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20章 同类
    “不是么?那你是狐狸和什么的杂种?”忘川心里有气这说话也就不客气得很。

    原本她以为这小东西听到她这么说会生气,然而这小东西竟然没有一丝生气,甚至连眼神都还是一如既往的轻蔑。

    “我是什么,你不必知道,但是你是什么我却很好奇。”

    小东西说完突然将狐狸脑袋凑近忘川,额头上的那一撮白毛映入忘川的眼帘。忘川看着那一撮白毛,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恍惚之中,那撮白毛似乎变成了一只眼睛,一只纯白没有眼仁的眼睛。

    “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响起,忘川眼眸一缩,瞬间清醒过来。

    接着一股冲击力将她整个人给撞飞了出去,忘川摔在地上,脑子一阵眩晕,脑仁里钻心的疼。

    刚才她是怎么了?忘川摇摇头,抬头看到饕餮正在半空中与那小东西打斗。

    忘川眼神有些沉,她刚才似乎看到了一只纯白的眼睛,那眼睛是?对是小东西额头上的一撮白毛,那撮白毛怎么会变成眼睛?

    忘川直觉自己刚才定然是失去了意识,也不知道自己那一瞬间做了什么,若不是饕餮那一嗓子,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一想到刚才的事,忘川只觉得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子的怒气,那小东西竟然敢算计她。

    “砰……”一声巨响,忘川抬头,看见饕餮硕大的身体从半空中掉落下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忘川走了过去,看到那个小东西正踩在饕餮的肚子上,跳舞似的跺脚,嘴里还发出轰隆隆的低吼声,似乎在与饕餮说着什么。

    小东西每踩一次饕餮都忍不住痛呼出声,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因为被小东西给压制住毫无办法。

    “欺负弱……”忘川顿了顿,她本想说欺负弱小,但是觉得这话实在是很有违和感,遂改了口,“你一狐狸欺负老实憨厚的饕餮,可真能耐。”

    忘川说完还特意盯着小东西,眼神之中流露出讽刺。虽然忘川觉得自己这话也欠妥当,但是好歹跟这只狐狸一样的小东西相比,饕餮的性子更对她胃口,何况刚才饕餮算是救了她。忘川一向恩怨分明,自然是要还饕餮这一个人情的。

    小东西听到忘川的话倒是停止了踩饕餮的动作,那双紫色的眸子中流露出一瞬间的错愕,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很快掩饰住自己眼中的错愕,又恢复了一贯的轻蔑之色。

    “如何?”小东西挑衅似的在饕餮的肚子上重重的踩上了一脚。

    这一脚比先前都要重,饕餮痛苦的吼了一声,“噗……”嘴一张,先前吃下去的岩石一股脑儿的全给吐出来了,那岩石上还沾染着浓稠的液体,没有消化完甚是恶心。

    忘川抽了抽嘴角,这小东西也太狠了些,饕餮也太可怜了。

    饕餮可怜巴巴的偏着头用脑袋对着她,虽然那脑袋上没有眼睛,但是忘川就是能感觉出饕餮此刻必定是一副可怜的模样望着她。

    这饕餮唯一的爱好就是吃,现在不过是吃点岩石结果都被这小东西给全打出来了,定然心里憋屈得厉害,可他偏偏又不是这小东西的对手,只能任由这小东西欺负。

    实际上忘川有些疑惑,饕餮既然不是这小东西的对手,那他为什么不躲远一点,还要特意去刨洞,就是要把那小东西给刨出来,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忘川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不过现在这情形可不是她能够有时间琢磨的。现在饕餮可算是被小东西给折磨得够呛。

    肚子里塞满的岩石被小东西给打出来后,饕餮那胀鼓鼓的肚子就立刻蔫儿巴了。

    “喂,你够了,好歹你们也算同类,如此,嗯,自相残杀不觉得过分么。”忘川知道自己这动武是动不过的,所以只能动嘴。这小东西既然能言有智可以讲讲理,若它与饕餮之间并没有那么大的仇怨,看能不能让它放饕餮一马。

    “同类?你和他么?”小东西没有再动手,不过却是很不屑忘川所说的话。

    忘川一窒,她怎么就和饕餮是同类了?她以前是神,后来堕神,现在充其量算是鬼吧,而饕餮是远古神兽,她怎么就跟一只远古神兽是同类了。

    忘川肯定这小东西就是故意如此说的,忘川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不满,即便她此刻心里怒气冲天,但是在小东西面前也不能显露分毫。

    “你不是好奇我是什么吗?你放了饕餮,我告诉你。”忘川直接换了一种方式。

    “好啊!”

