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08章 一夜无梦
    入夜,夜风轻拂,东海瀛洲的夜里很是寂静,天空呈现墨蓝色,天空挂满橙黄的星子,夜空很美。然而这墨蓝色的夜空铺满了星子但是却没有月亮,没有像凡间一样那般挂着一轮明月。

    东海瀛洲是独立于六界之外的一个地方,之所以神秘,就是因为这个地方是无忧当年和忘川一同造出来的,隔离了六界。

    无忧在深夜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忘川的住处,这山谷是有结界不错,可这地方本身就是他和忘川造出来的,在这里面行走自然可以不用惊动任何人。

    无忧掩了气息,站在床边,看着忘川躺在床上睡着的模样,就那样痴痴的看着。漠然的神色在看向忘川时柔了几许,温柔如水。

    这个地方数万年了,却没有发生变化,就连这屋内的摆设依旧是最初的模样。无忧转身走向墙边,抬头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幅画。女子巧笑倩兮,侧目而视,手中拿着一支曼珠沙华。无忧透过那幅画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回到了以前。

    回到这东海瀛洲刚建造完成之初,女子把玩着手里的曼珠沙华仰头看向他,“俊哥哥,我还想把这里种满曼珠沙华呢,可是这花也太娇气了,偏生活不了。”

    “这花可不娇气,你若喜欢,以后我们就种满好了,总会实现的。”

    女子不信的嘟了嘟嘴,“俊哥哥,你又骗我,这都多少年了,这花就是娇气,离了那地儿哪儿也活不了,花中就数它最矫情。”

    “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不是吗?总会有一天能种活的。”

    思绪回拢,无忧看着那幅画,心里有些微微发苦。是啊,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所以,不管多久,忘川,总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无忧眼神微微有些沉,闪过一道凌厉之气,瞬间又消失不见。

    无忧慢慢走到忘川的床前,看着忘川微微蹙起的眉头,伸出手轻轻的替她抚平。

    忘川,等等,再等等,很快所有的事都会告一段落,以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留在凡间过平凡的生活,再也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

    无忧这话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着。

    无忧最后看着忘川正准备转身离开时,躺在床上的忘川突然呢喃了一句,“无忧,别走。”

    忘川的声音在夜里显得尤为的清晰,随之传入无忧的耳朵里,无忧身体一僵,转身重新走到忘川身边,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忘川,我不会走,永远不会走。”这话从无忧口中溢出,带着丝丝缱绻,轻柔眷恋。

    无忧俯身在忘川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忘川似有所觉,又似乎是在梦中,梦里,那个羲儿出现了,无忧要跟着他走。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让无忧别走。

    羲儿脸上还挂着微笑,可却讽刺的开口,“无忧不过是认错了你,你一个替身而已,凭什么让无忧别走?”

    “无忧是我的,我们拜过天地的,他就是我夫君。”忘川听到羲儿的话也不知怎么就气恼的说了出来。

    羲儿笑着看着她,就像看一个傻子一般,“夫君?你问问无忧喜欢的是你还是我?我才是无忧明媒正娶的娘子,我们是生生世世的夫妻,你,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忘川想说不是,可是偏偏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像是有人捏着她的嗓子,让她发不出声来一般。

    忘川偏头看向无忧,无忧看都不看她一眼,然后跟着羲儿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无忧,别走,别走。”她在身后大声的喊道,可是无忧依旧没有回头,越走越远,然后消失不见。

    无忧看着忘川眼角流出的泪,心疼的俯身一点一点的亲吻,直到把那泪水都吻干,他才满意。

    忘川迷糊之中觉得似乎无忧就在她边,还温柔的说不会离开,轻柔的吻着她。

    忘川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无忧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即便是在梦里她也希望无忧能多呆一会儿,因为她真的好久没有看到无忧了。她一直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试图去忘记,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有忘记,只是把无忧藏得更深了,藏在心底最深处。

