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0章 一群饭桶
    换个人做阎王?这话也就阎王自己能说。要知道这阎王还真不是说换就能换的,阎王换人那也得是自己的儿子才行,别人,根本做不了。

    地府的阎王不同于其他,从第一代阎王开始,这下一代阎王就必须是阎王的儿子。因为阎王身上有特别的力量,而这股力量的传承只能是血亲。想要换人,就得娶亲生子,而这一届的阎王根本没有娶亲哪里来的儿子?所以换人?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要是地府没有阎王坐镇,那整个地府的鬼魂都会乱套,凡间的秩序也会大乱。这一连就关系到两界的安慰,所以阎王在仙界众仙面前那都是高仙一等的存在。就连天帝也得给阎王几分薄面。

    所以,现在阎王放话出来,这天空之上半响都没有人搭话。因为没有一个人敢说,要是阎王真的撂挑子不干了,谁也没这本事去镇压地府的鬼魂。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次地府忘川河干枯,厉鬼全都跑出来了,在人间胡作非为,祸害人间,哪怕连魔界的魔尊也从地府逃了出来,这仙界却没有一人追究阎王的失职之责。

    反而帮助地府追查原因,甚至还派人帮助地府捉拿逃出地府的厉鬼。

    “怎么?还不走?打算去老子地府坐坐?”阎王仰头朝着天空喝道。

    “……。”

    去地府坐坐?这九重天上的神仙除非犯了事被贬下凡间,或者要下凡历劫的,谁会没事去地府坐坐?鬼气森森的,躲还来不及呢,谁想去?这阎王也是一个奇葩。

    “好,今日我等不插手此事,但倘若阎王不能将其带回地府,继续让她为祸人间,别怪我等诛妖邪。”天空中再次传来声音。

    接着天空之上的祥瑞之气渐渐散去,显然那些聚集的神仙已经回九重天去了。

    “哼!还威胁老子,一群饭桶。”阎王不满的哼了一声。

    能骂众仙饭桶的估计也就只有面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阎王了。

    “还有你们,在那群饭桶面前怂成个蛋,怂个屁,老子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啊?一个个的听人使唤,怕什么?天塌了有老子顶着,丢老子的脸,一个两个给老子回去下油锅炸炸脑子,没脑子的怂蛋。”阎王招呼完那群神仙之后,又开始朝着站的笔直的鬼差们开始训斥,那叫一个唾沫横飞。

    当然最可怜的莫过于站在阎王面前的陆判,阎王那些唾沫星子大多都喷到他脸上,偏偏他还只能默默忍受。

    “阎王。”陆判忍着唾沫星子开口叫了一声,语气没有刚才的不服气,软了几分。

    “什么?”

    “你说要讲理的。”陆判开口。

    “老子怎么不讲理了?怎么?炸油锅就不讲理了?那是对你们这些怂蛋的惩罚,丢了地府的面子,不该罚?不罚你们能长记性?”阎王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阵唾沫。

    “是”陆判低下头。

    “走,打道回府!一群不省心的。”阎王大手一挥,抬脚就要走。

    “阎王!”陆判赶紧叫道。

    “还有什么事?”阎王不耐烦的吼道。

    “她怎么办?”陆判指着阎王身后的忘川。

    阎王一顿,接着转身,忘川正想看看这牛气哄哄连神仙都能骂的狗血淋头的阎王到底长得如何一副牛气的模样。结果当阎王转身之后,忘川只看见阎王的脸上带戴着一张面具,什么也没瞧见。

    “你,跟老……咳咳,跟我回地府。”阎王清了清嗓子,虽然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但是声音放轻了几分。

    “我不去。”忘川直直的看着这个戴着面具的阎王。心里狐疑,这阎王是见不得人么?还戴个面具?

