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15章 醉生梦死
    “景苼,你太吵了。”花倾落直接将手里的酒瓶子朝着景苼的脑门就砸了过去。

    景苼伸手将酒瓶子接住,朝着花倾落倜傥道:“老花,你这是要毁了我这张脸啊,我可就指望着这张脸能拿得出手了,你给我毁了,我那些漂亮姑娘可得伤心了。”

    姑娘?花倾落虚着眼脚步虚浮的从美人塌上起来,“姑娘?对,叫那些姑娘来一起喝。”

    景苼听到花倾落的话抽了抽嘴角,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老花,你没事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自然知道,去,把你那些个美人儿都给我叫来。”花倾落一挥手大声的喊道。

    景苼瞧着花倾落如此反常的做派,看了许久,才勾了勾嘴角笑了起来,上前拍了拍花倾落的肩膀,“老花,你这不会是被那个美人伤了吧?这是来我这儿醉生梦死的?啧啧啧,老花,你这是伤得不轻呢。”

    “放屁,老子会受伤?你看我这浑身上下哪儿伤了?谁他妈敢伤我?老子灭了他。”花倾落一听景苼的话顿时急了,双眼微熏通红,说话都开始带脏话,与他平日里的作风简直是判若两人。

    景苼打量了花倾落一眼,眉目含笑,伸手指了指花倾落的胸口,“你这身体嘛自然是没有伤的,不过这里面的东西怕是在流血伤透了吧。”

    “老子不会受伤,不会。”花倾落梗着脖子往嘴里灌了一口酒,猩红着眼发狠似的大声说着,似乎声音大了就能证明他没有受伤一般。

    “老花,你就逞强吧,说实话,你和美人儿到底怎么了?不应该啊,上次你们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这次就变成这样了?”景苼实在是想不通,虽然花倾落这脑子对于情爱之事的确不太擅长,但是经过他指点之后绝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才是。

    “好好的?呵呵,对啊,好好的,很好,非常好。”花倾落红着眼苦笑着,那表情实在是很是伤情,看得景苼都有些不忍心了。

    景苼收起了那副戏谑的神情,拍了拍花倾落的肩膀,“老花,你别一个人掖着了,你若是还当我是朋友,就告诉我这次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许我能给你想想办法,你说呢?”

    “办法?呵呵,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再见不识,再见不识啊,我和她不可能了,不可能了。”花倾落苦笑着,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

    “老花,你清醒一点,你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美人儿的性子我虽然不算了解,但是绝不会轻易说出这样的话,你说明白点,你们不是去东海瀛洲吗?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景苼眉头紧锁,抓着花倾落的肩膀让他清醒一点。

    “发生了什么?我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哈哈哈……。”花倾落抬起手又要将手里的酒往嘴里灌。

    景苼一把将花倾落手里的酒瓶给抢了过来,直接扔在地上,酒瓶摔在地上碎了一地,浓醇的酒撒了一地,酒香四溢。

    “老花,你别喝了,喝酒能解决问题?”景苼严肃的看着花倾落。

    花倾落双眼通红的看着景苼,挥手将景苼的手打开,身体晃悠了一下,脚步踉跄的往那边的石桌上走,嘴里碎碎念道:“酒,给我酒,我要喝酒。”

    景苼看到花倾落如此疯癫的模样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两步跨了过去,拦住花倾落,“老花,你够了,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啊,我知道你没醉,别跟我装傻。”

    “酒,我说给我酒,把你的美人全给我叫来,我要她们陪我喝酒,喝酒。”花倾落像没有听见景苼的话一般,大声嚷嚷道。

    景苼看着花倾落那借酒耍酒疯的模样,瞪着眼,咬牙切齿道:“你要喝酒是吧,好,我陪你喝,我陪你喝个够。”

    “来人,拿酒来,全拿来。”景苼大喊一声。

    不肖一会儿,几个侍女端着酒过来,桌子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十几个酒坛子。

    景苼一把将酒坛上的布给拆掉,“来,老花,你不是要喝酒吗?我陪你喝,今儿个就陪你喝个够,喝完了你再说清楚,你和美人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别给我装傻,拿出点魄力来,发生了什么事敞开了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景苼说完抱着酒坛就给自己灌了一口,“好酒。”

    花倾落有了酒踉踉跄跄的走到桌边,同样抱着酒坛就往嘴里灌,似乎只有这样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老花,我可是把我所有的珍藏都拿出来了,你要是最后不说个明白,明儿个我就去你宫殿里搬酒。”

    景苼看着桌上的酒还是有些心疼。要知道这些酒每一坛都是珍藏,每一坛他都是花了不少心血的,小酌也就罢了,如今像他们两个这般豪饮,根本品尝不出美酒的滋味,完完全全的就是浪费啊。

    “景苼,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真的很婆婆妈妈?”花倾落灌着酒嫌弃道。

    景苼抽了抽嘴角,“老花,你说话可得有良心,我婆婆妈妈?我还不是关心你?你说你已经是万年老处男了,好不容易铁树开一次花,接过还给黄了,我也是担心你啊,你说你要是这做个万年老光混的你们这一族可就绝种了,绝种了你懂不?”

