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2章 大闹地府
    “娘亲!”

    “三生,是娘亲不好,没有好好保护好你。”忘川摸着三生石。

    “娘亲,是三生没用,如果,如果不是三生,娘亲不会被关在地府,都是三生连累了娘亲,是三生没用。”三生石微微颤抖道。

    “三生,是娘亲的错,你别自责,都是娘亲的错。”忘川看着那干涸的忘川河。

    “其实地府也挺好的,三生,你说对吗?”忘川突然说道。

    如果当初她不是懵懵懂懂的离开了地府,她和三生是不是可以一直不谙世事的在地府生活下去,不问过往,不慕将来,什么都不管,只需要静静的呆在地府就好。

    “娘亲在哪儿,三生就在哪儿。”

    “三生,如果,如果娘亲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或者说害了你,你会不会怨恨娘亲?”忘川眼瞳一缩,她一直没有告诉三生以前的事,她不知道若是三生知道他如今会变成这样都是她害的,三生会不会原谅她?会恨她吗?

    “娘亲,三生永远都不会怨恨娘亲,三生想永远跟娘亲在一起。”三生顿了顿,继续道:“娘亲,爹爹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我们很快就能从这里出去的。”

    救?无忧会来救他们吗?或许也只有三生才会如此认为吧。

    忘川抱着三生石坐在忘川河边,地府没有昼夜之分,她不知道自己在干涸的忘川河边坐了多久。自从她和三生在这忘川河边之后,地府那些乱飘的鬼魂安静了下来,一如从前畏惧害怕,小心翼翼的经过她和三生身边。

    不过几日,阎王就命人将阎王殿给重新搭建起来,比先前的阎王殿更加气派恢宏。每日都能听到阎王那粗犷的声音从阎王殿里传出来,每日都有鬼差被阎王训斥。在地府呆了几日,忘川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身体开始慢慢溢出水来,那冒着寒气的水流进了干涸的忘川河中。

    “娘亲,你的身体!”三生在三生石里惊叫。

    忘川看着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水,或许在这地府再呆下去,她会慢慢变成原样吧,化作忘川河的一部分。

    不,她不要呆在这里,她要带三生离开,她不要跟三生呆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府,一日复一日。

    不行,她要去找阎王,她要离开这里!

    “我要见阎王。”忘川抱着三生石来到新修好的阎王殿,被两只鬼差给拦住。

    “你,你等等,我,我进去禀报。”一只鬼差结结巴巴的说道。

    鬼差一溜烟的飘进了阎王殿,阎王殿一如当初那般明亮堂堂。

    “阎,阎王,忘,忘……”

    “又怎么了?忘忘忘,忘什么忘?”阎王脾气暴躁的从书中将脑袋伸出来。

    “忘,忘川姑,姑……”鬼差结巴道。

    “忘川?你是说忘川怎么了?”阎王紧张的问道。

    “忘,忘川,姑……”鬼差越紧张就越结巴。

    阎王连连挥手,“算了算了,我自己去看看。”

    说完,阎王正要往外冲,刚走了一步又赶紧退了回来,拿起桌上的面具戴在脸上才转身出门。

    因为出得急,还差一点撞到了在门口的忘川。

    “你,你怎么在这儿?”阎王退后一步,与忘川保持距离。

    “什么时候让我离开?”忘川看着阎王,直接开口道。

    “咳咳……进去说吧。”阎王指了指阎王殿。

    忘川跟着阎王进了阎王殿,这是忘川在地府呆了数万年第一次进阎王殿。与外面不分昼夜的昏黄漆黑相比,这阎王殿内太过于亮堂,以至于有些刺眼。

    忘川眯了眯眼,不太适应突然的光亮。

    “那个,是不是太亮了?”阎王见忘川虚着眼,一挥手,顿时殿内的光线暗淡了一些。

    “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忘川看着阎王再次开口道。

    “呃……你也知道,现在外面乱糟糟的,再等等吧,再说了,你看这地府也没整顿好,你要走了,我这满地府的鬼魂怕是又要闹腾了。”阎王说道。

    “所以,你是不打算放我走?”忘川沉了沉脸。

    “唉,这,不是我不放,只是……”

