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27章 死不瞑目的山鸡
    “今日还,还没有吃,饿了,自然没有力气。”饕餮声音委屈的反驳道。

    “那昨日夜里你才啃了小半个山头,我都看见了。”三生瞪着饕餮。

    忘川听着三生和饕餮的对话,听得是心一沉,敢情她好不容易让饕餮减少吃食,她一受伤立刻就恢复原状了。

    “饕餮,你不是答应过以后每日只吃两百个吗?你是想被封印么?”忘川拉着脸说道。

    “我若是不吃,根本抬不动你,你,太重了。”饕餮也很委屈,一个两个都用封印威胁他,他虽然是一只远古神兽,但是,但是他在这世间的日子屈指可数就被封印了,虽然他活的年纪大,但是他其实还只是个孩子。

    他只是喜欢吃而已,喜欢吃也有错?饕餮满心的委屈。

    看着饕餮委屈的模样,何况饕餮此刻的样子比三生大不了多少,那胖嘟嘟的小脸,扁着嘴的模样实在是很可怜。

    “呃……娘亲,这个,也不能全怪饕餮,因为娘亲你现在的身体真的,嗯,很重,他要是不吃,我们抬不动的。”三生开口替委屈的饕餮解释道。

    重?忘川看着自己的一半蓝一半焦黑的身体,恍然明白过来。她被朱雀和玄武所伤,而这两种伤互相冲击,就好比她的身体被一座冰川和一座火山给压着,难怪她觉得身体动不了。这也能说明为什么三生和饕餮两人抬她会如此费劲。

    她的身体各占一半,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倒霉了,要知道这种情况估计她还是第一个,确切的说同时承受了冰火两种力量还能活着的估计也就只有她一个人了。不过这也是因为伤她的只是上古四大神兽的一缕气息,若是本朱雀和玄武的真身这么一口冰息一口火的喷,早就灰飞烟灭了。“嘭!”

    在三生和饕餮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终于将忘川给扔进了温泉水潭之中。

    三生喘了一口气,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这么重,也不知道爹爹是怎么抱起来的。”

    这温泉离他们暂时住的洞穴并不远,然而这温泉水潭却是烟雾袅绕,隐在山涧之间,水色清浅。忘川一进入温泉水之中瞬间觉得僵硬的身体有一股暖意,很是舒服。

    因为泡在水中,再加上三生的声音小,忘川也没有注意到三生在嘀咕什么。

    “这水很舒服,要不你们也下来泡泡?”既然这温泉水是饕餮寻来给她治伤的,想必对身体有好处,三生的魂魄太弱了,也不知道泡一泡会不会好一点。

    三生摇摇头,“娘亲,你自己泡吧,我和饕餮给你守着。”

    三生说完拉着一旁的饕餮就转身,饕餮其实很想去泡的,那可是好东西呢,他也想泡。奈何三生早就看出饕餮的想法,低声道:“还不走?在看,挖你眼睛。”

    饕餮竟然没有反抗乖乖的转身跟着三生离开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忘川身体在日日泡温泉之中渐渐恢复,那被烧焦的皮肤开始脱落,露出新嫩的肌肤,而被冰息冻住的身体也渐渐融化。

    在这不知年月的山中,日子过得很快也很惬意,三生和饕餮两个打打闹闹的,每日山中也不会缺乏乐趣。

    忘川很喜欢这山中的岁月,没有人打扰,也没有烦恼,就这般无忧无虑的自在。

    “饕餮,我要告诉娘亲去,你又偷吃。”三生咋乎的叫道。

    自从忘川身体越来越轻之后,忘川就开始刻意的给饕餮减食,先前饕餮还能抱着理由,吃太少抬不动忘川。

    可是现在忘川身体渐渐好了都能自行去温泉之中泡了,用不着饕餮再费力抬,所以饕餮没有了理由只能任由忘川给他缩食。

    “别,别,给你,分你一半,你一半。”饕餮急了。

    忘川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比三生矮一个个头的饕餮伸着白嫩嫩的胳膊手里抓着一只“死不瞑目”的山鸡。

    不,确切的说那只山鸡还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此时山鸡的一只翅膀被饕餮咬在嘴里,而饕餮的手捉住山鸡的另外一只翅膀,死命的撕扯,似乎是想把那山鸡一分为二。那山鸡吊着脖子憋着最后一口气双脚不停的扑腾。

