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29章 有点鬼样子
    “不是,忘川我……”苏浅眠想要解释。

    “眠儿!”天空之上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

    忘川抬头,透过沉沉的鬼气之上竟有七彩的祥瑞之气。

    “忘川,你回地府吧。”苏浅眠抬头,看着忘川,脸色有些难看。

    “对不起!”

    一声对不起随着苏浅眠化做光飞上九天而消失在森森的鬼气之中。

    “你还有什么话说?”陆判铜铃一般的眼珠子定定的看着忘川。

    忘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幽幽的开口,“若我不回地府呢?”

    “由不得你!”

    “是吗?”忘川突然抬起头,眼神之中满是杀气腾腾,周身的鬼气四溢。

    她不想回地府,一回到地府再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她要找的人还没有找到,三生丢失的主魂也没有着落,她不能就这么回地府。

    “你想动手不成?”陆判一喝,四周包围着忘川的鬼差齐齐已经开始准备,肆虐的鬼气更加凌厉。

    一时间,剑拔弩张!

    忘川勾了勾嘴角,“有何不可?”

    哪怕她现在只有一个人,面对如此多的鬼差忘川却是没有丝毫的畏惧。当面在地府,那快挤爆忘川河的厉鬼她都没有放在眼里,何况现在这几个鬼差?

    “好大的口气!”陆判怒道。

    “别说今日是你陆判带着这么一群不中用的鬼差来,就算是阎王那小子亲自来,我也不会回地府。”忘川掷地有声的说道。

    想要用一群鬼差就让她乖乖听话回地府,简直是做梦!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本官无情!”陆判怒声道。

    “今日你就算让你头顶那群躲在后面看热闹的神仙一起上,我也不会回地府。”忘川盯着陆判。

    自从苏浅眠出现,还有花神那一声声音,她就知道这重重包围的鬼气之外,定然还有一群神仙。

    人来得可真及时,今日她若执意不肯就范,那就意味着势必要有一场恶战。

    不管这想要她命的人是谁,她都不得不佩服这人当真是好手段,竟然能算得如此之准确无误,恰到好处。

    让她当场被抓个现行,五条罪,条条都能扣到她头上。

    “狂妄!”

    陆判大喝一声,“笔来!”

    一支带着极重煞气的笔自虚空之中慢慢浮现在陆判面前。那是一支硕大的毛笔,笔尖饱满,笔尾有一圈青色,那是镇鬼咒。凡来地府的鬼魂想要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入轮回得先经过陆判一关。

    陆判用这只生死笔一勾,判出鬼魂的生前,根据其生前在阳间的所作所为判其投身哪个轮回道。而笔尾的镇魂咒便是镇压鬼魂的。

    忘川看着那只煞气腾腾的笔,嘴角弯起一丝邪笑,“没有了这支笔,看你以后还如何判生死。”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陆判大喝一声,那支煞气腾腾的笔带着凌厉之势朝着忘川飞射而去。

    忘川已经做好准备迎接那飞驰而来的笔,然而,还未等她反击,那支笔便被一股强横的鬼气给拦截住,倒飞出去几个翻转之后落入陆判的手中。

    忘川心里微微有些遗憾,她还从未与那支笔较量过,本想看看那只掌握凡间生死的笔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呢,结果就这么无疾而终。

    “拜见阎王!”

    四周的鬼差齐齐跪下,声音洪亮的喊道。

    一身黑袍的男子落到忘川跟前,扶手而立,鼻子里哼出一声“嗯。”

