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28章 五宗罪
    “山鸡,山鸡跑了。”饕餮迈着小短腿扑腾一下跟着跳进了河里。

    饕餮看着那些山鸡在河里四处逃散也是急了,所以根本没有多想就跳进了河里。

    忘川看着饕餮和几只山鸡在河里扑腾,忍不住笑了。

    等到饕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手忙脚乱从河里将山鸡给拎上岸时,就变成了一堆“落汤鸡”。

    “给,洗干净了,很干净,烤,烤鸡。”饕餮咧着嘴,将“落汤鸡”递到忘川跟前。

    忘川看了看四周,她记得还得有火来着,忘川很快从一旁的树林里拖了一棵树回来,点上火,火势很大。

    “鸡给我。”忘川对着饕餮说道。

    忘川倒是知道这鸡似乎是串在一根木棍上烤的。但是,忘川试了一下发现那木棍串进半死不活的山鸡里,血咕噜咕噜的流得到处都是实在是有些难看。

    而且,那木棍在火里一烤不过一会儿就燃起来烧断了。

    索性忘川也懒得把那些山鸡用木棍串起来,直接给扔进了火里。

    原本在水里折腾得奄奄一息的山鸡被火一烧在火里又扑腾了几下,然后在惨烈的叫声中咽了气。

    最后忘川熄灭了火在灰烬之中将几只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山鸡给找了出来丢到饕餮面前。

    “烤鸡烤好了。”忘川看着那堆黑乎乎的“烤鸡”实在是觉得这模样有些难看。

    不过很快忘川就安慰自己,反正饕餮什么都吃,在他嘴里也没什么难吃的东西,没事的。

    饕餮流着口水将那黑乎乎的烤鸡放嘴里啃了一口,顿时小脸皱成了包子。

    “怎么样?”忘川自己虽然不敢尝,但是还是想知道自己第一次烤的鸡味道如何。

    饕餮一口将那烤鸡给吐了出来,满嘴黑乎乎的,“难吃。”

    “……”

    自从有了这么一次烤鸡的经验,饕餮是再也不敢让忘川给他烤山鸡了。

    饕餮本就不挑食,唯一说过的一次难吃还是说的他第一次吃东西也就是被逼着吃浊气的时候。而这第二次说难吃就是忘川烤的山鸡了。

    忘川虽然心情不太美,可是这结果她还是很满意的。她既不用烤山鸡给饕餮吃,而饕餮又必须遵守他们当时的约定节食。“娘亲,我们要去哪儿?”三生问道。

    忘川的伤在这里养了几个月,天天泡温泉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自然是要离开这里的。

    去哪儿?忘川眼神一沉,当然是去杀人!

    落雨镇,她在那里吃了那么大的亏,有人布阵想杀她,她自然要弄个清楚明白,不然这口气无论如何如鲠在喉也消不下去的。

    不过这种事她当然不会明白的跟三生说,忘川摸了摸三生的脑袋,“儿子,娘亲要找的人还没有找到。”言下之意就是要继续去找人了。

    三生望着忘川,有些犹豫的开口,“娘亲,一定要去找吗?可不可以不找?我们就在这里不好吗?”

    爹爹上次听说了娘亲要去找人,特意嘱咐他,若是可以说服娘亲留在这里,或者说多待一段时日也好。还说千万不能让娘亲再去落雨镇。

    “三生,你喜欢这里?”忘川问道。

    三生虽然对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欢或者不喜欢,不过为了让娘亲能留在这里,三生还是迟疑了一番坚定的点点头,“娘亲,三生喜欢这里,我们就呆在这里好不好?”

    “好,那等娘亲找到了那个人,我们就回来一直在这里好吗?”

    原本忘川是打算等找到那个人之后,就带三生回东海瀛洲。若是三生喜欢这里,在这里也不错,虽然清净,但是没人打扰也不错。

    “不是,娘亲,我们不找了不行吗?娘亲为什么一定要找那个人呢?”听了忘川的话,三生心里有些急,他是想不让娘亲离开这里,可娘亲却想出去找到人之后再回来。

    “三生,你怎么了?”忘川狐疑的看着三生。她要找到那个人这件事她必须去做,但是,今日三生的表现却有些反常。

    三生神色有些闪躲,低着头,语气有些凄凄,“三生不想娘亲出去,三生不想娘亲受伤,三生只想好好的跟娘亲在一起。”

    忘川听到三生的话鼻子一酸,心莫名的一疼,抱住三生,“娘亲会永远跟三生在一起的,三生,娘亲必须要找到那个人,不过娘亲可以答应三生一定会小心,不会再受伤好吗?”

