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25章 求她去死
    “不,不可能,你出不去的,大不了也就是能杀我,我已经迟暮,一把老骨头,早晚要死的,但是杀了你能救落雨镇的人也是值得的。”老婆婆满脸皱纹的脸皱得跟老树皮一样。

    “你确定?好,那我今日就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血洗落雨镇。”忘川说完用鬼气将老婆婆困在祭台上。

    忘川收了全身的鬼气一步一步的走到老婆婆身边,勾了勾嘴唇,“你说让你亲手杀了他们怎么样?”

    忘川笑得邪气,此刻的忘川根本不似平日那般,但是她也没有像之前魔气入体时那般失去理智,明明清醒可是却说出让人胆战心惊的话。

    “你,你要做什么?”老婆婆睁大了眼睛恐惧的看着忘川。

    不管她是为了什么,哪怕大义凛然的说为了落雨镇可以去死,但是毕竟是凡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那种由心底里散发出来的恐惧是没有办法消失的。

    “做什么?你费力摆了这么一个阵不就是为了杀我吗?你说我要是用你的身体这些字还会攻击我么?”忘川浅笑盈盈,明明笑得极其灿烂,可却让人畏惧生寒。

    “你,你不要过来,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做。”老婆婆双瞳放大,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

    “放心,我还从来没有这么做过呢,我一直想做一个凡人,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容不下我?为什么一个个都当我是异类?”忘川激动的说着,墨发飘扬,整个人身上没有魔气却有一股子邪魅。

    “你本来就不是人。”老婆婆壮着胆小声的反驳道。

    “哼,不是人?我不是人又如何?我不曾害过人,相反还救过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如此对我,我以为这凡间总归有一个善良的人,可是你呢,你只是为了把我骗进来杀了我,哈哈哈……”忘川突然大笑出声。

    她不过是想过平凡的生活,为什么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她。

    她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争了,就连无忧她也打算还给嫦羲,让他们双宿双栖。她只是想带着三生过安稳的日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连这些不认识的凡人都想杀她,想杀了她!

    “你,你是魔鬼,放开我,放开我。”老婆婆双眼暴凸,剧烈的挣扎着,可她只是一个凡人,又怎么能挣脱开?

    之所以她能将忘川困在这里也不过是听信那人说的,那个人告诉她,只要按照此方法可以轻而易举的让忘川自行了断。

    的确,刚开始一切都是这样的,可是最后就差那么一步,偏偏忘川在最后一步停了下来。现在更是疯了一般,明明那人说只要有这法阵在,忘川就会被困住,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可是,现在为什么会跟那人说的不一样,所以,老婆婆心里很恐慌,她怕忘川真的会杀光落雨镇的人。而且,在潜意识里,她觉得忘川是有这个本事的,才会如此害怕。

    “放开你?好,我这就放开你。”忘川笑着走到老婆婆身后,捆绑着老婆婆四肢的鬼气瞬间消散,老婆婆的身体失去束缚瞬间掉落下来。

    接着,忘川身体直接覆在老婆婆的身体上,忘川虽不全是鬼,但是也可以算鬼,这鬼上身的事她自然能做到。

    不过她并没有将老婆婆的意识给剥夺了,相反,她只是控制了老婆婆的身体,但是意识还有。

    因为忘川进入了老婆婆的身体,那些原本朝着忘川打去的字无一例外的朝着老婆婆的身体打了上去。

    虽然透过老婆婆的身体,忘川依旧能被那金光闪闪的字给灼伤,但是与她一同遭受此种痛苦还有那个老婆婆。

    那些字可不会分辨,忘川不过稍稍释放了一点鬼气,那些字就将老婆婆的身体给灼烧出一块一块黑黑的印记。

    滋滋的声音从老婆婆的身体传来,那是肉被灼烧的声音。

    老婆婆想要叫唤,可是忘川硬是控制着不让她哼一声。所以老婆婆整个身体都在剧烈颤抖,皱巴巴的脸一片青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来,连嘴唇都抖动得厉害。

