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1章 文明人要素质
    “你来了。”阎王从屋里走了出来,粗犷的声音特意压低了几分。

    “三生在哪儿?”忘川一丝废话也不想多说。

    “喏,在这儿。”阎王从袖子里将三生石给拿了出来。

    “娘亲!娘亲!”三生的声音从三生石里传了出来。

    “三生!”忘川唤了一声,看向阎王。

    “把三生还给我。”

    “可以。”阎王爽快的将三生石丢给忘川。

    “三生,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忘川急急的问道。

    “娘亲,我出不来了。”三生委屈的说道。

    出不来?

    “你对三生做了什么?”忘川直直的看着戴着面具的阎王。

    “你放心,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毕竟这小家伙也算半个地府中人。我向来对自己人很是宽厚的。”阎王解释道。

    很是宽厚?要是阎王这番话被外面的鬼差听到,只怕这些个鬼差齐齐得翻白眼。脾气暴躁,动不动的就要炸油锅的,这也叫宽厚?

    “你想怎么样?”忘川沉着脸问道。

    “唉,你瞧瞧我这地府,天天这乱成一锅粥了,我的阎王殿都被这群厉鬼给拆了,当阎王当成我这样,我这心里憋屈啊,你说是吧。”阎王也不急,唉声叹气道。

    忘川没有说话,她早就知道只要她进来了地府,想要出去就难了。但是,即便难,她也得想办法离开。

    “你说现在地府有难作为地府的人是不是该出一份力?”阎王继续说道。

    “我不是地府的人!”

    “话不能这么说,你毕竟在地府呆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说也是有感情的是吧。”

    “没有!”忘川丝毫不给面子的回道。

    阎王被忘川的话一噎,咳嗽了两声,“就算没有感情,你在地府呆了这么久,没感情也有仁义吧?地府现在有难,你也不该袖手旁观!”

    “我的确在地府呆了数万年,可这数万年来,是我压制着忘川河里的厉鬼,就算有也两两相抵了,我并不欠地府什么。”既然这阎王要想打感情牌,那她就说理好了。

    “……”

    阎王没想到忘川如此能说,他都已经说得如此客套了,可这忘川倒是油盐不进。

    “好,既然你不欠,那我们就说说三生这个小家伙儿好了。”阎王将目光转向三生。

    “镇魂石乃是我地府之宝,这你是认也不认?”阎王声音加大了几分。

    “是又如何?”

    “三生私自盗走镇魂石,扰得我地府大乱,他自当受罚!”

    “你想如何?”

    “不如何,只是镇魂石归地府所有,自然得在地府镇压鬼魂。”

    “若是我执意要带三生走呢?”忘川看向阎王。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你可以试试!”阎王一副你请便的样子,根本没有阻挡忘川的意思。

    若是阎王阻挡,忘川或许还能冒险带着忘川杀出地府,可偏偏阎王一副你随便毫不在意的模样,反而让忘川没办法动手。

    因为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阎王笃定她没办法将三生带出地府。

    忘川眼神幽暗的看着阎王,久久没有发话。

    “咳咳……那个,你别这样看着我,我知道我高大威武,英伟不凡,虽然你长得也不赖,不过,我不喜欢年纪大的,你还是趁早死了肖想我的心吧。”阎王难得的露出一副拘谨的模样。

    “……”

    “嘭!”一道鬼气擦着阎王的身边射向他身后,阎王身后的茅草屋被射穿了一个大洞。

    “你到底想怎样?”忘川冷冷开口。

    “我是文明人,文明人,素质,素质!”阎王絮絮叨叨的念了几声。

    “好吧,我就直说了吧,你要是把这地府给整顿好了,你就可以离开。”阎王说出了条件。

    整顿地府?换句话说不就是让她永远留在地府像先前一样压制厉鬼么?

