令他,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听的,或许还会跟无忧冷嘲热讽一番,但是现在不一样,他知道忘川的情况,所以只要能救忘川,他不介意听无忧的。

    刚走到山谷口,一道墨绿的光飞了过来,花倾落刚准备出手,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让开。”

    随即远远响起小七的声音,“那,那是奶奶。”

    花倾落闻言,往旁边侧了侧身子,让那道墨绿的光飞过去,随后自己也转身朝着荷塘走了过去。

    “茶婆婆,救她。”无忧看着面前头发花白苍老的老婆婆,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

    老婆婆双手高举,墨绿色的光从她手中缓缓流泻将忘川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随后而来的小七和那群二三四五六的女子齐齐看向忘川和茶婆婆。

    “七姐,姐姐她不会有事吧?”墨儿拉了拉小七的衣角,双眼通红,强忍着没有流泪。

    就算先前七姐说小姐姐不是,但是现在他却知道,小姐姐就是姐姐,是姐姐。但是为什么姐姐会变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七同样满脸的担忧,出声安慰道:“墨儿,姐姐她不会有事的,奶奶不会让姐姐有事的。”

    墨儿红着眼眶看着茶婆婆给忘川治疗,墨绿的光忽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茶婆婆才收了手,满是苍老的脸露出几分疲色。

    “先把她抱的到屋内休息吧。”茶婆婆挥手说道。

    无忧依言将忘川抱了起来,往屋内走。

    “你的伤?”无忧起身,茶婆婆才皱了皱眉,老树皮一般的脸折子更深了。

    刚才她只顾着稳住忘川的身体,却没有在意无忧,如今无忧起身,这才看见,忘川的手指几乎还镶嵌在无忧的后背上,血还顺着忘川的手指往外流。

    “无碍。”无忧淡淡的说了一句,抬脚往屋内走去。

    无碍?那是无碍吗?背上五个血窟窿涓涓的往外流血,忘川那一爪子是把无忧的皮肉都抓了下来的,用了多大的力气可想而知。

    等到无忧抱着忘川安顿好,才看着忘川身上满身的血,眼中有着伤痛,那种伤痛比他此刻身体的疼痛要重得多。

    无忧一挥手,抹去忘川身上沾染的鲜血。

    而他自己胸口处的伤还呈现撕裂状,血肉模糊,隐约能看见胸膛里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动,那是一颗金色的心脏,闪着微弱的金光。无忧面无表情的伸手覆在伤口上,不消一会儿,心口的伤口不再往外流血,可是那伤口却并没有好,只是有一层薄薄的皮覆盖着,看着好似没事,其实内里伤得一塌糊涂。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