    忘川其实并没有把握,毕竟不管是饕餮还是她在这小东西面前都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小东西若是好奇想要知道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小东西竟然会如此爽快答应。

    是因为太自信?还是有其它的原因?忘川想不出来。

    “那你现在就放了饕餮。”忘川说道。

    小东西果断的从饕餮身上跳了下来,咻的一下飞到忘川身边,比忘川高出了一个头,俯视着看着忘川。

    忘川仰头勾了勾嘴角,“我来自地府。”

    小东西没有说话,依旧直直的看着忘川。

    “地府的忘川河知道么?我便来至那里。”忘川并没有说自己以前的事,毕竟现在她满身的鬼气,根本没有神的一丝气息。

    自她堕神之后,身体里的神明气息早就被污染了,取而代之的是魔气。而她周身的魔气也在东海瀛洲除去,只剩下在地府积聚了数万年的鬼气。

    “是吗?”小东西反问一句,随后优雅的伸出自己的前手一道强横的力量直直的朝着饕餮打了过去。

    虽然小东西刚才没有再踩饕餮的肚子,然而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饕餮根本没办法从那巨大的坑里爬出来,自然小东西打出来的那道力量毫无意外的又让饕餮惨叫一声。

    “你……”忘川咬牙。

    “你若不说,还是让我自己来瞧好了。”小东西说完再次将忘川给拎了起来。

    忘川没有反抗,因为知道即便她反抗也无济于事,既然反抗无用还不如不反抗。

    不过忘川心里却有一丝紧张,她知道小东西说的意思,看来这小东西打算像刚才那样对她。

    果然,忘川心里刚这般想,小东西的脑袋已经伸到忘川面前。忘川下意识的闭眼,她记得刚才就是因为看了小东西额头上的那一撮白毛才会恍惚失去意识的。

    “无用。”小东西再次开口,忘川原本闭着的双眼被强迫睁开,然后自动的自动到小东西额头处的那一撮白毛上。

    忘川努力想要将目光从那撮白毛移开,可她根本做不到,一股无形的力量迫使她正视着那撮白毛。

    不,她不能失去意识,绝不。忘川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明知道抗拒不了却还是想要抵抗。心里的声音告诉她绝对错不能丧失意识,不能任人宰割。

    因为有这种想法,忘川的双眼已经充血了,可她却依旧没有失去意识。

    小东西有一瞬间的惊讶,却很快说道:“就算你挣扎也无济于事。”

    忘川额头冒出冷汗,脸色白得犹如一张白纸一般。

    双眼竟缓缓流出血泪,一双眼睛被染红,忘川没有所觉,只是觉得眼前一片血雾蒙蒙,看不清。就连近在眼前的小东西也看不清。

    “呲……”

    忘川朦胧中只觉得身体一沉,然后摔在了地上。

    是那个小东西放了她么?应该是,不然她怎么会摔下来。可是那小东西怎么会轻易放了她?

    忘川看不见,但是飘在半空之中的小东西现在却是不好受,因为它刚才拎着忘川,忘川流的血泪滴落下来,正好滴落到它的前手上。

    那血泪落下它前手上瞬间变得焦黑,直接将它的前手给灼烧出一个洞来。

    而且那灼烧出来的洞它自己并没有办法让其愈合,而且那滴血还让它体内的力量躁动不安,搅得它难受得厉害。

    “轰隆隆……”小东西发出一阵打雷的声音。

    忘川一阵头晕,在听到那一阵雷声之后便晕了过去。

    等到忘川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是在一处山洞里。这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在这里?

