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12章 梦
    “你当真要这么做?”茶婆婆看着无忧忍不住再次询问道。

    无忧走到床前,看着忘川的睡颜,白日里受了那么多的痛,此刻忘川的脸色白得几近透明,即便是睡着了眉宇见的折子却没有舒展。

    “嗯。”无忧轻声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别说只是半颗心,就算是他的命,若是能换得忘川一世无忧,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数万年前他已经做错过一次了,这一次他再也不会伤害忘川分毫。

    茶婆婆看着两人在心底微微叹了一口气,“那就开始吧。”

    无忧点点头,看着茶婆婆端着一个白瓷碗走到忘川跟前,碗里的药是翠绿色,像一块透亮上好的翡翠,颜色很漂亮,还隐约能看到上面有一层轻盈的白雾。

    这碗药就是先前花倾落和小七去取来的,如今熬制成了一小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成分,但是那药光看着就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定然不凡。

    “给丫头喝下吧。”茶婆婆将白瓷碗递给无忧。

    无忧扶着忘川慢慢的给她喂下,茶婆婆站在床边看着忘川眼中满是慈爱。

    丫头,以后好好的活着,不要再苦了自己,该放下的就放下吧。

    忘川喝完了药,茶婆婆将另外一碗药递给无忧,“这是给你的,不管怎么样,你不能堕神,你若堕神,丫头以后就……答应老婆子,以后好好照顾丫头,若是可以,就让她过平凡的生活,这是丫头一直所希望的。”

    “好。”无忧端起那碗药仰头一饮而下。

    无忧喝完药就势躺在忘川身边,将忘川的手握在手心里,忘川,对不起。对不起,我自私的不想让你想起,我只希望你能像先前一样简单快乐的生活,对不起。

    药效发作,无忧闭上眼。而忘川此刻身体也有了反应,身体三股力量在她体内流窜焦灼的扭打,都想吞噬掉对方。

    而忘川此刻却是像到了一个奇特的地方,周遭什么都没有,她想出去,却被三股不同的力量团团包裹住,根本没有办法出去。

    那三股力量刚开始还只是围绕着她打转,像是在互相追逐一般。可没过多久,那三股力量就变成了三个人影,一道白光,一道黑光,还有一道灰灰的一团。只是三个人影并没有脸,然而就是这么三道影子却争相拉着她想要拉她过去。

    忘川站在中间只觉得身体都快被撕扯成三瓣了,疼得她忍不住大叫,“放手,放手,放开我。”

    忘川挣扎着想要挣脱三“人”的拉扯,可是偏偏她手脚无力,根本无可奈何。

    “忘川,你忘了?是他害死你的,是他杀了你,杀了你的孩子,你该恨他,恨他,快过来。”那道黑色的人影阴森森的说道。

    忘川强忍着身体撕裂的疼痛,却不自觉的想,谁?谁杀了她?孩子?什么孩子?恨?她该恨谁?

    胸腔里传来一股悲伤,那悲伤似乎要将她淹死一半,恨意从心中涌起。她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伤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恨,但是她就是忍不住,心中的恨意犹如一只手一样握着她的心脏,疼得她完全无法呼吸。

    “忘川,你别听它的,忘川,你不是想做一个平凡人吗?不要受它控制,摆脱它你就可以做一个平凡人了。”那道白光开口说道。

    对啊,她不是想做一个平凡人么?她说过要做一个平凡人的,可是为什么她会心疼,真的好疼。

    “忘川,你回去吧,回地府,你走了地府的恶鬼都跑出来了,回去吧。”这是那团灰蒙蒙的影子说的话,声音相比那一黑一白要小得多。

    “忘川,你不会忘了你的孩子是怎么死的吧?你听见没有,他们在哭,在喊你救他们,你听啊。”那道黑色的影子又继续说道。

    怎么死的?到底是怎么死的?哭?真的在哭吗?忘川一个人无助又彷徨,耳朵里突然充斥着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的哭声。

    “娘亲,救我,救救我,好疼,好疼啊,娘亲。”

    “三生?三生是你吗?”忘川听到那一声娘亲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三生,急急的开口。

    “娘亲,救命,好疼,真的好疼。”那一声声的哭喊再次响起。

    忘川心急,“三生,三生你别怕,娘亲来救你,娘亲来救你了。”

    “忘川,回来,它是骗你的,三生还在凡间等你,等你回去,忘川,别去。”又是那道白色的影子发出的声音。

    忘川一个激灵,茫然的看着面前的三道影子,对啊,三生在凡间,在凡间等她的,不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是哪儿?是什么地方?