    “不去?老…。咳咳,我说你是没听见那群饭桶的话?除了地府,你还有地方可去?想被轰成渣么?”阎王说话实在,虽然已经刻意放轻了声音,但是这说话的语气依旧没有多大变化。

    “我不能去地府,我要留在凡间,我还有事要做。”忘川淡淡的说道。因为这阎王性格合她胃口,所以,忘川也没有刚才那般凌人。

    “你怎么倔得跟头牛似的?今日你若不跟我回地府,你前脚走后脚那群饭桶就会知道,直接把你轰成渣渣,你做事?人都没了做个屁的事。”阎王难得的如此有耐心。

    忘川知道阎王说的都有道理,可是她不能去地府,去了再想出来就难了。所以,她宁愿冒险也要留在凡间,她一定要弄明白到底是谁想杀她,然后找到那个人。

    “我一定要留在这里。”忘川看着阎王坚定的说道。

    阎王气得哼了两声,“你……好好好,是你逼老……我的。”

    “走,回地府。”阎王大手一挥霸气的说道。

    “阎王。”陆判在一旁提醒道。

    “叫什么叫?老子叫你回府,没听见?怎么?是不是老子现在说话不管用了?”阎王在忘川那里碰了钉子转眼就将怒气发在了陆判身上。

    陆判心里憋屈,但是也只能睁着两只铜铃一样的眼睛瞪了忘川一眼,跟在阎王身后。

    忘川皱着眉,这个阎王这么好说话?就这么放过她了?

    “唉,没有了忘川河,这些厉鬼哦,也不知道就一块镇魂石能不能镇压住。”阎王边走边叹气。

    镇魂石?三生!忘川双眼一冷,直接上前拦住阎王。

    “怎么?你改变主意了?要回地府了么?”阎王背着手看着忘川问道。

    “把儿子还给我。”忘川冷冷的看着阎王。

    “儿子?什么儿子?我还没娶亲可没有儿子。”阎王摆摆手装傻。

    “三生石,你把三生怎么了?”忘川知道三生定然在阎王手中,不然他不会那么说。

    她就知道,既然是特意来抓她的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放过她?是她大意了,她应该把三生带在身上的,怎么能把三生留在外面呢。

    “哦,你说三生石啊,那是地府之物,自然是要带回地府的。”阎王理所当然的说道。

    “把三生还给我!”忘川看着阎王,眼中一片冷然。

    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失去三生,她不能让三生出事。

    “还给你?可是三生石是属于地府的,至于那个霸占三生石的小鬼嘛,魂魄不齐的,离开三生石他也活不了几日。”

    “你想怎么样?”忘川盯着阎王冷冷的问道。

    “你跟我回地府,把这因你逃出来的厉鬼给安顿好了。”阎王叹了一口气,“我这地府可是因为你乱成一锅粥了呢。”

    忘川默了默,没有吭声。

    “看你这么为难的,得,我先回地府休息,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随时来找我,哦,别想太久,可别被天上那群饭桶给轰成渣渣了,不然那小鬼嘛……”阎王拍了拍手准备打道回府。

    “站住!”忘川拦住阎王,眼中一片清冷。

    “怎么?你不会想动粗吧?不不不,我们是文明人,讲理,只动口,不动手,再说了,我一个有文化的人怎么能对你一个姑娘动手呢,你说是吧?”阎王往后挪了挪,与忘川保持了一段距离。

    “把三生还给我。”忘川再次强调道。

    “你跟我回地府自然就能见到他。”阎王说道。

    忘川眼中闪过凌厉之气,抬手就要朝阎王打去。她知道跟阎王说再多,阎王也不可能将三生还给她,与其多费唇舌不如直接动手。

    “喂,你动粗也没用,三生石早就拿到地府了!”阎王立刻说道。

    忘川一顿,阎王立刻化做了黑雾消失不见,“想要三生石,就让小陆带你来地府,过期不候。不来,我可不保证那小鬼的安全!”阎王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

    忘川满脸怒气,身上的鬼气溢了出来,就连一旁的陆判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抖。真冷!

    陆判原本心里对阎王阻止他的事还有疙瘩,此时不过感受到忘川身上散发出的鬼气这才庆幸,还好阎王出现得及时,不然,只怕他的笔和他的命都得搭进去。

    陆判如今算是觉得阎王说的有道理,凡事要讲理,文明人不打架斗殴!