    “娘亲,娘亲,你醒了?”三生焦急的声音响起。

    “三生?这里是哪里?”忘川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头。

    “娘亲,你可算醒了,吓死三生了。”三生语气有些担心。

    娘亲不让他出三生石,可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一清二楚。

    “娘亲,这里是山洞,我们还在山中,你已经睡了两日了,娘亲,你的眼睛怎么样了?”三生问道。

    娘亲双眼流了血泪,他是知道的。他一直担心娘亲醒来眼睛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眼睛?”忘川这才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刺痛的感觉。

    “没事。”不过为了不让三生担心,忘川没有说。实际上也没多大问题,除了有些刺痛以外,并没有看东西模糊不清,应该过几日就能好。

    “吭哧,吭哧……”一阵粗重的喘息声传来,忘川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一个庞然大物正从洞口走了进来。

    “饕餮?”忘川惊讶,这饕餮怎么也会在这儿?

    “娘亲,这个丑大个非要跟着我们。”三生略微有些不满的开口。

    丑大个?忘川抽了抽嘴角,她这个儿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好歹饕餮也是远古神兽,虽然先前在小东西那里吃了些亏,但是想收拾她和三生还是不难的。三生也不怕惹恼了饕餮。

    饕餮闻言并没有生气,反而“吭哧吭哧”的从鼻子里喷出了几口粗气,抬手伸向忘川。

    忘川不解的看着饕餮,“什么?”

    饕餮伸开手掌,掌心里躺着一堆红红绿绿的果子,忘川一愣,“这是……”

    “娘亲,他去摘的,给娘亲吃的,娘亲吃。”三生将饕餮手里的果子拿给忘川。

    “给我吃的?”忘川反问道,要知道她并不需要吃东西,这饕餮出去是特意给她摘的果子?

    饕餮点点头,只是嘴里的口水看着掌心的果子流到了地上,嘴里还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这饕餮本性就是爱吃,当初连着那些坚硬的岩石都能抓着嘎嘣的嚼了往肚子里咽,现在面对着这么一堆果子还能忍者没有吃给忘川拿回来实在是不容易。

    忘川也觉得这事对于饕餮来说当真是不容易的。

    忘川拿了一个果子咬了一口,酸涩的味道瞬间弥漫开来,忘川微微蹙了蹙眉,这果子并没有成熟,又酸又涩。但是好歹这是饕餮的一番心意,所以忘川还是强忍着给咽了下去。

    忘川吃完,发现饕餮那嘴里流出的口水都快成一个小瀑布了,地上一滩全是它的口水。

    “你想吃?”忘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个大一个家伙手里捧着一堆果子,口水流了满地,委实是难看了一些。

    饕餮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将手里的果子朝忘川推了推。

    忘川是懂饕餮的意思,他想吃,但是觉得手里的果子是给忘川的,他不能吃。

    “你吃吧,我已经吃了,剩下的给你吃。”忘川说道。

    饕餮闻言又扭头转向三生,三生挥了挥手,“既然娘亲让你吃,你就吃吧。”

    得到三生的话,饕餮嘴一张,直接将手里的一堆果子全给扔进了嘴里,嚼吧嚼吧的,一脸的满足,只一会儿的功夫,饕餮就给全吞肚子里了。

    三生扁扁嘴,这个叫饕餮的丑大个可真能吃,而且什么都吃。

    等到饕餮吃完,嘴里依旧流着口水,显然那点果子并不能填饱他的肚子。

    “嗯,要不你自己出去找点东西吃?不过你得少吃点。”

    忘川实在是觉得饕餮那副馋样儿太难看了,所以才如此说道。

    饕餮听了很高兴,屁颠屁颠的出了山洞。

    等到饕餮走了,忘川这才问道:“三生,他为什么会跟着我们?而且还这么……嗯,听话?”

    “他觉得是娘亲救了他,所以就一直跟着娘亲。”三生有些无奈的开口,“那日那只狐狸也不知是怎么的,娘亲晕倒之后,那只狐狸突然就消失了,自然那个丑大个就自由了。丑大个一直觉得是娘亲把那只狐狸给打跑了,所以就一直跟着我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