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14章 好想你
    忘川站在悬崖上,看着那棵枯萎的树,良久才走到树旁,眼神幽幽,里面有太多的感伤。

    “慕雪,我来看你了。”忘川抚摸着已经干枯的树干轻轻的说了一句。

    “慕雪,茶婆婆说你放下了,让我也放下,可是我都不记得了,怎么能放下呢,你说对吗?”忘川靠着树干自言自语的问道。

    忘川想到她来到东海瀛洲的第一天,慕雪那一树繁花灿烂,在她跳下悬崖的那一刻,看到慕雪片片飘落,晶莹的花瓣如雪一般洋洋洒洒。如今想起来,似乎看到了当初那个外表冷冰冰内心却比谁都要温柔的女子。

    忘川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慕雪的时候是在那片曼珠沙华之中,她喜欢曼珠沙华所以采了一路抱在怀里。慕雪就踏着云彩飘落在她身边,清冷的眸子看着她,声音冷冰冰的,“此乃佛会之花,岂能随意采之?”说完还挥了挥袖子,将她好不容易采来的曼珠沙华全都给打落。

    因着忘川从来没有遇到一个人如此对她,所以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回过神来慕雪早已翩然而去。

    那个时候忘川还年轻,见自己采到曼珠沙华被人给打落,而那人还就这样离开了,忘川自然心里不舒服,想着怎么也得去找到那个打落她花的人理论理论。于是忘川进了佛会,在一众听佛祖讲经的神仙中寻找。

    然而,当她在万千的神佛之中找到那个打落她花的女子时,正瞧见那女子眼睛瞪得老大,端坐在蒲团上,一副正襟危坐认真听经的模样。可是她总觉得女子那模样有些怪异,等到她走进听到女子均匀的呼吸声,这才明了这个“正襟危坐”听经的女子早就睡着了。

    因着她发现了女子的小秘密,到最后却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而这个女子就是慕雪。

    只是后来慕雪下界除妖,具体发生了什么不清楚,不过慕雪却喜欢上一个人,而那个人还是她本应该要除的妖。

    慕雪私放了那只妖本就是初犯了天规,偏生还爱上了那只妖。慕雪说她不想再做神,她想离开与那只妖只羡鸳鸯不羡仙。

    但是最后,那只妖自投罗网,形神俱灭,什么也没有留下。而慕雪则伤心欲绝,舍弃神身,化作了一棵树,开尽繁花等着那只妖回来。

    “慕雪,我要走了,等我找了那个人,我就回来。”忘川抚摸着树干自言自语,她知道慕雪已经放下了,什么也听不见了,可她还是想说,总觉得慕雪会听见的。

    “丫头,你记住,不管什么时候,你若要回来,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茶婆婆满脸折子的叹气。忘川执意要走,她知道是拦不住的,可是一想到那些事,她还是心里担忧。原本以为可以让忘川忘记,但是还是功亏一篑,真的是天意吗?

    “嗯。”忘川点点头。

    “姐姐,你真的要走吗?你留在这里陪墨儿好不好?”墨儿红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忘川。