    这画面实在是有些残忍,就连忘川看见都觉得那只山鸡落到饕餮手里当真是会死不瞑目的,或许还会怨气不散呢。

    终于,饕餮一个用力,一只带着毛活生生的山鸡被他给撕成了血淋淋的两半。

    “给你。”饕餮将那半只鲜血淋漓的山鸡扔到三生怀里。

    这一整个过程饕餮做得是一点不含糊,行云流水。

    把那半只血淋淋的山鸡扔给三生之后,饕餮囫囵的将自己手里的半只山鸡给快速的吞进了肚子里。

    “你们做什么?”忘川出声看着饕餮和三生。

    三生正准备将半只山鸡丢回给饕餮,这么血淋淋的扔给他实在是太恶心人了。然而三生才刚拎着山鸡,忘川的声音就传到耳边。

    三生一愣,这手里的半只血淋淋山鸡是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只能就这么僵硬的拎在半空。

    “娘亲,我…。”三生急得欲哭无泪,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何况这这要怎么说?

    忘川虽然把整个过程都看了个遍,但是难得的看着三生憋屈的小模样,也不打算拆穿。

    “三生,你是饿了么?怎么吃得如此血腥?”忘川走了过去,盯着那半只血淋淋死不瞑目的山鸡眼中有着嫌弃。

    “娘亲,不,不是我……”三生刚想解释。

    “三生,三生说他饿了,要吃山鸡。”饕餮抢先一步睁眼说瞎话道。

    三生小脸一僵,他都没有跟娘亲告状,这个饕餮竟然扔给他半只血淋淋的山鸡就诬陷他,太过分了。

    “娘亲,我没……”三生想要解释。

    “三生你饿了?这血淋淋的吃了不好,要不娘亲给你烤熟了再吃?”忘川笑着走到三生身边。

    “不是,娘亲,这个……”

    “好好好,烤了吃,烤了吃。”饕餮倒是很喜欢的点点头,那嘴边还粘着一根山鸡毛,满嘴是血,听到忘川的话口水混着嘴角的血流了下来,就跟吐血一样。不知情的还以为这孩子是受了多重的伤,满嘴的血还“吐血”。

    “饕餮,你又偷吃了?”忘川话锋一转看向饕餮。

    饕餮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没有,是,三生饿了,我没有偷吃。”

    “没有?”忘川指着饕餮嘴角的那根鸡毛,“没有,那你嘴上的鸡毛是怎么回事?”

    饕餮闻言手往嘴上一摸,果真摸到一根鸡毛,看了看嘴一张将那根几毛给吞了,然后还吧吧嘴道:“没有了,那是刚才帮三生抓山鸡沾到的。”

    这理由饕餮自认为很是完美,天衣无缝。

    哪里知道其实忘川早就把整个过程都给看了个全乎,此时再听到饕餮说这样的话只觉得好笑。

    “饕餮你……”三生似乎没有想到饕餮会这般睁眼说瞎话,明明理不直还如此气壮。

    “烤,烤山鸡,现在烤。”饕餮也不管三生那惊呆了的表情,一把将三生拎着的那半只血淋淋的山鸡给抢了过来,献宝似的拿到忘川跟前。

    饕餮以前并不挑食,而且他以前吃东西大多都是为了吃饱,但是自从尝过一次烤鸡之后就对烤鸡念念不忘,他能知道什么东西好吃不好吃。当然若是没有好吃的,他还是会啃石头树木之类的用来填饱肚子。

    说来这吃烤鸡还是托了三生的福,那个时候刚把忘川救了带到这地方来的时候,忘川根本就没有意识,那个人衣不解带亲自照顾了忘川足足三日,每日都亲自抱忘川去泡温泉。

    而其中一日,他整在生吞一只山鸡的时候,那人就拿走了一只在林子中烤了,给了三生半只然后剩下的半只给了他。

    饕餮第一次吃烤鸡,只觉得那味道简直是终身难忘,所以,一听忘川说要烤鸡就一个劲儿的流口水,恨不能忘川现在就烤。

    忘川看着面前血淋淋的半只山鸡,抽了抽嘴角。她刚才不过是随口一说,这饕餮竟然当真了。她哪里会烤什么山鸡?她若是会,也不至于让三生吃野果了。

    “咳咳,饕餮,我们现在说的是你有没有偷吃,烤什么山鸡?”忘川义正言辞的说道。

    “烤山鸡,你说的,快烤。”饕餮不依不饶的催促道,口水流了一地。

    “你真要吃?”忘川问道。她本来想找个理由将饕餮给打发了,但是突然有个想法所以改变了主意。

    饕餮点头,口水随着他的动作横流了一地。

    “给你烤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饕餮巴巴的问道。

    “以后每天不能吃超过两百个饼,你要是能做到呢,我就烤给你吃,不然就算了。”

