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09章 头疾发作
    “这是?”花倾落窝在山洞里看着面前的食盒挑里挑眉。

    “这是小七给你做的糕点。”忘川指着食盒道。

    “糕点?”花倾落疑惑,这女子怎么会想着做糕点给他?要知道昨日这女子在结界里还一副油盐不进凶巴巴的模样,怎的突然想到给他做糕点?

    小七走到花倾落跟前,将食盒打开,里面满满一盒各色各样的糕点,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增。

    “我听忘川说你喜欢吃糕点,也不知道是哪种,所以都做了一些,你尝尝?要是不合心意,我回去再重做。”小七捧着食盒放到花倾落跟前。

    花倾落看着小七殷切的眼神更是觉得莫名其妙,这女子怎么过了一晚上就变了性子呢?花倾落再不济这点警觉性还是有的,那个叫什么墨儿的小鬼鬼精鬼精的,在心镜里已经整过他一回了,那小鬼叫这女子七姐,莫不是想让这女子来整他?

    不过忘川在这里,何况这里是东海瀛洲,他现在不宜与这东海瀛洲里的人闹僵,若不是因此,昨日他就不会那么客气。

    “小七姑娘客气了,多谢。”花倾落笑着接过食盒,却并没有吃的打算。

    “你尝尝,我已经许久没有做过了,上一次做还是羲……哦,咳咳,许久之前的事了,怕你不喜欢。”小七笑着期待的看着花倾落。

    花倾落眼波流转,垂下眼睑,呵,这是要看着他吃呢。花倾落看着食盒里精致的糕点,目光落在一块翠绿透亮的糕点上。

    在小七殷切的目光之下放入口中,咬了一小口,随即笑道:“嗯,很好吃。”

    “真的?”小七双颊泛红,很是高兴。

    花倾落点点头算是回应,事实上他根本没有吃,更不知道这糕点是什么味道,不过是敷衍罢了。

    “你喜欢便好,明日我,我还给你做,然后给你送来。”小七笑盈盈道。

    花倾落笑得很是疏离,然后点点头,转向忘川,看到忘川眉宇之间有一丝忧愁,遂问道:“忘川,在这里可有不适?”

    忘川摇摇头,“这里很好。”若是没有昨夜那个梦或许会更好。

    “小七姑娘,不知道你奶奶何时回来?”花倾落看着忘川脸色有些白,显然忘川并没有告诉他实话,应是有所隐瞒。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应该很快吧,奶奶知道墨儿回来了,定然会快些回来。”小七说道。实际上她希望奶奶能慢些回来,这样她就能跟他多待些时日。

    “小七姑娘,忘川她的身体比较特殊,若是这几日有什么,还劳烦姑娘能多照看一下,多谢了。”花倾落实在是不大放心,生怕忘川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

    小七点点头,“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忘川。”这一点不用他如此嘱咐,她也会好好照顾忘川。

    “要不我带你们去外面转转吧,东海瀛洲挺漂亮的。”小七说道。

    “忘川,你是想出去转转还是回去休息?”花倾落看向忘川。

    “好。”

    小七很高兴,忍不住的去看花倾落,然后指着这处悬崖峭壁道:“这里是山谷唯一的出口,你们跟我来。”

    说完小七带着忘川和花倾落飞上了悬崖顶。

    刚上崖顶,小七看到只剩下树干的慕雪大惊,“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花倾落开口问道。

    小七指着光秃秃的慕雪,“慕雪,慕雪凋谢了,凋谢了。”

    不就是一棵光秃秃的树么?他记得跟着无忧来的时候这棵树就是秃的,当时无忧看着那棵树看了许久,他还奇怪这么一棵秃树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小七也是这么一副惊讶的神情,难道这棵树有什么来历么?