    忘川之所以如此坚持的想要找到那个人,除了是因为觉得自己似乎丢失了很重要的一部分记忆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三生缺失的主魂。她觉得只要找到了那个人,或许就能知道三生缺失的主魂到底在哪儿。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必须找到那个能给她答案的人。

    三生还想说什么,但是又怕被忘川看出什么,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忘川的决定。

    三生只希望这次出去不会再遇上什么危险。

    然而,三生的希望就只是希望而已。

    因为忘川已经带着他们再次回到落雨镇。

    “娘亲!”三生不安的叫了一声。

    上一次,娘亲在这落雨镇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三生心有余悸。

    “三生乖,回到石头里。”为了以防万一,忘川觉得三生还是呆在三生石里比较安全。

    “娘亲,我们不去好不好?娘亲要找人去其他地方找好不好?”三生急急的开口。

    忘川看着前方的落雨镇,她一定要弄明白这落雨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谁想要她死?

    “三生,娘亲感觉到那个人就在落雨镇。”忘川回过神来,柔声安抚着三生。

    “不,不可能的,娘亲,一定不在的。这里危险,娘亲,我们不去好不好,不能去的。”三生急得快哭了,爹爹说过落雨镇很危险不能让娘亲再去的。

    “三生!”忘川皱眉,语气硬了几分。

    “不,娘亲不能去,不能去落雨镇。”三生拉着忘川的衣角,眼泪汪汪的看着忘川。

    “三生,这样,你在外面等娘亲,娘亲进去很快就出来好吗?”忘川看着三生哭的模样心疼得厉害。可是她必须得去,哪怕这落雨镇真的很危险。

    她可以永远不记得丢失的那部分记忆,但是她不能让三生却少主魂。若是没有主魂,三生永远都无法长大,身体永远都会如此孱弱,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三生这样。

    “不,不要,娘亲,我们走,现在就离开这里,不能进去。”三生突然觉得心慌,似乎只要忘川进了落雨镇他就会失去娘亲一般。

    “三生,你听话。”忘川眉头紧锁。

    “不,娘亲别进去,不能进去,爹爹说了你进去会有危险的,不能进落雨镇,不能进。”三生顾不得其他一着急就把无忧说了出来。

    忘川脸色大变,“三生,你说什么?你见过他是不是?”

    无忧,无忧什么时候来过?他来做什么?来与她抢儿子的吗?不,不会的,他不可能这么做。忘川心突然一乱。

    三生低着头,身体一颤,“我,娘亲,我……”三生一连结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爹爹不让他说,可是现在他一急给说出来了,娘亲定然知道了。

    三生还在想怎么说比较恰当,得想个法子让娘亲不生气。

    突然,落雨镇里传出来一阵凄厉的哀嚎之声。

    忘川顾不得其他,直接朝着落雨镇飞了进去。

    落雨镇遍地的尸体,每具尸体都被抓得血肉模糊,死状极其惨烈。

    地上的鲜血还在流动,说明这些人才刚死。

    忘川皱眉,是什么人杀了整个镇的人?忘川沿着街道走,想要从这落雨镇中寻找到一个活人,可是没有,一个活人都没有,而且连魂魄都没有,干干净净。

    突然,从一间房里传出来异动,忘川伸手一道鬼气打了出去。

    那是一只几乎透明的鬼,忘川那道鬼气并没打到它,不过却让那只快要消散的鬼大叫了一声。

    “别杀我,别杀我!”那只鬼颤抖着叫喊道。

    忘川用鬼气将那快透明的鬼给拉到面前,“是谁?”

    “别杀我,别杀我!”