    “不可能!”忘川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

    “唉,那我也没办法了,那就只能委屈你再呆在忘川河里了。”阎王遗憾的说道。

    忘川想动手,但是手上的锁魂链却如何也打不开。

    阎王走到忘川身边叹了一口气,“我是为你好,现在出去,虽然天上的是一群饭桶,可你一个人也是斗不过的。乖乖呆在地府吧,有我在,那群饭桶不敢来地府对你做什么的。”

    忘川手上绑着锁魂链可还是朝着阎王打了掌,虽然那点仅剩下的力量对于阎王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你也不用这样,等这风头过了,你想离开,就离开如何?”阎王安抚道。

    “阎王,阎王!”一只鬼差大呼小叫的飘了进来。

    “喳喳呼呼的做什么?老子说了多少遍了?做鬼要淡定,淡定。”阎王立刻炸毛似的咆哮。

    “……”鬼差站在阎王面前憋着脸,耷拉着脑袋闭着嘴。

    “有什么事说啊,愣着做什么?”阎王又是一声喝道。

    “不是你让我淡定么?”鬼差怯生生的开口。

    阎王抬起手真想一巴掌朝那鬼差给扇去,眼神瞥到忘川还站在一旁,遂又放下了手,怒道:“老子叫你们一个个儿的淡定,不是叫你们一个个的闷着装死,说话啊!”

    “哦,那个,那个孟婆罢工了。”鬼差怯怯的说道。

    “什么?”阎王加大了声音。

    吓得那鬼差身体抖了抖,哆嗦的又重复了一遍,“孟婆罢工了!”

    “老子听见了,这个老婆子,动不动就罢工,问她是不是想去十八层地狱?”阎王怒道。

    “孟婆说她宁愿去十八层地狱也不熬汤了。说,说……”鬼差哆哆嗦嗦的说着。

    “说什么说?”

    “说去十八层地狱轻松,她乐意,反正是不干这熬汤的活儿了,说把她脸都给熏成黄脸婆了,嫁不出都是,都是这熬汤给惹的。”鬼差小声的将话说了出来。

    “嫁?她多大年纪了还想嫁人?她也不照照镜子看看她那皱皮巴拉的模样,想去十八层地狱是吧,让她去,让她去了就别想再出来!”阎王怒气冲天的吼道。

    “阎王,要是孟婆真的去了,可就没人熬孟婆汤了,这……”鬼差顶着阎王的怒火小声的提醒道。

    “妈的,这个老婆子,她就仗着没人熬汤才这么嚣张!去找,去找个女鬼,只要愿意留在地府熬汤,破例让她当鬼差不用轮回受苦!”阎王吼了一声。

    “阎王,这,这不合规矩!”鬼差哆嗦着说道。

    “不合规矩?在这地府,老子就是规矩!”

    这一声霸气的,鬼差狰狞的脸又青了几分,“可,可就算找到了,也,也不会熬汤啊。”

    这才是关键!

    因为整个地府熬制孟婆汤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胜任,所以这孟婆才敢跟阎王耍性子,发脾气,搞什么罢工!

    阎王磨了磨牙,最后声音弱了两分,“那就去告诉孟婆,她想嫁人,这地府的鬼差随意她挑,老子给她做主让她嫁出去。”

    “别啊,阎王,这,这,这可使不得,使不得,你这不是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吗?”

    鬼差急了,虽然阎王说是让在鬼差里选,也不一定选中他,但是,他自认为自己长得还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好多新到地府的女鬼都朝她抛过媚眼呢。鬼差觉得自己的天姿国色被孟婆那个老婆子选中的机会很大。

    “你着什么急?出去告诉他们,凡是被孟婆瞧上的,以后都不用炸油锅,老子让他连升三级。”

    “不,我宁愿炸油锅,我宁愿出去勾魂,我也不要娶孟婆。”鬼差大声反驳道。

    “你做什么?激动个什么劲儿?老子是让你去传话,就你这丑样子,瘦不拉几的跟个干豇豆一样,孟婆会瞧得上你?滚,滚,滚哪儿凉快儿,哪儿呆着去。”阎王耐烦的说道。

    “我,我,你,阎王你,你太过分了,我要罢工!”鬼差气得整张脸都扭曲了,那样子要哭不哭的实在是太难看了。

    “罢工?好,你想罢工是吧,那就去在油锅里炸一百遍,然后给老子上刀上,戳不死不许下来。”阎王眼睛瞪得圆鼓鼓的。

    一听要上刀山,下油锅,刚才还学着孟婆要罢工的鬼差瞬间焉儿了。

    “是,我,我现在就去传话。”鬼差畏畏缩缩,一脸哭像的转身出去了。

    等到那鬼差飘走了,阎王才哼哼道:“一个个的,都胆儿肥了,敢罢工威胁老子,老子好男不跟女斗,那是老子有素质,真当老子还收拾不了你个小鬼?哼!”

