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祸水仙妻 > 第237章 通缉令
    “老花,怎么会这样?”景苼看到忘川时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因为此时花倾落怀里的忘川隐隐能看见她的元神,整个身体透明得随时都要消散一般。那元神泛着微弱的白光,白光之中隐隐有有些红色。

    “快救她,景苼,快想办法救救忘川。”花倾落抱着忘川的手都在颤抖,他在害怕,害怕忘川会灰飞烟灭。

    “老花,跟我来。”景苼神色凝重的往后走去。

    花倾落在后面跟着景苼,景苼一直带着花倾落来到一处洞穴之中,那处洞穴里是一个水潭,潭中的水呈现淡蓝色,水面上有一层薄薄的白色雾气。

    “老花,把美人放进水中。”景苼指着那水潭道。

    花倾落没有迟疑轻手轻脚的将忘川放进了水潭之中,忘川一碰触到水潭里的水,身体便被一层白色的薄膜给包裹住,那薄膜维持着忘川的身形,以避免忘川的身体会消散。

    “景苼,忘川她,她不会有事对吗?”花倾落看着包裹在水潭中,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一般的忘川担忧的开口。

    景苼摇摇头,没有说话。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景苼,你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治好她。”花倾落红着眼双手放在景苼的肩头。

    “老花,出去再说吧。”景苼皱着眉看了一眼水潭中的忘川,拍了拍花倾落。

    花倾落与景苼出了山洞,景苼想了想才开口问道:“老花,美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虽然听到消息忘川被带回了地府,告诉花倾落不过是不想再看到花倾落成天在他的快活林里买醉。既然花倾落如此放不下忘川,他不过是想再帮他一把。

    本以为就算忘川被带回了地府,也不会吃多少苦头,毕竟他见过忘川,忘川有多大的本事他也算有所了解。

    可是,今日花倾落将忘川抱回来他看见的那一刻,心里极其震撼。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伤得如此之重,确切的说伤得如此之重还能活着的。

    花倾落将自己在地府看到忘川时的情景说了一遍,景苼没有亲眼看见也能想象出来当时的忘川的样子。

    “是什么人,如此残忍的害美人?”

    若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景苼实在是想象不出为什么会这般对忘川。不过忘川定然不是他们看到的那般,身上势必有秘密。

    花倾落摇头,“不知道,但是,那人是上古界的。”

    提到上古界,花倾落的眼神闪过一抹戾气。

    “上古界?”景苼惊呼,随即变了脸色。

    “老花,你,你确定是上古界?那可是……”

    花倾落点点头,能让苏浅眠一个骄傲的神女露出那般害怕狼狈的神情,若不是上古界的,根本不可能是五界中的人。

    “不会吧,上古界不是早就被封印了吗?而且那位已经身归混沌了,怎么又会突然冒出来?”景苼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这种事任谁都很难相信,上古界,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现在突然冒出来,这消息太过于震撼。

    “错不了,景苼,你还记得震天弓和金乌箭吗?这两件上古神器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花倾落说道。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上古神器存在,不代表上古界那些传说中的真神还存在,这都过了多少年了。再说,那封印不会这么容易打开的,传闻不是说封印上古界的是那位吗?不,不会的,老花,或许,或许就是阎王那家伙骗你的。”

    景苼还是觉得这太难以接受了,何况,就算真的上古界解封,那为什么会针对忘川?这忘川怎么会惹上上古界的真神?根本说不通。

    花倾落不想再纠结是不是上古界,因为不管是与不是,只要敢动忘川,哪怕真的是上古界,他也不惜与之为敌!

