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24章 诛神剑
    “你?你是谁?”忘川甩了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看着面前包裹在黑衣下的人,那人面上带着一张獠牙面具,眼神冷冷的看着忘川,没有一丝感情。

    “听话不好吗?为什么要反抗?”面具人冷冰冰的开口。

    反抗?忘川一怔这才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祭台上,而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插着一把剑,若她刚才踏出了那一步,那把剑必定会直直的插入她的心脏之中。

    那把剑不似普通的剑,剑身上刻着繁琐的花纹,整柄剑散发出一股古朴的气息,而在剑身中央有一个圆形的凹槽。

    “这是?”忘川看着那把剑神色突然变得凝重,但是却还不那么确定,毕竟她从未见过那把剑,一切都只是听说。

    传说这世间有一把剑,乃开天辟地之初自行凝结于天地之间的一把剑,随着天地间第一位神明的诞生而凝结,名曰:诛神剑。

    传说此剑可灭诸神万物,不论神仙妖魔人鬼,凡事被此剑刺中心脏皆会灰飞烟灭。

    然而,诛神剑只是一个传说,从未有人见过,只是传闻诛神剑的剑身有一个圆形的凹槽,此凹槽乃是用来装被诛杀者的一缕元神,以那一缕元神来祭剑,每多一缕元神,诛神剑的力量就会强大一分。

    忘川看着那把剑露出惊异的神色,但是很快忘川便掩了情绪,不不可能,面前的这把剑不可能是诛神剑,那只是一把传说中的剑,根本没有人见过,若真的是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但是这把剑就算不是诛神剑,只怕也不会普通。而且刚才她产生幻觉的时候就差一点往这剑尖上撞了。

    “娘亲,快走,这里危险。”三生的声音从三生石里传出来。

    忘川感觉到三生石的异样,伸手从怀里将三生石取出来,刚要说话对面那个面具人突然举起手里的挂满了彩带的手杖,手杖上的彩带瞬间飞出包裹着三生石将三生石从忘川手里夺了过去。

    “竟是你这个小东西坏事。”面具人冷冷的说了一声,然后将三生石抛出了祭台。

    “三生!”忘川变了脸色起身想要出祭台,然而,她刚靠近祭台边一道金光将她弹了回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没有那个小东西,我看你还怎么逃。”面具人冷哼一声。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忘川起身,身体刚才被那道金光打中此刻有一种灼烧的感觉。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但是你今日必须死,你是乖乖的自己受死还是我帮你一把?”面具人眼神之中有着凌厉的杀气。

    想杀她?忘川起身也不急着出去,一是因为她知道既然这个面具人语气如此狂妄,那么势必有把握她出不去,二是,三生虽然被这面具人丢了出去,但是只要有三生石在,只要三生不出三生石,三生就暂时不会有危险。至少面前这个面具人是冲她来的,三生离开比在她身边要安全。

    “想要我死?我本是已死之人,你觉得还能杀我?”忘川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不管这个面具人是因为什么理由想要杀她,她都不会畏惧。死?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何况到底能不能杀她还两说。忘川自认为哪怕她现在充其量只能算一个鬼,也收拾得了面前这个面具人。

    忘川虽然看不见面具人的长相,但是还能能感觉出面前站着的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凡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好好好,看来你是铁了心的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面具人一连说了三声好。

    忘川调动着身体里的鬼气压制着刚才因为金光而受的伤。那金光也不知是什么,竟有如此大的威力,让她浑身一股灼烧之感。

    面具人双手高高举起,嘴里念着咒语,一连串的咒语随着面具人念得越快,整个祭台被一道金光笼罩着,就像是一个无形的网将祭台团团围住。

    “起!”面具人仰头高喝一声,接着铜铃声响起,密密麻麻的从祭台四周响起,忘川听着那铜铃声脑子嗡嗡作响。

    “别吵!停下来。”忘川捂住耳朵怒喝道,那铃铛声吵得她脑袋晕乎乎的,而且还难受。

    铜铃之声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响亮,忘川咬着唇,心底升起一股暴虐之气,身上的鬼气溢出来包裹着她全身,可是那铃铛声却是无孔不入一般往她耳朵里钻,她根本无法阻止。