    “我留在地府,你把三生放出来。”忘川听完阎王和那小鬼的对话,这才开口道。

    “呃,你看现在地府太乱了,三生吧,太虚弱了,还是呆在镇魂石里修养修养比较好,要是出来被哪只不长眼的厉鬼给冲撞了,这不就不好了嘛,你说是吧。”阎王立刻换了一副嘴脸,说话轻了几分。

    忘川算是听明白了这阎王的话,把她留在地府还不算,这还打算让她把地府这堆烂摊子给收拾了。要是她不收拾了,三生就别想从三生石里出来了。

    “你比你太爷爷有意思,当真是好极了。”忘川深深的看了阎王一眼,看得阎王一阵心惊肉跳。

    忘川说完转身拿着三生石离开,阎王看着忘川的背影,心里是一阵奇怪。太爷爷?他太爷爷不知道死了多少万年了,突然说起他太爷爷,那口气还像是见过他太爷爷似的。

    阎王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那是一种要倒霉的感觉。哎呦,他是不是应该委婉点的?为什么总觉得会倒霉呢?

    很久之后,当这地府迎来一场最重要的喜事,阎王娶亲的时候。等到再次见到忘川那张熟悉的脸时,阎王才明白原来这个时候他的这种倒霉感觉是对的。

    那个时候阎王才发现,虽然,自己已经很“温柔”的对忘川了,可是,谁叫忘川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呢,对于他现在想方设法的将其留在地府这件事是耿耿于怀。

    最让阎王觉得悲剧的事,那个男人,明明他如今的做法多少都是那个男人的授意,结果那个男人看着他憋屈“倒霉”,别说为他说一句话了,连个眼神都不曾给他,当真是太心黑了,黑心,黑肠,坏透了!

    然而,此刻阎王却不知以后的“倒霉”事,只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安慰道:“没事,没事,他是为她好,对,为了她好。”

    忘川带着三生石走了出来,一路沿着原本的忘川河走,半空中飘荡着鬼魂,还有不停追赶鬼魂的鬼差,乱哄哄的。

    忘川静静的走着,她在这个地方呆了数万年,再熟悉不过了。如今算是故地重游。

    她离开这里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心思,如今再次回来却是物是人非,百感交集。

    忘川河畔原本鲜艳红如火的曼珠沙华早就没有了,如今的忘川河畔只有黑漆漆的石头,什么都没有。

    曼珠沙华?她还记得曾经在凡间的时候她曾见到无忧现出“本体”那朵硕大的曼珠沙华。那个时候她不知道无忧的身份,所以很自然以为无忧就是一朵曼珠沙华。

    如今,她恢复了记忆,虽然还有些残缺不全,可是那部分记忆足以证实无忧到底是谁。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无忧会出现在地府,又为什么会化作曼珠沙华?她最喜欢的花便是曼珠沙华,若不是那些记忆清晰的刻在脑子,忘川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认为无忧对她是有感情的。

    但是若真的有感情,那她脑子里那些记忆又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当初无忧毫不留恋的跟嫦羲走又如何解释?忘川不懂,也想不明白。

    就是因为有太多的事想不明白,所以她才如此迫切的想要去找那个她一只惦记着的人,她不想像现在这样,像是什么都知道,却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很不喜欢!

    忘川蹲下身,从石缝之中捡起一片黑了的叶子,那是曼珠沙华的叶子,她认识。曼珠沙华,花开不见叶,花叶不相识,如今忘川河因为她的离开干涸了,而曼珠沙华因为无忧的离开而凋谢。只有这一片枯黑的叶子证实,这地府曾经的确有曼珠沙华在此间开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