    “疼么?”忘川开口。

    “魔鬼,你是魔鬼。”老婆婆哆嗦着开口,显然身体被灼烧的疼痛让她很是痛苦。

    “魔鬼?我还没有让你看到落雨镇的人都死呢,怎么能算魔鬼?”忘川双眼隐隐泛红,此刻忘川在老婆婆身体里,所以是老婆婆那混浊的眼珠子中有一丝猩红。

    “是我要杀你的,与他们无关,你要做什么冲我来。”老婆婆闭着眼睛,似乎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与其如此痛苦的忍受那灼烧的痛楚,还不如痛快的去死。

    “我既然说了要让你亲手杀了他们,又怎么会食言呢,走吧,我们一起去,带着那把剑你看如何?”忘川指着那边差点插入她心脏的剑。

    老婆婆哆嗦着没有说话,忘川驱使着老婆婆的身体走到那柄剑旁。

    然后抬起老婆婆的手去抓那柄剑,然而,她的手刚触碰到那把剑时,砰的一下,剑身震出一道气息将她直直的震出了老婆婆的身体摔倒在地。

    “噗……”忘川躺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浑身一颤,五脏六腑像是裂开了一般。

    忘川被逼出老婆婆身体,可是那老婆婆本就垂垂老已,刚才身体又因为忘川附身受吃了不少苦头。原本忘川在她身体里还能驱使着她的身体行走,现在忘川离开,几乎同一时间,老婆婆摔到在地,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忘川趴在地上,身体已经疼麻木了,反正已经被那金光闪闪的字给戳成了筛子,所以忘川也不在乎了。

    今日她不能死在这里,她知道,她必须要尽快从这里出去,不然就算她不撞在剑上,也会被这些字给消融得一点渣都不剩。

    忘川强忍着想要起身,还没有起来便听见那躺在不远处的老婆婆哼唧了一声。

    忘川回头一看,看到老婆婆似乎也想起身,挣扎了几下没有起来。

    忘川哼了一声,没想到这个凡人如此顽强,倒是不容易。刚才在她面前那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看来倒是有几分真心实意。

    不过不管她是不是为了救落雨镇的人,今日这笔账她都不可能算了。

    她不懂什么以德报怨,在忘川看来一向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既然有胆子算计她,那就得有本事承担后果。

    忘川强撑着起身,脚步虚浮,拖着满身的血往老婆婆走去,每走一步,地上都拖出一道血痕。

    忘川此刻无疑是狼狈的,可是即便满身是血,那双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老婆婆。

    忘川拖着身体走到老婆婆身边一把将其从地上拽了起来。

    老婆婆喘着气虚着双眼,嘴角流出一丝污血,显然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就算忘川不管她,以这老婆婆的身体,只怕过不了多久也会一命呜呼。

    “让外面的人停下来。”忘川直直的盯着老婆婆,那些字没有消散,说明铜铃一直在响,而且祭台下的人一个个都跪得整整齐齐的,一手摇着铜铃一手甩着彩带。

    外面的人定然是无法看见这祭台上发生的事,若是能看见,刚才她与那老婆婆如此大的一番动作,外面的人不可能视若无睹。

    究其原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祭台外面的人根本无法窥见祭台上发生的事,又或者说他们能看见,只是看见的并不是真的。