    她刚开始并不懂为什么看到无忧离开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心痛,更不明白为什么看到那个羲儿心里会有恨。后来她慢慢懂得那是因为喜欢,她喜欢无忧,不,确切的说不止是喜欢,还有别的,那是一种想要将无忧占为己有的感觉。

    她强忍着,以为只要不再去想就会慢慢好,但是如今在梦里这种情绪酝酿发酵,越发的无限扩大,她没办法去控制,也不想去压抑。

    忘川突然学着以前无忧每晚与她一起睡时的那般,将唇送了出去,无忧与忘川本就隔得近,忘川突然的动作触碰到无忧的嘴角。

    忘川并没有意识到,只当自己还是在做梦,梦里她忍不住去追无忧,然后似乎场景又换成了当初她和无忧拜天地的那个荒草坡。她心里气,更多的是不想让无忧离开,所以胡乱的拉着无忧,把无忧压在身下就凑了上去,她心里有多气,下嘴就有多狠,咬着无忧的唇不停的撕咬,就像是要把无忧的肉给咬下来一般。虽说发狠,但是她又心里矛盾,害怕,所以咬一会儿又像哄人一般吸允一下安抚。

    忘川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是奇妙的梦,梦里她在气恼之下似乎把无忧给“欺负”了,可是梦到后面又似乎恍恍惚惚的像是以前每晚睡觉前无忧都会对着她做的事一样,只是这次梦里比以前要凶残得多,当然无忧一如既往的温柔,凶残的是她一人而已。最后,她也不记得了,只觉得脑袋一片模糊,模糊之中她好像睁开了眼,真的看见了无忧一般,不过那种云里雾里的感觉让她沉沦,根本分不清。

    “无忧,别走。”忘川彻底睡死过去之前迷糊的呢喃了一句,然后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无忧躺在忘川身边,身上未着寸缕,忘川同样也未着寸缕,瓷白的肌肤上绽放着点点红梅,甚是明艳。

    无忧温柔的将忘川耳边汗湿的头发抚了抚,轻轻的亲了一下忘川的眉眼。

    待到抬起头时,眼底有一丝懊恼。他不该如此冲动来看忘川,刚才更不该冲动的对忘川做那般事。先前那么久他都一直忍过来了,却没想到今夜却没有忍住。

    他一直忍着是因为忘川没有记忆,他怕有一日待忘川再忆起对他的恨会加深,所以先前每每到了那个时候,他总会及时到克制住。

    可是今夜为什么他没有忍住,刚才他不是没有一瞬间清醒,可是鬼使神差的就放纵了自己,许是因为今夜忘川对他的情绪太过于浓烈,让他被心中的欢喜冲昏了头脑?

    无忧看着忘川熟睡的模样,突然轻笑,既然已经发生了,他为何要懊恼?至少今夜他知道忘川已经把他放在了心里,这样就很好。

    窗外,墨蓝色的天空渐渐明了,此刻无忧却很懊恼,为何夜如此短暂?无忧起身穿戴好,看到忘川那红润如桃花般明艳的脸颊,虽然满眼的不舍,但是还是挥了挥手将忘川的衣服从新穿好,就连身上的痕迹也一并清除了。

    “忘川,再等等,过不了多久,我就再也不离开你了。”无忧看着忘川喃喃开口。说完留恋的看了忘川一眼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

    如今,还不是与忘川见面最好的时机,昨夜就让忘川当作是一场梦好了,因为他不想让忘川知道,更不想让忘川参与进去。所有的事,他都会去解决,再等等,再等等就好。

    无忧回到山洞,没有看到花倾落,也懒得去管,反正在这东海瀛洲之中,只要他没有离开这里就行。忘川在这里,不管花倾落跑到哪里,最终都会出现。

    无忧抬起手看着手臂上三条痕迹,眼神温柔,没想到忘川还真是,嗯,一如既往的疯狂在这种事上,倒是与以前如出一辙,每每都会在他身上划上两道才甘心。

    以前他也曾问过,那个时候忘川给他的答案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满身都是,总得划两下我心里才平衡。”