    “慕雪?你是说这棵树么?我来的时候就是光秃秃的,有什么问题吗?”花倾落走到那棵树面前,摸了摸树干,没有发现这树有什么不一样的,若是一定要说不一样,那就是这棵树是秃的,看起来似乎已经枯死了,只剩下树干。

    自他来到东海瀛洲,一路过来看到的花草树木无一不是茂盛生机勃勃的模样,唯独这一棵,这一棵是枯死的。

    “你说你昨日来的时候慕雪就枯了?不,不可能的,慕雪已经数万年了,数万年繁花,不可能枯萎的,怎么会枯萎呢。”小七一个人站在慕雪面前很是激动。

    “这棵树为什么不能枯萎?”花倾落听着觉得奇怪,看到小七的模样更是好奇。

    “因为,反正慕雪不会枯萎的,怎么会这样?”小七摸着慕雪心里很是焦急,奶奶说过,若是有朝一日慕雪枯萎,那便是东海瀛洲消失之时。

    忘川看着那枯树,淡淡的开口,“或许,她是放下了吧,所以枯萎了。”

    “什么?忘川,你是不是……”小七睁大了眼睛有那么一刹那,她都要以为忘川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可是忘川眼神澄澈,与先前并没有任何区别,既然没有想起,那为什么又会说出这样的话?

    花倾落蹙眉,这棵树当真如此重要么?为什么他觉得小七的反应很激烈,忘川的反应也很奇怪,心里有一个想法,但是他却不能确认,甚至觉得自己的那个想法极其荒诞,因为他竟然觉得忘川似乎与这东海瀛洲有关系,而且有莫大的关系,但是怎么可能呢,忘川来自地府,应当不会跟这东海瀛洲有关系才是。

    “是什么?”忘川茫然的望着小七。

    小七摇摇头,咬着唇道:“没什么。”

    “小七姑娘,这棵树,嗯,慕雪,可是有什么特别的吗?”花倾落想到无忧,想到那时无忧望着这枯树看了许久,他想知道这棵树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或许,知道了这棵树的故事,无忧的身份也就明了了。

    小七摇摇头,“关于慕雪的事,我知道的不多,我第一次见到慕雪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一棵树,一棵开满繁花的树,羲,嗯,带她来这里的人说过,她叫慕雪,以后东海瀛洲就是她的家。”

    小七神色有些忧伤,她还记得当初羲姐姐带着慕雪来的时候神情很是伤情,等到将慕雪种好之后摸着慕雪开的花静静的看了许久,一个人站在慕雪面前自言自语的说了很多话,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此后,每次羲姐姐来此都会看着慕雪发呆,然后每一次都会问同一个问题,那句话犹言在耳,“慕雪,还是放不下吗?”

    “慕雪以前是一位神,神女,但是据说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她爱的人最后死了,所以慕雪摒弃了神女的身份化做一棵花树,永生永世繁花不谢。”小七说得很简单,实际上她知道的虽然并不多,却比她说的要多一些,但是有些话不能说,至少在忘川面前不能说,她怕忘川会想什么。

    花倾落诧异,“你是说这棵树以前是一个神女?还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小七点点,花倾落走到枯树面前,摸了摸枯树的树干,脑子里浮现出那日无忧看着这棵树的神情,有问题。莫不是这个叫慕雪的神女喜欢的人与无忧有关吧?又或者说,她喜欢的就是无忧?神女有心襄王无梦?

    花倾落心里一阵唏嘘,没想到这棵树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倒是个痴心的,可惜了痴心错付。此时花倾落已经把这慕雪跟无忧扯在了一起,不管是与不是,这无忧必定与这慕雪有些许关系,如此甚好,总有一天他能查出来这个无忧到底是什么底细。

    忘川听完小七的话,又看着面前这棵树,这棵树她是知道的,墨儿带她来时还是一树繁花,但是当她和墨儿跳下悬崖之后,她就看见慕雪凋谢了,片片繁花凋零。

    若说先前她看着慕雪只是觉得很熟悉,总觉得悲由心生,现在她听完小七的话,脑子里开始有无数的碎片在脑子里盘旋。

    “慕雪,他已经走了,你何必如此?”