    就在忘川正准备继续问时,铺天盖地的鬼气覆盖了整座落雨镇。

    接着忘川手中的小鬼就在忘川手中突然变成了一缕青烟消散。

    “放肆!”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巨大暗沉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威严降临。

    于此同时,一大群的人从天而降,不确切的说是一大群鬼从天而降。

    因为来者正是地府的鬼,鬼差!

    忘川皱着眉看着突然出现的鬼差,这仗势竟然地府有头有脸的都来了。浩浩荡荡的挤满了整个落雨镇。

    而在这一堆鬼差之中忘川还看到了老熟人,牛头马面。只是这牛头马面低着头缩在角落里,根本没有抬头看忘川。

    “私自逃离地府,为祸人间,还不束手就擒?”说这话的是执笔的陆判,声音粗犷暗沉,一双牛铃似的眼睛凶神恶煞的盯着忘川。

    “你在跟我说话?”忘川丝毫没有畏惧,直直的盯着陆判。

    “自然,还不随本官回地府受罚?”陆判怒气腾腾的说道。

    “受罚?我为什么要回地府?为祸人间?我何时为祸人间?”忘川站在中间,被一群地府的鬼差包围,却没有丝毫怯色。

    此时,忘川心里算是有一丝明了,只怕这又是针对她的。若不是为什么这么巧,她刚到落雨镇,落雨镇的人就全死了,而且还如此巧的,地府的鬼差就到了。如今还要抓她回地府。

    “你私自逃离地府,导致忘川河中的厉鬼逃出地府,在人间作恶,搅乱人间秩序,此罪一。与魔界勾结,助上古神器流落魔界,此罪二。私放远古神兽饕餮,打伤封印神兽,使其作乱人间,此罪三。私自盗走地府镇魂石,此罪四。杀害全镇无辜百姓,灭其魂魄,此乃十恶不赦,此罪五。此五罪上达九重天,你犯下如此大罪,还不快束手就擒?”陆判言之凿凿的诉说着忘川的罪行。

    忘川每听陆判说一项心就冷一分。天空阴沉沉的,鬼气冲天,暗无天日。

    “你既然说我有五罪,好,那就拿出证据来。”忘川看着陆判,眼神冰冷。

    “我私自逃离地府?我何罪之有?地府又凭什么将我关押在地府?若我无罪,离开地府乃正大光明。至于三生,我既无罪,儿子跟着娘亲离开又何来偷盗一说?至于勾结魔界,私放饕餮,请问你哪只眼睛看见了?而说我杀害全镇百姓,你又有什么证据?”忘川看着陆判一字一句的反问。

    “还敢狡辩?本官向来公正严明,你既然要证据,本官就给你证据。”陆判大手一挥,“请仙子前来。”

    忘川眉头一皱,仙子?忘川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等到那位陆判口中的仙子走近,忘川这才看清了陆判口中的仙子是谁。

    这位仙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赖着忘川的花神之女苏浅眠。

    “仙子,请你说出你知道的。”陆判义正言辞的说道。

    苏浅眠站在陆判身边,看着忘川咬了咬双唇,最终偏过头小声的开口,“我看见她与魔界的魔尊在一起,原本上古神器在她手中。”

    苏浅眠口中的魔尊自然是花倾落,忘川看着苏浅眠,眼神幽幽,似乎觉得有些讽刺。

    虽然她自从恢复记忆之后就知道苏浅眠与花倾落一般呆在她身边是有目的的。不过自从东海瀛洲出来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苏浅眠,忘川也就没有再去管。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亲耳听到苏浅眠说出口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还有什么话说?本官可曾冤枉于你?”陆判看着忘川说道。

    忘川根本没有看陆判,反而上前一步,直直的看着苏浅眠,“苏浅眠,你知道吗?那段日子是我从地府出来之后最快乐的日子。”

    忘川没有说假话,那段日子对于她来说真的很开心,哪怕后来知道花倾落和苏浅眠一样都怀有目的,可是至少那段日子却很开心。

    “忘川,我……”苏浅眠想要开口,可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你和花倾落一样,想要上古神器,仙魔势不两立,是因为你没拿到上古神器,所以今天才站在这里指正我的吗?”忘川克制着情绪,双眼灼灼的盯着苏浅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