    阎王话还没说完,忘川就已经出手了。

    “喂,喂,你别激动啊!”阎王大叫。

    忘川根本不听,虽然现在她双手还被锁魂链束缚着,绝大部分的力量受到限制,但是不代表她就一点力量都使不出来。

    阎王左躲右闪,并没有跟忘川正面冲突。

    然而,这新建的阎王殿却被毁得乱七八糟。

    当整个阎王殿因为忘川轰然倒塌成为废墟的时候,阎王面具后面的脸都青了。

    几乎是咬牙切齿,“你……”阎王心里怒,可看着忘川淡定的看着他,终究没有像对待那些鬼差一样发怒。

    “你若不放我走,这地府永无安宁!”忘川看着阎王出声道。

    阎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控制自己暴躁的脾气。

    “好,你喜欢折腾那就随便折腾好了。”阎王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说完大步流星的往已经废弃多日的小茅屋走去。

    “轰”阎王还没有走到小茅屋,整个小茅屋就轰然倒塌。

    阎王脚步一顿,深吸一口气,大步流星的离开,也不知道去哪儿落脚了。

    忘川抱着三生回到忘川河边,沉默的坐在一块石头上。

    “娘亲!”三生的声音从三生石里传了出来。

    忘川没有说话,看着脚底下缓缓流出的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自忘川将阎王殿给毁了,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之后,这原本闹哄哄的地府安静了不少。

    那些个鬼魂在经过忘川身边时更是连声音都不敢发出,生怕惹恼了忘川,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

    别说鬼魂害怕,就连那些鬼差也不比那些鬼魂好多少,一天天都诚惶诚恐的注视着忘川,生怕忘川会把矛头给指向自己。

    然而,忘川并没有就此消停!

    每天都有鬼差胆战心惊的跑去禀告阎王。

    “阎王,不好了,忘川姑娘将奈何桥给打断了,鬼魂过,过不去,投不了胎。”

    奈何桥数万年被万鬼踩踏都能屹立不倒,如今被忘川给打断了,说不气是假的。阎王都觉得自己太阳穴凸凸的直跳。

    “忘川河都没水,让他们从河里走。”阎王忍者怒意道。

    “阎王,不好了,忘川姑娘把孟婆汤给倒了,外面的鬼魂都挤成一堆了。”

    “让孟婆重新熬!”

    “阎王,不好了,忘川姑娘打开了十八层地狱的大门,把里面的人放跑了。”

    “跑就跑了,反正连魔尊都跑了,去,把门给老子关上。”

    “阎王,不好了,忘川姑娘把牛头马面给打了。”

    “打就打了,让牛头马面回去休息几日,养养身体。”

    “阎王,不好了,忘川姑娘把炸鬼的油锅给掀了。”

    “重新熬油!”

    “阎王,不好了,忘川姑娘把刀山上的刀全给弄断了。”

    “断了?断就断来了吧。”

    “阎王,不好了,忘川姑娘把火海里的火给熄灭了。”

    “随她去吧。”

    “阎王,不好了……”

    “又怎么了?”阎王窝在一把椅子上,脑袋上盖着一本书,刚准备睡一小会而,又有鬼差风风火火的跑进来。

    这段日子,每天都有鬼差来禀报忘川在地府做了什么,毁坏了什么。搞得地府是鸡飞狗跳,一点都不比先前好一丝。

    他地府内的东西,都被破坏殆尽,所以当鬼差又来禀报的时候,阎王已经处于一个麻木的状态。

    “有人来了。”鬼差哆哆嗦嗦的说道。

    “哦。”阎王松了一口气,这是他接连几日来唯一听到的好消息,终于不是忘川又破坏了什么东西。

    阎王刚想挥手打发掉鬼差,突然脑子灵光一闪,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你说什么?有人来了?什么人?什么人来了?”

    “我,我不认识,应该是个神仙吧,很亮,不敢直视。”鬼差说道。地府近万年都不曾有神仙到访,这个节骨眼上是谁会来地府?