    “墨儿,姐姐要去找一个人,你好好呆在这里等姐姐找到了人就回来好吗?”忘川看着墨儿的模样,眸光柔了几分,伸手揉了揉墨儿的头发。

    “墨儿不想离开姐姐,墨儿想跟姐姐一起,姐姐要找什么人,墨儿可以跟姐姐一起去找,好不好姐姐?”墨儿拉着忘川的衣角不撒手。

    他已经有数万年没有见到姐姐了,这一次好不容易才将姐姐找回来,他不想再离开了。

    “墨儿,你听话,你乖乖呆在茶婆婆身边,茶婆婆老了需要你照顾,你若是走了茶婆婆怎么办?姐姐答应你,只要办完了事立刻就回来看你好不好?”忘川轻声细语的说着。

    墨儿看了看茶婆婆又看了看忘川,许久才点点头,姐姐说的对,奶奶需要他,奶奶老了,他要照顾奶奶。可是他又舍不得姐姐,他真的好想跟姐姐一同去找那个人。

    “姐姐你要说话算数,你一定要快些回来看墨儿好不好?”墨儿吸了吸鼻子,一双眼睛还是红红的。

    “好。”忘川笑了笑答应道。

    然后在墨儿后脖子上拍了拍,有一道浅绿色的光没入她的指尖,那道浅绿色的光很淡很淡,几乎快呈透明的了,根本没有人发现。

    “好了墨儿,我要送丫头出去了。”茶婆婆叹声道。

    “嗯。”墨儿听话的回到茶婆婆身边。

    茶婆婆朝着忘川挥出了一道墨绿色的光,等到忘川再次睁眼,已经离开了东海瀛洲。

    “娘亲,娘亲……”雀跃的声音传来,忘川转身便看见三生朝着她飘了过来。

    忘川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眼眸之中尽是软软的柔意。这是她的孩子啊,她的儿子。

    忘川张开双臂将三生接入怀中,紧紧的抱在怀里,眼泪从眼眶之中流了出来,忘川抱着三生声音有些颤抖,一遍一遍的唤着三生的名字,“三生,三生……”

    “娘亲,三生好想你,好想你。”三生趴在忘川怀里,闷声闷气的说着。

    “嗯,娘亲也好想三生。”

    三生在忘川怀里趴了一会儿,感觉后脖子有凉凉的东西,是下雨了吗?三生想要从忘川怀里出来,然而忘川紧紧的抱着他不放手,声音有些哽咽,“三生乖,让娘亲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娘亲,你哭了么?”三生闷在忘川怀里小声点问道。

    难道在东海瀛洲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娘亲一出来就抱着他哭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娘亲这么激动呢。

    忘川没有答话,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悲喜交加,因为三生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三生就会忍不住,忍不住伤心流泪。

    “娘亲,是不是很疼?”三生问道。忘川身体疼的时候他是看到过的,那个时候爹爹不在,他看着娘亲疼得发疯,那么疼,想必治疗的过程也不会好受,想到忘川在东海瀛洲还受了一回苦,三生就很是心疼。

    “不疼,娘亲不疼。”忘川擦了擦眼泪弯了弯嘴角,想笑却比哭还难看。

    “那娘亲为什么会哭?三生不想看到娘亲哭,三生心疼。”三生闷闷的说道。

    忘川深呼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娘亲只是想三生了。”

    “三生也想娘亲,娘亲的身体好了吗?”三生问道。

    “好了。”忘川松开三生,看着三生圆嘟嘟粉嫩的小脸,心柔成了一片,这是她的儿子啊。

    “娘亲,黑心花呢,他不是跟你一起进去的吗?怎么没有看见?”三生看着忘川一人,这才想起那日他明明是看见娘亲和花倾落一起进入东海瀛洲的,怎么没有见到花倾落。

    忘川想起她离开时花倾落的眼神,眼神有一丝的波动,“他回魔界了,三生,他和我们不一样,以后就娘亲陪着你好不好?”

    “哦,好。”三生回道。那朵黑心花走了也好,省得他还要担心爹爹不在,娘亲会被黑心花给拐走。

    “三生,娘亲要去找一个人,但是娘亲不知道那个人在哪儿,所以,三生,以后你跟着娘亲要东奔西跑了。”忘川摸着三生的脑袋说道。

    “娘亲,我们要去找谁?爹爹吗?爹爹会回来找我们的,不用我们去找。”三生仰着脑袋说道。

    忘川心口一窒,随即摇头,“不是。”

    “那是找谁?”三生疑惑的望着忘川。

    忘川摇摇头,她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自己有很重要的东西忘了,而只要找到那个人,她就会想起来,所以她要去找。

    “娘亲也不知道,不过很重要,娘亲一定要去找。”忘川眼神虽然有些迷茫但是却透露出一股莫名的坚定。

    很重要?三生很好奇到底是谁会让娘亲觉得很重要,比他和爹爹还重要吗?