    忘川相信这一切都是这个要死的老婆婆给弄出来的。

    “不……”老婆婆奄奄一息的开口。

    果真是不怕死的,都到了这份儿上还是不愿意。

    忘川抬起手,手心一团漆黑的鬼气在窜动,随着忘川调出鬼气,那些字疯了一般的朝着她涌了过来,忘川脸色白了几分,鲜血顺着脚下流了出来。

    忘川走到老婆婆跟前将其拉了起来,然后狠狠的将其甩了出去。

    老婆婆身体在撞到祭台边时,被那道无形的金光给挡住,然后摔在了地上。

    忘川蹙眉,她刚才不过是想试试那金光是对她一个人有效还是对这个老婆婆有同样的效果。结果显而易见,问题就在这老婆婆身上。

    “啊……”忘川仰头叫了一声,墨发纷飞,身上的鬼气再次聚拢,这一次鬼气并没有试图去打将她团团围住的彩带,反而朝着那四方的四根柱子射去。

    “吼……”那四根柱子发出兽吼的声音,四根柱子在鬼气的击打下晃动了一下,虽然不至于会倒塌可是足以让外面的人看见柱子晃动。

    外面的人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是这四根柱子乃是整个阵法的支撑,就算这老婆婆有本事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这四根柱子绝对是能看见的。

    忘川不过是赌一把,确切的说,她不相信这阵法当真能被一个凡人设得天衣无缝,总会有漏洞。

    所以忘川响起她刚来时,还未丧失神志的时候,看见了祭台,也看见了祭台四方的柱子,她当时并未在祭台上既然能看见那四根柱子,想必外面的人同样能看见。

    果然那四根柱子颤动发出的声音惊动了外面跪在地上的人,有的人惊恐的起身看着柱子指指点点的议论。铜铃声顿时小了很多,那些袭击忘川的字也淡了许多,甚至有些消失不见。

    “你们看,祭台怎么了,这是?为什么那柱子会发出声音?那声音是不是从柱子上发出的?”

    有人发话,自然就有人应喝,一时间外面的人一个个都惊惧的看着祭台。

    老婆婆看到外面的情况,气得捶胸顿足,伸着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忘川,“你……”

    “如何?”忘川拖着浑身是血的身子走到老婆婆身边,“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来杀我的?二是,等着我破了这阵,让你亲眼看着杀光落雨镇的人。嗯?”

    “不,不要!”老婆婆惊惧的看着忘川,面皮不停的抽动,接着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血液呈暗紫色,忘川皱了皱眉,看着那紫色的血液,“你中了毒?”

    老婆婆趴在地上,仰起头,眼珠子一片死灰,“求你,就当我老婆子求你,救救落雨镇的人吧,你若不死,迟早落雨镇的人都会死,我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求你了,救救他们。”

    忘川不是没看见过人求饶,大多数向她求饶的都是求她饶一命,这是忘川第一次听到求她去死的。

    她又不是什么菩萨心肠能舍身救人,凭什么要用她的命去换落雨镇这群想要她死的人的命?忘川觉得她没有这么伟大,更没有如此这般悲天悯人的胸怀。

    事实上,如果一开始这人没有算计她,告诉她落雨镇到底出了什么事,或许她还会想办法帮忙,但是现在,绝无可能。

    “既然你们迟早都要死,那我就替阎王那小子提早收了你们好了。”忘川轻笑出声。

    说完,忘川转身朝着那柱子走去,她相信外面的人不再齐心,这阵哪怕是专门为了克制她设的如今也是一个摆设罢了。

    忘川还未靠近柱子,突然感觉到了危险,忘川反手就朝身后打了过去。

    老婆婆被她一掌打得摔到在地,嘴里大口大口的吐出暗紫色的血,那柄剑随即应声落地。

    虽然忘川感觉到了危险,也把那老婆婆打飞了出去,可是却没有想到那老婆婆是举着那把剑冲过来的,所以刚才她手一扬,手臂在那剑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那被剑划出的伤口涓涓的流着血,明明只是刮到了一层皮,顷刻间那伤口就深可见骨。

    忘川只注意着自己手上的上,没有看见那把划伤了她的剑沾染了她的血,那一点点血竟然慢慢的汇聚,沿着古朴的花纹直直的流向了剑身中心的凹槽,然后消失不见。

    “你,找死!”忘川看着手臂上的伤口,心中戾气大盛,连双眼都隐隐泛着红光。

    老婆婆惨然的一笑,还没等忘川杀她,自己便奋然一头撞在了其中一根柱子上,暗紫的血溅在祭台上瞬间消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