    “带我去地府,立刻马上!”忘川此刻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说话自然火气十足。

    陆判拿出一根铁链子,“地府规矩,请吧。”

    忘川看着那根锁魂链,脸色沉了沉,将手伸了出去,陆判用链子将忘川的手绑好这才转身,朝着虚空之中一挥手,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面前。

    忘川跟着陆判走进了那个黑洞。

    再次回到地府,地府却不似忘川离开时的那样,虽然依旧暗无天日,依旧鬼气森森,依旧到处都是鬼哭狼嚎之声。可是如今的地府却真的如阎王所言乱成了一锅粥。

    因为她的离开,原本的忘川河干枯得没有一滴水,只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而忘川河原本岸边开满的曼珠沙华也没有了,只留下光秃秃的石头沙砾。

    以前凡入地府的鬼魂都会自觉的排队过黄泉路,奈何桥,喝孟婆汤。如今没了镇魂石,一只只鬼魂哪怕到了地府也都是四处飘着,在半空中哭嚎乱叫。

    那些个鬼差通常是压着一只鬼魂强行的去喝孟婆汤然后入轮回。

    但是鬼差的数量相比鬼魂的数量那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再加上厉鬼作乱人间,致使人间怨死的人增多,怨魂怨气不散,整个地府怨气冲天。

    “喝,赶紧的。”忘川跟着陆判到了奈何桥边就听到一个妇妪佝偻着背,木锯的声音次次啦啦的响起。

    忘川看过去,只见一个鬼差压着一个鬼魂,那老妇妪正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想要给那鬼魂灌下。

    那鬼魂剧烈的挣扎着,哐的一声,那碗黑漆漆的汤碗摔在地上,汤汁洒了一地。

    “怎么回事?老娘熬汤不辛苦吗?一个个的不省心,得,不喝给老娘滚蛋,不伺候了。”那老妇妪佝偻着身子,嘴里怒骂道。

    “别啊,孟婆,劳烦您再给一碗,这一次我一定把它给按牢实了。”鬼差连连说好话,手里的铁链狠狠的抽了那鬼魂一下,抽得那鬼魂一阵鬼哭狼嚎。

    “叫什么叫?老实点,不喝孟婆汤,你不想投胎了是不是?”鬼差对着那只鬼魂一阵训斥。

    忘川看着闹哄哄的地府,这地府果真是乱得不成样子了。

    “阎王在哪儿?”忘川根本没有心思去管地府的事,她现在只担心三生。

    陆判闷声闷气的道:“跟我来。”显然对于先前的事还是有些介怀。

    陆判带着忘川走到一处草屋,是的,那就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草棚。

    这地府何时有这种草棚了?

    “你不带我去阎王殿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忘川警惕的看着陆判。

    陆判突然回头,一双牛铃的眼睛瞪着忘川,声音有些变调,“阎王殿?因为你,阎王殿早就没了。”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难道没看见地府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吗?这都是你造成的。”陆判说着语气中怨念极重。

    “我造成的?你该说若不是我甘愿呆在地府数万年,地府有这数万年的安宁?”忘川讽刺道。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可是从陆判的话中,她能听出来,陆判是把地府如今的现状全归咎于她。她不过不想呆在地府了而已,这一团乱与她有什么关系,她从始至终都不是地府的人。

    “你……”陆判想要反驳,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能恨恨的瞪了忘川一眼。

    “阎王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陆判带着忘川走到小茅屋,撂下一句话然后转身就走。

    忘川也懒得去跟陆判计较,一脚踹开了小茅屋的门,砰的一声,小茅屋并不牢靠的门应声倒下。

    “妈的,谁踹老子的门。”屋内传出阎王粗犷的声音。

    “三生呢。”忘川站在门口,茅草屋内亮堂堂的,被忘川一脚踹开了门,屋内的光瞬间透了出来。

    地府向来昏黄,暗无天日,鬼魂喜阴暗,突然的光亮射了出去,外面本就乱糟糟的鬼魂更是四处嚎叫的乱飘。

    阎王连忙挥手将屋子里的光全部熄灭,屋子里变得一片漆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