    “就你碍事。”那道黑影气吼吼的说了一句,接着那黑白两道影子再次打了起来。

    而本就弱一头灰蒙蒙的影子则窜到忘川跟前,“忘川,你别听他们的,你该回地府,没有你,地府已经大乱了,你快回去吧,你若不回去那些恶鬼就要四处作乱了。”

    恶鬼?地府?回地府吗?她难道要回地府么?

    “忘川,报仇,你要报仇。”

    “忘川,你说过要过平凡的生活的。”

    “忘川,回地府吧,回去吧。”

    三道声音交织着充斥着,忘川只觉得身体都快要被这三道影子给撕扯碎了。

    “啊……”忘川痛苦的发出声音。

    而此刻忘川则是躺在床上,五官因为疼痛扭曲,身体被茶婆婆控制着,而身体黑白之气交加萦绕在她身体里。

    “丫头,你可得撑住啊,丫头,放下吧,丫头。”茶婆婆全力控制着忘川,朝着忘川念叨着。

    她没有想到忘川心中执念如此之深,就算是忘记了一切可这股仇恨的执念却依旧根深蒂固。想要将忘川体内的魔气导出来,那药是一个引子,但是还得忘川自身配合才行。但是现在很显然,忘川根本放不下心中的执念,魔气盘桓在她心头,无法导出来。再这样下去,只怕忘川体内的魔气会再次不受控制,只怕到时候忘川会再次魔气攻心失去理智,沦为一个被魔气操控的傀儡。

    无忧此刻身体无法移动,但是意识还在,听到忘川痛苦的叫声,心疼得滴血。

    无忧刚准备用元神去压制忘川体内的魔气,被茶婆婆一声喝停,“不可胡来,你相信老婆子,老婆子不会让丫头有事的。”

    无忧停了动作,茶婆婆看着忘川的模样,一咬牙,双眼一闭,一道墨绿的光从她满是皱纹的额头缓缓的出来,像一条蛇一般摆动着滑出,然后朝着忘川的眉心游去。

    忘川原本被三道影子拉扯得快要疼晕过去,那种拉锯的疼让她简直是生不如死。就在她快崩溃的时候,一道冰凉的气息包裹着她的身体,让她感觉身上的疼痛瞬间少了不少。

    “丫头,丫头。”一道慈爱的声音由远及近。

    是谁?是谁在说话?

    忘川缓缓的睁开眼,看着面前有一道墨绿的影子,但是她看不清样貌,只是模模糊糊的觉得应该是一个老人。

    “你,你是谁?”忘川艰难的开口。

    “丫头,我是茶婆婆,丫头,苦了你了。”

    茶婆婆?茶婆婆是谁?为什么会那么熟悉?可是她又想不起到底是在哪里听过。

    等到忘川视线凝实,这才看清那道墨绿的影子,是一个老婆婆,脸上挂着慈爱的笑,温和的看着她。

    “你,你是谁?”忘川开口问道。

    “丫头,放下吧,放下你才能好好的生活,丫头该放下了,饶过你自己吧。”茶婆婆开口。

    放下,她要放下什么?忘川茫然无助的望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茶婆婆。

    “我好疼,救救我。”忘川突然委屈的流泪。她真的好疼,疼得她生不如死,那种疼痛根本就形容不出来,痛到骨子里,疼到魂魄里的疼。

    “丫头,放下吧,放下了就不疼了,我会帮你的,不会让你再疼了好吗?”茶婆婆走上前替忘川擦干眼角的泪。

    “真的不疼吗?”忘川怔怔的望着茶婆婆朦胧的脸。

    “嗯,相信我,放下吧,放下就不疼了。”茶婆婆点点头。

    “好。”忘川点点头答应。

    此刻在外面,忘川已经安静下来,茶婆婆开口对着无忧喊道:“准备好。”