    饕餮神情有些犹豫,可是不过片刻,便下定了决心,“那,每天都烤山鸡。”

    “每天一只。”

    “不,十只。”

    “一只。”

    “八只,八只。”

    “一只。”

    “五只。”

    “就一只。”

    “可,可一只太少了。”

    “好吧,两只,不能再多了。”

    “嗯嗯,好,快,现在烤。”

    经过一番交涉,忘川和饕餮终于达成了协议,忘川每天给饕餮烤两只烤鸡,而饕餮必须得控制自己的食欲。

    “饕餮,你去捉山鸡回来,记住,不许偷吃。”忘川打发了饕餮去捉山鸡。

    饕餮屁颠屁颠的迈着小短腿去捉山鸡去了。

    “娘亲,你会烤山鸡?”等到饕餮走了,三生才仰着头疑惑的问道。他怎么不记得娘亲会烤山鸡?

    “不会。”忘川面色坦然的回道。

    三生一惊,“不会?那娘亲怎么答应饕餮要烤山鸡给他吃,而且还每天烤?”

    “我是不会,不过我也见过书生张烤过,大约知道怎么烤,不就是把山鸡给扔火里烤熟嘛,应该挺容易的。”忘川琢磨着说道。

    把山鸡扔火里烤?三生听着忘川形容,总觉得不大靠谱呢。

    “娘亲,这个,你真的确定会?”三生不放心的再次问道。

    “放心吧,简单。”忘川点点头,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他觉得一点都不放心呢?”三生小声的嘀咕道。

    不过一会儿,饕餮就捉了好几只山鸡回来,而且还是活蹦乱跳的。

    “烤山鸡。”饕餮的口水流得那些山鸡身上的鸡毛都给粘在了一起,显然是馋极了。

    “嗯,走吧。”忘川点点头,一脸的严肃,知道烤山鸡是一回事,自己动手烤又是另外一回事。

    “娘亲,那里还有半只怎么办?”三生指着先前被饕餮撕扯得血淋淋的半边山鸡问道。

    忘川回头看着地上躺着的半只山鸡,“不要了,扔远一些。”

    “哦。”三生看着那半只血淋淋的山鸡实在是不想去碰。

    “饕餮,你把那半只扔远一些吧。”三生说道。

    饕餮屁颠屁颠的去捡那半只山鸡,虽然是生的,但是秉着不浪费的精神,饕餮准备一口吃掉。

    当饕餮正准备将那半只血淋淋的山鸡给扔嘴里时,忘川的声音突然想起,“饕餮,别偷吃。”

    饕餮手一顿,表情很是不舍的望着手里的半只山鸡,嘴里重复道:“不偷吃,不偷吃,烤鸡,吃烤鸡。”

    念了两遍之后,饕餮手一扬将山鸡给扔了出去。

    忘川带着饕餮和三生来到河边,饕餮乖乖的将手里的山鸡捧到忘川跟前。

    忘川看着那活蹦乱跳的山鸡,眉头紧锁,要先做什么呢?

    忘川看了看在饕餮手里蹦跳得厉害的山鸡又瞅了瞅河水。

    要先洗?好像是要先洗来着。

    “三生,你还记得书生张以前烤鸡的时候是不是先洗了鸡?”忘川偏头凑到三生耳边小声的问道。

    三生想了想,点点头,“好像是要洗。”

    忘川起身盯着饕餮手里的山鸡,指着旁边的小河道:“把这些山鸡丢到河里洗洗,洗干净。”

    “哦!”饕餮得令,迈着小短腿噔噔的走到河边,将手里的山鸡全给扔河里。

    山鸡丢到河里,开始扑腾,不一会儿,河里就热闹非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