    “娘亲,那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三生好奇。

    忘川想了想依旧摇头,神色有些迷茫,“不知道。”

    “娘亲,你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在哪儿,那我们怎么找?”三生惊讶道。

    “我总觉得碰到他我就知道了,而且,三生,我一定会找到他的。”忘川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自信,但是她的确感觉自己能找到那个人,虽然她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在哪里,但是她就是知道能找到。

    忘川没有问为什么她从东海瀛洲出来只看到三生一人,因为如今对于她来说,她所在意的只有三生一人而已,其他的人,她不在意。

    但是三生还是告诉了她,说是苏浅眠,书生张和黑大傻都走了。

    那日东海瀛洲的大门关闭之后,就乱成了一团,修仙者和那些妖魔打得是昏天黑地。三生说他看见苏浅眠那个胆小没本事的神仙在东海瀛洲的大门关了之后变得很不一样,也不是说有多厉害,只是与平日里的她不一样。无惧,还有一股仙气,用三生的话来说就是有了个神仙样子。

    最后又来了一众的仙子,那些个妖魔被打跑了,然后苏浅眠在那些仙子的拥护下仙气袅袅的踏着祥云飘走了。说到最后苏浅眠离开时,仙子围绕,地上还跪了一片的修仙者,那壮观的场景,三生就忍不住啧啧的吧嗒了两下嘴。

    听到三生的形容,忘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苏浅眠不过是个喜欢玩闹的孩子,她浑浑噩噩的时候也算记得跟苏浅眠一起时候的光景,可那些对于忘川来说只是一场过往罢了。

    至于黑大傻,三生说黑大傻在混乱之中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东西,然后追着跑了,连他手上的书也给丢了。三生说黑大傻就像猴子一样,喜欢东西新鲜劲儿一过就扔。这话忘川听着总觉得三生说得有些怨念,虽然她不明白这一丝怨念是从何而来。许是那一丝的怨念三生自己都没曾发觉。

    至于书生张,三生是连点影子都没瞧见,根本不知道去哪儿了,在三生看来,先前那一场乱战,书生张一个弱不禁风的鬼成为炮灰也是有可能的。不过三生总觉得书生张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却是一只机灵鬼,没那么容易出事。

    忘川带着三生漫无目的的寻找,这一走就是月余,这一个月来,每到一处小镇,忘川都会住上几日,挨家挨户的将小镇的人都给看全乎了,没有找到要找的人,然后才会去下一个小镇。

    已经走了五六个城镇了,忘川是一无所获,如此盲目的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是忘川并不担心,因为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

    而这一个月的时间,魔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一盘散沙的魔界被花倾落给全部推倒重来,那些各成一股的魔头全都被花倾落给收服了,至于没有收服的,花倾落手起刀落给全部解决了干净。

    如今的魔界,花倾落可以说是唯一的魔尊,就连当初联合绞杀过他的那些个老骨头,统统被花倾落给关了起来,每日受着酷刑。有着上古神器在手,魔界被花倾落好好的整顿了一番,焕然一新。

    然而,整顿完魔界的花倾落却并没有像当初他想的那样,拿着上古神器攻上九重天,一雪前耻,祸乱六界。

    而是天天窝在了快活林。

    “我说老花,你这天天窝在我这快活林做什么?”景苼杏步走到了花倾落身边,花倾落此刻正躺在景苼的美人塌一手酒壶喝得是醉生梦死,地上横七竖八的摆放着七八个酒坛子。

    花倾落眯着眼看了景苼一眼,没有说话,仰头又朝着嘴里灌了一口酒。

    景苼看着花倾落如此喝酒的法子,心里是又气又心疼,“老花,你不会是来我这快活林祸害我的酒吧?我就这么一点好酒,你再这么个喝法,可都得给我祸害完了。”

    景苼嘴里嚷嚷着心疼,但是却没有阻止花倾落。这老花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一回来马不停蹄的就把魔界给收拾了一番,他还在想这是要干架的节奏呢。谁知道整顿完了就跑到他这快活林给赖着不走了,什么也不说,就只祸害他的好酒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