    “走!”茶婆婆大喝一声,周身墨绿的气息暴涨,忘川身体里那黑色的魔气受到牵引从忘川体内慢慢剥离出来,缓缓的往无忧身上钻。

    随着魔气转移到无忧身上,无忧身体一僵,整个人被漆黑的魔气包裹着,肉眼都能看见那魔气在无忧身体里流动,很是不安分的流动,似乎想要离开,可是又似乎被什么东西压着离不开,所以只能干乱窜。

    此刻忘川被墨绿的气息包裹着,虽然感觉身体还是有撕扯的疼,但是似乎那冰凉的感觉缓解了疼痛,所以并没有最初那把疼。

    “忘川,你不能这样,你忘了你要报仇吗?你要报仇,他们杀了你的孩子,杀了你,你要报仇的,你发过誓的,你要报仇,忘川,你要恨,你该恨。”那阴森森的声音气急败坏的响起。

    忘川听着那一声声的声音响起想要睁眼,可是茶婆婆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丫头,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

    “忘川,她骗你,她骗你的,你的孩子死了再也回不来了,元神俱灭,元神俱灭啊,你听,他们在哭,在哭,你难道不给他们报仇吗?”阴森森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吼道。

    元神俱灭!忘川身体一颤,心底那股悲伤再次袭来,恨意渐生。元神俱灭,不不要,不要。

    “丫头,丫头……”茶婆婆看着忘川开始挣扎,似乎想要挣脱他的束缚,不行,再这样下去魔气不会彻底根除。

    此时,大部分的魔气已经全部转移到无忧身上,可忘川身上残留的魔气还在苟延残喘,试图激发忘川心底的恨意。

    “不,不要,不要。”忘川痛苦的叫喊着,身体剧烈的挣扎,虽然忘川体内大部分的魔气已经导出来,但是她体内除了魔气以外,数万年累计的鬼气也不容忽视,所以在忘川悲怒之下激发的力量可想而治。

    茶婆婆此刻已经是分身法术,她现在不能随意乱动,必须引导魔气,不然就会功亏一篑。所以,当忘川力量一爆发,茶婆婆脸色瞬间一白,嘴角流出一丝血。

    然而,忘川受魔气蛊惑,心中悲伤越发的浓烈。茶婆婆紧要牙关,眼神一沉,直接拿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刀,毫不犹豫的插进无忧的胸膛,带着点点金光的血瞬间喷射而出,无忧一声闷哼,面上抖动了一下,身体紧绷。

    茶婆婆快速的转动了一下手里的刀,半颗金光闪闪的心脏被掏了出来,茶婆婆强行控制着忘川,没有一声迟疑的将半颗心脏放入忘川胸膛,整个过程很快就完成,等到那半颗心脏完全融入忘川的心脏之后,忘川那剩余的一丁点儿魔气彻底的不知道蜷缩在哪个角落里了。

    忘川此刻只觉得有股暖融融的气息包裹着,很是舒服,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仙气袅袅,火红的曼珠沙华开了一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在那曼珠沙华之间打闹嬉戏。

    那梦中的女子好似是她自己,而那个男子与无忧如出一辙,然而在梦中她却并不是叫的无忧。

    她叫的是俊哥哥。

    “俊哥哥,快来啊,你瞧这曼珠沙华开得多好啊。”

    “俊哥哥,我们把这花种在东海瀛洲好不好?这样以后每天都能看见了。”

    忘川在梦里觉得很开心,那满眼的曼珠沙华还有无忧一直温柔的看着她,他们很开心,而这也是忘川一直希望的样子。这样多好,她想一直这样下去。

    然而并不是这样,接着梦里换了场景,这一次没有无忧,是她和一个女子,那女子也曾经在她脑海里出现过。

    “你以为他爱你吗?他夜夜可会在梦中唤羲儿,你以为是叫的你?”

    “他爱的是我,当初要不是你,我和他早就成亲了,不过没关系,下个月就是我们大婚之日,你可要来参加?”

    “知道你的孩子是怎么死的么?是他亲自铸造的弓箭,因为他不想让我受委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