    “你呢,你不是有那么多美人儿吗?也没见你有个后,有区别?”花倾落不甘落后的讽刺道。

    “我可跟你不一样,我们族多的是,就算我没后也不会绝种,你可不一样,你会。”景苼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

    “绝种,你以为我想吗?可我有什么办法,我和她根本不可能,不可能你知不知道?”花倾落说着竟笑了起来,疯癫的笑了起来。

    “不可能?老花,这可不是你的性格,你以前那股子霸气呢?就算捅破了天都不怕的气势呢?有什么不可能的。”景苼鄙视的说道。

    “她什么都知道了,她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她,跟在她身边有目的的,她都知道了。”花倾落绷着一双眼,明明双眼布满血丝,却依旧绷着。

    景苼一听,顿时心一沉,“老花,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他虽然教老花怎么去追美人儿,但是他知道这两人之间最容不得的就是欺骗,但是不应该啊,老花怎么会利用美人儿,喜欢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利用?

    “她说的对,我的确利用她,当初相识时利用她来躲避那群老家伙的追杀,后来也是因为震天弓在她那里,所以想要拿到震天弓,你知道我怎么拿到震天弓和金乌箭的吗?这是我跟无忧做的交易啊,我连跟忘川去东海瀛洲还想着骗她,所以我拿到了上古神器,你瞧我现在多威风,哈哈哈,魔尊啊,魔界唯一的王啊,这都是我利用她换来的,用她换来的。”花倾落说着说着竟流下了眼泪,一个魔尊,脾气暴躁,威风凛凛的魔尊竟然流了泪。

    虽然花倾落说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景苼算是听明白了,“老花,你,哎……”他本想说老花真真是糊涂了,可是一想到魔界这堆烂摊子,花倾落若是不尽快拿到上古神器,别说想追美人儿了,只怕这得天天不得安生。如此一想,景苼也没法说花倾落这事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花倾落一口一口的猛灌酒,连着又好几坛酒下肚,浑身上下全是酒气,哪怕花倾落酒量再好,着已经连续喝了好几日的酒,如今又一下子喝了好几坛,早就有些神智不清。

    “老花,你别喝了,这事吧,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我,我估计这美人儿呢,嗯,只是一时在气头上,嗯,一时接受不了,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景苼琢磨着该怎么安慰安慰花倾落,毕竟现在花倾落这看起来那模样是要醉生梦死啊,实在是难看。

    “一时气话?不,她一直都知道,只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在乎过我,所以不介意,景苼,你说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无忧,我花倾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偏偏她却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从来没有。”花倾落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竟开始发酒疯,一掌打在石桌上,那石桌哪里受得住花倾落这么一掌,当即四分五裂。

    景苼惨叫一声,“我的酒。”接着速度极快的伸手去接掉落的酒坛。

    虽然景苼速度已经很快来,可这桌上的酒坛子不少,为了避免自己的酒被打倒,只能用身体去当人肉垫着,好在他这一番苦心没有白费,虽说是姿式丑了一些,好在这酒坛子是一个没洒。

    “老花,你……”景苼将酒放好,起身就要发火,偏偏看到花倾落歪歪扭扭的倒在美人塌上,终究是忍了脾气。

    “要不是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儿上,我这就叫人把你扔出快活林,哼。”景苼嘀咕道。

    “酒,酒……”花倾落已经醉醺醺的,可偏偏嘴里还嚷嚷着酒。

    景苼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花倾落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花倾落,那眉毛都拧作一团,看着自己被花倾落一掌报废的桌子,只觉得心在滴血,他的桌子啊。

    “老花,这桌子我可就记你头上了,等你给我振作起来,我一定让你赔,听见没?”景苼气吼吼的声音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

    “酒,给我酒。”花倾落挥着手臂想要起身,可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起来。

    “没有了。”景苼没好气的说道。

    “给我酒。”花倾落一把将景苼推开,摇晃着想要去够刚才景苼好不容易抢到的酒。

    景苼黑着脸站在一旁,怒道:“老花,你够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不就是一个女人而已,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她,我只要忘川,你懂什么?你那么多女人,你根本就不懂,对你根本就不懂。”花倾落疯癫的笑着。

    景苼默不出声,他不懂?是,他宁愿不懂。这世间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女人,女人罢了,他想要多少没有?

    “我不懂?老花,你若还想追回你那个忘川,你就别给我喝酒了,你要是不想,那你就在这里喝死好了。”景苼懒得再说,转身抱着几坛酒就离开。

    花倾落根本没有开口,反而再次去够酒坛子打开后又开始往嘴里灌。

    景苼走到半路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花倾落抱着酒坛子顿时磨牙,得让他喝死算了。

    景苼离开之后吩咐侍女,“去,去买酒,最劣质,最辣的酒给他送去,就让他喝,喝个够。”

    他就让花倾落喝好了,反正也喝不死,喜欢喝就死劲儿的喝,看他能喝到什么时候。

    白白浪费了他这么多的好酒,这种醉鬼就该喝那种劣质酒,反正是买醉。

    花倾落这一喝又是十日过去了,每日都泡在酒坛子里了,不管是什么酒都往嘴里灌,也没见清醒过。偶尔清醒了几分也是嘴里嚷嚷着,“忘川,忘川……”除了忘川这两个字当真是没有其他的了。

    这么多的酒灌下去,花倾落除了醉醺醺的以外倒是没有一点不良反应。就他这种不要命的喝法,若是换做寻常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不过景苼虽然看着花倾落这模样可气,但是总归是狠不下心来的,每日都会在他喝的酒里掺杂着药,让花倾落不至于喝出毛病来。

    花倾落赖在景苼这里醉生梦死也就罢了,偶尔还得发发酒疯,毁了他院子里不少好东西。他是想把花倾落给扔出快活林,但是他没办法,根本打不过花倾落。吃了两次亏,发了几次火之后,景苼索性也懒得再生气,干脆让侍女守在花倾落身边,花倾落毁了什么东西,一件不落的给记了下来。他要等花倾落清醒以后,让他赔偿损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