    阎王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脸的严肃,“在哪儿?你怎么不早说?”

    “在,在地府入口。”鬼差禀报道。

    阎王火急火燎的赶到地府入口。

    在地府入口站着一位仙子,阎王看了那仙子两眼,语气客套道:“不知道仙子来我这地府有何贵干?我这地府阴森黑暗,见不得神光,仙子这金光闪闪的可是会吓着我地府的鬼魂。”

    “听说阎王这地府近日来有些不安宁?”那仙子开口说道。

    “我这地府就没安宁过,怎么?我地府的事仙子也想插手?”阎王眼神幽深,语气也硬了几分。

    “阎王何必如此紧张,我不过是奉命前来,听说那人在地府不安分,特意来送上一份礼物,解决阎王现在头疼的事。”仙子说道。

    “我地府的事不牢仙子费心,若是无事,仙子还是请回吧,我这地府的鬼魂弱,仙子在这儿实在是不太好。”

    听到阎王下逐客令,那仙子也不生气,反倒是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说完,原本站在地府门口的仙子瞬间化作一道光消失不见。

    阎王站在地府的门口很是纳闷,这人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打发掉?不对,没有道理啊,既然特意跑到地府,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这么走了。

    “你,过来!”阎王指着躲在角落里看守地府入口的鬼差道。

    “阎王,有,有什么事吗?”鬼差青着脸,显然因为那个仙子突然前来,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劲儿来。

    “刚才那个仙子来地府做了什么?”阎王问道。

    鬼差摇头,“什么也没有做。”

    “真的什么都没有做?”阎王不相信。

    “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她就站在那里动都没有动过。”鬼差指了指地府入口。

    “那,她有没有跟地府里的人接触?”阎王根本就不相信那仙子会平白无故的来这地府走一趟。

    鬼差想了想,然后大叫一声,“哦,对了,陆大人回来经过,然后跟她说过话。”

    陆判?阎王眉毛一皱,暗道不好,连忙问道:“小陆去哪儿了?”

    “陆大人好像往忘川河去了。”鬼差指了指忘川河的方向。

    阎王心一沉,暗道糟糕,飞奔到忘川河,刚到忘川河就听到忘川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娘亲!”同一时间三生的声音响起。

    阎王赶到时,看到忘川的四肢被金色的链子穿过,四条链子稳稳的插进了忘川河底之中,鲜红的血顺着那四个血窟窿流了出来,染红了忘川身下的石头。

    而忘川就那样被钉在忘川河底,面色痛苦扭曲,似乎身体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阎王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充脑门,也顾不得站在岸边的陆判,急急的跑到忘川身边。

    阎王伸手去扯那泛着金光的链子,手刚触碰到,呲的一声,阎王缩回了手,手掌上被那链子灼伤出一道伤痕,于此同时,阎王只觉得手心里的伤疼进了元神里。

    他不过是碰一下都觉得元神疼得打颤,何况那四根金链子直接穿过了忘川的四肢,可想而知,忘川此刻正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阎王一把抓过陆判,怒道:“你到底做了什么?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是我自己!”陆判也不躲闪,直直的瞪着一双牛铃一样的大眼睛看着阎王。

    “你自己?”阎王抬手就给了陆判一巴掌,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陆判脸上,陆判的脸都被打歪了。

    阎王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在地府还从来没有亲自动手打过地府的人,如今能直接给陆判一个大耳刮子,显然是真的动怒了。

    陆判跪在地上,“阎王,她该受惩罚,若不是她,地府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不过是让她规矩些好好的做回忘川河而已。”

    阎王气得胸口剧烈的起伏,“陆判,这地府还轮不到你做主!今日你敢私自做这样的事,他日是不是你连我也要绑了?”

    “陆判不敢!”陆判跪在地上低着头道。

    “你给老子跪在这里,老子等会儿再收拾你。”阎王气呼呼的说完再次走向忘川。

    伸手一股强横的鬼气从他手里溢了出来,那鬼气缠绕着穿入忘川的金链子,阎王想要将那金链子从忘川身上拔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