    天快亮时,花倾落才骂骂咧咧的从洞里走出来,只是出来的时候有些灰头土脸的。虽然没有受伤,可是看那模样倒是吃了些苦头。

    “这什么鬼地方?神兽住这种地方?”花倾落一出来就嚷了一嗓子。

    他昨夜不过是好奇,确切的说是因为觉得跟花倾落待在一起没什么意思,想着随便看看。哪里知道,他一进去就出了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困在了一个阵法之中,而且那阵法还不好破,费了他好一番功夫这才走出来。

    他被困时不是没想过要不要让无忧知道帮忙,但是他转念一想,就这么一个阵法若是让无忧知道还困住了他,岂不是丢脸?所以花倾落硬是在那阵里折腾了许久,这才灰头土脸的出来。

    无忧顿时将手放下,眼神恢复了先前淡然的模样。

    花倾落一出来看在无忧站在洞口,狐疑的开口,“你不会在这洞口站了一晚吧?”

    无忧没有答话,只是转身扫了花倾落一眼,接着就直接化做了一颗红豆。

    花倾落眉头皱起了折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心里的感觉很不好,但是具体他又说不上来。总觉得怪怪的,那个女子不是说这里以前住的是一只神兽吗?神兽的洞里还有阵法?这也太奇怪了些。

    但是花倾落又不想往无忧身上想,总不能是无忧特意给他使的绊子吧?因为他也不过是临时想着去转转而已,并没有一开始就打算,何况他们住这里也是那个女子安排的不是吗?这说不通。

    花倾落想了一会儿实在是觉得这事是无忧做的可能性不高,毕竟若是无忧,如此这般做,对他应当没有什么好处。虽然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想不通也懒得再去想,只当自己真的点背,遇到一只爱摆弄阵法的神兽。

    屋里忘川醒来,看着头顶青色的床幔,脑子里有些混乱的画面传来。忘川蹙眉,她是怎么了?怎么会做梦梦见他?那个梦太过于真实,真实到忘川都以为无忧昨夜真的出现在这里。

    怎么可能呢,这里是东海瀛洲,无忧怎么可能会出现?若说是在凡间,忘川或许还会怀疑是不是无忧真的来过,但是东海瀛洲,不可能的。

    忘川起身,看到自己身上完好的衣服。呵,果然是梦么?她竟会如此想他,竟然都会做梦梦到他了。想到无忧,忘川只觉得心口有一瞬间的刺疼,头也微微有些发疼。

    忘川刚起,小七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忘川,你醒了吗?”

    声音并不大,忘川摇摇头,让自己脑袋清醒一点,“进来吧。”

    小七走了进来,笑盈盈的看着忘川,“忘川,你昨夜睡得可好?可有想……可有做什么梦?”

    提到梦,忘川心口微微发紧,但还是开口,“睡得很好,一夜…。无梦。”

    小七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怕,怕她露出马脚,怕忘川会想起什么。好不容易才忘了的,若是就因为她想起来了,她心里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好受的。

    如今听忘川的口气,是还是什么都没记起来,小七这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忘川,那个,你昨日说那朵花喜欢吃糕点,我这做了些,想着要不送去?”小七心落了下来,自然也就开始关心花倾落的事。

    “嗯,你给他送去吧。”忘川淡淡的回了一句。心思并没有在小七身上,精神有些恍惚,似乎还是没有完全从无忧的身上拉回神来。

    小七踌躇,她就这么去是不是有些唐突啊?感觉不太好吧?

    “那个,我跟他不太熟,要不忘川你跟我一起去吧?”小七顿了顿看向忘川。

    “嗯,好。”忘川想自己与其关在屋子里想着无忧,还不如去跟着出去走走,也算散散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