    忘川并没有看到阎王的脸,虽然阎王从天而降,替她打飞了那支笔,但是阎王背对着她,所以,忘川只能看到这个高大男人的后脑勺。

    “你,过来。”阎王粗犷的声音响起。

    忘川挑眉,没有动作,看见原本跪在地上的陆判一脸黑臭的表情站了起来,然后慢吞吞的往这边走过来。

    “快点,慢腾腾的做什么?没吃饭吗?”阎王大喝一声。

    忘川站在阎王身后,看到陆判原本黑了的脸更是黑得像浓墨一样。那憋屈的神情很是好笑。

    陆判虽然脸黑得快滴出墨汁来了,但是还是加快了脚步,三两步跨到了阎王跟前。

    “阎王。”陆判手里拿着笔,梗着脖子,这一声阎王叫得很是呕气,似乎对于阎王突然出现很是不满。

    “还知道我是阎王?我还以为你想做阎王呢。”阎王劈头盖脸的就朝陆判骂了一句。

    “不敢。”陆判硬梆梆的回了一句。

    “不敢?我看你什么都敢!我怎么说的?我怎么跟你说的?你都给忘脑后勺去了吧?嗯?”阎王开始暴怒的吼道,一点都不顾及现在是什么场合。

    偏生周围跪了一圈的鬼差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安安静静的鬼跪着,更是没有一个人敢抬头,一个个的恨不能将脑袋给埋进地里。

    “我……”陆判黑着脸想要开口。

    “我什么我?还想狡辩?要不是我出现得及时,你说说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儿了?”阎王打断陆判的话继续开始训斥。

    “那支笔是拿来打架的吗?是拿来打架的吗?我怎么说的?小陆啊,你可是咱地府唯一的一个拿笔杆子的人,我以为你多多少少的算得上地府的文化人,可你呢?你做了什么?拿着支笔杆子打架,这是文化人做的事吗?粗鲁,粗俗!”阎王劈哩叭啦的训斥,语气颇有痛心疾首的味道。

    陆判的脸黑了红,红了黑,跟变脸似的,一双牛铃一样的大眼睛隐隐含着怒气,却是敢怒不敢言。

    “阎王!”许是终究不能忍受阎王这劈头盖脸的训斥,陆判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

    “怎么?不服气?”

    陆判闭上眼睛,咬牙道:“不敢。”

    “不敢?不敢就是你其实心里就是不服气了?只是不敢而已?嗯?”

    陆判闭着眼睛重重的喘着粗气,“不是。”

    “小陆,我可是对你寄予了厚望啊,才放心的让你来处理这件事,结果你呢,一言不合就动粗,人家一小姑娘,你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你好意思恃强凌弱?还带着这么大一堆鬼差,让你来是说理的,你却好,满脑子只知道动粗。”阎王说得得痛心疾首。

    忘川在他身后听着在心里默了默,其实她想说她能打赢陆判的,到底谁弱还不知道呢。

    当然这话,她也就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何况她也没必要说不是吗?

    “你说,你知道错了没?”阎王问道。

    陆判整张脸都扭曲了,原本就长得磕碜人的脸因为气得扭曲就更显狰狞。

    “问你话呢,哑巴了?”阎王又加大了声音。

    “知道。”陆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知道错了该怎么做?”阎王继续问。那架势俨然就跟家长教育犯错的小孩一样。

    但陆判又不是小孩子,当着这么多鬼差的面儿,阎王这一通训斥实在是让陆判下不来面子。

    “阎王!”陆判俨然已经处于暴发的边缘,不过是极力忍着而已。

    “叫我做甚?怎么?想造反了不成?想打架是不是?来啊,我陪你打,打得赢我,这阎王给你做成不?”

    “不敢。”陆判认命的又闭上了眼睛,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

    忘川听到阎王的话心里隐隐发笑,这阎王说话也太不着调儿了,前脚才训斥人家不要动粗,后脚就嚷嚷着跟他打。且不说这陆判根本不是阎王的对手,就算他当真打赢了阎王,想要当阎王也不是他说了算。这阎王存心是说话气死人呢。

    “那还不快说?”阎王又道。

    陆判梗着脖子突然睁开双眼,一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睛满是猩红,“不可能。”

    “呵,你这是还硬气上了?”阎王耸耸肩,大手一挥,就要一巴掌给陆判拍上去,还没拍上,突然就收了手。

    “我是文明人,不跟你这头倔驴计较,看来我得好好继续跟你说道说道。”阎王收了手继续说道。

    忘川在他身后听着都觉得心累,这一届阎王当真是一个有趣的人,有个说理儿的阎王,这地府的鬼差怕是不好当呢。

    当然,忘川说这话也是有根据的,瞧瞧这跪了一地的鬼差和那跪在阎王面前受教的陆判就知道。

    这些鬼差想必很是苦逼,毕竟他们是前往阳间捉鬼,这鬼魂向来是不通理儿的,按照这阎王处处讲理的性子。忘川想象着一群鬼差去捉鬼,如何苦口婆心的劝说那些个鬼心甘情愿的跟着回地府,那场景想想就觉得恶寒。