    忘川捂着脑袋眼中满是戾气,看着祭台外面跪着的人。是的,祭台外面跪了一地的人,而那些人正是之前忘川看见的那些手持铜铃彩带的平民百姓,也就是这落雨镇的村民们。

    那铜铃之声就是从村民手中晃动的铜铃上发出来的,忘川满眼戾气的看着村民,起身想要将那些让她难受的铜铃铛全毁了。

    忘川刚靠近祭台边再次被金光弹了回来,忘川只觉得心口一闷,喉头有股腥甜之感。忘川强忍着将其咽下去。

    这祭台,她出不去,自然是没办法毁了那些铜铃。可是她毁不了铜铃,却可以杀了那个面具人,那个面具是唯一一个在这祭台之上的人,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面具人搞出来的,杀了她自然就能出去。

    忘川此刻本就被那铜铃之声吵得烦躁不安,心底里升起一股嗜杀之气,那股嗜杀之气趋使她想要杀了面具人。

    很显然面具人也是有备而来,忘川还未靠近,面具人已经举起手里那根手杖,那手杖上的彩带飞出将忘川团团包裹住。

    忘川五指成爪朝着彩带抓去,手指刚一触碰到彩带,瞬间冒起了青烟。

    “啊……”忘川顿时缩回了手指,指尖被灼烧得青黑一片。

    她现在浑身鬼气,那彩带恰恰能克制她身体里的鬼气,鬼气一触碰到彩带便燃烧了起来。

    忘川心里的戾气随之越发的重,那股想要杀了面具人的冲动也越来越浓。

    她知道今日若是不能杀了那面具人,她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忘川不知道祭台外面的人看不看得见祭台上的情形,要么就是这个面具人在搞鬼,要么这整个落雨镇的人都知道,却合着一起想要害她。

    不管是哪一个,定然这个面具人是想要杀了她。

    如此大费周章,将她困在祭台上,还有那专门克制她鬼气的彩带,由此可知,这个面具人心里很清楚她不是人,确切的说知道她满身鬼气。

    忘川站了起来,看着团团包围着她的彩带,周身的鬼气朝着四面八方射了出去,那些带着浓烈杀气的鬼气在触碰到彩带时便再也没有办法进一步,嗤嗤的声音传来,那是鬼气消融的声音。

    很快忘川释放的鬼气被那些彩带消融殆尽。

    但是那些包围着忘川的彩带消融了忘川释放的鬼气却并没有进一步朝着忘川逼近,似乎只是为了将忘川困住而已。

    “你逃不掉的!”面具人看着忘川冷冷的笑了一声。

    接着,面具人又开始念起了咒语,随着那一声声的咒语,忘川只觉得那刺耳的铜铃声全部都变成了面具人念咒的声音。那些彩带变成了各色各样,容貌百态的人脸围着她转,那些人脸的嘴不停的动,对着她就像那个面具人一般念咒语。

    成千上万的人脸围绕着忘川转,那些铜铃声变成了一个个发光弯弯曲曲的字,像是某种禁咒朝着她飞了过来。

    发光的字每触碰到忘川的身体势必会灼烧出一个个的洞来,不过片刻,忘川身上就冒着袅袅青烟,满身是被那些字灼烧出来的洞。

    “啊……”忘川脸色惨白,竟乎透明,如瀑的长发贴在脸颊上,浑身冒着鬼气,鲜红的血液顺着那些灼烧的洞流了出来,染红了整个祭台。

    那血液在祭台上肆意横流,像是一朵盛开的曼珠沙华。

    忘川痛苦的蜷缩在地上,身体仿佛被成千上万的蚁虫啃食,苦不堪言。

    面具人拿着手杖走到忘川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忘川,“如何?你是自行用那把剑了结了自己还是想要继续受苦?”

