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13章 再见不识
    “丫头,你醒了?”

    忘川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茶婆婆苍老慈爱的脸。忘川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茶婆婆,那样子就像要将茶婆婆看进心里一般。

    “丫头,你,怎么了?”茶婆婆看着忘川的眼神,心里有一些忐忑不安。

    忘川这一睡就是三日,如今距离忘川除去身上的魔气已经是三日之后了。无忧在当日醒来之后就急匆匆的走了,走前一句话也没有说。

    茶婆婆心里有些拿不准,毕竟在最后关头忘川体内的魔气并没有连根拔除,而且因为最后异常的凶险,她也说不准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现在忘川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茶婆婆心里七上八下的,难不成这是想起什么了吗?可是若是想起来,以这丫头的性子,不应该如此平静才是,茶婆婆吃不准,也不敢随意问起什么,生怕弄巧成拙反倒是让丫头起了疑心。

    “我没事,花倾落呢?”忘川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问道。

    听到忘川问起花倾落,茶婆婆才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是没有想起来。

    “他在外面。”

    忘川起身出了房门,山谷已经毁了,花倾落自然不用再呆在那个山洞里,不过因为忘川没有醒,再加上先前茶婆婆让他离忘川远一些,所以花倾落一直在忘川的房门外守着,并没有进屋。

    忘川一出门就看见站在院子里一棵被毁得只剩下焦黑树干的树下,眉宇间有一片阴云,满脸担忧的花倾落。

    忘川站在门前没有说话,看了花倾落许久,直到花倾落似有所觉的转过身,看到忘川站在门前脸上的愁云瞬间放晴。

    “忘川!”花倾落向前走了一步,可又想到了什么停了脚步,站在原地望着忘川,眼中的欣喜表露无遗。

    “忘川,你终于醒了。”花倾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三天以来他一直提心吊胆的,不敢进屋,又不知道忘川到底怎么样了,生怕看到忘川突然破门而出赤红着眼失去理智的样子。

    “嗯,谢谢。”忘川站在门前淡淡的开口,语气有些疏离。

    花倾落倒是没有察觉出什么,毕竟忘川也从来没有真正亲近他过,一直都对他很客气。

    “忘川,我们可以单独说说话吗?”花倾落看着忘川开口问道。

    此刻虽然只有忘川和花倾落两人,但是茶婆婆还在屋里,可能不肖一会儿墨儿他们也会来,所以花倾落才会有此一问。毕竟他该离开了,再见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他想在离开前好好与忘川道个别。

    忘川点点头跟着花倾落出了山谷,一路上忘川都没有说话,只是低沉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花倾落却是时刻的注意着离忘川的距离。茶婆婆的话犹如在耳,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想自己伤害到忘川。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山谷来到先前花倾落呆的山洞。

    “忘川,你的身体可好?”花倾落开口道。

    忘川摇摇头,“已经没事了。”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应当是没什么大事。

    花倾落点点头,“嗯,那就好,你之后可有什么打算?”

    忘川沉默半响才道:“不知道,会先离开这儿吧。”

    她的确不知道要去哪儿,忘川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很重要的事,可是她还是记不起来,只是有些模糊,但是有些事她似乎是知道的,只是觉得少了什么。

    “忘川,我可能没办法跟你一起走了,我要回魔界了。”花倾落咬牙憋着气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他想跟忘川在一起,可是若是他跟忘川在一起会害了忘川,那么他宁愿离开。

    花倾落一直想知道听到自己要离开,忘川会不会有一丝的不舍,他想知道忘川的反应。

    上一次离开他知道忘川根本没有半分在意,反而觉得是正常的,如今呢,如今忘川会不会有一点不一样,花倾落心里既期待又有一丝紧张。他害怕,害怕这么久了,自己没有在忘川心里留下半分痕迹。

    “好。”忘川甚至看着花倾落的眼神都没有一丝变化,张嘴爽快的吐出一个字。

    花倾落身体微微一颤,眼神瞬间暗淡下来,心中苦笑,在忘川心中他依旧是没有半点影子吗?或许对于忘川来说他始终是个外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所以他说要走,忘川才会如此干脆,甚至连原因都不曾问。

    花倾落看着忘川那一副淡然的模样,实在是忍不住,猛的抬头盯着忘川,一双眼睛有些猩红,“难道,你就没有其它的话对我说吗?”

    忘川似乎并没有看见花倾落眼中的伤痛一般,淡淡的开口,“多谢。”

    “就这样?”花倾落极力忍着心中的痛楚,连声音都变了音。

    “还有什么吗?”忘川反问道。

    花倾落上前一步,却停了下来并没有继续走过去,一双眼有着痛楚,“忘川,难道你不知道我,我喜欢你吗?我在你心里,就,就没有一点位置吗?”

    “我知道,那又如何?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不是吗?”忘川看着花倾落眼神变得冷漠,冷漠得花倾落觉得陌生。

    花倾落身体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忘川,颤抖的问道:“你,你说什么?”

    忘川一双眼睛黢黑犹如一个深渊深深的盯着花倾落,一字一句的重复,“我说,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不是吗?”