    “不,不会的,他说过不会离开,永远不会离开我的,你骗我的对不对?”

    “慕雪,你们本就不合适,他真的已经走了,这个是他留给你的。”

    “不,不会的,他说过会亲自带我看遍红尘繁花,他说过的,不会,不会的。”

    画面中一个女子伏地而泣,伤心欲绝。

    “我不信,我要等他,我要等他回来,他说过的,犹似天边倾慕雪,开尽繁花渡相思,我会等他回来。”

    “慕雪,一旦你毁了神身就再也回不去了,你可知道?”

    “没有他,我活着又如何?与其如此倒不如开一树繁花等他归来。”

    画面忽闪,似乎是一个女子将一棵开满繁花的树种在了这悬崖上,“慕雪,以后东海瀛洲就是你的家。”

    忘川突然觉得脑子生疼,各种画面在她脑子里划过,各种声音充斥着,快要将她脑袋都挤爆了一般。

    “不,啊……”忘川捂着头蹲在地上,额头冒出了豆大的冷汗,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脸色变得苍白。

    花倾落听见忘川叫声,立刻上前,“忘川,你怎么了?忘川。”

    忘川此刻脑子像是要炸裂一般,各种熟悉又陌生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她承受不住些画面疯狂的涌入,头疼的快炸裂一般。

    小七在一旁也吓到了,急急的上前,“她,她这是怎么了?”

    花倾落脸色难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她头疾发作了,你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小七虽然知道忘川身体里有三股不同的力量互相制衡,却没有想到忘川会头疼,而且疼得这般痛苦。

    “奶奶她,她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小七白了脸,看着忘川痛苦的抱着头,那样子着实将她吓到了。

    “不行,忘川头疾一发作势必会让她体内的三道力量失去平衡,她会失去理智的。”花倾落抱着忘川满眼的焦急。

    “忘川,你别想了,别再想了。”花倾落紧张的喊道,景苼告诉过他忘川的头疾应当与记忆有关,一定不能让忘川情绪失控。

    “怎,怎么办?”小七手足无措,想要上前帮忙,可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办。

    “去,快去找你奶奶,忘川坚持不了多久,一定要找到你奶奶。”花倾落抱着忘川朝着小七吼道。

    小七早就慌了神,听到花倾落的话抬脚就朝悬崖跳了下去,忘川不能出事的,她一定要去找奶奶来救忘川。

    等到小七走了,无忧化作一道白光出现,从花倾落手里抱过忘川。

    “你做什么?”花倾落红着眼叫道。

    无忧看了花倾落一眼,脸色凝重,没有说话,举起手白光从他的手掌缓缓泄出慢慢输入到忘川身体里。

    花倾落看到无忧的动作不再说话,手在袖子里捏得很紧,红着双眼看着无忧怀里忘川痛苦的模样,身体跟着轻轻颤抖。

    忘川,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花倾落在心里默默念道。他是看到忘川失去理智发狂的模样,总共两次,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都给他极大的震撼,他不想再看到忘川那个模样。

    无忧虽然在给忘川治疗,但是实际上无忧自己也不好受,他在忘川身上下了自己一半的修为,如今忘川他再想压制忘川体内的魔气更是不易。

    忘川此刻神智有些不清,只觉得头痛欲裂,体内有气流冲得她浑身疼痛,疼得她几乎发狂。心中突然很是生气,是的,莫名其妙的生气,生气得她想动手杀人。那股杀人的欲望越来越强,忘川在那股力量的影响下毫不犹豫的抬手打了出去。

    无忧如今正在给忘川治疗,离忘川本就近,忘川那一掌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无忧身上,无忧没有躲,就算他能躲也不能离开,所以是硬生生的接下了忘川这一掌。

    忘川那一掌力气并不小,再加上无忧此刻正在给她治疗,所以那一掌下去,无忧体内气息微乱,只觉得气血翻滚,接着一口血涌上喉头,无忧强压着将那口血给咽了回去。但是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