    现在,花倾落关心的只有忘川,忘川伤得如此之重,什么时候才会好。

    “景苼,忘川她什么时候能恢复?”花倾落问道。

    “老花,这个我也不知道,美人她这次是元神受损,我……我没有把握。”景苼不确定的开口。

    他是真的没办法保证,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忘川才能恢复。若只是身体受伤,或是其他的还好说,但是元神受伤,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甚至他将忘川放入水潭之中,他都不确定水潭之中的水是否能修复忘川受损的元神。

    “那你还不去想办法!”花倾落揪着景苼的衣领怒道。

    “喂喂喂,老花,你,你别激动,别激动。”景苼立刻喊道。

    “你若是治不好忘川,我就把你这快活林给拆了。”花倾落威胁道。

    景苼抽了抽嘴角,这老花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刚才也不知道是谁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现在又一副凶神恶煞的威胁他。

    “你敢!你要拆了我的快活林,我就把美人藏起来,让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景苼觉得自己若是就这么轻易被花倾落给威胁了也太没面子了。

    “你试试!”

    “你敢拆我的快活林,我就敢试试!”景苼道。

    “公子,外面……”一个侍女突然出现。

    花倾落本就揪着景苼道衣襟,两人离得近,那美艳的侍女看到换倾落和景苼“亲密”的模样怔住,连话都忘了说。

    看到侍女惊讶的神情,景苼才黑着脸咬牙切齿道:“还不放开!”

    花倾落看了那侍女一眼,果然放了手,退后一步,与景苼拉开了距离。

    景苼抚了抚自己前胸被花倾落抓皱的衣襟,咕哝道:“粗鲁!”

    这声粗鲁听在一旁的侍女耳里瞬间变了几分味道。

    难怪魔尊动不动的就喜欢来快活林,原来魔尊跟公子……

    “不是有话么?发什么愣?”景苼看到侍女双眼瞪得圆圆的,用奇怪的眼神在他和花倾落之间来回打量。这种感觉让景苼心里不舒坦,所以说话也没有平日里的温柔,风度,反而多了一分恼意。

    而这语气之中透露出来的恼意,让这个侍女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公子,外面有人找魔尊,似乎有很重要的事。”侍女说完后特意饱含意味的在花倾落和景苼之间看了一眼。

    花倾落看了景苼一眼,“好好照顾忘川,我去看看。”

    侍女如此说,那说明来找他的定然是他的心腹,而且能来快活林找他,那只能说明定然是急事。若不是特别急,也不会特意来快活林找他。

    “嗯,赶紧走吧。”

    景苼看着自己被花倾落揪得皱皱巴巴的衣襟,眼神之中全是嫌弃之色。

    “去给你家公子我把衣服拿来,在温泉池那边。”景苼吩咐道。

    “是!”侍女低着头告退。

    等到侍女走后,景苼回头看了一眼山洞,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眼神之中多了几分沉重。

    “上古界?忘川,你到底是什么人?”景苼自言自语的开口。

    现在,景苼隐隐有些忧虑甚至有些后悔把忘川的消息告诉花倾落。

    他本以为与其让花倾落颓废的终日在他这里醉生梦死的,还不如让他给自己再一次机会。

    然而,若是他知道这其中牵扯着上古界,他倒是宁愿花倾落一直在他这里买醉也不愿意花倾落去淌这趟浑水。

    上古界,那是他们根本惹不起的存在。景苼担心,若是花倾落执意为了忘川与上古界对立,那魔界该怎么办?

    景苼穿戴好,刚回到院子,就见花倾落满身煞气的走了进来。

    “老花,你这是怎么了?”景苼喝了一口茶,挑眉问道。

    “仙界发了通缉令。”花倾落坐在凳子上朝着石桌拍了一下,显然心里的怒气未消。

    “通缉令?”景苼蹙眉。

    要知道仙界应该有数万年没有发过通缉令了,而这通缉令一发,基本上被通缉的人在仙人两界都没办法立足。只要出现在仙人两界定然会被察觉进而追捕。

    一般来说,仙界发通缉令一般是针对九重天上犯下极大过错并且逃走的罪仙,这一次发通缉令又是针对谁?

