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3章 陆判被逐
    “啊……”

    阎王费劲了力气也没有将那金链子拔动分毫,反而因为金链子晃动,忘川更加痛苦。

    “娘亲,娘亲,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三生在三生石里叫喊道。

    阎王看着忘川身体因为疼痛而不停的抽搐,脸上毫无血色可言。心里急得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

    阎王脸上出现从未有过的焦急之色,他本以为只要忘川到了他的地府,定然可以让忘川平安无事,却不曾想会出这档子事。

    “你等等,我去想办法。”那金链子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作用,他一无所知,如今看来他必须去找那个人,或许那个人会有办法。

    阎王刚要走,忘川突然动了,一把将阎王拉住,不过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她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身体的痛并没有什么,但是若是元神的痛那根本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怎么了?忘川,你忍忍,我现在就去,很快,很快就回来。”阎王慌慌张张的说道,身体却是不敢动,生怕自己动了会牵动忘川身上的金链子。

    “是谁,告诉我,是谁?”忘川虚弱的开口。

    “现在救你比较重要,其他的事等我回来再说。”阎王说完轻手轻脚的将忘川抓着他的手分开,然后一个闪身消失了。

    忘川躺在忘川河底,牵了牵嘴角,扯出一个苦笑,嘴里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

    三生在一旁的三生石里扯着嗓子哭喊,忘川都无动于衷,只是一个劲儿的念叨“为什么,为什么……”

    说到最后,眼角流下了眼泪。

    就在刚才链子穿透她的四肢将她牢牢的钉在忘川河底时,除了疼痛以外,她感受到了链子上的力量,那股力量她再熟悉不过,那是无忧的力量。

    一些深藏在心底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记忆之中,这金链子是无忧亲手打造,为了她而特意打造。同样是用这金链子穿透她的四肢将她固定在一间屋子里,不论她如何挣扎如何痛苦,无忧始终冷眼旁观的站在她身边,看着她日日受着元神被撕扯的痛苦。

    是无忧,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为什么不肯放过她?她已经放手了,只想和三生好好的生活而已,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是因为他也认为那一个镇的百姓是她杀的吗?所以才送来链子,是想把她永远困在地府是吗?

    忘川眼神一片灰暗,空洞的看着地府昏黄的天空。

    阎王果然像他说的那般很快就回来了,只是回来之后站在忘川身边欲言又止,磨蹭了许久才开口,“忘川,对不起,我没办法,对不起。”

    忘川没有回答,依旧沉浸在回忆之中。

    倒是三生一直哭闹不止,吵着要出来。

    阎王终究不忍心,放了三生出来,三生朝着忘川飘过去,还未触碰到忘川就被阎王给捉住。

    “别过去,你不能碰她。”阎王出声道。

    “你放开我,放开我!”三生挣扎着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你过去会魂飞魄散的!”阎王拉着三生。

    “不要你管,你放开我,放开我,娘亲,娘亲!”三生哭着小手打在阎王身上。

    “你不能碰她,你碰她不仅你会魂飞魄散,你娘亲也会疼痛难忍,你在闹我就把你关进三生石里。”阎王威胁道。

    三生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

    他不能碰忘川,看着不停从伤口冒出的血,三生转身就朝陆判扑了过去。

    “都是你,都是你,是你害了娘亲,我要打死你!”三生那点力量哪里能打死人?何况面前的还是掌管生死簿的陆判。

    陆判虽然跪着,可是他好歹在地府也算有威严,如今被三生这么一个小鬼头拳打脚踢的,自然是有脾气的。

    “哼!”陆判朝着三生呲了一口气,一双牛铃一样的眼睛瞪着三生,那模样,恨不能将三生给拎起来拍在地上。

    但是阎王在这里,所以陆判也只能用眼神来表达他对三生的不满。

    “三生,你先回三生石。”阎王看着三生那激动失控的模样,生怕三生这脆弱的魂魄再出什么事。

    “我不!”