    “忘川,你知道什么了?”花倾落强忍着开口,心里却一阵恐慌,忘川眼神太过透彻,似乎已经把他看穿了,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

    “你想听?”忘川淡漠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你说。”花倾落实在是拿不准忘川知道了什么,不过忘川的眼神越发的陌生刺得他不敢直视。

    “你说你救了三生,救命之恩?是偶然还是真的抑或是其实是我救了你?”忘川淡淡的说着,语气说不出的冰冷。

    她已经不是先前那个浑浑噩噩的人,这一次清醒过来自然所有的事都一清二楚,哪怕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那些发生过的事她只要稍微细想一下就能全部想明白。

    花倾落当初说他救了三生,所以她一直当他是救命恩人,但是当年她曾把现了原形的花倾落捡了回去。当初花倾落的确是救了三生,只怕是被打得不成样子偶然掉落下来砸到了那个鬼王,这才救了三生。

    然而,她却把花倾落到原形当作那个鬼王给带了回去,若不是她带了回去,只怕花倾落如今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他救了三生一命,而她却救了他一命,这份救命之恩早就两两相抵了。

    “我,那是因为,那个时候……”花倾落想要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因为忘川说的的确是事实,他的确只是掉进去偶然救了三生而已,那个时候他自身难保又怎么会救这么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小鬼,一切都是偶然罢了。

    “你仗着这个所谓的救命之恩留下来,是为了什么,你应当再清楚不过,你不过是身受重伤,又要躲避人,知道三生的三生石可以掩盖你身上的气息,让那些人找不到你,再则,你看出我有些本事,所以你才会要求留下来吧。我可有说错?”忘川打断继续说道。

    花倾落双手紧握,忘川的话一字一句的进到他耳朵里,心里五味陈杂,这些事的确是当年他所想的,忘川说得一字不差,当初他的确是别有用心的留下,想要靠着忘川和三生躲避一阵,好养好身体。

    “你没说错,可是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喜欢上你,我并不是诚心利用你的,我……”花倾落想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当时他的确是这样想的,也的确这么做了。

    “好,就算当年你不是诚心的,当初你离开又为什么回来呢?”忘川一双黢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花倾落。

    “那是因为我喜欢你,而你却喜欢无忧,我一气之下才会离开,至于后来又回来,那是因为我无法让自己忘记你,我想回来,不管如何都要与无忧争上一争,我不想就这么放手。”花倾落急切的说着,胸膛一起一伏,显然很是心急,他想告诉忘川他是真的喜欢她,并不是她说的那样,虽然她说的是实话,可是他后来并不是这么想的,真的不是。

    “是吗?”忘川轻笑了一下。

    忘川脸上的轻笑让花倾落心里发慌,更有一种惊慌失措,似乎有什么东西紧紧的抓着他的心脏,让他无法呼吸。

    “忘川,我是真的喜欢你。”

    “花倾落,你确定?”忘川反问道。

    “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花倾落红着眼,看见忘川那一副云淡风轻讽刺的表情刺痛了他的心。

    “相信?你这次为什么会跟着我来东海瀛洲?真的只是为了我身体,只是为了你口中的喜欢我吗?”忘川讽刺的笑道。

    花倾落一怔,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相信忘川定然是知道了他和无忧的交易,所以才会如此笃定的说这样的话。

    忘川看着花倾落颓然的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不过很快便被她掩盖住。

    “花倾落,你是魔界的魔尊,你有你想要的东西,我不会说什么。你说你喜欢我,你到底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无知冒犯了你,而你们族内有这么一个习俗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喜欢我,你不过是觉得按照你们习俗,我冒犯了你得是你的伴侣罢了,又或者说,你一直高高在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突然,无,无忧出现,让你深受打击,所以你才会想要在这件事上胜他一筹,想要赢他而已。”

    忘川一口气将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丝毫没有顾及到花倾落能不能接受。忘川说完看着花倾落低着头,颓然得好似受了打击一般,最后开口道:“花倾落,你所谓的喜欢自始自终你都只是心有不甘而已,不甘被人比下去仅此而已。”

    心有不甘,是,他心有不甘,花倾落想反驳,可是却无从反驳。忘川说的都是实话,他一直以为自己将这一切都隐藏得很好,以为忘川不知道,可是现在忘川一字一句字字诛心,每一句都是说的事实,可现在这事实让他竟觉得荒唐,荒唐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赤裸裸的摆在忘川面前,忘川一直都知道。

    “花倾落,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所以,此后,你我两清了,再见不识。”忘川说完没有一丝留恋的转身离开。

    再见不识?花倾落抬起头看着忘川决绝的背影,身体晃了晃,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摔倒一般。花倾落缓缓抬起手,张了张嘴,他想要告诉忘川不是这样,但是却是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手指在空中微微弯曲,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

    忘川回到山谷第一时间找到了茶婆婆,开口第一句话便是,“茶婆婆,你找人送花倾落离开这里吧。”

    “丫头,你是不是……”茶婆婆看到忘川的模样心惊道。

    忘川平静的看着茶婆婆,“是,我想起来了,只是一部分。”

    说完,忘川看向天空,语气变得有些忧伤,“茶婆婆,我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事,但是我记得我要去找一个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找他,不过我知道我一定要找到他,谁也阻止不了。”

    “丫头。”茶婆婆动了动嘴唇,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看来丫头并没有把所有事都记起来,不然她现在就不会这么平静,那件事太过残忍了,她会受不了的。

    忘川回头看向茶婆婆,“茶婆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但是你不会告诉我对吗?不过没关系,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全部想起来的,或许等我找到那个人的时候,我就能记起来了。”

    “丫头,你就不能……”茶婆婆想说让忘川不要再去想那些事了,就这样好好的生活不好吗?

    “不能,我虽然不记得,但是我知道不能。”忘川打断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