    忘川艰难的睁开眼,双眼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隙,脑子晕沉沉的,即便如此,她也能透过血色看到那个浑身裹着黑布的面具人。

    “你想杀我?有本事你自己来。”忘川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但是身体的疼痛已经让她没办法做出来。

    别说现在这种疼,当初那老头子在她元神里打下烙印的时候,折磨的手段可比现在要厉害得多。当年她都没有屈服,何况是现在,她更不可能听从一个凡人摆布。

    “你,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面具人气恼的说了一句,接着便在忘川面前举起了双手,嘴里再次念着咒语。

    忘川看着面具人,突然,猛的从地上蹿了起来,直接一把将面具人给抓了到了身边。

    面具人根本没有想过忘川还有力气起身,一直在忘川面前念着咒语,所以当忘川猛的抓住了她时,面具人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忘川掐住了脖子。

    忘川浑身是血,如此模样倒像是从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魔一般。

    面具人惊恐的看着忘川,从喉咙里挤出一串字,“放,放开我。”

    显然面具人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忘川给抓住,而且还让自己的命捏在了忘川的手心里。

    “放开?你不是要杀我吗?怎么现在害怕了?”忘川眼中全是戾气,整个人杀气腾腾,饶是那些金光闪闪的字还在不停的灼烧她,她却仿佛丝毫感觉不到痛楚一般,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具人。

    面具人被忘川捏着脖子,四肢挣扎着想要从忘川手中挣脱出来。可是她那点力量又怎么可能从忘川手里挣脱?不过是徒劳无功罢了。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忘川看着面具人恨声道。

    她根本不相信一个凡人竟有如此大的本事可以布下此等阵法将她困在此地。

    这整个祭台就是一个阵法,而这阵法却像是特意为了她而布下的,不管是四周的金光还是那些铜铃彩带,每一样都是克制她身上的鬼气的,让她没办法反抗。

    “不!”面具人从喉咙里憋出一个字,一双眼睛有着慌张,似乎害怕忘川看见她的模样。

    “由不得你。”忘川直接伸手将面具人脸上的面具给掀开,顿时,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忘川面前。

    忘川一愣,随即眼中戾气更盛,“竟然是你!”

    面具后面的那张脸,忘川曾见过,不,应该说昨日她准备入落雨镇的时候见过。那张脸就是昨日将那一车水给她,让她进落雨镇的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

    亏她还觉得自己来这凡间终于遇到了一回善良的人,却没想到这老婆婆竟然是想要杀她的人。

    明明她与这个老婆婆无冤无仇,昨日还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只怕从昨日与她说话开始,这一切就已经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忘川看着老婆婆那张脸,心情很是复杂,因为此刻她突然想起那个告诉她祭祀的客栈掌柜的,还有那个拦住饕餮不让他进来的年轻人。忘川觉得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是早就预谋好,就是为了杀她。

    “你们是不是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要杀我?到底是谁指使的?”忘川相信仅凭这些凡人是绝对不会摆弄这么复杂厉害的阵法,定然身后有人指使。

    可是忘川却不知道那人是谁?到底是谁想要杀她?

    “说!”忘川红着眼睛捏着老婆婆的脖子,因为被掐着脖子,老婆婆整张脸开始出现乌青,双眼也变得浑浊。

    忘川松了松手上的力道,让老婆婆不至于被她一下子给掐死。

    “咳咳咳……”老婆婆猛烈的咳嗽了两声。

    等到缓过气来才露出悲痛的神情,“没有人指使,只有杀了你,落雨镇才有救,今日即便你杀了我,你也必须死,必须死。”

    “好,你想死是吧,你别急,我会成全你,今日你若不告诉我,不仅是你,整个落雨镇的人都得死,你们不仅做不成人,连鬼也别想做。那人让你们设阵对付我,难道没有告诉你我是什么吗?”忘川浑身鬼气大盛,双眼盛满滔天的杀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