    “回去!”阎王强行将三生塞回了三生石中,并且将他再次关在了里面。

    “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三生在三生石里大叫道。

    阎王看了三生石一眼,没有搭理。他是为了三生着想,忘川已经在他的地府出了事,他不想三生再出事,三生情绪太过于激动,还是让他呆在三生石里比较好。

    “你跟老子走!”阎王满眼怒意的瞪了陆判一眼。

    陆判起身,梗直着脖子跟在阎王身后。

    他不后悔,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这样做。

    他不明白为什么阎王如此包容忘川,几乎是纵容!不过短短几日,地府都被这个忘川给破坏殆尽。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忘川继续在地府胡作非为。

    所以他出了地府,把地府里的情况通知了仙界。阎王说要忘川才能镇得住地府的厉鬼,可是如今忘川却比那些厉鬼还要难对付,搅得地府不得安宁。

    他没想过让忘川消失,只不过想让她在地府没办法再闹腾。那人告诉他,这链子能将忘川锁起来,所以他信了。如今,忘川果真被锁了起来,陆判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

    “陆判,你好大的胆子!”阎王坐在椅子上看着陆判喝道。

    “不敢!”

    “不敢,你陆判有什么不敢的?都敢连合外人在地府里闹腾,你还有什么不敢的?”阎王说道。

    陆判一听立刻跪在了地上,“阎王,我没有!”

    “没有?那那条金链子从何而来?别告诉我那是你陆判自己的!”

    “我只是不想忘川再在地府胡作非为。”陆判说道。

    “砰!”

    阎王一手拍在桌子上,“胡作非为?所以你就联合外人是吗?”

    陆判没有说话。

    “按照地府的规矩,你知道该怎么做。”阎王深吸了一口气,控制自己的情绪。

    听到阎王的话,陆判终于露出了慌张之色。

    “阎王,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将我驱逐出地府。”陆判说道。

    他知道阎王说的按照地府的规矩,虽然地府一向没有严苛的规矩。相较于天宫繁琐的天规来说,地府一向比较自由的。

    但是,即便地府规矩不多,却有一条不容许触犯的规矩,那就是联合外人,背叛地府!这是绝不能允许的。一旦触犯,必被永逐出地府。

    “不能?你若想过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阎王严厉的说道。

    “我没有背叛地府,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地府,你不能这么做。”陆判辩解道。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交出生死簿,趁我还顾念你曾对地府尽心尽力的份上就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

    对于陆判,阎王也是有一丝不舍,数万年来,这地府大大小小的事都是陆判在帮他打理。若是其他事也就罢了,偏偏他要动忘川。

    “阎王当真要逐我出地府?”陆判从地上站了起来。

    “是!从今以后你陆判再不是地府的人!”阎王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

    “她忘川算什么?杀了一个镇的百姓,毁了所有人的魂魄,何其残忍?阎王冒着得罪仙界的危险也要将她带回来,为什么?她闹得地府不得安宁,我不过是为了地府将她囚禁而已,你竟要为了她将我逐出地府。凭什么?若不是我陆判,这地府早就不成样子了!”陆判鼓着一对铜铃一样的眼睛朝着阎王吼道。

    他不甘心,阎王可以惩罚他,可是,他没有想到阎王会因为这么一件事要驱逐他。

    “放肆!”阎王怒喝,身前的那张桌子应声碎成四分五裂。

    见阎王真的发怒,若是以前,陆判定然会告罪,但是今日不同,他非但没有住口,反而无畏的看着阎王。

    “是因为我说中了对吗?所以你才如此生气?我陆判数万年来尽心尽力的为地府,没有做半分对不起地府的事,反倒是你阎王,除了有阎王的头衔以外,你为地府做了什么?连地府的东西你都可以肆意让那女人破坏,你愧为阎王!”陆判义正言辞的大声说道。

    阎王怒火中烧,朝着陆判就是一掌,他可以容忍属下偶尔的任性妄为,但是不代表他们可以践踏他阎王的尊严!显然陆判的话已经逾越了。

    陆判被阎王这一掌打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倒在地上,久久都没有爬起来。

    “哈哈哈……”陆判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刺激趴在地上哈哈大笑,就像完全魔怔了一般。