    “阎王要教训属下还是回家里教训得好!”天空中,穿过浓郁的鬼气传来一声清宁的声音。

    阎王伸手一挥,头顶上空的鬼气散去,露出一块清明的天空。

    那方天空隐约能看到七彩的祥云,各色的光在那上方涌动。仙气袅袅,祥瑞腾腾。

    忘川一直都知道这黑压压的鬼气之上还有波无所事事,高高在上的神仙。

    只是,忘川没想到,这一方天空之上竟然是如此壮观,天兵天将,呵呵,这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将可一点不比地上这群乌鸦鸦的鬼差少。

    若是不知情的还以为仙界这是要派兵攻打魔界呢。然而,这偌大的仗势竟会是来对付她一个人的。

    忘川自己都想不明白,饶是她自己有些许本事,可却并没有到能对付如此多神仙的地步。

    且不说如今的她连身体都没有,就算是当初,她未堕神之际,要同时对付如此多如繁星的神仙也是没有任何把握的。

    真是好大的手笔!

    忘川是越发的好奇,到底是谁想要费尽心思的杀她。

    “哟,你们还在这儿做什么?一个个的在这儿偷看我训斥属下?”阎王抬头看着那片七彩祥云。

    “……”

    “一个个的跪着做什么?凭白让人看了我地府的笑话,还不赶紧给老子麻溜儿的起来,都给老子拿出点儿精气神来,有点鬼样子!”阎王一嗓子喝道。

    阎王这一声暴喝,那些原本跪着的鬼差果真麻溜儿的站了起来,一个个的站得笔直,抬头挺胸,跟标杆似的。似乎这样才能表达阎王所说的精气神。

    都站起来了唯独陆判还一脸憋屈的跪在地上。

    “小陆,你还跪着做什么?本身就在地上,站着都比人矮一节,还跪着,我地府的颜面还要不要了?”阎王见身前的陆判还跪在地上,久久没有起来的心思,又是一通教训。

    “地府早就没颜面了!”陆判梗着脖子,小声嘀咕着。

    虽说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儿的谁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你还有脸说了,没颜面还不是被你们这群不省心的给败光的?现在给老子滚起来,咱颜面没了,气势得有!”阎王怒道。

    陆判似乎有些不情不愿,不过还是听从阎王的话起身。僵硬的站在一旁,拿着那支满是煞气的笔,神色很难看。

    “阎王若是没办法解决她,我们可以代劳!”天空中又传来一声声音,冰冷得像淬了冰渣子一样。

    “代劳?想怎么代劳?杀了她?你们要是敢动手试试?那就让那些厉鬼把凡间的祸祸完好了,祸祸完了再去祸祸九重天。”阎王一听不乐意了,立刻一股脑儿的喷道。

    那仰头朝着半空之中的神仙唾沫横飞的模样,实在是有碍瞻仰。

    “阎王,你这是威胁!”天空中传来的声音包含着愠怒。

    “我还就是威胁,怎的?你们天帝都让我来带她回地府了,你们还在这儿指手画脚的,当老子地府都是死人吗?”阎王这粗狂的嗓子一嚎,那声音穿透力极强。

    忘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阎王说话当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呢?这最后一句说什么来着?“当老子地府都是死人吗?”这话还真是,嗯,没毛病!这地府可不就是都是死人么?

    如此剑拔弩张,紧张的气氛,被阎王这一通搅拌,生生给说得是一点想要动手的气氛都没有了。

    “阎王,你别得寸进尺!且不说其他,就是这害了一镇人的命,还散其魂,本就罪大恶极,其罪当诛!”半空中的传来的声音也有几分怒意。

    奈何这阎王压根儿就没在怕的,“怎么?想杀了她?好啊,杀了她,最好这阎王也换个人来做,反正这地府镇魂石没了,忘川河也没了,就让那些厉鬼住九重天好了。老子不管了如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