    “不会是美人吧?这么狠?”景苼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念头,接着脱口而出。

    花倾落点点头,算是回应。

    刚才他的心腹急匆匆的找来就是因为仙界颁布了通缉令,而且仙界已经知晓忘川大约是在魔界,来势汹汹放话,若是魔界不把忘川交出去,仙魔之战将再次打响。

    如今魔界刚经历一次大的清洗,虽然如今魔界内部的分裂已经全部扫清,但是经过这次清洗,魔界也是元气大伤。

    若是此时再与九重天打仗,无疑没有多少胜算。何况,现在九重天那群道貌岸然的神仙身后还有一个上古界。若是魔界不交出忘川,那就相当于与上古界为敌,魔界根本没有一点招架的余地,如此下去,只怕整个魔界都会被毁。

    就是因为如此,花倾落才会心中怒气难平。一面是忘川,一面是魔界,不管是谁,他都不能坐视不理。

    很显然,景苼看到花倾落那张要杀人的脸,明白此刻花倾落所担心的事。

    “老花,那你准备怎么做?是把美人交出去吗?”景苼迟疑了片刻,艰难的开口。

    虽然他觉得让花倾落把美人交出去,对美人来说太残忍了。美人现在元神受损,什么时候能好还不知道,再把她交出去,无疑是送她去死。

    但是,若是不交那魔界怎么办?魔界会被毁的,仙魔交恶已久,到时候只怕会血流成河,魔界不复存在。

    “不,不可能,我绝对不会把忘川交出去。”花倾落沉着脸说道。

    “那魔界怎么办?老花,现在的魔界根本不是仙界的对手,如今魔界需要休养生息,你知道的。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魔界被毁吗?”景苼声音有些沉重。

    他也知道这样的选择很难,不是他自私,虽然他从来不参与魔界的争斗,但是魔界是他的家,为了一个女人开战,而且还是一场必输的战争,景苼觉得不值得。

    就算开战,最后也不过是搭进去更多人的性命,而且也保不住忘川。

    花倾落沉默,没有开口。

    看到花倾落的神情,景苼心落到了谷底,艰涩的开口,语气之中难免有些愠意。

    “老花,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魔界的人都惨死吗?让他们为了一个女人陪葬?”说到后面,景苼的语气拔高了几分。

    “我不会让魔界出事,也不会将忘川交出去。”花倾落沉默了半响坚定的说道。

    景苼听到花倾落的话,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老花,你要做什么?”

    花倾落看着景苼,眼神幽深,“景苼,以后魔界就交给你了,我会把上古神器留在魔界。”

    “老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等忘川情况好一些,我会带忘川离开魔界,此后我花倾落与魔界再无关系。”花倾落看着景苼一字一句的说道。

    景苼身体一晃,激动的起身,一把将花倾落拽了起来,“老花,你再说一遍,什么叫你与魔界再无关系,你是魔界的魔尊,你怎么与魔界无关系?啊?你说啊。”

    花倾落看着景苼因为激动而有些扭曲的面孔,淡淡的说道:“景苼,以后你就是魔界的魔尊,你就是魔界的王。”

    “什么狗屁魔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不稀罕,我不要,不要,你懂不懂?”景苼朝着花倾落嘶吼道。

    “景苼,我会带忘川离开,你若不想魔界被毁,就好好守护。”花倾落没有像景苼这般情绪激动,反而因为早就做好了决定,此刻已经释然了。

    他以为自己不会放下魔尊的身份,他以为自己一生就是想要将魔界壮大。但是,直到刚才,他才明白,这数万年来,他所有的愿望与忘川相比都不值一提。为了忘川,他可以放下他所拥有的一切。

    “花倾落,你再说一遍试试,你敢再说,我现在立刻就去杀了那个女人,你信不信?”景苼被花倾落刺激到。

    因为现在花倾落到神情与当年景芜一模一样,当年仙魔大战,景芜来找他时就是这样的神情。结果那场战争,景芜被那个该死的女人亲手杀死,灰飞烟灭。

    他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所以这些年他拥有无数的美人,可是独独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付出真心,他不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