    阎王皱着眉看向陆判,久久没有说话。

    “好,好,好得很,是我陆判瞎了眼,今日我离开地府,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陆判抬起头,一双眼睛通红,里面盛满了煞气。

    阎王看着陆判的模样隐隐不安,果然陆判从地上起身,瞬间化做黑雾往外掠去。

    阎王反应过来就要去追,生死簿还在陆判手中,可不能让他将生死簿带出地府。

    然而,阎王终究是晚了一步,陆判一路灭了阻挡的鬼差,向入口冲出去。

    若是等陆判逃出地府,再抓他可就难了,阎王当即朝着陆判的背影打出一道强横的力量,手一抓,想要从陆判身体里将生死簿拿出来。陆判受了阎王一掌,形神受创,拼着命反手一把将生死簿撕毁,阎王只得到了一半的生死簿,而另外一半则被陆判带走逃出了地府。

    阎王气得脸铁青,陆判终究还是逃出了地府,只是他没有想到陆判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

    “去,去给老子找陆判,拿回生死簿,要是生死簿拿不回来,你们都别回来!”阎王心里窝着一肚子的火,朝着鬼差们吼道。

    鬼差们一个个都瑟缩着身体,听到阎王的话顿时马不停蹄的去往阳间。

    阎王本可以自己去追陆判,但是地府不能没有人,何况现在忘川被锁在忘川河底,若是他出去,忘川再出什么事他无法交代。再则,就算对于陆判恨得牙痒痒,恨不能一巴掌给拍死,但是陆判到底是跟在他身边数万年,他若亲自去,那就意味着陆判必死无疑。他不去,是想给陆判最后一线生机,说到底,阎王对陆判是心有不舍的。

    陆判逃了,派出去的鬼差没有找到陆判的踪影。一个个的回来都要忍受阎王的怒火。

    这段时间整个地府都处于一个低气压的状态,阎王脾气臭,发生了这些事,整个人就是一团移动的火球,谁靠近谁都会被烧到。是以,这段时间鬼差们更加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会惹恼了阎王。

    就连那些个原本闹腾的厉鬼和新到地府准备投胎的鬼魂也都安安静静的,没有鬼哭狼嚎,地府陷入前所未有的安静。

    地府每日新到的鬼魂依旧要审判入轮回,以前都是陆判代替阎王将这些繁琐的事一并给做了,阎王自然是清闲得很。如今陆判逃走了,这些事自然就落在了阎王自己头上。

    “怎么死的?”阎王看着底下一个干巴瘦弱的男鬼问道。

    “被杀。”男鬼害怕的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哦,自杀,叫什么名字?”阎王继续机械的问道。

    虽然阎王说这些话都没有什么神情,可是了解他的都知道,阎王现在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

    “岳,岳浩。”男鬼小声的回道。

    “越老?嗯。”阎王拿着那半本残破的生死簿翻了翻,没有翻到名字。

    生死簿记录了凡间所有人的生平,阳寿,如今少了一半,自然是没办法查找。

    生死簿是从他太爷爷手里传下来的,里面记录的人太多,如今缺失,他就算想补也没办法补。

    如今查不到,但是又不能不送这些人轮回,索性阎王就有点胡乱的判。

    “去,畜生道。”阎王没有翻到,直接开口道。

    既然是自杀,不想当人,那就当畜牲好了。

    “啊,不,不,我冤枉,冤枉!”那男鬼一听要进畜牲道顿时急了。

    他做了一辈子的好事,到头来被坏人害死,他冤啊,还没伸冤怎么就被判了畜生道呢。

    “吵什么!不想活了是不是?”阎王本就心烦,被这一吵吵更是心烦得厉害。

    鬼差见此,连忙捂了男鬼的嘴,强行拖了下去。

    ------题外话------

    有人在看么?没人冒泡…。作者菌已经哭晕在厕所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